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施神技降服天王四星
柳生居士2016-11-03 15:554,285

  此刻,只听得门外,哈哈大笑,大门开了,水上飞洪金宝出现在院子里。

  他看了看院子里的人,沉声道:“让各位久候了”。

  尹建平依浠的记得,八年前靖江古坪口,就是此人,眉尖后面有一道明显的疤痕,把他和妹妹藏在大车下面,让尹建平兄妹俩,逃过一劫,最后才被师傳所救。

  今日见到洪金宝,尹建平心目更多的是感激之情。

  洪金宝向屋内喊道:“娘子,英儿,你们沒事吧”?

  屋内传来他妻子和女儿的声音道:“相公,我和英儿沒事!

  “爹爹,快走,他们都是来杀……

  后面的话却听不见了,似乎英子的嘴被捂上。

  洪金宝见妻儿无事,他放下了心。

  他看着院子中的天王四星道:“四位应该就是江湖传闻的天王四星吧,呵呵,对付一个区区洪金宝,什么人能请动你们天王四星,”?

  洪金宝又转身看着六雄道:“素闻天王四星收钱杀人,独来独往,从不与江湖稍小结伴而行,今日洪某到是有些遇外”!

  尹建平道:“阁下你误会了!六位不是和天王四星结伴而来的,他们六位是别人按排的一招死棋”。

  洪金宝呵呵笑道:哦﹏真有意思!我似乎明白了,用六位将洪某引出,然后,天王四星同时从暗中发难。好高明的引蛇出洞呀!那你呢?公子爷,你该不会是到我家串门来了吧?

  尹建平笑道:“当然不是,本公子近日来你家几次了,今日終于见到了阁下”。

  洪金宝愰然道:“哦,我知道了,前几日就听说有一位公子到家里找洪某人,那个人就是你吧”?

  尹建平点头道:“不错,正是本公子”!

  洪金宝点道:“这就是了,但不知公子找洪某有什么要事,让公子三番二趟的来到郑家村?

  尹建平道:“杀你”!

  洪金宝一楞,然后又哈哈大笑道:“我们有仇?”

  尹建平冷声道:“仇深四海”!

  洪金宝脸色一变,过了一会道:“我们见过”?

  尹建平道:“见过”

  “在那里,什么时候?”

  洪金宝问道,

  尹建平道:“八年前,靖江古坪口”!

  尹建平冷冷的两句话,洪金宝听后由如晴天霹雳。他倒退了两步,目瞪口呆的看着尹建平。

  他苦苦笑了笑道:“这么说,你是尹家后人了”!

  他像是长长的舒了口气,”来了,该来的总会要来,不刻来的也来了,这就是,老天无情,报应不爽。”!洪金宝自言自己的说。

  他又看了天王四星道:“如果洪某未猜错的话,四位是朝廷东厂的用重金聘来的杀手吧?啍啍,刘公公,段其坤,还真看得起在下”。

  他沉声道:“你们可以动手了”!

  天王星高怀文道:“请阁下亮出兵刃”。

  洪金宝叹声道:“哼啍,兵刃,洪某早在八年前封存起来了,不过今日洪某用双手陪四位玩玩如何”?

  天王四星正要动手,尹建平冷声道:“慢,他是我的,你们谁也别先动手”。

  天启星高怀武冷声道:“水上飞,洪金宝是我们仃下的人头,四星也有个规矩,诺是有不相干的人,从中横插一杆,啍哼,那我们同样可以照单全收,他的人头也是很值钱的”。

  尹建平一付无所谓惧的样子,他笑了笑道:“嗷,是吗?可做买卖以得讲个先来后倒的规矩吧?本公子方才说过了,我到今日是一共来过这里五次了,之前我与洪金宝的对话你们也该听清楚,他是本公子约来的人。难到说素以江湖闻名的四大天王杀手,也不讲先来后倒这个规矩”?

  天孤星高怀全冷声道:“小子,你不要在这里胡搅蛮缠,刚才二哥说得够明白不过了。如果你要插进这一杆子,那我们也不会对你小子留情的,在说,多了你这棵人头,我们也可以用找顾主换些银子花”。

  尹建平还是笑呵呵的样子道:“嗷﹏是吗?不过睹位大概还不知道,本公子这棵人头,在你们顾主面前,可是要比水上飞,洪金宝的人头值钱多了。也许可以说是价值连城。你们信不信?不过本公子早就说过,今日除了我,谁都不许先我动手,你们听明白了吗”?

  天王星沉声道:“哦﹏阁下的意思是说,若想动洪金宝,就必顺从阁下开始,是吗”?

  尹建平道:“阁下很聪明!

  天王星高怀文叹声道:“唉﹏这世上的人也真怪,大多人遇到灾难危险的时候,他们的选择是逃避开。而阁下你却正好恰恰相反,真是怪事年年有,今时特别多。那行,阁下不要怪罪咱们啊,老四,你去向这位公子爷讨教讨教吧。”!

  天王星高怀文似乎把后面的几句话,说得很轻松,到像是他们天王四星,随便出来一个,就能轻松吃定眼前的这位富家公子。

  话说,江南天王四星兄弟四人,乃是一母同胞兄弟,从老大到老四,大小正好相差一岁,他们刚出生不久,爹娘先后死于非命,村里的人都说,四人是天煞四星下凡,克刑很重,谁收留他们,谁的命就活不长。

  后来村里人,就没人在敢发慈悲。把他们领回家扶养,由得他们哥四个自生自灭,既便是这样,善良的村民们还是不段的给小哥四人送些吃的,不久之后,正好一个传教的老道路过将,他们小哥四人带走。

  无独有偶,那老道刚把他们养活了四年,那老道也死了,老道临终前,将他们托负给远在天山的修行的一个师兄天涯孤客。

  兄弟四人才被师傳养大,并传授了一身武学,直到天涯孤客寿终正寝之后,四人下山,做起了杀人的买卖。

  不过四人出道之后,并不偏激好恶,从不乱杀无辜,毕竟天涯孤客是正道人士,二十年来,他们凭借着自已出神入化的武学,在中原武林中创下了赫赫声威。

  不过,兄弟四人也不是谁都请得动的杀手。其中,除了要花重金而外。而被杀之人,必然是恶贯满盈之人。天王四星的情况,还是尹建平进山后,师傳曾经告诉过他。

  所以,今日尹建平一见到他们,心里早有打算。

  尹建平轻声笑道:“呵呵!一人出来也太小看本公子了,这样吧!你们天王四星联手,本公子以十招为限,十招之内,你们若打败本公子,你们就可以取走本公子的项上人头如何?反过来说,如果你们在十招內输了,你们从此就在本公子身边做个跟班吧”?

  话一出口,水上飞洪金宝倒吸了口凉气,心道,你小子也太能吹了,眼前的四大天王杀手,是何许人也,他们可是纵横驰骋江湖二十多年的高手,你一个二十年纪的年青人,虽然出自残剑门门主亲传武功,既便是从娘胎里练起,也不可能与天王四星联手对敌,我洪金宝若是独自对四星联手,善且胜负难料不说,就你?他不敢往下想。

  洪金宝想说话,但敋欲言又止。

  蒙山六雄便是心惊不语。这位公子爷也太能吹了,十招为限,若是你独自对负我们六雄联手都怕难。何况对负天王四星联手。完了,这位小兄弟怕是得了实心疯了,他一死我们六兄弟的命也怕是活到头了。

  六雄面如死灰。

  天王星哈哈大笑道:“好啊,好得很,咱兄弟四人出道江湖二十年,还从未联手对负过标下的猎物。沒想到,今日却遇上了你这个不知死活的人。若是咱们四人联手来对负你一个后生晚辈,既便是赢了,也会被江湖中人笑话。这样吧!就按阁下说的,这里还有蒙山六雄作证,你只要打败我们天王四星其中一个。我们愿终身追随阁下如何?

  蒙山六雄听到天王星让他们六雄作证人,不啼是一道免死金牌。他们有活路了。

  蒙山老大怕着胸脯道:“行,我们六雄愿为四天王作证。

  尹建平卟吱的笑道:“呵呵,看来蒙山六雄并不傻。行,你们谁先上”。

  天煞星早就按奈不住了,他跳出来道:“小子,让三爷来超渡你回佬佬家”。

  说打就打,一对双剑风潮电叱般的,挽出四个剑芒攻向尹建平的上下三路。尹建平平静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当天煞星的双剑攻到前胸时,他左腿向后退半步,左右手从剑芒中插进,口中便叫出道:“好一招,天山剑法中的,拨云雾散”。

  六雄闭上双眼,心道,这小子的双手废了,可是只听得叮当响声过后,尹建平还是站在原地未动,而天煞星换了个姿势,双剑一上一下对着尹建平,成虎形,他在暗中集力量于双剑。

  天王星高天文听道尹建平喊出了剑招,内心一惊,心道:这小子是人还是鬼,他怎么知道我们用的是天山剑法。

  天煞星又动了,这一次从他双剑中蕩出的是六道剑花,将对手的全身各大要穴封死。一出手便是天山剑法中的杀手锏。

  尹建平轻笑道:“这招”剑雷惊魂”到还有点意思,那我就还你一招,”风卷残云”吧。

  只见尹建平的身子愰出了六个影子,六双手通体发光,插进了天煞星的剑芒中,六雄同时呼出,”噫,这是什么妖法”。

  天煞星站住了,两手空空,呆立在那里,一动不动。

  天孤星高怀全喊了一声:“二哥!你没事吧”?

  众人在看,天煞星的双剑落在尹建平的手中,而尹建平还是老样子,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天煞星最后叹了一声道:“大哥!兄弟无颜,只是两招!两招連人家的衣角都未沾到。兄弟愧对师傳啊!大哥,三弟,四弟!我天煞星先走一步啦!咱们来世在集”。

  他说完举手向自已的手顶拍下。尹建平轻笑道:“慢着”

  说话间右手揺空一点,天煞星的右手停在头顶三寸的地方。

  其余三星想叫都来不及。

  天王星沉声道:“请问阁下的名讳”?

  水上飞洪金宝苦笑道:“四天王有所不知,他就是五台忘忧谷谷主,郑天明老令主的嫡传弟子,尹建平!

  “啊”

  在场的所有人惊住了。

  众人都看见了,刚才天煞星与尹建平摶斗的那一幕,天煞星是江湖高手之列,在尹建平面前,他舞动的双剑,好似玩耍般的无力,并且连寻死都欲不能。就这么一个看似一点武也沒有的年青人。却是一身武学练到了炉火纯青,功力通玄的地步。

  天王星叹了一声道:“二弟,咱们输在少令主手上,一点也不折面子!郑老令主对咱们有恩,只是咱们今日有眼无珠。也不问清少令主的名讳,就大言不残的与少令主相搏。其实我早该想到,少令主一进门就知道,我们天王四星的存在,还有,水上飞洪大侠还沒到门前,少令主就知道是谁了,这种”听风辦雨”的功夫,天下武林中,只有残剑门才有此神技。”

  他叹了口气道:“唉……二十年前,我们兄弟四人刚出山的时,管了一挡闲事,因此而得罪于神枪派的韦一笑,神枪派出动了八大弟子,围攻我们天王四星,那一战打了两天两夜,双方各有损伤,可韦一笑却不依不饶,若不是郑老前辈出手相救,就沒有天王四星的今天了”。

  他看着尹建平道:“后来,我们听师傳老人家说:”你们兄弟四人可以横行于江湖,但有一点,切不要轻意招惹从忘忧谷残剑门出来的仼何一个人,否则必有杀身之祸”。

  少令主,刚才兄弟多有冒犯,请少令主责罚!还请少令主先解开二弟的穴道吧”?

  尹建平笑了笑,走上前去将双剑递给天煞星的同时,剑柄往天煞星的胸口一点,天煞星使接过双剑,这一送一点之间,一气喝成!其间沒人能看出,天煞星的穴道是怎么解开的。

  天煞星低头道:“谢少令主活命之恩”!

  天王四星同时跪下道:“天王四星在此起誓,从今日起,天王四星誓死追随少令主,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继续阅读:第26章:以怨报德众望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剑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