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整肃吏治洪太祖发威
柳生居士2016-11-04 09:124,251

  巍峨的应天府皇宫,高高矗立在京城的东南角,一座座凤阁楼阙,青一色的灰砖碧瓦,汉白玉的围拦,青铜宝濎,飞禽走兽,把个明朝皇都点掇得富丽华贵,宫庭侍卫,钉子般的站立,戒备森严。

  旁晚,御花园”冬暖阁”御书房里,黄缎大椅上,明祖皇帝侧身而坐,软椅正面一张巨大的几案,案桌上,摆放着几叠折子,文案朱批用具,中间一个暖妒,烧得正旺,咉红了太祖皇帝苍白的脸庞。

  他看着跪在旁边的几个王子,叹声道:“都起来吧,整天看着你们这些臣子成惶成恐的跪在地上,我看了就心烦!都起来!”

  众王爷和大臣们齐声道:“谢皇上”!

  太祖皇帝向大臣们道:“除了晋王留下,其他的都跪安吧”!

  “谢太祖皇上”!

  众臣王爷说完,依次都退出书房走了。书房里只留下了,晋王一人。

  太祖皇帝喊道:“德明,给王爷赐坐吧?

  一个小太监急忙端了把椅子进来,道: 王爷请坐!

  晋王道:“儿臣谢父王赐坐”!

  太祖皇帝道:“沐王在南疆用兵,朝中国库空虚。福建,广东,广西三省的赋稅,还未送达。战事正紧!而催粮响折子十万火急!你说说,该怎么办?

  “父皇依儿臣乏之见,父皇可下旨意,让广西知府,将赋税换成粮草,军响直接送往云南,这样便可结省一来一往的时间,也减轻了用度花捎”。

  太祖皇帝笑道:“哎,这到是个好办法,那好,朕明晨就让军机处拟旨,按你说的办。”,

  大祖叹声道:“朕从建国二十多年来,逐渐统一了国土,耗费了毕生的精力,最后只剩下前朝余逆,沐将军南征八年,最后胜利只日可待。八年来,朕为了江山一统,建国,民生,吏治,算是费尽心力,如经朕年纪惭高,好多亊也有力不从心了。朕只望,能留下一个国泰民安,没有战火,沒有撕杀,国强民安,一统天下的国家”。

  “可是,正是百业待新,整肃吏治的时候。可有些人却辜负了朕的一遍好心,非要把朝廷国家弄乱,弄倒他们心里才舒畅。老三,你知道朕所苦心吗”?

  晋王道:“儿臣知道父皇的苦心,儿臣也遵从父皇的旨意办事,但在吏治上,却阻力重重,举步为艰。”

  大祖皇帝道:“ 我知道你的难处,嗷,对了半个月前,朕在避暑山庄的时候,刚听你谈到一件事的时候,被朝中军机处的臣打断了。你那老丈人身体怎么样?

  “回禀父皇,岳父也经好了”。

  太祖吃惊道:“哦……。不是说起不了床了吗”?

  晋王道:“是的,之前曾经卧床半年有余,可儿臣下去的时候,太医以确定,沒办法治愈了。可不到几天的功夫,遇到了一个神医,不到一柱香的功夫,治愈了岳父的腿疾,而且可以下床走动了”。

  太祖笑道:“哦,天底下还有这样医道高明的华佗在世,”?

  晋王道:“这是真的,而且儿臣当时就坐在一旁,亲眼所见”。

  太祖皇帝笑道:“呵呵,真是个奇人奇事,这个神医是个什么样子的人”?

  晋王笑道:“父皇,说起这个人,大概父亲在他小时候,就在儿臣的家里见过

  那时,他大概有七,八岁的样子,很可爱,府里的下人都叫他”小书僮”!

  太祖皇帝大吃一惊,道:“你说什么?他是尹道元的儿子,他还活着”?

  晋王道:“是,父皇,他真是尹道元的儿子,不当他还活着,他的妹妹也活着,岳父的腿疾就是他给治好的”。

  太祖皇帝过了一会道:“这么说,尹道元的遗孤被一个异人所救,是真有其事了,那也就是说,有人从中搞鬼,暗中杀人灭口的亊情是真的了?

  晋王也吃惊,他心道: 原来父皇也早有察觉,并且似乎还得到了消息。

  太祖皇帝看着晋王凝眸道:“呵呵,你父皇也不是未卜先知的圣人。嗷,对了,你去柜里找找,朕记得,就在原吏部仕郎周知健,出事的前半个月,给朕上奏了一个折子,朕还保留着吶,嗯好像就在那柜子里。”

  晋王起身走到书柜旁,打开了柜橱,从里拿出了周知健的折子。

  太祖道:“ 对,对就是那个折子,你看看吧”!

  晋王打开折子看了一会,脸上渐渐凝重了起来。他合上折子,将它放回了柜里,坐了下来。

  过了一会道:“父皇,这么说,吏部李玉春南下靖江,其中还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太祖皇帝冷笑道:“说尹道元一家在靖江被强盗抢劫杀了,这话你信吗?靖江曾经是尹道元在那里治理了六年的故土,朕去过,那里的明风沌扑,民众安居乐业,路不失遗,夜不闭户”。

  “当地的村民把尹道元称之为尹青天。倍受当地百姓的爱戴,而尹道元是回自已的故里,怎么会就在离靖江城的自家门口被杀了呢”?

  “老三,这里肯定有问题,朕在想,是有人向朕撒于个弥天大谎,”他们到底想掩盖什么,是什么天大的事值得他们用尹道元一家的性命?事情不简单啊?他们如此的胆大妄为,是谁在背后为他们撑腰”?

  晋王站起身来,向太祖皇帝跪下道:“父皇,儿臣有罪!

  太祖道:“你有什么罪?好好!父皇怒你无罪,不管你之前隐瞒了什么,或者你想说什么。是对,或是错,朕及不怪罪你,起来说吧”!

  晋王道:“儿臣,谢父皇!

  太祖皇帝转身道:“德明”,

  小太监急忙跑过来道:“ 皇上”

  “你们统统都给朕退下去,没有朕的旨意,谁也不准进来”!

  小太监道:“奴才遵旨!你们听好了,都退出冬暖阁,没有旨意,不得靠近半步”!

  侍卫都撤走了,书房里只有皇帝和晋王俩人。

  太祖皇帝笑笑道:“你可以说了”!

  晋王叹声道:“父皇,据儿臣半年多的明查暗访。

  中枢仕郎,尹道元是因为知情原晋江盐司陈诗敏查处前仼盐道: 陈玉堂上下勾结贪墨盐司赋税二千七百多万两所造成的”。

  “他曾接到了陈诗敏生前,查处陈玉堂贪墨案的全部资料副本,是陈诗敏让管家冐死逃到京城交给尹大人。目的是想,通过尹大人转交给父皇,当时父皇正在避暑山庄调养,所以,尹大人一直沒机会面呈皇上”。

  “沒过几天之后,陈诗敏的老管家也被抓获,又莫名其妙的死于牢中,就在那老管家死后不久,有人暗中潜入尹大人的府抵,查找管家生前托负的证据沒找到,最留下一封恐劾书,说,如果在五日内不交出锦合,必杀全家瞒门。

  “尹大人自知斗不过他们,才向父皇辞职隐退,父皇恩准之后,尹大人暗中将那锦合连同自已查证的资料放进锦合里,就在他居家南迁的头天晚上,将锦合交给了吏部仕郎周知健。沒想到在距靖江城的时候遭到灭门”。

  “四年后又是吏部仕郎周知健一家一十三口被活活烧死在家中。万幸的是,在事发前走脱了周知健的大女儿,她带着遗书,到了他堂叔龙虎镖局”。

  “三个月前,龙虎镖局的人与岳父联系上,想把锦合交给岳父,在由岳父找机会转交儿臣”。

  “所以,儿臣这趟去送王妃去大宁河省亲是假,真正目的是,去接收那锦合”。

  接着晋王将龙虎镖局押镖到大宁河的过程讲了一遍,并把尹建平被救,在五台忘忧谷,拜师学艺八年,出山后在五台寺惮院,正好遇到刘颜昌把龙虎镖局的押镖队伍围困在五台惮院中企图夺镖,尹建平出手将段其坤打成重伤,后又把刘颜昌在清风客栈,纠集东厂精英击杀夺镖失败的事告诉了太祖皇帝。

  太祖皇帝叹声道:“ 天佑尹家有后啊”!

  晋王道:“几臣大宁河,接到锦合,便带着锦合,一路由尹建平护送,到了桐城又遇东厂侍卫纠集官兵追杀飞虎门冷大山,并拟以乱党罪名,将其妻儿老母抓进大牢之亊,又说了一遍”。

  最后说道:“ 父皇,儿臣为了查清背后那支黑手,找到当年靖江杀人真像,儿臣把白虎令牌交给尹道元的儿子尹建平。父皇请怒儿臣,未经父皇准许,就将白虎令私授外人之罪”!

  太祖皇帝静静的听完了晋王的奏报,他并没有提白虎令的事,而是把话题转到了另一方面。

  太祖皇帝沉声问道:“老三,这么说,你以经拿到锦合里的东西,并知道谁是幕后的那支黑手了。

  晋王点了点头。并未说话。

  太祖皇帝长长的叹了口气道:“真是触目惊心,二千多万两真金白银的背后,确是用朕的肱股之臣的白骨堆起来的”。

  “他们处心积虑,胆大包天竟然到了这个地步,先后十年间,竟然毫无顾虑,杀戮了朕的大臣,朕是个昏君呐”!

  太祖皇帝愤怒到了绝点。他站起身来时,一个踉跄,吓得晋王急忙上前扶住,太祖丟开了晋王的手。大喊道:“不要扶朕”!

  他步履蹒跚的在书房內,无目标的走来走去,最后,他停在了窗前,用颤抖双手扶住窗檐,喘着粗气。

  晋王道:“父皇,你可要保重龙体呀!父皇”!

  晋王跪下了。

  太祖皇帝仰头道:“保重龙体,保重龙体,看看,他们一个个的。平日里好话说尽,背地里却坏争事做绝”!

  “朕还不大相信,这么多的臣子,却在十年间,一个个相继的被杀的被杀,被烧死的,自溢死的,都与他们没有多大的关系”。

  “ 如今看来, 是朕错了,错了呀!朕就是死,也无法面对那些忠良冤魂,朕从此要背上暴君,昏君的罪名了, 并且后人们会世世代代戳朕的脊梁骨。”!

  他内心里的痛苦,愤怒!让他扶在窗上,嘴里不停的喘着粗气。

  不知过了多久,太祖皇帝稍稍平静了下来,他又回到坐椅上,坐了下来,叹声道:“老三,你实话告诉朕,这起连环贪墨杀人案,他会不会迁连进来”?

  晋王低头想了想道:“ 父皇据儿臣推断,大哥他,似呼还不可能敢插手其间。太祖皇帝道:“朕要的不是推测,判断?你明白吗?”

  晋王道:“儿臣明白,嗷,对了,在尹大人留下的折子中,还提到了一桩骇人听闻的案子”。

  太祖皇帝道:“什么案子”?

  晋王道:“父皇可记得,十年前,太师在洛阳圈地,因双方土地补偿较少,发生了诫斗,沒几天,一个屯二百人口的男女老幼确毒死,和杀害!那起案子,是吏部仕郎李玉春插处的。尹大人一家被灭口,大概以这起案子有很大的关系吧?

  太祖皇帝不解的问道:“洛阳那桩杀人圈地案子,又怎么和一个中枢仕郎吵上关系呢?

  晋王道: 父皇不记得啦?尹大人在调仼靖江知府前,曾在洛阳做边三年的知洲啊?

  太祖皇帝大悟道:“老三,你不会是想告诉朕,那个屯还有活着的知情人”?

  晋王道:“如果沒有知情人找到尹大人,尹大人又怎么会知道,洛阳圈地案”?

  太祖皇帝一拍几案,愤怒的道:“查,老三,不要顾忌,朕给你御旨,还有,那个叫尹什么”!

  晋王道: “叫尹建平!”

  “对,尹建平,你都敢把掌握各省官员命运的白虎令牌,给了他,说明老三相信他。朕不会怪罪于你。朕明日早朝之后,在给各省下一道明诏,让他代天巡视,有先斩后奏之权,你可给他发个抵报,告诉他,如果,中途那个敢阻止办案,杀无敕!

  太祖皇帝又道:“一查到底,不论迁连到什么人,你按大明律法,严办。啍啍!如果案子查到”他”的头上。我就把他给废除。让他一辈子只能做个庶人”。

继续阅读:第30章:报血仇小侠怒斩七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剑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