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公堂上老虎成病猫
柳生居士2016-11-04 09:115,328

  又是阳光明媚的早上,城里大街小巷传来了少有的鞭炮齐鸣,过年似的热闹非凡,昨夜赵知洲回到府衙,召集了县衙以上的地方官会议。并紧急的让师爷写了许多告示,让衙内的差役们连夜的贴到大街小巷。小小告示,不啼是一声春雷,震撼了江陵城。

  尹建平早上起床之后,一直沒有人来打扰他,做完了每晨必练的功课之后,小二送来的精心准备的茶点,一个朝廷特使,府城的驿站不去住,反而却住在民间的酒楼,这对酒楼也是一种殊荣。

  所以,这样级别的接待,对酒楼本身而言也是一种考验,在加上昨夜发生的一切。陈掌柜以是如同云里雾里,喜忧叁半。

  他直到今日还茫然不解,真不知道,这位朝廷钦差为什么要帮他,看似面热而亲戚感的青年人,他到底是什么人?他的出现,太不合情理。陈掌柜一夜未眠,天刚见亮,他亲自下厨,为这位特使做好了精致的点心,并开始准备午饭。

  因为,他预感到,这位特使不会走,甚至要在江陵逗留一段时日,然而,让他更为惊异的是,从昨晚子夜过后,整座酒楼被官兵保护起来,除了酒楼里的人,可以视而不见,外人若想靠近,也是不能。

  天一亮,一些地方官员渐渐的程轿而来,在楼厅里候着。忍心的等待。酒楼里哑默悄声,就连平日相见时相互打招呼,也都变成了点点头,大厅里噤若寒蝉。

  陈掌柜看在眼里,这些场面他早些年在京城时见过,他也知道什么是官体,所以,他又为他们开始准备早点。

  尹建平见小二送来的早点,不当精致,而且还熟悉,他有些激动,真想下楼去,叫声舅舅!抱着舅舅亲诉一番,然而,他知道不能够。若想相识,也只能等。

  “平儿哥哥”

  人未见着,到是小丫头的话先听到了。

  尹建平道:“香儿!进来吧”!

  门开了,随着香风飘进,香儿进来,尹建平眨眼一看,乐了。香儿今日打扮却让尹建平感道有些惊讶。

  只见香儿今日把头梳拢得像个喜娃,一对羊角小瓣,穿一件红锦牡丹簇小袍,外套一件蓝色小短祆。笑嘻嘻样子十分可爱。

  她见尹建平惊讶的样子,娇笑的说:“怎么?平儿哥哥,沒见过吧,嗨嗨!这是王妃姑姑让王府陈大娘为香儿制办的,反正大哥哥这两天又不会走,所以,香儿就拿出来穿穿,平儿哥哥喜欢吗”?

  尹建平呵呵笑道:“喔,香儿今日真漂亮,好!哥喜欢,哎,香儿,早餐吃了吗?”

  香儿娇笑道:“香儿早用过啦,一大早,我刚起床,就来了俩个女佣,把我伺候得像大小姐,像在王府里似的”。

  香儿刚说到这里。

  听得门外有人道:“禀,特使大人,知府蔡大人,知洲赵大人率江陵各级地方官员在大厅候见”!

  “知道啦,让他们先候着,请知洲赵大上来相见”。

  尹建平沉声道。

  香儿低声道:“平儿哥哥! 知府也来了”。

  尹建平道:“他不来才怪呢,等着吧!好戏要开场”

  又听到门口道:“特使大人,下官拜见”。

  “赵大人,不用多礼,进来吧”!

  赵知洲进到房内,香儿关上门。

  尹建平道:“赵大人请坐下说话”。

  赵知洲坐下后,便轻声道:“下官咋晚回去,和赵军门连夜的召集地方官进行了布置,并按特使大人意见,赶写了召告文书,贴到了大街小巷,又写了一份关于弹劾知府蔡兴敏的秘折,派快马送往京城交晋王”。

  “沒想到,整个江陵城大清早就一遍喜气,鞭炮齐鸣过年似的,真是人心所向啊”!

  尹建平道:“赵大人看来是熬了个通宵了,辛苦你啦”!

  赵知洲道:“谢特使大人关心,这是下官职责所在,为了江陵万民百姓的疾苦,下官就是在熬几个夜晚,也是应该的。”!

  尹建平道:“他知道儿子被秘密关押的亊吧”?

  赵知洲道:“蔡知府目前还不知道,只是今晨他接到下官的通报,他却有些吃惊的样子。刚才高护卫下去传话,让下官来见特使大人,他显得有些异样”。

  尹建平笑着说:“呵呵,这是正常反映,因为本座这次到江陵,公开露面的情况下,第一个要见的人,不是知府,而不是你。所以,他出现些反常异样也是有的,这样吧,本座随你下去,先见见他们”。

  尹建平随赵知洲来到酒楼大厅,数十个地方官正在静坐等候。

  “钦差,特使尹大人到”。

  听到喊声,众官员站了起来,尹建平从怀中拿出白虎令一亮,众官员急忙撩袍跪下道”拜见钦差,特使大人”。

  尹建平道:“众位大人不用多礼,请起!”

  众官员起身一看,却吃惊不也,心道,皇上和晋王是怎么了,朝廷沒人了吗,怎么会派一个年青特使下来,可他手中的白虎令牌,和朝廷一个月前明发的抵报文书是真的,这位特使也太年青了点。尹建平一看,就知道他们心里想什么,他也沒在意。

  他轻声道:“让众位大人大清早,在此苦苦等候,实在辛苦了。按理我该住到驿馆里去,不过亊出有因。说句真心话,本座这次南下洛阳,借道江陵,前往靖江,原打算不想在讨惹众位,因为本座只是路过”。

  尹建平走到众官员的中间道:“这江陵城本座以是第一次来,数闻江陵是十三朝古都,中唐时期又叫陪都,是历朝皇帝统治泱泱中华大地的国都。这里是人杰地灵,风景秀丽的好地方,但以是藏龙卧虎之地”。

  “而有的人却把自己治下的江陵,当成了天王老子,在江陵是一手遮天。这些年把个江凌城,弄得是乌烟瘴气,民不聊生,制造了多少骇人听闻血案,对江陵城的百姓是敲骨吸髓,也到了罄竹难书的地步”。

  众位都是江陵的父母官,有的还是江陵土生土长的人,难道你们就看着江陵百姓处在水深火热,而不管不顾吗”?

  众官员有的低下了头,有的用一种仇视的目光看着知府蔡兴敏。

  尹建平叹声道:“是啊!我知道你们现在的心情,也理解你们众位父母官的难处,民间有句俗话,”一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朝廷每年发给众位的官奉,也不低了吧,而朝廷委派我们这些官员,来管理地方,治理地方,难道就是敲骨吸髓!坑害百姓来啦”。

  “自古道:皮之不存,毛之焉扶。还谈什么治国方针,国家是什么?是王者的囯家,臣民又是什么?是皇上的臣民!我们和臣民有什么不同?天下之大,莫非王土”。

  “咋天晚上,本座就在这酒楼上,亲耳听到一个人在这里说。他说,江陵城的地界不姓皇。我问他姓什么”?

  “他告诉本座说,江陵城姓蔡。当时本座也为之不解,后来本座又问他,江陵城为什么姓蔡,而不是姓皇呢?”

  “他道: 天高皇帝远,现在管辖江陵城的人姓蔡。”

  呵呵,你们听听。因为江陵城知府大人姓蔡,所以,按这个人的说法,整个江陵都姓蔡了。

  因此,这位公子爷在江陵城之所以,为所欲为,横行霸道。本座想,大概是因为这位公子爷有一个做知府的亲爹的关系吧?”

  众官员哗然!

  众位官员议论纷纷起来,在看蔡知府,坐在那里,满脸大汗,浑身发抖。

  尹建平双手一摇,众人安静了下来。

  他回到了自己的坐位上坐了下来。”沉声道:“蔡知府,你知罪吗”?

  蔡兴敏颤抖的站了起来,扑嗵的跪在地上道:“特使大人,本府冤枉哪,那…那是犬子干出的事情,和本府无关呐,还请特使大人明查”!

  尹建平冷笑道:“冤枉,是本座冤枉你吗?那我来问你,你咋晚亥时去了那里”?

  知府脸色一变,道:“这…本府…本府”?

  “怎么,知府大人,你该会连自己去了那里都不知道了吗”?

  尹建平厉声问道。

  知府结巴的道:“知…知道:本府去了城防大营”!

  尹建平问道:“你去城防大营干什么去了”?

  知府道:“去找赵军门调兵,围剿钦…犯”!

  尹建平轻声笑道:“围剿钦犯,去那里围剿钦犯”?

  蔡知府道:“下官昨晩接到通报,说陈纪酒有朝廷揖拿的钦犯,所以,下官就让赵都统,调集城防大营的官兵前来围剿,后面的事情下官就不知道了”。

  尹建平厉声的说:“哼啍,你们众位大人看看,他说的很轻松啊。真是一遍胡言,你接到报告?谁的报告?我看是你那宝贝儿子的报告吧?蔡大人,你看本座像钦犯吗”?

  蔡知府道:“这……。”

  这次蔡知府像是喝汤被呛着似的,回答以不是,不回答也不好。

  他万万也沒想到,当自己看见儿子被打成那样,他身为知府,朝廷的封疆大吏,连自己亲人都都哬护不了,还做什么官。

  他想,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打堂堂省府官员的公子。士可忍,熟不可忍。于是,他也沒有作更多的考虑,真以为像儿子说的那样,是几个江湖刀客。

  一怒下之,便亲自持调兵令符,拟造了一个朝廷钦犯的罪名。找赵军门出面剿灭。

  事后自己回到府邸,却钻进了新纳的九姨太房中,共渡巫山去了。

  今晨刚起床,还未来得急到府衙,便接到知洲的通报,说朝廷皇上亲派代天巡视的特使大人驾临江陵城,住在陈纪酒楼。

  听到这一消息,他也没有多想,那里不对,因为,他前月收到朝廷明发的抵报说,由皇上恩准,晋南派遣一名钦差微服出行,视察各省民情。微服出行,住在民间旅馆,而不住驿馆,那以是常有的事。

  然而,当他的官轿出了府衙,听到大街小巷的鞭炮声,以为是那个大户人家接亲呢,他稀里糊涂被抬到了酒楼中,同时他以忘记了,咋晩派兵围剿陈纪酒楼钦犯的事。

  进到大厅里,他突然发现气氛不对,在众多的地方官里,除了他知府衙门里的官员外,其他府衙的官员却用异常的目光看他,也沒人主动的像以往那样,与他行跪拜礼,连最后的尊敬,都沒有,更不用说要巴结他这个封疆大吏了。

  他忽然感到不妙,还沒等他想通问题所在时,赵知洲却被钦差单独叫上楼去了。

  按常理说,一般朝廷大员凡到地方上,首先召见的是他省府大员,而不是小小个知洲。

  当赵知洲陪着尹建平来到大厅时,他才看清,眼前的这位钦差大员是那么的年青,也就是二十来岁的样子。

  他又认为今当万岁爷,是不是老糊涂了。更让他吃惊的是,这位年青的特使,并沒有他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他言辞是那么的锋芒毕露。声若洪钟。几句话就把苗头指向他。

  并且,厉于声色,向一把锋厉无比的剑,剑剑毫不留情刺向他的心脏。当着众官员的面,竟然不顾他这个朝廷大员的面子,被这个年青的钦差声色俱全的逼到了死角。

  此时,蔡知府恍然大悟,昨晚,犬子已为他惹下大祸,而自己亲自派兵围剿的所谓的钦犯,竟然是眼前这个胎毛未退的毛头小子。

  一个“代天巡视”操纵着各省督府衙门生杀大权的人。他肠子都悔青了。现在的他,巴不得在大厅里出现一条裂缝,让自己钻进去。

  他不敢正视尹建平那双夺逼人的目光。顿时感到了自己的命运,也经变得那么灰暗,他想到了自己藏在地下库里的数千万两黄金白银,和那些数也千具的珍宝。

  新纳的九姨太那娇艳欲滴的香体。还有那些曾经利用权势,霸占的田地,还有血淋淋的冤魂。还有…。

  蔡知府头脑如重锤般的击打,轰的一声眩晕。倒在地上,失去知觉。

  就在蔡知府倒下的同时,酒楼的大门口,来了许多城中的百姓。他们静静的站在那里,黑黝黝一大遍。此时,人众中有喊道。

  “冤枉啊”!

  “冤枉啊,钦差大小,请为小女子做主啊!”

  那喊声,声色俱全,一双青年女子,身穿孝衣,跪在酒楼门前。

  尹建平道:“赵军门”,

  “卑职在”。

  尹建平道:“将他们请进来”!

  “是,特使大人”,

  尹建平看见一对青年女子,被舅舅陈掌柜扶了进来,他也知眼前的俩个姑娘有何冤情了,身穿孝服的姑娘来到大厅,在陈掌柜的指引下跪在了尹建平眼前。

  双手高举着状纸,嘴里喊道:“民女江陵城南,杨春酒楼,杨芪才的女儿,杨春娥,杨春香,拜见青天大老爷,求你为难女做主”?

  尹建平接过状纸,上前扶起俩姑娘道:“俩位姐姐请起”,

  “香儿,给俩位姐姐看坐”,

  香儿送上了椅子,让她们姐妹俩坐下之后。

  尹建平轻声道:“俩位姐姐不用担心,你们的冤屈会有人为你们做主的”。

  他看了一眼众官员,沉声道:“众位大人,你们可认识眼前的这俩位姑娘吗?呵呵,你们也用不着回答本座的问话,我想你们既更不认识,也该听说过杨春酒楼的名字吧?她们杨家的冤情,在座的各位父母官,多少应该知道,算了,今日也不是追究你们责任的时候”。

  他叹声道:“像她们杨家所发生的事,也绝不仅仅是她们一家”。

  尹建平在次拿出“白虎令”向众官员一亮道:“本座借白虎令一用,将罪臣蔡兴敏免去江陵知府一职。 ,送入知府大牢关押,严加看守,不得探视,不准与认何人接触,若有违令者,与他同罪。”

  “江陵知府,由现仼知洲赵稼祥代理,并主持江陵地方大小事务,由现仼城防大营赵都统接仼知洲一职,并节制江洲城防大营”。

  “江洲各地官员,从既日起,凡属有民间冤屈者,可一并接纳民间告状者,不得延误,不得私自扣压,一经查实,轻者免去职务,重者一律按蔡氏案论处”。

  众官员道:“謹遵特使大人令,下官等决不敢行私枉法”。

  尹建平道:“赵军门,你及刻带兵查蔡氐家产,将其产登记在册,严令属下若有私吞财物,发现者”斩”。

  “赵知府及刻审理所有关系到蔡氏父子冤案,审理之后,将犯官蔡兴敏父子越交三法司审理”。

  “下官遵令”。

  尹建平笑道:“各位父母官就此请回吧!我这是借用陈掌柜的酒楼办差,不能为大家提供午饭”。!

  赵知洲道:“特使大人,下官也在驿馆安排了午饭,请特使大人一行越驾到驿馆,等会,还有一批未赶来的江陵地方官要晋见大人”。

  尹建平笑道:“行,我们也不能剥了知洲大人的美意”。

继续阅读:第37章: 探舅母诉说离别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剑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