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风云翠绿庄
柳生居士2016-11-03 15:555,695

  天王星高怀文笑道:“好啊,咱们今日是三喜临门呐”!

  冬国雄呵呵问道:“高兄弟,你这所谓的三喜,是那三喜”?

  高怀文道:“这第一喜嘛!要算是恭喜柳掌柜大病初愈,而且因祸福,打通了任督两脉,这可是练武梦寐以求的事呀!第二喜,昔日叱咤风云天地九杀,又共同相聚,并共投明主。这第三喜嘛,我们在座的各位,都是柳掌柜千金小姐长辈。他们的喜酒我们这做叔辈的都未喝上,不如请柳掌柜补上,大家说好不好啊”!

  “好”

  冬国雄笑道:“素闻天王四星,乃文武双全,今日一见,真乃闻名,不如亲见,你们看看,他高怀文绕山绕水说了一大通道理,原来是打着主意,要喝人家的喜酒啊”。

  柳子和笑道:众位侠士,在下实在是惨愧之及,自下在中毒病倒之后,小店就惨淡经营,半前多的时间,用尽所有银两,今日,若不是少令主他及时赶来,不但在下活不了几日,只怕小店真的要关门闭户了”。

  郑五笑道:“这叫好人有好报,若不是当年柳兄义举,那有今日之喜呢”?

  尹建平道:“也许这是冥冥中的定数,当年柳叔对平儿恩同在造,今日平儿投桃报李。也是应该的,柳叔,又何足挂齿”。

  尹建平又对天地九杀老大道:“蒙众位大哥看得起平儿,这原来的天地九杀的名字是不是该换换了”?

  顾东平呵呵笑道:“但凭少谷主做主,名称是江湖中人叫出来的,天地九杀在昔日脱离飞虎门之后,早就名存实亡。现在江湖中那里还有天地九杀的名字存在”。

  尹建平笑道:那也未必,不过,我重新取了个名字,叫”神风九义”你们看,怎么样”?

  天王星高杯文称赞道:“喔…。好!”神风九义这个名子取得好!这次大家众望所归,共同对付朝廷奸佞,兵贵神速,神如风,九义为天,九九归一,占天和之数。

  洪金宝道:“好,去他娘的天地九杀,杀来杀去,到叫人家卸磨杀驴,今日九九归一,找回咱哥几个往日的风采,与张太师,和那个老阄贼对抗,洗刷昔日耻辱。为报少令主的冤仇,我同意,咱们就叫“神风九义”这个名字既威武,又好听!”。

  正在此时,忽听得门外一声郎笑道:“哈哈!平儿小兄弟!想煞老哥哥喽”!

  随着声音,从门口进来了一个人。尹建平一看,有些眼熟,”哑仆冬国雄长笑道:哈哈哈!我道是谁!原来是花子头陈帮主大驾光临”。

  陈九龄可是天下第大帮,赫赫有名的丐帮帮主。他的到来,不当让在座的众人感到震惊,什么事竟然让这位,跺跺脚都能让中原武林抖三抖的人物,到靖江来呢? 尹建平也只是小时候,见过他一面,经哑叔一提醒,他急忙站起身来,迎上前去,亲切的叫道:“帮主哥哥”

  陈帮主抱住尹建平哈哈笑道:“喔!长大了,比小时候更英俊,更壮实。哎呀,我的小兄弟一出山,一鸣惊人,却是威震武林呀!哈哈!

  众人上前道:“见过陈帮主”

  陈帮主呵呵笑道:“呵呵,这不是名震江湖的高家兄弟吗?呵呵,还有昔日飞虎门中的天地九杀兄弟。哎呀!阁下不是一字剑侠,柳兄弟?多年不见,差点认不出来了。真是幸会,幸会呀!今日真可谓风云聚会。”

  冬国雄瞪着眼睛道:“什么风把我们这位大帮吹到靖江来啦”?

  陈帮主笑道:“呵呵,想别冬老还不知道吧?我这位小兄弟眼下可成了天下百姓,朝廷,武林关注的风云人物喽!前几日,老叫花接到江陵分坛传来的消息,我的小兄弟把江陵知府父子抓进大牢,真是大快人心,而且,连民间都将平儿小兄说成了评书,呵呵,平儿小兄弟,现在可是名满天下”。

  陈帮主神色一改,认真的说:“今晨,接到京城刘老爷子传来的消息说,太师张权,和刘颜昌有一个真对靖江原知府马义坤的秘密行动,刘老爷子得知,马义坤是继平儿的父亲走后的靖江知府,当年靖江血案发生后,原靖江知县刘正文自缢牢中,马义坤被圣上罢官免职,刘颜昌得知,那靖江知县并沒有死,而是被知府马义坤与偷梁换柱的手法救出,并保护起来”。

  陈帮主刚说到这里,郑五插过话题道:“这亊我知道”!

  众人回头看着郑五,郑五却笑了笑道:“是这么回事,靖江血案发生后,大概不到一个月,朝廷派来了一位,叫李玉春的亲差督办靖江血案,他刚到靖江的第二天晚上,柳纪酒楼来了一个黑服人,就坐在二号雅间里吃饭,那日,我正好请我的一个堂兄在四号雅间喝酒,他的到来引起了我的注意,他匆匆吃饭时,我才发现他是东厂的刘颜昌。他一不带随从,二是神秘。于是我便暗中跟踪他到了驿馆”。

  郑五喝了口水道:他奉太师的秘令到靖江来见钦差,李玉春,并带来了张太师的一封秘涵。就在俩人交谈之后,李玉春送他出门时,我趁机盗走了那封张太师给李玉春的秘涵。并交给了知府马义坤,不久,马知府又找到我,帮他救出知县刘正文”。

  “那晚在狱中自缢的人是一个杀人犯!朝廷也下达了斩绝文书。是他自愿冒充刘正文自缢牢中的”。

  柳子和听完之后笑道:“我们郑五兄弟可谓是侠肝义胆的人,少令主有可能还不知道吧!这些年来,郑大侠除了行侠仗义主外。每年清明节,他都要到古坪口落凤坡为你的父母家人坡去扫墓,拔草添土”。

  郑五道:“子和兄,那都是些区区小事,你提它干什么”?

  尹建平忽然站起身来,含着激动的热泪,向郑五跪了下去道:郑九哥,平儿谢谢,你的大恩,这么多年了,是九哥在代平儿兄妹尽孝啊!”。

  郑五好不容易才将尹建平扶了起来,轻声道:“少令主,在下不是代你们兄妹尽孝,而是在为我们兄弟赎罪呀!那晚,我们虽未杀人,但是我们毕竟叁予了那场惨绝人寰的谋杀。我们有罪呀”!

  郑五也是泪流满面,陈帮主暗自点头道:天地九杀真正是英雄侠义之士,让我等万分敬仰。郑侠士不要在自责了,事情也过去多年。

  在说当年你们都被蒙在鼓里,亊后你们也翻然悔悟。过去的都也过去。现在,我们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平儿兄弟,眼下这两日,东厂的大批人马,就要秘密到靖江了,马府就在靖江南出去七,八里地的普佗寺山下,叫翠绿沟的地方。你明天午时前一是定要赶过去,也许,你翠绿庄之行,还会有更大的收获”。

  他看了一眼众人道:“各位侠士,我们花子帮是狗肉一桌,上不了台面。明天就劳驾各位了,今日众位相聚,我让分坛的兄弟们为大家准备了些酒肉,唐长老,让大家进来吧”!

  靖江丐帮分坛,许多弟子走马灯似的,搬来了许多酒肉。

  陈帮主对柳子和笑道:“呵呵,柳掌柜,我也知道你的处境,所以,请怒老叫花得罪了,让分坛兄弟随便准备了些酒食,借贵宝地,接待一下我平儿兄弟,和各位侠士吧”

  柳子和苦笑道:“真是惭愧!有劳帮主费心了”。

  陈帮主豪迈的笑道:“子和,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且不说咱们是江湖同道中人,你也知道,丐帮与武当有着较深的渊源,昔日郑老帮主也是你们武当同门师兄弟,就凭这层关系,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知会一声就行了,你看看,你与神枪派程风雄结怨那挡子事,我还是听老帮主提起过”。

  陈帮主责备的道:“我说你呀!当着众位侠士的面,你想想,咱们正道侠义之士,何曾怕过那些邪门歪道,算了,好在我平儿小兄弟能及时赶到,救了你的命,啍啍!神枪派,他何以这样横行霸道,不讲江湖道义,不就是占着他师傅,昔日在江湖中争下点名头,他不看在武当派的面子上到以罢了,连郑老帮主的面子都不给,本座也向全帮各分坛下令,密切注意神枪派的活动。只要他在敢为恶江湖,我就灭了他”。

  尹建笑道:“帮主哥哥何必动气呢?早晚有一天,我会找上韦一笑的,我到要看看,他是不是还有当年的虎威”。

  天王星:呵呵笑道:“有少令主出面,恐怕韦一笑要触睸头喽”!

  陈帮主笑道:“那是,我小兄弟是谁呀!江湖中传闻的‘神龙大侠’,你们在宜阳的铲出大漠七狼的消息,早就传遍了江湖,所以,江湖中人给我们小兄弟取了个响亮的名号,“神龙大侠”。

  顾东平乐呵呵的说道:“是呀,前些日子我还不知道,是谁杀了大漠七狼,只听有人说,中原武林又出了一个青年侠士,人称‘神龙大侠’专为人间打报不平,铲出邪恶。直到见了五弟后来知道,原来是我们的少令主呀”!

  香儿高兴的笑道:“好啊!神龙大侠,这个名字好威武,好响亮喔!平儿哥哥终于有了一个响亮的名号喽”!

  柳娟来到堂上道:“哎,我说众位叔叔,你们还要不要吃饭啊”!

  柳子和笑道:“呵呵,说得高兴,把吃饭的事给忘了,好,吃饭…”。

  阴沉的天,不知被昨晚上,紧凑的西北风吹到了天际,清晨起来,又是一个万里晴空的天气,大地被冉冉升起的太阳,镀上一层金黄,上谷弯道上,残雪片片,寒风刺骨。

  从靖江城南来的十几匹快马,带着尘土飞骋在谷道上,勒住马头,十多匹马停住在了山谷弯道上。

  冬国雄用马鞭指着谷口一遍翠绿的山凹道:“少谷主,那就是翠绿庄马府,过了这条山谷,下坡就是了,这翠绿庄原来的地名叫龙虎沟,在翠绿庄的后山,有一座建于唐朝时期的千年古刹,叫”普贤寺”。

  “而翠绿庄马府,已是上两百多年的历史,因为,在翠绿庄后涯下面有一个泉眼,是一遍难寻的风水宝地。”

  天王星高怀文叹绝道:“这是一处难寻的好地方,有山,有水,风从正南吹来,山上古树叁天。五行不缺。甴此看来,马家两百年前定出了一个地师级人物。否则,一般人不敢,或是绝无此能力,在寺庙之下,此地建府地”。

  尹建平一抬手,众人顿然静声。

  他自言自语轻声道:“来的好快啊!”

  冬国雄问道:“来了多少人马”?

  尹建平冷啍道:“哼哼,前面大概有二十多骑人马,但是后面,人数会更多一点,似乎是官兵,啍,他们还敢动用官兵”?

  冬国雄道:“这些人无法无天,是什么亊都能干得出来的”。

  尹建平冷笑道:“今日我就让他们有来无回。哑叔,你先”带神风九义”顾大哥他们和高大哥四人到前院那遍林子里等候,先放他们进庄,暫时先不要露出声色,等我和香儿露面之后,你们在进府,如果,后面来的是官兵,你们无需管它”。

  老奴明白,众位扦上少谷主站香儿的马,我们先走一步。

  众骑随冬国雄绝尘而去。

  尹建平轻声道:“走,香儿,我们先潜进马府,相机行事”。

  尹建平拉起香儿的手,腾身而起,闪电般的飞向马府…。

  就在尹建平和香儿刚走一会,二十多匹健马带着尘土飞快而来,到了谷口,众人站住了,二十二多骑人马,清一色的银衣银披,腰间挎着刀剑,各人脸上蒙着一块银色面巾,只露出一双贼亮的双眼。

  众骑停下之后,其中一名银衣人用手里的马鞭指着翠绿庄道:“段大人,坡下就是马府。卑职在这里卧薪尝胆,整整三年,在马府做一名马夫”。

  姓段的人轻声道:“喔,擒下刘正文,灭掉马府,曾领队功不可沒,到时我向太师为你请功”!

  姓曾的道:“多谢段都统大人美意”!

  原来此人就是昔日五台惮院,被尹建平打成重伤的东厂副都统段其昆。

  段其昆冷哼道:“啍,十个知府九个贪,一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

  姓曾的道:“呵呵,这点段大人到是说错了”!

  段其坤道:“哦…,本座说错啦”?

  姓曾的笑道:“段都统大人,有所不知呀!,其实马府早在宋朝未期就发迹了,到如今也是二百多年的历史,马家最早是开马场,以贩马为生,后来走入商道,开布庄,镖局,茶庄,银庄,产业遍及江浙两省,是靖江赫赫有名的大户,从元朝中期,马氏后代开始入朝做官,直到洪武十二年的靖江知府马义坤。听说,他还有一个堂弟,现在跟随沐王在南疆当千总,也是一名军门级的五品将军”。

  段其昆沉声道:“是吗?既然马家还有在朝为官之人。你为何不早说”。

  那姓曾的道:“说啦,我给太师的调查录上,依依写明了呀!这事不当太师知道,好像刘总管也清楚的呀,怎么?难道段都统大人没有见到”?

  段其坤就像吃到鱼刺似的说不出话来,他暗中骂道:妈个逼!这太师老狗,和那老阄人也太阴毒了,把老子都装了进去”。

  心里不舒服,脸上也有些挂不住,所以,段其坤脸上露出了少有的阴沉。他过了会,便沉声道:你们都给我听好啦。我们这次进马府,指在摛拿刘正文,追回他手上的令牌,其它的见机而行。

  “是”统领大人”!

  段其坤道:走,官兵要到了,我们先进马府”。

  众人扬鞭崔马前行,沒多会,便到了马府大门前,众人下马,银衣人走上前去把门敲得山响,不一会,门吱呀的一声开了。从门内出来了一个痩高个,太阳穴高高隆起。看上去是个有功夫之人,而且还不弱。

  他立在门口,一双乌黑眼珠往众人身上扫过,慢条斯理的问道:“列位,有事吗”?

  银衣侍卫看着此人,似是有些光火,沉声道:“无事不登三宝殿,让马义坤出来,朝廷东厂侍卫都统段大人到”。

  那人不卑不吭的冷声道:哦~,东厂段都统…。不认识”!

  他说完转身正要进门,那银衣侍卫,见他一个小小的马府下人,竟然如此无理。火气愈大了。

  他恶狠狠的道:“站住,你放肆!我们堂堂朝廷侍卫,段都统莅临马府,一个个小小的下人,如此无理,活得不耐烦了”。

  中年人转过身来道:“什么东厂侍卫?什么都统大人?这些我不认识。我也告诉你,这里是靖江马府,不是朝廷官府。怎么着,你还能把我吃了”?

  “你”?

  侍卫真想拔剑将他碎尸万段,才解恨。

  中年人冲他双眼一瞪道:“怎么,动了杀机啦!我还告诉你,你到别处耀武扬威我管不着,但是,这里是马府,一个小小的狗屁侍卫,竟敢到这里撒野,你选错地方了,你说你是朝廷侍卫,好啊!请你拿出文碟来啦?来到这里拜府,不按朝廷法度行事,还敢在这里大言不惭。什么东西”?

  他说完转身又要走。

  段其坤沉声道:“慢着,这位兄弟,刚才是我的人失理啦。我这里给你陪个不是!对不起!你看,这是我的令牌,朝廷有旨意,我们奉命拜见马老先生,还请你行个方便,通报一下”。

  中年人看了看令牌,轻声道:这才像话,小子!学着点,马府从宋未时期就入朝为官,出了多少朝廷中的文武大员,咱虽然年纪不大,但什么人都见过了,等着”。

  他说完转身进了门内,大门咣的一声,又关闭了。

  银衣侍卫恨声的骂道:“妈的,什么马府,等会老子一把火烧了你的鸟屋”。

  段其坤道:“大家小心一点,看来马府不简单,一个守门的下人,武功定在你们之上,今日之事,若是知府不带兵赶到压住阵角。咱们的事也不好办”。

  正在此时,大门吱嘎嘎的一声打开了,门口出现了几个人…

继续阅读:第41章: 真假钦差闹马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剑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