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柳子和病愈说往事
柳生居士2016-11-04 09:104,794

  众人回头时,但见得柳子和在柳娟与柳祥的搀扶下来到了酒楼门口,看上去基本痊愈,只是因卧床半年之久,身体有些虚弱。

  众人站起身来。

  尹建平呵呵笑道:“柳叔你怎么下床啦,你应该在卧床调养一阵子,香儿她为你买来两支人叁,正在炖汤呢”。

  柳子和高兴道:“少令主,千万不能在叫子和为叔了,令师是子和的师叔祖,这样叫,一来乱了辈份,二来若是师傅怪罪下来,子和消受不起,在少令主面前,子和只是痴长几岁。如果,少令主不弃,叫一声大哥,我也知足了”。

  香儿急忙搬了把椅子,让柳子和坐下。

  柳祥道:“呵呵,沒想道,平儿几年间不见,一下子长了辈份了,这可道好,我和娟子都要叫平儿师叔了”。

  众人一阵欢笑。

  柳子和认真的道:“你们有所不知啊,少令主的恩师,与在下的师祖爷是过命兄弟,就连我师傅都叫平儿师傅为师叔。江湖中的辈分乱不得,你们俩一个是我的女儿,一个是女婿。你们说,你们该叫平儿什么?”

  尹建平笑道:“柳叔又何必那么认真呢,我与你们认识于前,拜师于后,依我看,我们还是与叔侄相称吧”!

  “绝对不行”少令主,我柳子和属武当一脉相传,不要说你和师叔祖二代与我们有恩,重要的是师叔祖已是武当前辈祖师爷的记名弟子,因此,残剑门,和武当有着较深的渊源,就凭这个,我们也不能乱了规矩。

  柳子和道出了残剑门与武当的关系之后。

  柳祥对娟子笑着道:“媳妇,看来咱们俩的大哥哥,大姐姐也做不成啦!唉~,算喽!咱爹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来,娟子媳妇,咱们俩正试拜见小师叔吧!

  柳祥说着正要拉着柳娟给尹建平下跪。

  尹建平急忙阻拦道:“样子哥,娟子姐,请不要折煞小弟行吗”?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哑仆冬国雄道:“平儿,子和说的是真的,残剑门与武当确实是有着及深的渊源。你是老主人的关门弟子,又是残剑门的掌门令主。这层关系,是不容改变的”。

  柳子和一拍椅子道:“这就对啦,国雄大哥说的沒错”。

  郑五笑道:“如果这样说的话,连我郑五,都得叫少令主为师叔呢”!

  香儿捂嘴笑道:“那这么说来,我香儿以成你们的长辈啦!好玩”!

  哑仆笑道:“看看,我们这位小姑奶奶,可真会顺扞扒呀。连你爷爷刘老爷子都叫平儿小兄弟。就你会道高一尺”。

  众人又是一阵开心的笑。

  香儿冲哑仆做了个鬼脸道:“不跟你们玩啦,走娟子姐姐,平儿哥哥拿了几百两银子给我,让你们先把酒楼开起来,我们去制办用具吧”!

  说完拉着娟子和柳祥走了。

  柳子和惊讶的道:“这么说香儿可真是刘超,刘大哥亲生女儿”?

  哑仆点点头道:“是啊,唉……可惜的是,刘超夫妇在她只有四岁的时候,进了大漠,从此一去不返,生不见人,死不见尸。香儿从小由刘老爷子扶养长大。为了香儿,刘老爷子也只能回到了大宁河王家。六岁时祖孙俩先后七次进大漠,寻找香儿的父母。最终刘超夫妇仍然踪影全无”。

  柳子和道:“唉…,昔日的享誉江湖的”擎天一剑”的刘大侠,可惜犹如昙花一现。可苦了刘老爷子,和香儿了,哎!国雄大哥,香儿的母亲杨钰莹,听说是恒山派,紫衣神尼的弟子吗?”。

  冬国雄道:“是的,但香儿的母亲杨钰莹,可是大漠一品堂堂主杨震的亲生女儿。一品堂帮乱时,杨钰莹才十一岁时被紫衣神尼带到了恒山。唉~这段公案,这怕只有少数的几个知情者了”。

  尹建平道:哑叔所说的知情者,除了紫衣神尼之外,还有谁”?

  柳子和笑道:“呵呵,看来平儿侠心又动了”。

  冬国雄道:这段公案,除了紫衣神尼,还有金刀王老令公,其次就是老主人,和香儿的爷爷了,呵呵,我也是听老主人和刘老爷子提起过”。

  尹建平陷入了沉思,过了一会,他仰起头道:“看来等我们这亊了结之后,我得为香儿进大漠一趟了”。

  柳子和笑道:“由少令主亲自出马,我想定会查出香儿父母失踪的真像,不过,如果少令主要做,首先去找金刀王老令公了解,之后就是紫衣神尼了,还有师叔祖,大概也多少知道一些情况,哎,平儿,有件事情我一直未想明白。师叔祖他除了一身出神入化的功夫外,对医道歧黄之术…”。

  冬国雄笑道:“呵呵,子和,这亊用不着少谷主说,我来告诉你是怎么回亊吧!”,

  他把尹建平误入神坛,斩白蛟,食服内丹,奇遇的事说了一遍。听得众人伸舌惊奇。

  柳子和惊叹道:“这么说,江湖传闻中的神泉一事,并非有假,而是真的了,想不到平儿小只弟德厚天人。福缘广大,真是了不起,不当练成了一身超凡的神功,歧黄之术如扁鹊在世”。

  他叹声道:“唉…我原想此生在无生存希望,只能卧床等死,沒想到,到头来是平儿救了我”。

  冬国雄道:“是啊,佛家讲的,这叫因果关系,有因必有果,当年子和的侠义之举,八年后得到报偿,若不是有八年前那段往事,那有今日的因果,正如老奴,当年中毒甚深,幸免老主人将毒逼出,但却是得了哑疾,有口难言二十年。未曾想,少谷主一出山,便医好了老奴的哑疾,这不是佛家所说的因果报运吗?”

  尹建平道:“呵呵,哑叔的哑疾,也是机缘巧合,到是柳叔的毒,是不是中了秦家的 三阴蜈蚣爪之毒”?

  柳子和笑了笑道:“平儿真是学究天人,一口就能道出我所中的是秦家的三阴蜈蚣爪。着实让我等佩服”。

  尹建平道:“曾在神坛里,无意间获得辈异人的医学宝典学到的,不过,柳叔,请怒小侄放亊,秦家祖传的三阴蜈蚣爪,一般从不轻意使用,若不是非江湖大恶之人。既使是无意用之,秦家也会施予解药”。

  柳子和点头道:“平儿有所不知,我的确是中了秦家的毒,但这件意与秦家扯不上任何干系”。

  尹建平凝望着柳子和问道:“那是什么原顾呢”?

  柳子和苦苦的笑了笑说:这话要从二十年前说起了,那时,我刚出师门,和师弟到江北老家,江怀县,住在城里的一家客栈时,听说江怀城近日来闹采花大盗的事情,县衙出动了多少捕快官兵,死伤了几人,都未能将他擒获。因为,我等刚出江湖,又血气方刚,一听到此事,就义愤填膺。于是,便想出头,想擒获采花大盗。经多方打探时发现,此人每逄月圆之夜,就会出来作案,他专挑,大户人家,或是书香门弟的千斤大小姐,小到十二,三岁,他也不放过,奸淫之后,便将其藏在一个秘密之所,供他玩弄,玩膩之后将其杀死。弃之荒野”。

  柳子和似乎进入了时的情景,他幽声道:“那日夜子时分,我和师弟段兴荣苦苦守候了半个多月的晚上,终于等到了他的出现,他刚劫持了当地一个商户的女儿,我和段师弟拦住了他,沒想到,此人不当轻功了得,身上的内外功夫也很强,我与师弟联手,打了上百招,才将其制服。

  正好城中的捕快闻声赶来,将他绑送官府,不料此人奸滑,又在半道上逃走了。

  “我和师弟又暗中查寻,一个多月后,终于被我们发现他藏身所。原来此人有个堂叔,在为一个当官在外的看院子,他就住在那里,于是,我与师弟直接找到他。交手了二个多时辰,段师弟腿上受了剑伤,我才将其杀了”。

  说到这里,柳子和脸却阴暗了下来,他长长叹了一声道:“沒想到,初出江湖的我,却为师门惹下祸端。原来被我杀死的人叫程风驰,是苍洲神枪派韦一笑,大弟子程风雄的亲弟弟。因此,韦一笑不管是非曲直,亲上武当向恩师逼问,扬言若是不交出我,武当从此永无宁日”。

  “程风雄多次上山,把武当闹得乌烟瘴气,还伤了门下几个师弟。连师傅都无法保护我,直到师叔祖出面才将此亊平息了。心灰意冷,我回到了武阳老家,不久便与娟子的母亲结婚了。本想过上一阵安静的日子”。

  “唉,那程风雄仍然不忘杀弟仇恨,又带人找到了武阳,苦苦追杀于我,那时夫人身怀六甲,随我亡命江湖,娟子早产之后,夫人也相继去世,我带来娟子藏匿到了靖江。开了这家酒楼,原想,事过二十年了,所有的恩怨也了。所以,趁着娟子和柳祥新婚,带他们夫妻俩回老家祭祖”。

  “俗话说,还真冤家路窄。在回靖江的路上,又被程风雄半道追杀。我为掩护柳祥娟子逃离,引开了程风雄,突围时中了神枪派秦家弟子的三阴蜈蚣毒爪。若不是陈五兄弟,我恐怕活不到今日了”。

  尹建平啍声道:“啍啍,道理占在你这一边,他神枪派断然不顾我恩师的调解,说不得只有我亲自找上门,为柳叔了結此恩怨了”。

  冬国雄道:“是啊,此事不能在一在二的拖下去,少谷主出面,了结此事应当沒问题”。

  柳子和道:“如此多谢少谷主啦”!

  尹建平笑道:“柳叔看你说的。一家人不说俩家话,何况我们是站在正义的一边。

  正在说话间,香儿高兴的跑进来道:“平儿哥哥!洪五哥他们到啦”!

  冷大山,郑五俩人一声惊呼,啊,大哥他们来啦!急忙起身风似的跑出酒楼。

  尹建平站起身来,对柳子和道:柳掌柜的,看来从今日起柳纪饭店又开业大吉啦!我刚才让香儿,拿五佰俩银票,给娟子,让他们请几个人来,从新把酒楼装修一下,还是将酒楼开起来吧,不然我等要饿肚子喽!走,去接接天地九杀兄弟们”。

  七人七骑在柳纪酒楼下马,此时的九杀和八年前相比,少了江湖中人的豪气,却是多于些成年人的稳重。天地九杀哥儿个故地相聚,不免有些兴奋,从含泪拥抱中不难看出,昔日的感情是多么的深厚。

  九人一阵亲热之后,九杀中的老大顾东平才发现,在酒楼的大门口站立着几个人,他们大多面含笑意,看着哥几个离别之后的亲热,分享着久别重逢之后的喜悦。

  顾东平除了站立在众人身后的天王四星之外,其它的一个也不认识。洪金宝在九兄弟中,是个直性,皮气粗野的汉子。虽然历经了八年隐居生活,但仍然改变不了,他那生性豪放不羁的性格。

  他首先看见了天王四星立在酒楼门口,最后是尹建平和香儿,另外几人他也不认识。

  洪金宝大步来到门口,抱挙道:“让少令主恩公久候了,实在担当不起”。

  尹建平微笑的道:“沒关系五哥,一路辛苦了”!

  洪金宝郎声道:“大哥,三哥,七弟,这位就是少令主,我的恩公,尹建平”。

  沒想到,洪金宝话才刚说完,其余八位兄弟却撩袍跪下,洪宝楞了楞,也二话沒说也跟着跪了下来,忽如其来,尹建平也沒法阻拦”。

  老大顾东平道:“天地九杀兄弟拜见少令主,蒙少令主不记前仇,大义救助我等兄弟,以怨报德,我等兄为雪前耻,原终身追随少令主于鞍前马后,万死不辞”。

  尹建平急忙走上前去相扶道:“众位哥哥言重啦!快快请起”!

  顾东平道:“请少令主恩准我九杀兄弟一遍苦心”!

  尹建平扶不赶九杀中的大哥,他心里明白,那就意味着他若是不答应九杀的请求,九杀就不会起来。

  尹建平正思量着,该答应,或是不答应。

  正在此时,一声长笑:“哈哈哈!平儿,天地九杀乃侠义之士,一生光明磊落。他们既然要追随于你,你就答应他们吧”!

  尹建平一阵惊喜及忙跪下道:“师傅,你老人家来啦?请现身让平儿拜见”?

  又是一阵郎笑道:“平儿,为师知道你是个儿女情长,遵师重道之人,但你素知为师平生最怨那些凡门俗理,见也不见,没多少分别,在说为师已知道你的奇遇,并获得祖师爷无涯子的真传,剑术,内功也在为师之上,尚欠火候而已及江湖精验而已,今有天王四星和天地九杀在你身旁,为师欣慰了,它日光大残剑门之重任,落在你身上,你好自为之。需要见面时,为师自会与你相见,为师去也…。

  一声长笑之后,四周又恢复了平静。

  尹建平缓缓站起身来对九杀道:“众位哥哥请起,恩师他老人家也答应了,多诚众位哥哥不弃,平儿就谢过”。

  九杀这才道:“谢少令主收留我等兄弟”。

  众人起身,香儿高兴的拍手道:“好啊,我平儿哥哥!这下兵强马壮了”!

  尹建平笑道:“众位哥哥,不辞辛苦,远道而来,先到酒楼息息”!

  众人这才随他进得酒楼。

  尹建平对祥子道:“祥子哥,难得大家欢聚。今晚就辛苦祥子哥,准备几桌酒宴,让大家高兴高兴”。

  祥子笑道:“那哥哥领命就是啦”,

  柳子和嗔笑道:“沒大沒小的,快去把所有酒楼小二召回,今晚有你忙的”。

  祥子乐呵呵的道:“遵岳父大人命”。

  。

继续阅读:第40章:风云翠绿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剑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