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以怨报德众望归
柳生居士2016-11-03 15:553,897

  尹建平上前要扶天王四星道:“四位前辈,刚才有所得罪之处,请四位前辈多多凉解才是。请起来说话。”

  天王四星道:“属下谢过少令主,但请少令主不要在叫我等前辈了,少令主的恩师和家师是同辈,并且,有恩于我们天王四星于前,如果少令主不弃,叫一声哥哥,我等就知足了。”

  尹建平笑道:“那行,四位哥哥,请起来说话吧”!

  天王四星站起身来,立在一旁。

  水上飞洪金宝自进入家里的院子時,当尹建平道出八年前靖江古坪口的时候,他知道了,站在自家院子里的这位公子是谁,他就是自已八年前情急中,将他兄妹藏在大车下面的尹公子,八年了,这孩子长大了,而且,还练就了一身超凡入圣的武功。他知道总有一天,尹建平会找上门的,他终于来了。

  八年前,靖江古坪口,他们飞虎门下的弟兄,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做了朝廷东厂刘颜昌的帮凶,残酷的将尹建平一家四十余口杀害,当时,若不是九弟毒蝎子郑五,呼叫阻止,道出真象,那么难说他兄妹俩的性命就难保了,

  然而,毕竟尹氏上下四十多口人,死于飞虎门人和东厂杀手的刀下。他们天地九杀虽然未杀一个人,但是,那场杀戮他们也是直接的参予者,我不杀伯仁,而伯仁为我而死,因为他们是正道的江湖侠士,在那场是非不明的情况之下,他们想做的却显得苍白无力,可万幸的是,自已在那万分危急时,将他兄妹俩藏了起来,最后出于同情,不想让尹氏一门忠烈,弃尸荒野,拿出银子掩埋了尹家老少的尸骸,总算保全了一点侠士的颜面。

  在脱离飞虎门的八年隐居生生涯中,他的负罪感并没有减轻,只要想起昔日的那场杀戮时,洪金宝心就会出现一阵阵刺痛,昔日一个铁骨铮铮的直性汉子,如今变了许多。是该尝还的时候了。

  水上飞,洪金宝叹声道:“尹公子,洪金宝知道,你早晚一天会找上门来的,八年了,洪某和众位大哥脱离飞虎门之后,我和二哥就回到了宜洲,但是,八年来,我们知道,公子早晚会找来的。洪某沒什么好说的,只希望公子不要伤害无辜,罪不在她们母女,请尹公子放过他们吧?”

  他说完从怀中掏出一个布包,递给尹建平道:“这布包里有八年前副门主鬼影子,宋城的一封亲笔信。由我一直保留着,只希望,对尹公子有点用处,对了,飞虎门昔日,在云南大理,一个叫明衙的地方,有一处分坛,飞虎门开釆的一处金矿,由顾东平的大哥,顾孟平坛主在那里经营,也许飞虎门潜回了那里”。

  洪金宝话刚说完,人却倒在地上,尹建平吃了一惊,急忙抱起他的身子一看,洪金宝是服了一种用断肠草制成的烈性毒药。

  天王四星见此情境急忙跑过来,从尹建平手中接过洪金宝一看道:“完了,少令主,沒救了,他服了一种叫”断续丸”的毒药。用不了一柱香的功夫,就会内藏腐烂而死。

  “夫尹!爹爹”!

  洪金宝的妻儿,急忙开门跑出,从天王星手中接过了洪金宝,放声大哭。尹建平从怀中拿出一粒丹药,正要放入洪金宝的嘴里时,被洪金宝握住了手。

  洪金宝露出笑容道:“没用了尹公子,洪金宝欠你们尹氏满门的血仇,今日总算是了却,娘子,英子,你们必难过,自古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啊凤呀!这些年苦了你母女俩个了,金宝对不起你们,我今生欠的两笔债,是你们母女俩的,只有来生才能还了,另一笔就是尹公子的,我只有先还了他吧”!

  尹建平仅声道:“洪叔,你并未欠我的,当年若不是你将我和妹妹藏在马车下面,我和妹妹,早就不在人世了,你听着,你还有儿女,你不能死,我能救你”。

  水上飞洪金宝道:“没用的,仼何解药都解不了我的毒!除非﹏他忍住了,那是不可能的”。

  尹建平想了想,摇指点了洪金宝前胸的几处要穴,他从怀中拿出短剑,拨出剑,只见从剑身上发出金黄色的五星光芒,

  “九叶飞星”

  “少令主,这是”九叶飞星剑”,天呐,我终于见到了它”!天王星高兴得像个孩子。

  尹建平笑道:“它也叫”星芒剑”此剑一出,必然见血”。

  他把短剑在手腕上一抹,一股鲜血流进了洪金宝的口中。

  洪金宝的妻子一声惊呼:“公子你这是?”

  尹建平将缩回了手,用右手指按住伤口,没多会血止住了,当尹建平放开手指时。让众人更加惊奇的他的伤口不见了,左手腕上合好如初,就像沒用刀子割过一样。而短剑的光芒也消失不见。

  看着众人惊奇的目光,尹建平并不理会,他轻声道:“只有我的血才能救得了洪叔”。

  “娘,爹爹醒啦”!

  洪金宝睁开了双眼,此时他脸上的黑印渐渐的退去,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看到这一切。天王四星被震撼了,四人用一种奇特的目光看着尹建平。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一个人,竟然有如此搏大胸怀,他宽怒的可是一个曾经叁予杀害他的家人的凶手。

  洪金宝他漠名的看着妻子,和女儿,他轻声道:“我﹏我怎么没死”?

  他的妻子抹去了脸上的泪水道:“是公子用他的血救了你呀!相公”。

  洪金宝向尹建平问道:“尹公子!你为什么要救我”?

  尹建平笑了笑道:“因为我就没想过要杀你,在说,你死了,你的妻儿怎么办?

  洪金宝叹声道:“唉……一念之差铸成大错。这是我们九个兄弟一生中,最大的耻辱。它伴随着我们渡过了八年。今日见到公子,我知道,是该给公子一个交待了,可公子不但不记恨,出手相助,救了我洪金宝一家,以怨报德。我洪金宝及便万死,也无法报答尹公子的大恩大德啊!

  尹建平笑道:“洪叔,若说有仇,洪叔参予了那场杀戮,但是,洪叔却救了我和妹妹,是有恩于先啊!嗷!对了,一个月前,洪叔的^弟快剑冷大山,被东厂侍卫追杀,母亲妻儿身陷牢中,被晋王爷救了,我让哑仆冬国雄护送他们一家,几天前以到靖江,和你的九弟毒蝎子郑五已经汇合,目下暂时安全”到是眼下,你和家人的安全……

  话刚说到这里,洪金宝跪到了地下,含泪道:“尹公子!当年洪某等误中奸人之计,铸成大错,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万死难赎其身,你让我带他们母女俩往那里躲,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现在奸臣当道,只有尹公子拿到铁证,才能搬倒那些奸佞,我们才有活路呀!请公子收留我洪金宝做个鞍前马后之人,我可带公子找到九杀兄弟们,一齐为公子尽点力吧”?

  洪金宝的妻子拉着女儿也怱然跪下道:“是啊,公子,你是个大义之人,你就收下相公,做个下人也行,让他为昔日犯下的罪孽赎罪吧!他这一生如果不为公子报了家仇,他洪金宝回来,我和女儿决认他!”

  几句话说得斩钉截铁!天王四星听了也无比动容。

  尹建平扶赶洪金里宝一家道:“行,我答应你们,还请赶起来吧”!

  “谢谢,尹公子”

  “谢谢叔叔!

  尹建平,转过身对蒙山六雄道:“六位英雄,你们眼下到是保住了性命,但是,你们却收了刘颜昌的银子,事情沒办成!你们该知道刘颜昌的一向做事风格,他是为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

  蒙山六雄的老大骂道:去他娘的刘颜昌,这条天杀的老阉狗。想不到那么阴险毒辣,一面花银子收卖老子,却让咱们哥几个给他当诱饵。逼急了说不得只好和他们拚了”。

  尹建平道:“你们觉得值吗!不要说他目前代表着朝廷,既便跟朝廷沒关系,你们哥几个斗得过他吗?”

  蒙山老大道:“这……”

  天王星道:“少令主说的对,依在下的想法,你们还是先找个地方藏起来,等避过风头在说。”

  尹建平叹声道:“是,先避一避吧!我想用不了多久,你们就安全了”。

  蒙山老大道:“我们就听少令主的,咱兄弟六个感谢少令主的大恩,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他日只要有用得着咱蒙山六雄的地方,只要派个人来,析山老爷庙知会一声,我蒙山六雄定当全力一赴。告辞!

  蒙山六雄和众人道别之后走了。

  尹建平笑道:蒙山六雄武功不怎么,到是六位牲性情中人”!

  洪金宝道:这六位宝贝,师出连山老母的门下,在江湖中很少走动,也并沒有什么恶迹,平日浑沌一片。今日所见,到也不失肝胆相照的朋友,但不知,是谁把他们请出来的,这是一个极大的阴谋。先利用他们将我引出来,然后,当他们与我洪金宝拚得你死我活的时候,在由天王四星出手,这样不当除了我洪金宝,还借此机杀了六雄,一旦六雄一死。呵呵,那时候就会引出阴山老母,这老太太可是个疾恶如仇,难缠的主,只怕她一出山,江湖将永无宁日,天王四星就成了武林公敌,同时杀掉我,同样以会打天地九杀引出来,到时,他们就可以鱼目混珠,彻底清出天地九杀”。

  说到这里,洪金宝长长叹了口气道:“唉……好一个一石三鸟的计谋呀!

  天王四星听到这里,不由得内心一惊。天王星叹声道:“刚才洪大侠这么一说,犹未晚矣,好在今日少令主出现,使他们的阴谋诡计,得也破产,如若让他们计划得逞。我天王四星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尹建平笑道:“自古往今来,邪不胜正,他们的阴谋诡计,中有一天要破产。到是眼下还有一桩事情,洪叔,东厂刘颜昌能顺利的找到你的藏身之所,并派人来阻杀你,那么,恐怕你二哥翻云掌,刘应坤那里也会有危险,之前虽让丐帮马坛主从宜洲城赶过去,恐有不测,我们应尽快赶过去,若是去晚了,那就会……

  洪金宝一听,脸色瞬变,他急忙道:“公子说的是,娘子,你和英儿先坐陈大爷的船到芦苇荡里躲避一下,等把刘二哥那边的事情办了,我在回来找你们母女,想办法找一个安全的地方避避风头在说。

  洪金宝的妻女快速的收捨用品,尹建平从怀中拿出了一张五佰两的银票,递给洪金宝道:“洪叔,这是我的一点心意,留给婶子家用吧!

  洪金宝想说什么,但他感激万千的拍了拍尹建平的手,一句也说不出来。

  送走了妻儿,洪金宝似乎放下了沉重的包袱。心情一下子豪迈起来,他从房中拿出了他珍藏八年的一对六合钩,往腰间一插。

  洪金宝道:“走,我们只能走水路赶去杨家集了,若走趕路,恐怕得要几个时晨,走水路,我老洪保证只需一个时晨,便能顺利赶过去”。

继续阅读:第27章:“白虎令”初现杨家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剑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