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护镖大宁河
柳生居士2016-11-04 09:135,563

  天色将晚,夕阳西下,天边渐渐冷却得象一块烧红的黑铁,变得赤红灰暗,几处云薄的地方,泛着死鱼肚般的苍白。一阵风吹得青风客栈地上所枯叶四下翻飞。瞬时间,天黑了下来。

  尹建平用完晚餮,独自一人走出了客栈。他此时的心情有些灰暗,千头万緒,不由得难也忘怀,他想起了古坪口惨遭毒手父母家人,回想到师傳把他带进忘忧谷,无意间误闯禁地,杀白蛟,一幕幕,好象昨日。

  他眺望着东方缓缓升起的月亮,不由叹声呤道:

  浩浩愁,茫茫夜,短歌终,冻云结!翩翩芦花漫岗峦,此地曾闻刘郎豪气咽。郁郁焦城有碧血﹍﹍碧亦有时尽,血亦有时竭,缕缕烟痕无断绝﹍是耶?非耶,化为蝴蝶梦。

  泪水止不住从他英俊的脸上轻轻滑落。

  他叹了一声又道:〝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

  此事古难全。

  而心中的月亮不在是圆的,他仰望苍穹凡星点点的夜空。

  悲呤的喊道:

  〝爹爹,娘亲,孩儿想您们!都八年了,孩儿和妹妺以长大了,等着吧!孩儿一定会,把那些杀害您们的凶手的人头,提到您们俩老的坟前祭奠您们。爹爹,孩儿一定会完成你的心愿,将那那些祸国泱民朝中奸臣铲出。爹爹,母亲您们都听到了吗?

  此时,尹建平再也控制不住,深深藏在内心深处的悲痛,仰郁了八年结怨与愤怒!他想喊叫,想大哭,他想……

  〝唉…〞

  一声叹息把尹建平从悲伤中惊醒,他抹去了脸上的泪水。

  哑仆来到了他的身边轻声道:〝平儿啊!老奴知道你此刻的心情。可是,你知道吗?你虽然痛失了父母家人,但你还有妹妹,你的恩师,还有老奴,小武他们一家,这些都是你的亲人〞。

  他拍了拍尹建平又叹道:

  〝想老奴〞六岁失去了父亲,九岁的时候又饿死了哥哥和母亲,若不是义父冬正武收留了,把我养大,并教我武功。那里还有老奴的今天。

  十六岁的时候,就做了平洋镖局的趟子手,有一次义父带着我们全镖局的人,为官府押运一趟红镖【粮响】到南疆去,刚过蜀中被一伙强盗打劫,失了镖,官府就以通敌罪将义父全家满门抄斩。那日正好我与一个镖师押运一支小镖到临城,躲过一劫,于是老奴暗中查访得知。那次失镖是曲洋知府与盗匪相互勾结所致。最后用义父全家抵罪〞。

  哑仆冬国雄叹了一声,眺望着满天的星辰。

  他慢慢的又道:〝那年老奴刚滿二十,义父养育之恩不能不报啊!于是,老奴趁着夜晚一场大雨,潜入了知府后院杀了知府并拿到了他勾结强匪劫镖的罪证。然而,不到几天的功夫,老奴被另一个镖师出卖,被官府抓住,三堂汇审下。判了老奴斩立绝〞。

  他扭头看着尹建平道:〝平儿,你知道是谁救了老奴吗?

  尹建平摇了摇头道:〝不知道,哑叔〞!

  冬国雄沉重的说:〝是你父亲,尹道元,尹大人呐!曲洋知府被老奴杀掉之后,朝廷派来的另一个继仼知府便是你父亲,那时候你还没出生,多好的父母官呀,老奴还沒来得及报恩他就……。

  老奴得知你就是尹大人的遗孤时,老奴又是悲痛,又是喜悦。所以老奴一直把你当做自己的小主人来看待〞。

  〝哑叔〞你后来……?

  哑仆冬国雄道:〝你是想问老奴是怎么进的忘忧谷的〞?

  他叹声道:〝你父亲救了老奴之后,他见老奴孤身一人,又有一身好功夫,想把老奴按排曲洋做个捕头,但是,老奴当时只想着报仇,尹大人见老奴报仇心切,便以三年为限,若是三年内老奴报了仇,便回到尹大人身边。老奴答应了。唉…老奴与你父亲签了一个不能实现的死契约。后来的事情你也知道了〞。

  说到这里,只见蝉儿,芸儿,还有异装的香萍向他们走来!不到几个时晨的功夫,香萍与俩姐妹,变成了三姐妹!

  〝平儿哥哥,原来你和哑叔在这里呐,〞

  尹芸芸边走边说,蝉儿道:〝师弟,我们正四处找你呢?晚饭后就不见你的踪影〞!

  尹建平笑着道:〝呵呵,师姐,屋内闷热,我与哑叔出来走走〞!

  香萍嗔呤道:〝哥哥好坏,出来也不叫上香儿,害得我和姐姐们到处找不到〞!

  蝉儿笑道:〝小精灵呀!找你不见,缠着我和芸儿出来找你〞!

  尹建平笑道:〝昨啦!哎哟,看我们的小香儿生气的样子,有什么事〞?

  刘香萍裂着嘴巴道:〝是俩位爷爷找你有事〞

  尹建平看了一眼哑仆道:〝哑叔,是师叔和刘老爷子找我们,咱们就回吧〞?

  又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清晨,篮色的天空万里无云,东方冉冉升起的太阳,为寂静的早晨镀上一层金黄,从靑风口吹进的西南风,带着凉爽的气息。

  尽管昨日的青风口充满着血腥。然而,今晨的谷内,清风在吹,小鸟歌唱!

  经咋晚刘正雄的按排,由哑仆冬国雄护送周总镖头,一路西行到大宁河,尹建平和刘其风,孙女香儿,扮做老少三口,跟在镖车后面暗中护送。刘正雄带着兄妹三人返回五台老家。

  其实,还有一拨后援,由丐帮五台分坛的人装扮成难民,不紧不慢的远远跟在尹建平三人身后。这也是刘正雄准备的另一支奇兵。让尹建平遇想不到,一路上风平浪尽,每到一城都似先按排好了食宿。这让刘其风也觉纳闷。

  只有尹建平心知肚明,也不点破。

  数天后,便到了大宁河金刀王家。

  大宁河金刀王家。坐落在宁河城东靠山的一个凹谷里,这里依山伴水,一面靠山,一面是从长江下游分叉出来的河道,叫大宁河。与宁城隔河相望。

  老远望去,金刀王家,占地数亩,青砖碧瓦,气势挥宏,一座座龙楼凤阙,绿竹掩翠,依山错落,河水清晰流连于碧瓦绿茵之间。一道挥宏气势的大门迎南而开,宽大的大理石牌坊,立于大门前,三孔洞石桥穿河而过。

  大门口早就站候着一群人,迎候着镖队。尹建平和刘其风,到了宁河城后,便与镖队汇合。而另一拨〝难民〞进城后便消失了行踪。

  众人被接到大堂之上刚坐定,只见一个年近三旬的中年儒生,举步进了大堂。

  刘其风便急忙让众人起身,道:〝草民参见晋南王爷〞!

  晋南王一身青灰琱袍,腰间一条黄带子上,镶嵌着一颗吉黄色宝石,闪动着柔色光芒。一身华贵,举止文雅,一脸正气。

  晋南王呵呵笑道:〝众位侠士免礼,请座,这又不是朝堂之上,况且,本王也是客人,本王看来一切俗礼就免了吧!道是众位侠仕,为了朝廷舍生忘死,不远千里护镖至此,其心感佩之至,无也言表,一路辛苦啦!来,来,大家都坐下说话吧!嗷,那位是龙虎镖局总镖头周知同,?

  周知同急忙起身道:〝草民周知同拜见王爷〞。

  晋南王和蔼的道:〝本王听说,周总镖头,是吏部侍郎周知健的堂弟〞?

  周知同默然道:〝回晋王爷话,是〞!

  晋南王又问道:〝周仕郎是在托镖之前被害?还是托镖之后〞?

  周知同叹声道:〝我的堂兄是在托镖一年后被害的,全家一十三口,被活活烧死?请晋王爷申张正义,为九泉之下的堂兄一家鸣冤。

  〝你等等,周总镖头,你说的是十三口?而不是十四口?难道说周老大人的大女儿,还活着?

  晋南王插嘴问道。

  周知同道:〝晋王爷有所不知,我那大姪女从小就喜文习武,很小的时候就和犬子一齐练武,出事的当晚,她带着遗嘱逃了出来〞?

  〝哦…原来是这样!唉…真是苍天有眼呐!周老大人还有后。〝啊弥陀佛〞

  晋南王面露喜色的又说:〝出事的当晚,本王奉皇命查处,第二日清晨,只抬出了十三具烧焦的尸体,清理之后发现,其中沒了周大人的女儿,如此看来,整个纵火案在清楚不过了。周总镖头请放心,本王一定会为周老大人伸冤昭雪,到是周总镖头手中的锦合,但不知是不是可以交给本王〞。

  周知同笑了笑道:〝晋王爷,不知金刀王老令公现在何处,可否一见〞?

  晋南王有些不解的说:〝怎么?周总镖头信不过本王〝?

  刘其风笑了笑,站起来道:〝王爷有所不知,朝廷有朝廷的法度。镖局有镖局的规矩,因为押镖前,镖货注明接镖人是谁,受镖人当然不见到镖主是不会交接镖货的〞。除非接镖人持有受镖人的信物。押镖人才会把镖货交出〞。

  〝哎呀,对不住了周总镖头,本王不知,请总镖头见谅才是〞。

  晋南王大悟的拍着头笑着说,

  周知同歉疚的道:〝不知者不怪,还请晋南王谅解〞!

  晋南王歉笑道:〝见谅,见谅!

  他说完扭头对王老令公的长子道:〝王春光兄弟,那就请老爷子过来一下喽〞?

  王春道:〝是,王爷!

  王春走后,晋南王又笑着对周知同问道:〝据本王所知,周总镖头这趟镖,十分不易,你们是怎么摆脱,刘颜昌那条老阉狗的〞?

  周知同叹声道:〝有劳王爷动问,自临城出来,走不到百十里地,就遭到了刘颜昌的围追阻击,几次突围中死了十多名镖师的性命,实在无奈之下,才让犬子独立逃脱,到五台惮院向师兄求援,沒想到镖师中出判徙。好不容易摆脱了刘颜昌的追杀,到了五台惮院,又陷入了段其坤的包围中,正在准备与其誓死相搏的时候,多亏了少谷主出手,他的出现,不但解决了围在寺庙周围的杀手,救了五台惮院所众僧,将东厂副都统段其坤打成重伤,迫使刘颜昌无功而返。

  接着又讲了青风口一役……

  晋南王惊叹的道:〝周总镖头,为了欺欺一个锦合,甘冒着全镖局的性命于不顾,尔等大义,感天动地,本王将定将奏皇上给周总镖头嘉奖,还死难的众镖师一个公道。不过刚才你所说的少谷主,他是谁〞?

  刘其风呵呵笑道:〝说起这位少年英雄,王爷虽不认识,但是,有一个人王爷你定不陌生,他就是八年前中枢仕郎尹道元,尹大人〞。

  〝什么〞?

  晋南王差点跳了起来,他登着一双眼睛看着刘其风道:〝老爷子是说,尹大人还有后〞?

  他想了想又道:〝哎…老爷子跟本王莫开玩笑了,八年前尹大人一家老小四十多口,向皇上辟官归隐,在回到靖江的路上,不幸全家被劫匪杀害了吗?当时,皇上圣怒之下,钦点吏部仕郎李玉春南下靖江彻查此案!李大人最后将所查的抵报由本王,交给皇上,皇上了解内情,将原靖江知县,刘正文革职查办,后来没几天,县令刘正文自溢牢中,知府马义坤被革职,这些本王都知道,不会没有错〞?

  刘其风呵呵笑道:〝王爷呀,李玉春的话,只怕当今皇上都不相信,你信吗?王爷,事实就摆在眼前,这位少年英雄就是尹大人的大公子,尹建平。他们兄妹俩当时被一个江湖异人所救,他眼下就坐在你的眼前,王爷您还不想信这是真的〞?

  尹建平缓缓站起身来,双眼饱含泪水。

  他跪了来道:〝草民,尹建平拜见晋王爷〞,

  晋南王惊喜交加的看着眼前的尹建平,他似是不信,但人就在自己的眼前,他急忙走到尹建平面前。

  双手扶起尹建平问道:〝小兄弟,你可知道,本王当年称呼你父亲什么吗〞?

  尹建平含泪道:〝喔,记得王爷叫我父亲,〝勤公〞那本王在问你?你小时候叫本王什么〞?

  尹建平笑道:〝三皇子哥哥〞,

  晋南王不在怀疑,他有些激动,伸出双手把尹建平紧紧抱住。

  〝老天爷呀,真的是本王的小书僮,平儿呀!

  其实,昔日在宫中所有的皇子中,要数晋南王和尹建平一家是最为亲近旳一个,那时的晋南王还只是三皇子,沒被册封为晋王,则经常在内阁走动,和尹道元相处甚好!他很喜欢尹建平,经常带着他,并称尹建平是自已的小书僮。一晃八年过去了!当他笫一眼看到尹建平的时候,便觉得有些眼熟,可在他的记忆里,昔日的书僮早在八年前就没了。

  刘其风笑道:〝王爷可知,平儿的师傳是谁〞?

  晋南王拉着尹建平坐到自已身边,轻声问道:〝是谁〞?

  刘其风道:〝他就是当今令江湖稍小闻风散胆,艺统江湖各大门派残剑令令主郑天明嫡传弟子〞。

  〝谁是我郑大哥的嫡传弟子啊?他在那里,让老夫认识认识〞。

  众人回头,金刀王老令公,出现在门口,他坐在椅子上,是被俩个家奴抬进来的,后面跟着长子王春。

  一个年近八旬的老者,一嘴的白髯,挂在胸前,脸上泛着红光,身上一件桔红色袍子,外照紫沙狭挂,头戴一顶六方员外巾,慈祥中带着一股威严。

  他被抬上堂前坐椅上。

  又问道:〝方才你们说,谁是郑天明大哥的嫡传弟子〞?

  尹建平急忙上前道:〝尹建平叩见老令公王老爷子〞!

  说完便跪拜下去,沒曾想,当尹建平跪下时,怱然感到有一股气流托住他,尹建平会心一笑,仍然,跪了下去叩了三个头。

  惊得王老令公急忙道:〝好,好,好!赶紧起来吧,老夫生受你的大礼喽〞。

  尹建平起来后,王老令公抓住尹建平,左看右看。喜出望处。

  〝喔,你果真是我郑老哥哥的爱徙。一身功力,非同小可。当今江湖中能教出你这样的弟子,只有郑老哥哥一人。

  周总镖头,老夫旧疾复发,行动不便,没能亲迎总镖头,这里给总镖头陪礼了,还望不要怪罪,总镖头千里送镖,负出了相当大的代价,老夫无法言表〞。

  说完从袖中拿出一张银票,道:这是一张五万两的银票,老夫望总镖头能收下,权当给那些死难的忠义镖师贴补家用,这也算老夫的一点心意吧!希望不要拒绝〞!

  周知同叹声道:〝素闻金刀王老令公,是个仗义疏财之人,今日一见,果然传闻不虚,好,那晩辈就不客气了。并代表死难的家属谢过王老令公恩情〞。

  〝武儿,请老令公验镖!

  刘武道:〝是,父亲〞!

  解下身上旳布包,打开来,将锦合双手高举,单腿一跪道:〝有请王老令公验镖〞!

  老令公双手接了过去,放在茶几上,小心意意的打开锦合,没想到,在大的锦合里,还有一个锦合,老令公双手把中间的锦合捧了出来,只见锦合上,贴着一张封条,上面写着,王老令公亲启,六个大字。

  老令公撕掉封条,便轻声道:〝春儿〞!将锦合交给晋王爷吧!事关朝庭秘密,老夫也不便观看〞。

  王眷春道:〝是,父亲〞!

  说完将锦合转交给了晋王。

  王老令公笑着对周知同道:〝总镖头可以安心了,老夫为众位镖师准备了饭菜,请总镖头带各位镖师用饭吧!王管家〞!

  一个五旬老者道:〝老奴知道了,周总镖头,众位镖师。请随我来〞!

  周知同看着晋南王,尹建平,哑仆,刘其风三人,一抢拳道:〝晋王爷,王老令公,少谷主,冬老哥哥,刘老爷子。诸位的大恩大德,知同铭诸肺腑,它日有缘是当回报,告辟了〞。

  说完转身离去﹏

继续阅读:第19章:大宁河妙手回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剑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