第24章:施妙计计救母女
柳生居士2016-11-03 15:555,565

  从玉门关外瀚海的大沙漠穿行而过的白毛风乘高而下,将沼泽地裸露在黄泥水外的埠地冻结成一层硬壳,就像脓肿的疮疤,星罗棋而或大或小似断似横,亘在潦水中。绵绵蜒蜒伸向无边的尽头,绛红色的云在天穹上缓缓移动,时而将冻雨漫漫霭霭洒落下来。时而又撒下细盐一样的雪粒。

  风卷冻雨,吹打得一万无际的芦苇都波伏在”痂”上籁籁粟粟,即便无风无雪,这里也是晴日无多。东南大川裏上来的湿热气和西北的寒风交汇在这里,又是整日的大雾,弥弥漫漫,覆盖在无垠的水草沼泽地上,树木,高埠,丘陵,水塘,泥潭,纵横交错。

  谢水湾郑家村,是大运河与大孤河的交汇口。多年以来,由于上流河水冲刷,加上延年的河道阻塞,河水放浪,使这个过去十分热闹的陆水马头,渐渐冷清下来,最后荒废。郑家村有一百多户原住民,大多是靠打渔为生。

  自马头荒废之后,芦苇漫蜒,在加上浅水塘纵横交错,这里成了鱼虾产卵,野鸭出没的地方。在这个时节,既便不打渔,提上一扞火枪,划着船到芦苇荡里走一圈,保正你满载而归。所以,村里的青壮早年都搬到了芦苇中过活,村里只剩下了妇孺病残。

  今日是尹建平第五次来到郑家马头,上次来,水上飞洪金宝的妻儿告诉他们,洪金宝这一两天就回来卖水产品。于是,他们今日午饭后,便骑马来到了郑家村口,副坛主铁拐蔡一明正要崔马进村,却突然被尹建平按住了,三人站在村口,村里显得十分安静,全村巷内,不见人影,连犬声都沒有。

  一阵风吹,将一间老屋下的一支破烂竹篮吹到了路心。不段的翻滚着。铁拐蔡一明忽然发现了一条大黄狗,大概死了,就躺在屋檐下面。他指了指。

  尹建平轻声道:“我看见了,而且,在洪金宝家对面房顶上,潜伏着倆个高手,屋后还有俩名,院子里有六名,不对!他们好像不是一伙的。

  俩人听着尹建平自言自语。有些莫名。

  尹建平冷笑道:“这俩伙人不是东厂侍卫,他们是江湖杀手。哼啍,刘颜昌权力计穷了。蔡副坛主,请你赶回分坛,请马坛主调动人马,尽快赶到杨家集,有可能东厂的人马也到了翻云掌刘应坤那里,香儿先由这里赶去杨家集,如果情况沒有变化,你设法通知刘应坤,让他应变。如果他们动手了,你不可妄动,等马坛主人到了,想办法拖住他们。等我赶来,清楚了吗”?

  “喔”

  “知道啦!平儿哥哥!你要小心!”

  尹建平道:“我会的,你们快去吧” “!

  “好” 少谷主保重”!

  蔡一明,香儿挥转马文驰骋而去。

  尹建平下马之后,把马疆缠在马劲上,拍了拍马背,马跑到路边吃草去了,他迈步向洪金宝家走去。院子里,棚子柱上挷着水上飞,洪金宝的妻儿,六名刀客正做在院子里喝茶,看他们闲散的样子,似呼是在等洪金宝回来。见尹建平走了进来,六人似呼紧张起来。一个粗野的中年人用刀指着尹建平道:“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尹建平不温不火的道:“你们又是何人?为何挷住她们母女俩人”?

  被挷在柱子上的洪金宝的妻子说:“公子,他们是杀手,是来杀我丈夫的,你快走吧!快走呀,公子”!

  另一个使双钩的中年汉子骂道:“贼婆娘!闭嘴!走,今天凡是进到这个院子里的人,都必想走”!

  尹建平笑了笑道:“是吗?阁下的意思是想告诉本公子说,我进来了,就不能出去了?”

  那人道:“只有一种办法可以出去!”

  “什么办法”?

  尹建平笑着问道。

  那人冷笑道:“躺着出去的可以”!

  尹建平愰然的道:“哦﹏我明白啦,阁下的意思是说,只有被杀死了的人才能出去。

  那人道:“看来这位公子不傻”!

  尹建平憨笑道:“不傻,嗨嗨!可是你们杀得了本公子吗”?

  六人听道这话又楞住了。

  过了一会另一个使俩把开山斧的大汉道:“你现以经是咱们蒙山六雄,案板上的肉了,还在这里胡吹,你哄人吧?”。

  尹建平笑道:“哦,原来各位是大各濎濎的蒙山六猪呀!”

  四人一听到把蒙山四雄改成了蒙山四猪,众人火啦!

  “小子,我看你是老寿星吃玭霜——活得不奈烦了是吗,信不信老子斩下你的狗头”?

  他说挥舞着手中的双斧扑向尹建平,那汉子说打就打,只听得大汉叫到,”斧劈华山”一斧劈向尹建平的头部,

  “小子,快向你佬佬报到去吧!喔,人呢?”

  大汉的双斧劈过去的时候。才发现,人不见了。

  另一个大汉叫道:“三哥,他在你的后面呢”!

  使斧的大汉有些呆头呆脑的样子,但反应上还不算差,当他听到他弟叫道,人在他后面,只见他左手斧子往下一沉,一个燕子翻身,右手的巨斧又在次劈向尹建平的前胸。嘴里说道:“小子,这回我看你往那里躲?”

  尹建平又是一个越形换位。到了那大汉的身后,并提脚往他的肥胖屁股上轻轻一脚,那使斧的大汉是用出了十二分的道力劈出一斧的。可是人又没了,猛然感道,自已被双斧的力量带着朝前走了几步,轰然扑倒在地上,两把巨斧,劈在地上入没土中,人却趴在地上,来了个饿狗扑屎。

  只听他哎哟,哎哟的叫着:“疼,疼”!

  众人不知。他那里疼,当他翻过身来时发现,他满嘴是血,他不想站起来。左支手撑在地下,右手指着尹建平道:“大哥,这小子会使妖法!我打不过他,我啃骨头的牙没了”!

  尹建平还是那玩世不恭的样子,笑嘻嘻的,怎么样?我说你杀不了我吧?

  那使大刀的汉子道:“小子,有点名堂”!

  尹建平淡淡的笑道:“沒想到,刘颜昌,段其坤,竟然会派你们蒙山六个苯旦废物来,还想杀水上飞,洪金宝,真是笑话”。

  那使刀的大汉不解的问道:“谁,谁是水上飞,洪金宝”?

  尹建平一楞,瞬间他笑了,”呵呵,我说你们蒙山六雄,真是取错了名字,应该叫蒙山六猪才是”。

  另一个恨声道:“小子,你别污辱人”!

  尹建平哈哈大笑道:“污辱你们?你们蒙山六雄连自己猎物是谁,也不盘盘猎物的底子,就敢收顾主的银子,只怕到时候是有命拿银子,却沒命花银子呀”!

  那六雄中的老大阴声问道:“这么说,阁下你知道我们要杀的人是谁了”?

  尹建平又是一笑道:“本公子当然知道他是谁了”!

  那老大又问:“他是谁”?

  尹建平诡异的笑道:“只怕本公子说出他的名字,恐怕六位仁兄,跑的比来时还要快!

  另一个大汉道:“小子,别大白天哄鬼了!只怕你另有目的吧”?

  尹建平呵呵笑道:“这位人兄还有点聪明,是,本公子当然另有目的了,只不过本公子,不像你们,连自已要杀的人都不知道被杀人的底细。还敢在本公子面前胡吹乱吹。

  那老大叹声道:“唉﹋好好,刚才是我六雄不对,得罪公子,这里给你陪罪啦!”

  他说完向尹建平双手一抱拳。

  “哎,这才像话嘛!不过说白了,本公子这是在救你们。而不是害你们”。

  尹建笑了笑又接着道:“六位英雄可知道:八年前江湖中有一个飞虎门的门派”?

  蒙山六雄老大点头道:“知道”

  尹建平又问道:“那好!那么我在问睹位,飞虎门中名声最响武功最高的人是谁”?

  老大道:要说飞虎门名声最响,武功最高,肯定是天地九杀九个人……哎,等等,阁下的意思就是说,我们六兄弟要杀的人,是天地九杀中的兄弟其中一个?这这怎么可能呢,也太离普啦,我们猎杀的是一个江洋大盗,洪宝呀”!

  尹建平笑道:“洪宝是江洋大盗,然后跑到这宜洲城郑家马头来娶妻生子,过一般人的生活,你觉得有可能?说你们是猪头三你们还不服气,告诉你们吧!你们今日要杀的人,就是昔日飞虎门天地九杀中的老五,江湖人称水上飞的洪金宝”。

  “啊”,这回轮到他们吃惊了。

  尹建平笑道:“你们还敢杀他吗?就凭你们六人的武功修为,六人联手,来对负一个武功高强的精英杀手?你们有几棵脑袋?啍啍!

  此时蒙山六雄真的胆怯了。一个个张大嘴吧,头上冒汗。

  尹建平道:“刚才骂你们六人是猪,你们不服气,告诉你们,真正的杀手就在你们六雄的眼皮底下,等你们和洪金宝拚个你死我活的时候,他们才会出现!“

  另一个使钩的汉子笑道:“看你又吹了,有人潜伏在我们六雄身边,我们还能不知道,也太小看人了不是”?

  尹建平冷声道:“房顶上的俩位仁兄,趴在上面几个时晨了吧?你们累不累呀!下来息息吧!”

  突然房顶上几声尖锐的笑声过后,从房顶上飘下俩人,俩人落地无声,在场所蒙山六雄惊呆了。只见俩人一身黑衣短打,背插兵刃,用黑沙蒙面,就凭人家从房顶上下来的轻功。六雄就是在苦练二十年,也不一定赶得上人家。

  尹建平又道:“另外在围墙后面的俩位,外面风大潮湿,不怕呆久了,会得风湿病吗”?

  围墙外面有人说话了,”老四,咱们今日載到家了,撞到高人喽,出去吧!见见这位高人,是何些人也!

  随着话音刚落,又从后墙外飞身飘进俩个人来,打扮和前俩位相同。后进来的俩人稳住身形一看,楞住了。让他沒想到的是,站眼前的是个年轻英俊的少年公子,从他打扮到整个人的行为举止,象一个富贵家庭的公子,便不像是一个身怀绝世武功的人,可是他为什么知道他们四人的藏匿之处呢?真是令人难以至信”。

  尹建平呵呵笑道:“还不知道四位的尊姓大名”?

  从墙后进来的人,似呼是四人之首,他沉声道:“我们乃冮南人氏,江湖人称,”天王四星”我乃天王星,高怀文”,

  另一个道:“天启星,高怀武”

  “我天煞星,高怀双”

  “我天孤星:高怀全”

  尹建平道:“哦﹏原来是天王星四位当家的,久仰!久仰”!

  天王星,高怀文道:“刚才道破我们寻藏可是阁下”。

  尹建平道:“正是本公子,

  他扭过头对蒙山六雄道:“怎样,六位英雄?他们天王四星才是真正的杀手,”。

  蒙山六雄傻眼了,的确他们哥六个跟刚才进来的天王四星相比,那是星星浩月。人家天王四星可是高手中的高手。十年前就名震江湖的人物。

  尹建平轻笑道:“你们都是来对付水上飞,洪金宝的,按江湖中杀手规矩来说,杀人收银子,。我想请问在场的各位!顾主付银子,买的是洪金宝一人的人头,还是他全家的人头”?

  蒙山六雄的老大道:“当然是洪金宝的人头啦”!

  尹建平点点头又向天王四星道,”四位呢?

  天王星高怀文道:“我们与他们六雄不同?”

  尹建平笑道:“嗷‘是吗?原闻其祥?“

  天王星高怀文道:”我们接到顾主的顾单上,除了洪金宝的人头外,另外还多了六个人的人头”!

  尹建平看着蒙山六雄笑道:“六位英雄,你们现在明白了吗”?

  蒙山六雄这回是朝底的明白啦!

  蒙山六雄中的老大骂道:“妈的!这天杀的老阉狗,真不是人养的,阴毒无比,用咱们六雄引出洪金里宝,当我们与他拚个你死我活的时候,在用天王四星连同我们一齐收拾了。我操他姥姥!这不是卸磨杀驴吗”。

  他仰头骂道:刘颜昌,你个天杀雷劈的,咱们蒙山六雄从此跟你们耗上了。”

  尹建平笑道:“知道了就好,若不然到时候,人沒杀了,到把六位的命留在这里了,你们说冤不冤哪!不过我还是奉歉各位,刘颜昌,段其坤是谁?他们目前还代表着朝廷。哼啍!以各位现在的武功和他们斗?你们行吗?”

  尹建平看了天王四星一眼,又接着道:他们才是真正杀手中的高手,你们自认为有势力与天王四星一摶吗”?

  蒙山老大低下头道:与天王四星相比,咱们哥几个是不行啦!可是这口恶气,咱嗯不下去”!

  尹建呵呵笑着说:“俗话说,”亡羊补早牢,为时未晚”!不过,本公子听说,你们做江湖杀手的,有一条潜规则,就是说,一旦和顾主淡好猎杀目,价格之后,你们会在规是的时间内完成顾主的买卖,但是,除了顾主要求的猎杀目标之外。其它的你们决不会迁连无辜。是不是”?

  蒙山老大道:“没错,是这样的”。

  尹建平笑道:“呵呵!那就是了,不过,据我所知,顾主你们的猎杀名单中,只有洪宝一人”?

  蒙山老大点头道:“是”

  尹建平道:那你们一进门就挷了他们母女俩个是何道理?”

  蒙山老六道:“我们是担心她们走漏了消息,所以才挷住她们”。

  尹建平点头道:喔,这到是个理由,不过咱们也把事挑明了,现在挷住她们,于事无补是吧,不如将她们母女俩放了,让她们回屋内去,你们看,将母女俩挷在这里,多可怜呀”?

  尹建平说完,看着天王四星。

  天王星高怀文道:你看我们干什么?她们母女又不是我们挷的,放也不放,他们说了算”。

  尹建平转过头来对蒙山六雄道:“六位英雄,依本公子之见,是不是请六位看在本公子的漙面上,放了她们母女倆,如何?

  蒙山六雄的老大道:“老五,老六,这位公子说得对,将她们母女放啦!

  六雄中走出了二人,解开了洪金宝妻儿的绳索,将她母女放了。洪金宝的妻子感激的看了一眼尹建平,拉着女儿道:“走,英子,咱们回屋去”。

  英子揉着手道:“娘亲,爹爹他就要回来了”,

  洪金宝的妻子道:“先别管你爹爹的事,走吧”。

  她拉着女儿回屋并把门关上了。

  天王星高怀文呵呵笑道:“阁下的嘴吧真厉害,高某佩服,佩服”几句话就救了二条人命,真是公德一件呀,不过,我想请教公子,你如此关心洪金宝的妻儿,该不是和洪金宝是一路之人吧”?

  尹建平笑了笑道:“非也,其实恰恰相反,本公子和各位不期而遇,并非巧合”,

  天王星道:“哦﹏愿闻其祥”!

  尹建平淡淡的说道:“你们今日来到此地,是为钱杀人,而我却不是,我曾先后来到这里四次了,今日是第五次,很简单,我是找他报仇的”。

  天王星呵呵笑道:“呵呵,公子和洪金宝有仇”?

  尹建平道:“仇深四海”

  天王星又道:“公子能杀掉洪金宝”?

  尹建平笑了笑道:“杀得了,杀不了,过后方知”?

  天王星道:“这就怪了,刚才公子却从蒙山六雄手里救了仇人的妻儿”!

  尹建平冷声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因为洪金宝昔日以本公子结仇的时候,他还没娶妻生子呢,所以,本公子认为,他的妻儿与本案无关”。

  尹建平刚说到这里,他眉头一皱,轻声道;‘水上飞,洪金宝,继然回来了。为何还不进来’!

继续阅读:第25章:施神技降服天王四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剑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