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白虎令”初现杨家集
柳生居士2016-11-04 09:125,047

  宜城杨家集,位于城西南面三十里地,西面紧靠大运河,南面是从宜城通往平阳城的主要干线,北面是大孤山和宜洲城。杨家集又是宜城最为热闹,人口比较密集的地方。人口大概有六千多户人,它不当是宜城的重镇,同时也是重要的陆趕水马头。

  数有鱼米之乡之称。

  一面环山三面苇 桃花红咉半碧水

  秋临大雁筑巢鸟 湖水白舤鱼家呤

  近几年来,河水放浪,从山中冲刷下的泥土,就沉淀在这里,千顷粮田被河水淹没,芦苇肆意疯长,水道,浅滩,水湾苇蒿密布,纵横交错,一般懂水路的人,想从郑家马头走水路到是很容易,这是一条近道。

  但凡不懂水路的过往船支,不小心误入其间,却似进到迷宫一般,难以找到出路,

  水上飞洪金宝,从小在这遍广阔的芦苇里长大,这遍密宫似的浅湖中,来去自如,况且,他的水上功夫也是在这遍天地里练出来的。

  他摇着小舟快速的在一望无际的芦湖里穿棱。

  天王星叹声道:“五哥不愧是水上飞,若是我等恐怕早就迷失于其间,找不到出路了”。

  洪金宝一面揺橹,一面说道:“这话不错,俗话说,干那行吃那行,这遍苇荡四通八达,如果遇到不懂这里水路的船家,他就是走一天都未必找到出路。”

  不到一个时晨,杨家码头的旗杆和停泊在码头的船支便清晰可见,靠近时,发现码头上似是有兵丁守护。

  洪金宝道:“哎,不对呀!怎么会有那么多的丘八把守,公子?难道是刘颜昌到了。”?

  尹建平冷笑道:“哼哼,如果他今日在这里。我决不会让他活着回去”。

  尹建平说话间,双目冒出两道寒光一闪而过,天王四星和洪金宝看见了,五人內心一震,各自心中不由得感叹道,眼前的少令主,功力不当出神如化不说,他也练到了心意神通,返朴归真的境界了。

  岸上的官兵似乎也发现了渐渐靠近的小船,在岸上喊道:“哎,干什么的,今天这里不准停船,快刬走”。

  洪金宝大声道:“官爷,我是杨家集的人,刚出湖回来,饭店的刘掌柜等着鲜鱼呐!

  岸上的官兵道:“不行,今日我等奉上差的命令,仼何船支都不许停靠,否则,按通匪论处”。

  洪金宝道:“怎么办公子”?

  尹建平轻声笑道:“靠上去,先上码头在说”!

  小船靠在码头上,岸上的官兵见小船靠到码头边,于是,他调来了二十多个弓箭手,阻住了出路,其他官兵也剑拔弩张起来。

  尹建平率先上岸,他走在前面,天王四星也双手握剑,准备应变。当尹建平来到距官兵一丈左右时,他站住了。此时,尹建平突然变得宝象庄严,不可侵犯的样子。

  只见他从怀中掏出了一块雪白的玉牌,向那些官兵沉声道:“白虎令牌在此,谁敢犯肆!否则,杀无敇”!

  那些官兵楞住了,其中一个头领急忙向后飞快跑去,不一会带着一个身穿官服的人跑了回来。

  那地方官四十上下,个子不高,三柳胡须,嘴角上有一棵豆大的黑痣。只见他走近尹建平往令牌上一看,吓得推金山抱玉柱向尹建平跪下。

  口中结结巴巴的说道:“下 官……宜城知…… 县蔡。 ……胡为,参见……特使大人。”

  尹建平沉声道:“蔡知县”!

  “下官在”

  知县十分紧张的回道。

  尹建平又道:“你能把话说利索点吗”?

  知县道:“是……是,下官不知特使大人驾到,请怒下官接驾来迟!望。 。 . 望大人怒罪”。

  后面的天王四星,和水上飞洪金宝凝惹的看着尹建平,心道,他怎么又变成了朝庭特使了呢”!

  尹建平道:“不知者不为罪,起来说话”!

  知县蔡胡为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只见他满头大汉,似是刚才被白虎令牌吓的,他回头一看,那些官兵仍然举着刀剑弓弩。便大声道:“你们放肆,还不赶快收起刀剑恭迎特使大人”。

  官兵们没见过白虎令牌,所以,不知此令牌的威严,听道迎接特使大人,于是急忙收起兵刃,立队站好。

  齐声道:“恭迎特使大人,

  知县蔡胡为道:“特使大人,请”。

  尹建平撩袍举步向前走去,四天王,洪金宝紧随其后,来到”春悦酒楼”门前,围在四周的官兵让开了一条道。

  知县道:“特使大人里面请”。

  进到酒楼大堂上,只见整个大堂上桌椅翻倒,一片狼迹,似乎是动手的样子,只有靠门前的两张桌子上,大马金刀坐着几个侍卫,尹建平扫了他们一眼,不认识。

  只见大堂的柱子上挷着几个人。宜洲分坛坛主马天鸣,副坛主蔡一明,香儿,还有几个叫花子,和一个受了伤的四十多岁的中年人。

  香儿见尹建平进来,面上喜道:“平儿哥哥……”。

  尹建平沉声道:“知县大人”

  “下官在”

  知县急忙跑过来,笑嘻嘻的说。

  尹建平道:“这是怎么回事”?

  知县道:“下官回特使大人的话!嗯!我们奉朝廷东厂刘大人之命,在此围剿朝乱党,这不,刚把他们抓捕,特使大人就驾临了”。

  尹建平轻声道:“什么朝廷乱党?什么刘大人?怎么我一个也不认识呀?蔡大人他们可有朝廷签发的公捕文书”?

  尹建平从小在衙门里长大,对官场之事耳听目染,早以知晓官场中的那一套,因此,他明知这些所谓的刘大人,无非就是太师和刘颜私下派来的,他们决对不会有朝廷明签的公捕文书。尹建平这么一问,却问到了点子上。而知县却象吃鱼,被鱼刺扎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这……

  尹建平在次追问道:“知县大人,本座问你话呢,怎么了,吱吱唔唔的”?

  知县颤颤惊惊的道:“回……嗯回……。特使大人话,他们只是带有东厂刘大人印信,没有三法司的公捕文书”。

  尹建平看了一眼坐在门口的几个侍卫。

  又低头看着跪在地上的知县蔡胡为道:“这就奇怪了,朝廷派下来的官差,会沒有公捕文书?那本座问你,知县大人?你做官几年了”?

  知县蔡胡为道:“回特使大人话,下官从洪武十六年,太祖皇帝下昭恢复科考就,就考中首榜甲六名,同年三月,被吏部放仼到平阳县衙当了三年的县丞,洪武十九年调仼宜洲县仼县令”。

  尹建平呵呵笑道:“你到记得清楚,可你知县大人为官那么多年,难道记不得,除了知府衙门,下达的通捕书之外,朝廷奉差下来,到各省洲市地方办案人员,必须持有三法司的通捕文书吗”?

  宜洲县令蔡胡为可是急得满头大汗,他道:“这个……”

  他内一惊心道,完了,这回被这小祖宗抓到把柄了,今日弄不好,+年寒窗苦读,在官场苦熬了七,八年,刚当上县令,就因为自已疏忽,为了巴结上差,到至于今日之事。

  “蔡县令,本座在问你呢”?

  蔡县令道:“嗯,下官知罪,下官知罪,是下官一时疏忽,犯了错,请特使大人责罚”!

  尹建平怪异的笑道:“责罚?本座该怎么责罚你呀?

  门边坐着的几个侍卫,刚把事情弄完,准备吃完饭!将一干人犯带走,未料到却莫名其妙的来了个特使大人,蔡知县出去将他迎来的时候,他们见侍卫长刘三绝都未起身迎候,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好象所谓的持特使对他而言,什么也不是,倒是其他侍卫听道蔡县令说,特使大人请。

  慌得他们急收站起身来,可刚站起来,刘大人却又让他们坐下,东厂侍卫就是这样一些人,他们平日里横行霸道,眼中无人贯了,所以在他们眼里,只有太子,刘总管。

  尹建平轻声道:“责罚!蔡大人,按大明律法,你这是该当什么罪呀”?

  这时,坐在门口的侍卫说话了,他站起身来道:“这位什么吏大人,官威不小啊!

  尹建平也站起身来,向他看去,此人四十来岁,一脸阴毒之象,打扮是个侍卫,却到像一个书生,但从他的太阳穴高高鼓起来看,此人內功很高,一身功夫决不低于段其坤。

  尹建平笑了笑道:“阁下何人”?

  蔡知县急忙道:“嗷,特使大人,他就是朝廷东厂侍卫统领,刘三绝,刘大人”!

  尹建平冷啍道:“啍啍!我道是谁,原来是东厂统领,刘大人,幸会,不过,你们太师,和刘颜昌没教你怎么对待上差的官场之礼仪吗,哼,你一个小小的都统,见到了本座,还敢出言不省,目中无人,这就是你们东厂的作派了吧”?

  刘三绝道:“你小小年纪,好威风啊,你凭什么指责,太师,你有什么权利指责刘总管和东厂”!

  尹建平笑着从怀中拿出白虎领牌向他一亮,说:“就凭这块令牌,够吗?”

  白令一亮出,刘三绝一楞,不知什么东西,而其他侍卫可就知道厉害,吓得急忙跪下,众齐声道:“参见特使大人”,

  然而,刘三绝还是楞在那里,一动不动,只听门口传来一声;”放肆,见了白虎令你还不跪下,你找死呀”!

  又听得门外有人道:“卑职,宜洲知府,张墨枫”

  “卑职宜洲知洲,赵愧武”

  “卑职宜洲都统,王天成”

  “叁见特使尹大人”!

  尹建平内心一震,心想,来的好快呀!于是他轻声道:“三位大人免礼,请进来说话。三位官员,由知府张墨枫领头,撩袍走了进来,几个兵勇急忙搬来三把椅子,放在尹建平对面。

  知府张墨枫进门道:“卑职接驾来迟,还请特使大人,降罪责罚!

  尹建平笑道:“不知者不为罪,三位大人请坐”,

  三人道:“谢特使大人”。

  等三人坐下之后,尹建平笑道:“三位宜洲的父母官,怎会知道,本座的到来呀!

  知府张墨枫道:“卑职不知特使尹大人早到宜洲,十天前,本府接到京城朝廷晋南王他老人家,发往各省衙门的抵报,还有皇上的昭告旨意,说朝廷整肃吏治,派特史尹大人微服,巡访民间。

  “而卑职早上又听说,朝廷东厂派出侍卫到宜洲来抓捕乱党。卑职和俩位大人不明就里,特赶来查看,所以,卑职三人到这里也有一柱香的功夫了,特使大人亮出白虎令,卑职才知,特使大人驾临,因此,赶紧接驾”!

  尹建平微微笑道:“哦……厡来如此,蔡知县”,

  蔡知县急忙道:“下官在”

  尹建平道:“你也别跪着了,起来吧,嗷,对了,你们挷着的这些人中,有的是本座的朋友,还有的是长辈,这位是香儿小姐,她可是晋王爷的外姪女,你们把她挷起来,只怕……。

  知府大声叱喝道:““蔡县令,你胡涂!还不赶快放人,你,你,就真不怕丢了前程”?

  蔡县令道:“来人,赶快放了他们”。

  “是”

  “慢”

  刘三绝傲慢无礼的道:“人是本统领抓的,谁敢放肆”!

  知府可坐不住了,他站起身来指着他道:“你小小统领在本官面前,算个球!

  不要说现在上差面前,就是本府,以可将你这目中无人,藐视朝廷特使,抓进大牢,严律治罪,你信不信?

  知府上前走了几步又道:“嗷,本官到是想问问你这个目无上差,傲慢无礼的狗东西,是借给你的胆子。

  “行,你说你奉朝廷派遣,到本府来抓捕乱党,那咱们就公事公办,请你拿出三法司的抓捕文书来呀”。

  “好,既便本府有乱党,尔等到了本府地界上,难到不应该先到知府通报一声。你敢藐视本府的存在”?

  知府张墨枫越说越气。他走近刘三绝道:“你看看你,他们都知道,尹大人手中的白虎令代表着晋南王亲临!它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威,有先斩后奏的权利。连晋王爷你也敢藐视”?

  尹建平沉声道:“来呀,把这个目中无人的家伙给本座拿下,若是反抗,杀无赦”!

  天王四星大声道:“遵令”

  刘三绝真的沒敢反抗,因为他知道:“自已现在也不是江湖中人,而且他现在是朝廷官员,在说,如果有什么事,还有太师給他撑腰,当然,他在清楚不过的了,他自已面对的是四个武功高强的天王四星”。

  因为他们之前就见过,而且深知他们的武功修为,既便单打独斗,他的胜算也不大,天王四星联手,他未必是他们对手。

  然而, 让他想不通的是,这天王四星是他花重金,让人请来对付水上飞洪金宝的人呀!怎么半天不到的功夫,就变成了特使的亲随了呢?他打破脑袋也想不通。此时,他感觉到,刘公公亲自布置的这张网要破了。

  而天王四星,曾在江湖上就认识刘三绝。因为号称三绝书生的刘三绝,出身于黑道中人。此人阴险毒辣,口是心非不说,还是个自以为是的家伙。江湖中有一句话,自古黑白两道不能并存,水火不相容。

  这次天王四星是他通过玄机岛岛主,辛明子老前辈推荐的。当天王四星到了宜洲时才发现,顾主竟然是刘三绝,聘金也收了,想退出也来不及。所幸先看看在说,于他们四人才到了郑家码头。沒想到中途杀出了个程咬金,残剑门少令主,而且,被少令主高明的神功制服。

  天王四星虽然叱咤风云二十年,在他们哥四个心目中,最敬重的就是残剑门人。所以,因差阳错的投在了尹建平身边,又莫名其妙的做了特使的贴身护卫。

  直到此刻他们还没弄清,这位可亲可佩的少令主,就竟是个什么人!

  三绝书生被挷成一团,在挷他的时候,他虽然沒有反抗,但天王星还是出手点了他的几处重穴。几个侍卫知道,刘统领这样傲慢无礼,定会招来祸端,果然,当特使下令拿下时,一个也不敢乱动,否则有可能连自已都会招来杀身之祸。

继续阅读:第28章:为道义九杀重出江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剑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