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报血仇小侠怒斩七狼
柳生居士2017-10-27 12:225,563

  尹建平在杨家集用完晚饭后,因时间紧迫,不能在宜洲逗留,并决定趁月色赶路,争取在子时赶到宜昌。于是告别了宜洲丐帮分坛马坛主,翻云掌刘应坤安排好家小,也跟着上路了。

  一行八人八骑三个时辰后,便顺利到达了宜昌县城。城门早以关闭,众人下得马来,洪金宝正要上前敲门,突然,城门內走出几个叫花了,其中一个五旬老者。身上挂着六个袋子,他手拿一根打狗棍。

  他走进前来道:“来者可是,少令主一行”?

  尹建平道:“正是我等”

  老叫花道:“ 宜阳分舵丘宏山率分坛管事。拜见少令主”!

  尹建平道:“哎呀!丘老舵主请不要多礼”!

  丘舵主道:“少令主和众位侠士辛苦了,先进城吧,分舵以安排好一切,少令主,各位,请随我来”!

  紧随着丘舵主来到城里,进了一家,叫“客来居”饭店。店里的伙记急忙安排夜宵。

  香儿拍着小腿有些无奈的道:“哎呀!平儿哥哥!香儿好累呀”!

  尹建平心中一动,是啊,自己也太大意了,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跟着自己连夜赶了数个时辰的路,既便是大人都吃不消。何况香儿还是个孩子!

  他温和的道:香儿,是大哥哥不好!大哥哥只顾赶路,把小妹都忘了,以后大哥不会了,来先坐下吃点宵夜,在去睡觉啊”!宵夜未吃了,香儿就趴在桌边睡去了,洪金宝脱下锦袍盖在身上。”

  天王星道:“还真难为她了,她还是个孩子”!

  尹建平笑了笑道:是啊!我自顾赶路,到把这小精灵给忘了。是我疏忽大意”。

  洪金宝叹声道:“公子,为了咱兄弟的事!让大家跟着吃苦受累,实在是过意不去”!

  天孤星笑道:兄弟这是什么话呢!自古道,士为知已者死,更何况咱们都是肝胆相照的弟兄”!

  天煞星道:“是啊,洪哥!咱以后可不说这些话啦!在说了,咱们兄弟从今往后,可是效力于少令主鞍前马后”。

  尹建平笑道:“大家都累了,吃完就赶紧休息去吧,不用在这里陪着我耗下去!我还和丘舵主有几句话要说”。

  洪金宝道:“那香儿她”。

  尹建平道:你们先去吧!让如先趴一下。等会我送她去睡”!

  众人走了之后。尹建平道:“丘舵主,我有一事想请问你,这几天可有什么人,比如说朝廷官差,或者是侍卫,和江湖刀客从宜阳路过”!丘舵主道:“有,昨天中午过去的,好像是往平阳方向去的。下属来报告说, 好像还有大漠七狼也在其中”。

  尹建平沉思了一会道:“大漠七狼。沒听说过,嗷,对了,丘舵主是接到宜洲分坛马坛主消息吧”?

  丘舵主道:“老叫花一个时辰前,接到了宜洲分舵马坛主的飞鸽传书得知,少令主一行,要路过宜阳,老叫花恭候多时了”!

  尹建平道:“呵呵,有劳老舵主亲自迎候,晚辈实在是不敢当,老舵主辛苦了”!

  丘舵主呵呵笑道:“少谷主可不以这样称呼,老叫花为前辈!这可要让老叫花折寿的,说起来,我们都要叫少令主师叔呢?如果让朱老帮主知道:在少令主面前,我等与前辈自居,呵呵,老帮主怪眼一瞪,他的打狗棒下,可不好受的哟”!

  尹建平笑道:“我那帮主老哥哥可好”!

  丘舵主道:“嗨哟!可精神着吶!二个月前才从这里回总坛,他可是把少令主夸得像神仙似的。早就想着要见少令主呐。 嗷,少令主还有没有其它事情要说的?”

  尹建平道:“沒有了,丘舵主如果沒其它事,就回去息着吧!对啦!请丘舵主飞鸽传书,知会一下洛阳分坛,让他们密切注意洛阳的东厂那帮侍卫的行动,就行了,明日丘舵主就不要过来了!我们一早还赶路到洛阳呢”。

  丘舵主起身道:“那行!老叫花就此告辞”!

  丘舵主走后,尹建平抱起香儿上得楼来!将她放在床上,为她脱下靴子,盖好被子。香儿仍就睡得很香,尹建平看着她,不由得想起了妺妹!八年前,父母全家惨死的风雪之夜,在破道观里,因为天气太冷,兄妹俩相拥在火塘边,妺妹哭得累了,便倒在他的怀里沉沉睡去。上天就是那么残酷,不当把自己的亲人一个个的夺走,兄妹俩从人间天堂里,锦衣玉食的生活中,却瞬间跌入万丈深渊。

  残酷的现实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人不能沒有力量和果敢,便不能没有信仰和胆魄!如果一生只活在懦弱与胆怯中,便会成为别人的奴隶,仼人摆布。只有自己自身强大了,才能做自己的人。八年来,就是这种力量支撑着他。

  他回到了自己的房中,倒了一怀茶,端着茶来到窗前。但见天际边一钩新月,惨淡地将光洒落下来,给浑浊的大地抹上一层水银似的幽光。

  他叹声呤道:

  推剑枕眉怅晓月 扶拦吴钩冷寒冰。

  惟有耿耿对永夜 犹如难揾泪红巾!

  他睡意全无,趴在窗拦上,仰看着在云中穿梭的月亮,进入了沉思。忽然,俩个黑影从对面所屋脊上快速的越动着,轻功似是不弱。

  尹建平心想这夜深人静的,还有夜行之人,他决是跟上去看看,于是,他吹灭了灯火,把袍子往腰间一别,纵身穿出窗子,脚尖在窗外台上一点,箭似的落在对面的屋脊上,闪电般的尾随俩个夜行人而去。近处一看,俩个黑衣蒙面人肩上扛着麻袋,里面装着似乎是人。俩人轻功确是不一般,肩上各自扛着一个人,起落间,脚尖点在瓦上,仍然很轻。

  尹建平心想,夜深人静,此俩人只怕干不出什么好亊来,他决定跟着他们,看看是什么人,俩人虽然轻功堪称上程,但他们沒有发现背后有人跟着。俩人穿房过宅,半柱香的功夫,便来到了一座大院屋脊上,他们停了下来。稍息了口气,又背起麻袋,纵身而下,落到院子里。尹建平也随之飘落在一处花台后面。

  屋内有灯光,窗户半开,尹建平靠了上去,往窗内看去,只屋内六七个黑衣大汉,正在屋內喝酒吃肉。

  其中一个人道:“老五,老七,她娘的酒沒喝完,上那里弄来俩个货色”?

  那黑衣人道:“三哥!我和老七日间看到俩个大户人家的绝色佳人,今晚弄来给哥几个尝个鲜。”

  又有一人道:“你他娘的老五,老七,这么多年了,仍就恶习难改,一天到晚只想着玩女人,今晚又去绑人家的姑娘”。

  “玩女人不反对,到妓院去啊?你忘了宫中侍卫的规矩了,若是被刘公公知道,恐怕你俩不死也得脱层皮”。

  那老五道:“嗨嗨!这些小事,只要哥几个不说。刘公公又会怎么知道!在宫里呆久了,夜城妓院里的那些货色,兄弟我是早就玩腻了不是”。

  那人道:“啍啍,玩腻了,你们俩迟早要出事”!

  另一个道:算了,大哥,何必为这点小事情,生那么大的气”!那老大道:生气,啍,我看是他们俩个不争气,在这样下去,咱们哥几个,只怕宫里都难呆下去”。

  听道这里,尹建平明白了,这屋中的七人,是东厂刘颜昌的手下,可是,据丐帮的丘舵主说,他们昨天到的宜阳,按理说,他们早该到洛阳了,却为什么这里还留下七人,这七人留在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正在此时,另一个黑衣人又说:“大哥,你又不是不知道老五,老七的徳性。别的不好,就好这一口”。

  那老七道:“咱们大漠七狼,自从八前投在朝廷东厂刘颜昌的麾下,除了那次配合飞虎门在靖江,干了那一票之后,就一直呆在京城里没出来过。这次,好不容易出趟肥差,且能放过这次机会,嗨嗨,四哥!七弟看来四哥今晚收获一定不小呵”?

  那老四道:“收获个屁呀!妈的,那守财奴是要钱不要命的主,怎么逼他都不肯说出银子藏在那里,逼急了老子就給他一拳,沒想到,那老小子不经打,死啦!妈的真秽气。这不,只弄了这几百俩银子”。

  老大气哼哼的道:“你们这帮孙子,一个个的,老五老七早晚要死在女人身上,你老四也好不到那里去,贪得无厌,早晚也会被黄白之物压死”。

  哎哟!二哥!你难道忘啦!咱哥几个过去在大漠里,大碗喝酒,大称称金,那时候,过得无居无束!自由自在,如今可到好了。找了个被整天管束的婆家。

  老四说完无奈的摇了摇头,端起桌上的酒一饮而尽放下杯子道:算了,不说了,咱要去睡啦!

  他刚要走,却被老七拦住了。

  老七笑着道:“四哥,你先别走,你这一走,那我和五哥就白忙啦!兄弟们现在是有今朝,没明天的,咱哥俩弄来俩个绝色货,一齐乐呵乐呵!

  正在此时,从外面传来一种飘渺的声音道:“大漠七狼,昔日声名狼藉于江湖,没想到藏身朝廷东厂,如此看来,东厂竟成了藏污纳垢的地方,今当是恶贯满盈的时候了。出来受死。

  众人大吃一惊,这声音从四面八方传进屋内,七狼听不出是从什么地方传出来的。抜出兵刃,惊恐的四下张望。

  老大道:“ 你是谁?藏头露尾的,有种你出来”。

  “哈哈哈!你听清了!本座就在外面相候。是本座让你们出来受死”!

  又是一阵飘渺的笑声,大漠七狼小心意意的走出房门,四下张望,不见人影。 七狼中的老大,又大声喊道:“ 阁下是谁,请出来吧,别装神弄鬼的吓人”。

  此时,只听得又是几声阴冷的笑声道:“你是七狼中的老大吧”?

  大漠七狼的老大道:“不错,在下七狼中排行老大,叫”古尔吉太。你是谁,请现身说话”?

  又是一阵冷笑过后,只听得:“本座就在你们眼前,你们竟然看不见本座,都说大漠七狼,昔日在大漠中横行凶残,杀人越货,恶迹江湖,今晚这里就是你们的葬身之所”。

  老大道:“ 你道底是谁!有种的出来”!

  话刚说完,只感到后劲有股冷风吹来,背膀被拍了一下,吓得他急忙转身,可除了身后距他几歩远的六个兄弟外,什么人也没有。

  他浑身毛骨悚然的问道:“你…… 你是人是鬼”?

  终于他看见了,其它几个兄弟都看见,一个银衣年青人,他就是尹建平,此刻就站在花台花辦上,不,离花辩还有一点距离,一动不动,七狼倒吸了口凉会,天呐!他是人还是鬼!如果是人,这也太悬了,这世间上那有这种轻功,能悬空站立在花辦上,而且如果是鬼,不,世间上那里有鬼,这只是个传说而已!

  七狼老大道:“阁下刚才不是说,让兄弟们出来受死吗”?怎么还不动手”?

  尹建平冷笑道:“哼哼,本座若杀你们,以不会让你们活到现在。本座想在你们大漠七死前,问你们几个问题,在让你们死个痛快”?

  七狼老大哈哈笑道:“嗷,是吗?阁下想问什么问题”?

  尹建平道:“八年前靖江古坪口浅道上,杀死了尹家四十余口人,东厂除了你们七狼,还有谁叁予了那场屠杀”?

  七狼老大内心一震,他看着尹建平问道:“你到底是谁?你怎么知道八年前靖江古坪口的事”?

  尹建平冷啍道:“我是谁你们在死前,自然知道, 不过,现在是本座在问你?回答我的话”?

  尹建平声音并不大,在七狼听来却像针刺般的扎在耳朵里,声音冷得透骨,让人不寒而凜。

  七狼老大冷笑道:“叁予那晚靖江古坪口屠杀的人,多了去了,有飞虎门天地九杀,还有我们东厂侍卫”。

  “谁领的头”?

  七狼老大道:“这……”

  尹建平恨声的道:“我问你,谁带的头”?

  尹建平说话的声音中注入了内力,震得七狼脑袋嗡嗡作响。

  七狼老大道:“有……东厂大内总管刘颜昌,指揮,都统段其昆大人和飞虎门副门主鬼影子宋城负责实施。”

  尹建平明白的点了点头,又问道:“鬼影子宋城,是不是刘颜昌的人”?

  七狼老大道:“我不知道:因为我们七狼,在东厂侍卫杀里,只不过是几个小卒而己,事关机密中的事情我们又怎能知道。 不过看似刘总管对他很敬重,有人说,他是当年太师按插进去的人,但我们也不太清楚”。

  尹建平点了点头道:“喔,我的话问完了!现在本座告诉你们,我是谁,你们知道八年前屠杀尹氏一门时,有人暗中把一对兄妹藏在大车下面,后来被救走的人是谁吗?”。

  七狼大吃一惊,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一步。尹建平飘下花台,向他们逼进了几步,一股煞气从他的身上逼出,院子里的枯叶随着气流飞了起来,正在此时,又从屋脊上飞升下来四个人。他们落在了尹建平的身后。

  七狼中有人惊喊道:“天王四星”

  天王四星高天文道: “少令主,让在下来打发他们”。

  尹建平沉声道:“不,他们是昔日叁予靖江,古坪口杀我全家四十余口的凶手。我亲自动手,让他们血债血偿”。

  尹建平缓缓的逼进七狼,煞气在次强大起来,飞沙走石,七狼此时才真正体会到什么是高手,七人被强劲的煞气逼到了屋檐下,他们感到了死亡的恐惧。尹建平从怀中拿出了那把”星芒剑”。这是他从出山一直都末用过的剑。

  天王四星也只是在郑家村码头见过一次,那次是用来救水上飞洪金宝。尹建平为何对七狼用上这把剑?

  尹建平站住了,他把握短剑的手缓缓的举起来,沉声道:“你们知道,这把短剑叫什么名字!它叫”星芒剑”后人称它叫”九叶飞星剑”。

  他拔出短剑,用短剑指着七狼说:“让你们七个败类,死在它的剑下,是你们的荣幸”。

  七狼惊恐万分的戒备。

  话音刚落,忽见那把短剑放出一道红色的光芒,一把半尺长的短剑怱然,暴长了五尺左右,那闪烁的光芒中荡出了九颗星星,煞气在次从剑芒中湧出,瞬间,整个院子充满着死亡的恐惧,尹建平犹如天神,全身上下透出一层黄色的光芒,他此时也到了人剑合一的境界。渐渐的双脚离开了地面”。

  天煞星高怀全轻声呼道:“呀,这是什么武功,闻所未闻”。

  天王星道:“也许,少令主另有奇遇,以他现在的武学境界,只怕既便就是少令主的恩师,恐怕也难敌,那日在郑家码头,和我们打賭论输赢,只怕对少令主而言,只是个儿戏吧了。现在看来,这才是他真正的武功”。

  天启星惊呼道:“快看,少令主发动功击了”。

  “剑荡群魔”随着喊声,尹建平拔地而起,在悬空中星芒剑挽出了七朵剑花,向大漠七狼的头顶飞去。

  “驭剑术”

  天王四星同时喊出了一句。

  天王星叹声道:这才是真正的“驭剑术”。

  煞气渐渐消失了,满天飞舞的枯叶,落在地上,月光惨谈。大漠七狼,连还手的机会都沒有,握在手中的刀剑,一折两断,七具无头尸体,从劲中喷泉似的的鲜血,染红了草,尸体七零八落,就静静的趟在地上,头却滾落到一边。

  天王四星总算是回过神来了,在看尹建平,浑身的金色光芒,渐渐散去。

  尹建平把星芒剑插回剑鞘,一切归为寂静。

继续阅读:第31章:下山口救妇儒施辣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剑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