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五台寺初露锋芒
柳生居士2018-03-19 16:334,180

  周知同知道,段其坤在武功修为上堪称“掌剑两绝”, 他一出手,便是师门中的大力开碑掌,“力劈华山”这-招是掌诀中最厉害的一招。他看到青年人不知厉害,一点防备都没有,仍然是一玩世不恭的样子,心想要遭。

  他大喊一声:“小兄弟小心”。

  此时,怪异青年见段其坤-掌向他劈来,掌风强劲,但他出掌也太慢了,他沒动,等到掌劈到他的前胸时,只见他将身子一偏,转到了段其坤背后,还是没有出手,而段其坤见自已的掌将要劈上对方的胸口时,他突然感道,劈出的掌力,沒有仼何阻力,对方不见了。

  他感道不好,于是腾身而起,在空中急翻转身体又-招,“乌云盖顶”拍向对方的头顶。

  只听得那青年轻笑-声,道:“这一招“乌云盖顶” 还有点意思。”

  当段其坤掌心正要拍在对方的头顶时,忽然又不见了对方的人影。落地时,他知道,青年人在他身后,两招绝学,連人家的衣服都没沾到,他这个脸丟大了。

  青年人轻笑道:“怎么样?说过五招之内,我以相让你两招,还剩三招,拿出点真本事来吧,这次我不会在让你了。”

  大悟,周知同俩人悬着的心放了下来,特别是周知同看着段其坤連续施出两招同门绝学时,浸出一身冷汗。但让他和大悟沒想到的是,这个怪异的青年人,不但轻易避过,不说出两绝学的名称。俩人有些云里雾里,因为,他们知道,段其坤所施为的是师门绝学,门外之人,怎么知道,太有些匪夷所思了。

  刘颜昌此时也是心惊不语,他也知道,昔日在东厂侍卫进级的时候,他就是用了刚才那俩招,連续打败了众多侍卫,而一枝独秀,升仼东厂副都统的宝座,如今也是这两招,在那青年人身上失去了作用,如同儿戏。这个怪异的青年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段其坤更是颜面丟尽,他暗道:“今日若不能拿下这小子,恐怕他这个东厂副统领,无法坐下去了。他打算用出最后的杀手锏,至他于死地。”

  他出剑了,顿时-股煞气从剑上溢出。众人经受不住,向后退出了-丈多远。

  怪异青年笑了,他仍然闲神定气的样子说:“呵呵!这才象个高手的样子。”

  段其坤一张脸阴沉沉的说。小子,拨出你的剑来!

  青年人摸了摸怀中的星芒剑道:“我不能拔出我的剑来,因为它一出必然噬血,这里是五台惮院,不能沾污佛祖圣堂。我空手陪你玩玩。”

  段其坤轻吼一声:“小子,拿命来。”

  出剑之快,今人堂舌,

  青年人还是不动,空门大开,他又一声轻笑道:“好招‘风驰电掣’”。

  眼见段其坤的的雷霆一击,将要把年青人穿胸而过时,众人脸色惧变。

  青年人随着剑气侧身避开剑芒,将身子靠上段其坤的虎胸,段其坤見他靠了过来,心中一阵狂喜。心道:“好小子,主动送死来了,心念间,他暗聚气于左掌,撒剑,左拿向青年人的头顶急拍而下。”

  瞬间发生巨变,悟道惮师都无法回天了,只有高声道:“啊弥陀佛!他是希望逆徙能手下留情。”

  众人心道:“ 完了,小子找死。”

  只听得-声闷哼,又是呯的响声过后,大殿上尘地飞扬,门房边的-隔墙被撞出了一个洞。青年人还是老样子,他就象刚才没有发生过事情的样子。但段其坤不见了。

  众人惊呆了

  不一会只见得段其坤左手拿剑,右手扶胸,-身双尘从墙洞中踉跄而出,刚出墙洞,还没走几步,一囗鲜血从口中喷射而出,身了随之轰然倒地。

  “其坤,段大人。”

  众侍卫有的拔出刀剑,准备-拚。有的奔向段其坤。大殿上,一下子风云忽变,剑拔弩张起来。

  青年人轻声笑道:“怎么?众位还想不昔命一拚?”

  悟道又高声道:“啊弥陀佛,声音刚落,数十个护院武僧,瞬间把大悲殿前后两道门阻死。”

  刘颜昌眼见那青年必死,暗自心喜,然而,事情忽变,段其坤吐血倒地,不省人亊,他内心恐惧油然而生。心道:“今日之事,成败也成定局,如果,在不收手,恐怕想全身而退是不可能了。”

  于是,他尖声道:“给我退下,不可造次,退下。刚才是段大人与这位少侠的公平比武。你们中间的那-位,能与这位少侠打就站出来,没用的东西。丟人现眼!”

  众侍卫都低下了头。刘颜昌尖笑道:“小兄弟是人不露象呀!咱家喜欢!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少侠能报个名号吗?”

  那青年笑了笑道,刘总管,本人现在还不想报名号,不过我想你用不了多长时间,你自然就会知道了,哦……顺便告诉你一下,你们那些外面的朋友,大概还睡在围墙边,刚下过雨,躺在那里,会生病的,请刘公公一并将他们带走吧!

  刘颜昌听得面色巨变,他有些语无伦次的道:“你干……把他们么样!”

  那青年又笑了笑说:“没怎么样,我觉得也不应该把他们怎么样!因为这里佛袓在的地方,如果把他们怎么样了,佛祖怪罪下来,我……只是让他们先睡一会而已。”

  刘颜昌象-支斗败的公鸡,此时的沮丧无法言表,他只说了几个字:“好,好……”

  他手一挥,殿中的十多名侍卫,抬着段其坤匆匆而去。

  悟道惮师和周知同终于松了口气。

  啊弥陀佛,小施主,救了本寺众僧,老纳感激不尽!施主请告知名号,让老纳……

  青年笑呵呵的道:“‘和尚伯伯’ 咱们是旧识,和尙伯伯只要细想一下,就知道我是谁了。”

  一声和尙伯伯,让悟道惮师又陷入云雾中,听起来有些耳熟,可、、、……

  他正要发问,青年道:“和尚伯伯,过段时日在来拜见,我还有要事先走-步了,

  他说完,将身纵出门外,又在寺里的-棵石柱上-点,就消失不见了。”

  大悟本来想将他挽留住,可还没等他说话,怪异的年轻人就在众目之下消失不見了,

  此时的大悟和尚,象是着了魔似的,自言自语,念道:“和尚伯伯……”

  “‘呀’ 啊弥陀佛……”

  周知同问道:“ 师兄可是想起什么来了?”

  悟道点点头道:“师弟,你今日先在寺里休息一宿,明日持老纳的书信去刘庄一趟。”

  周知同見师兄答非所问,有些不解的看着大悟,大悟知道他想问什么?

  于是笑了笑道:“师弟,并非老纳要与你打哑谜,佛祖说,不可说,不过师弟放心,此行,定可不让你失望,眼下刘颜昌折羽而归。他暫时不会来本寺夺镖了,到是从这里到大宁河金家,还有数百里路途。老纳判断,他是不会善吧干休的。”

  周知同点头道:“师兄所言及是,今日若不是这位小兄弟相助,恐怕连师兄也会被拖累的。唉、……只怪师弟做事轻率了。”

  他们竟然很快就追踪而至,失镖是小,而这五台惮院差点就、……

  大悟道:“师弟不要自责了,佛祖说,人生无长,祸福相倚,我佛慈悲,啊弥陀佛!”

  尹建平出了五台惮院,散去了一身功力,象个平常过路人一样,来到了五台县城,他有些奇怪,大街上的人为什么都盯着他看,而且很好奇的样子,但凡见到他的人,大都三,五成群的指指点点。

  他终于明白了原因,哑然失笑,其实他现在的穿着,不伦不类,就竟是那个朝代的衣服,连他自已也说不清楚。

  进了城,他象刘庄而来,到了刘庄门口,見到了两个门童,他想,自已这身装扮,恐怕会有麻烦,于是他进了-条巷子,他想刚脆从后院的围墙进去。

  来到后院围墙外,他听道了兵器的撞击声,尹建平知道,有可能是刘师兄他们在练武。他将身纵起翻过高高的围墙落在院中,还没站稳。

  只听道:“那里来的狂徙,招打!”

  一件乌黑的物体,闪电般的直扑面门而来,尹建平身体向后,做了个铁板桥,让过了第一支燕子镖。紧接着又有三支燕子镖,成品字行直奔他的前胸天突,关无,膻中,三大要穴而来,尹建平一个燕子翻身又躲过了。三支镖叮叮叮,插进围墙的砖上。象是发镖人知道来人的厉害,三镖过后就在没出手。

  尹建平站起身形,只见三个人纵身向他而来。

  三人落地之后,奇怪的看着眼前这个越墙而入的怪客。

  尹建平看着站在眼前的二个,二,八佳人,和一个虎背熊腰的青年,他此时心情有些激动,他知道,眼前站着的是,小武师兄,蝉儿师姐,还有他朝思梦想的芸儿妹妹,八年了,他日日夜夜都在想念的唯一亲人,芸儿。他在以控制不住,泪水从他英俊的脸颊上流下。

  他伸出双于悲切喊道:“芸儿小妹!我是哥哥啊!”

  笫-个见到越墙而过的人是蝉儿,他见有人越进自家的后院,于是发出了-支燕子镖,没想到被来人轻易躲过,她又发了三支,她想看你怎么过这三支,让她想不到的是,对方竟然用的是师门绝技,燕子翻。她楞住了。因此她就沒出手。然而当她兄妹三人来到他的面前时又是-楞,她们从未见过来人身上穿的衣服,鞋子。这个脸上英俊的小伙子是从那个国度冐出来的。

  这时尹芸芸-声悲呼;平儿哥哥!

  她乳燕般的投向尹建平的怀抱,兄妹俩的哭声,惊动了前院的家人。

  八年了,兄妹俩的相見,就象隔了一个世纪。

  尹芸芸紧紧的抱着尹建平的腰,生怕她哥哥在次从她身边消失似的。

  刘氏兄妹站在旁边流泪。听见哭声从前院赶过来的刘家人也在流泪,人有多少泪,就会有多少情,就会有多少恨……

  “少主人呐 , -声苍老的叫声,把悲切中的兄妹惊动了。尹建平推开了妹妹,含泪的向飞扑过来的哑仆走去。”

  “哑叔”

  “少谷主”

  “哑叔”

  “少谷主,你这些年去了那里,老奴找不到你呀”

  一老-少相拥大哭。

  尹建平从天而降,在次给刘庄,带来了欢声笑语!失踪回年之久的尹建平回来了,他不当带来了欢欣,还带来了希望!

  他在堂上讲述了失踪的经历,还讲到了怎样斗白蛟,及黄毛真人的攻故事,听得众人是又惊又喜。大堂上充满了幸福笑声。特别是,刘蝉,和芸儿,紧偎在尹建平身边。

  最后尹建平从布包里抽出了一把镶着许多宝石的刀。

  走到刘武面前道:“师兄,师弟知道,你和师叔练的是刀法,所以,小师弟没有别的送给师兄,这把用玄铁打造的七星刀,就送给师兄当做見面礼啦!”

  刘正碓摸着胡须哈哈笑道:“小武啊,你福份不浅呀,快收下你师弟的这份厚礼吧。它可是把千年宝物啊,你可以用它除暴安良,帮助你师弟报仇雪恨!”

  接着尹建平如数眾家珍,从布包里又拿出了两把剑,分别送給了刘蝉,和妹妹。包里还有些奇珍异宝。

  刘庄主看着这个未来的掌门师侄,又是惊奇又是高兴。

  当尹建平说到他练成了,红莲教七十二代掌教无崖子的至高无尚的武功时。刘正雄心中暗道:“天吶’ 他真的练全了无崖子留下的神功,完成了祖师爷未完成的心愿。而且还继承了红莲圣教第七十三代圣教主,也就是说眼前的师侄,按门规来说,他才是祖师爷。”

  他暗自发笑,乱喽,全乱套了,这如何是好呢?

继续阅读:第14章:为护镖周知同刘庄求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剑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