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飞虎门中起风云
柳生居士2018-03-19 16:385,624

  丑牌时分,一阵沉闷的雷声,夹带着一道明闪,将阴暗的房到照得一片惨白,窗外院子里墙角的芭蕉,竹丛,兰花,在萧风中被吹得婆娑摇曳。

  墙头上爬满了的葛藤在雪亮眸电光中,叶片不安地瑟瑟发抖,一瞬间便又消失在漆黑的夜幕中。仿佛就在头顶,一声令人胆寒的炸雷,震得房间的家县籁籁发抖。

  好像一把铁锤砸破了扣在苍茫大地间的铁锅,又是一阵罡风,吹得没有关好的窗门,来回的合闭,发出拍打的木质响声。

  窗台边站立着一个两鬓斑白的伟岸老者,身上的袍角,被一阵风吹得高高撩起,凉飕飕的劲风带着雨腥的气味,雷声一个连着一个,犹自像车轮碾过石桥似的滚滚流动着。

  闪电时而在云层中金蛇狂舞般的走空阶划过,时而又像不甘在云层后舞蹈,狂怒地将它灿烂的光,从云逢中激射出来,照得窗台边老人的脸,惨白骇人,此刻,呼天啸地的倾盆大雨己经笼罩了黑沉沉的大地…。

  忽然,将被老人并闭所的门,在次被打开,从门外走进一个头戴斗笠,身蓑衣六旬老人,他关上门,刚转过身来。

  立在窗台边的老者沉声道:“铁心!你回来啦?情况查得怎样”?

  那进屋的老人摘掉斗笠,解下蓑衣,挂在墙上。

  走到背立的老者面前道:“回禀老门主,基本上查清了,这件事情,属下还是从京城丐帮一名老友那里得到的佯细情况”。

  背立的老人转过身来,原来他就是飞虎门的门主,混元手吴正昆。

  吴正昆为来人倒了杯茶水,递到来人面前,轻声道:“铁心,一路辛苦啦!来,坐下说”。

  他是飞虎门中的四大护法之一的,无影刀成铁心。

  元影刀成铁心坐下之后,喝了口茶水道:“老门主,咱们真的栽了,据丐帮可靠消息,鬼影子宋城,原是太师张权东征时,身边的一名校卫,他是青城派宋成文的私生子,因与掌门人的大弟子赵云祥的妻子有染,奸情暴露之后,被逐出师门”。

  “明军东征时投靠了张太师旗下,张权见他武功高强,便把他在留在身边,做了一名帐前领军校卫,洪武二年,明军攻下璋洲后。当时正好老门主创建飞虎门,广招人才,鬼影子宋城被太师张权,以宋城犯军规之名,又逐出军队,他才支身投到飞虎门中,被老门主收留。”

  吴门主叹声道:“唉…,张太师真可渭算是处心积虑呀,好,铁心,你接着往下说”!

  成铁心叹了口气道:“其实,后来,他到飞虎门后的事情,老门主都十分清楚,只是,九年前,靖江古坪口的事件,是他和太师一手策划好的一石二鸟,杀掉中枢仕郎尹道元,分离飞虎门中的天地九杀。紧接着暗中了排置势力,把张太师秘密训练的江湖杀手,逐渐送进飞虎门,达到他逐步控制飞虎门大权的目的”。

  吴门主沉声道:“这么说,现在外事坛,大飞坛,护卫坛的人,轻骑坛,全部被换成他的人啦?”

  成铁心冷笑着道:“恐怕现在还不止如此,除了牛坛主负责的内侦坛,和顾孟平的内务坛而外,其它分坛都被鬼影子宋城控制”。

  成铁心叹声说:“唉…从几年前靖江撤离到这里以后,原来顾老坛主的护矿卫队,也全部被他暗中调换得差不多了,还有负责矿上的一切事务领队,都以换成他的人,剩下的只有郑副门主的卫队,几十个人属于自己的人外。其它的恐怕…”。

  “铁心,你觉得咱们该怎么办”?

  吴门主着急的问。

  成铁心叹声道:“老门主,有句话,属下不知当讲不讲”?

  吴门主道:“你说吧!本座不会怪你”!

  成铁心道:“门主,现在很明显,整飞虎门上上下下都已被鬼影子宋成所控制,如果天地九杀还在,我们倒还有些胜算,可是,自从靖江撤到里之后,好几个正副坛主,有的是病死 ,有的莫名其妙的失踪了,眼下仅靠我们五大护法,和顾老坛主手上几十个人的卫队,可以说,没有任何胜算。”

  吴正昆听完成铁心的话之后,整个脸阴沉了下来。过了一会,他恨声道:“他妈的!他以太阴毒了,利用本座的信任,逐步架空本座,达到控制整个飞虎门的目的。可是,他处心积虑,花二十年的功夫,就竟要干什么”?

  成铁心叹声道:“老门主啊!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还不清楚吗?不要说,顾老坛主屯集在地下的数千万两黄金,他不知道外。从几年前,我们每年产出的黄金,除了每年救济灾民的之外,剩下的黄金只怕以在数百万两之多。因为咱们这座矿,每年最少要出二十多万两黄金,现在飞虎门的财富,比大明朝还要富裕。你说他们处心积虑的干什么”?

  吴正昆倒吸了口凉气道:“唉…真是养虎遗患呐!”

  正在此时,听得内屋的床板下面发出了,“咚咚咚” 的声响。

  吴正昆面上一喜道:“快,铁心,是他们回来了,快接他们进来”!

  成铁心站起身来,进了内屋,没多会,只见得成铁心带着五个老者,从内屋走了出来,五个老者,上身衣服尽湿,眉脸间似呼还有水迹。

  吴门主叹声道:“唉…怎么不把湿衣换了,都那么一把年纪了,捂在身上,小着凉”。

  其中一个老者笑呵呵的说: “哎呀,门主老哥!你就必为我们哥几个操心啦?行吗?衣服湿了到没什么,运功一会便烘干了,到是眼下,事情棘手呀!唉…。”

  郑门主道:“查清啦?”

  郑门主点了点头道:“查清了,门主!库里被移走了三十五万两黄金,被宋城的兄弟,宋武藏到了一个废除的矿洞里,却实是他们干的”。

  吴门主道:“那他们要移走那么多的黄金干什么”?

  成铁心呵呵笑道:“老门主又忘啦?宋城偷偷从库里移走这么多的黄金,目的只有一个”。

  郑副门主道:“送到太师手里!”

  成铁心道:“猜对啦”!

  郑副门主道:“这么说,住在松江客栈的那些人,就是太师派来押运货物的人?”

  成铁心道:“及有此可能” 。

  另一个走到成铁心面前轻声问道:“成老哥,什么时候回来的,事情办得怎么样?

  成铁心道:“郑副门主,事情和副门主猜测的一样,鬼影子宋成,的确是太师张权的卧底”。

  郑副门主道:“我们都被那狗贼给耍喽,噢,对了,大飞堂堂主找到了,从尸体的情况分析,他是被自己人所杀,用的是一把短刀,从小腹间插进去的。大家知道,凭二坛主铁沙掌雷严的一身横练功夫,怎么可能遭到暗算,肯定是平日相处较好的人,而且,此人还知道雷坛主的气门在那里,因此,他才能趁雷坛主不防的时候,相机下手”。

  吴门主问道:“那雷坛主的遗体现在那里”?

  郑副门主道:“在焦石洞,离这里大概有七八里地,是一个采药的老人发现的。我们从当地老乡家里买到一口材,把他葬了”。

  吴门主叹声道:“雷坛主英明一世,到头来却死在自己人的手里,是本座对不起他们呐”。

  郑副门主道:“老门主不必自责,其实,我们已有错,去年若不是老门主练功走火入魔,行动不便,若不是我和顾老坛主俩人顶力推荐鬼影子宋城当飞虎门主,那有今日的养虎遗患,唉…这叫中日打雁,反被雁伤”。

  成铁心笑了笑说:“你们都错了,鬼影子宋城二十年前潜入飞虎门的目的,就是为了今日,从几年前靖江古坪口开始实施他的第一步什划,应该确定的说,我们都被他一步步的算计啦!”

  另一个老都两目一瞪道:“妈了个逼的,老门主,难道我们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这些昔日的兄弟们一个个被他们除了”?

  郑副门主叹声道:“那又不咋地?他现在羽翼已成,昔日的那些弟兄,都被他排在外,有能力的坛主,死的死,亡的亡,我们就靠手中这点人手和宋城拼命?在说,宋城是张太师的人,他的靠山是整个大明朝,他可以随便找个借口,把我等关进官府大狱,与他斗,我们没有本钱啦?”。

  那人道:“拼死算球,他让我们不好过,老子死了也要臭死他!”

  吴门主笑道:“别作义气之争了,眼下我们还不能与他拼,主要我们还有翻本的机会,地下这批黄物,可是数千万两呐,目下主要先把顾老坛主想办法保护起来,剩下的事是没事,咱们不把话挑明,他鬼影子宋城也不敢轻意的动我们”。

  成铁心惊醒的道:“哎呀!我怎么把那叉事情给整忘啦” 。

  一个老都嗔骂道:“你这个老东西,一惊一乍的,吓老夫一跳”。

  吴门主笑着问道:“铁心,到底是怎么回事”?

  成铁心笑了笑说:“以许,这是件坏事情也说不定” 。

  郑副门主道:“老成!你就别卖关子啦!这几年里,我就没听过什么好的消息,多一两个坏消息,咱己不怕!说吧是什么消息?”

  成铁心道:“这次到京城打探宋城那贼人的底,还遇外的探听到了一件事,就是几年前在靖江古坪口,被残剑门主郑天明救走的那对兄妹,出山啦!”

  郑副门主淡淡的一笑说:“这有什么!昔年被救走,八年后艺成出山,这很正常嘛!”

  吴门主沉声道:“郑老弟!事情没那么简单,你先听铁心说说”。

  成铁心道:“事情是由龙虎镖局周总镖头,为他的一个兄弟押运一支暗镖引起的,在押运这支镖的时候,不知道消息是怎么走漏出去的,东厂刘公公,段其坤竟然带着数十个杀手,围追堵截,无奈之下,周总镖头只好逃到五台惮院,去找师兄大悟帮忙,在次被刘颜昌围在惮院中,就在危急关头,扰怒了一个正好在寺院中避雨的青年人,那青年大言不惭的对段其坤说,对付他只要五招,决果你们猜,段其坤与那青年搏斗用了几招”?

  郑副门主道:“段其坤那厮的武功我见过,一身横练堪是了得,恐怕那青年人一招都未必接下。”

  成铁心道:“呵呵!事情恰恰相反,段其坤只被那青年人一招,便打成重伤,而且,那青年人出手之快,不当破了段其坤一身横练铁布衫,还废了他一身武功,吓得刘颜昌抬着段其坤狼狈逃窜。”

  “啊,你是说,段其坤被那青年人一招打残啦?”

  郑副门主惊讶问道。

  成铁心叹绝的说:“好戏还在后头那,接着他将尹建平护镖大宁河,半道救天地九杀的事情依依说了一遍,就连在宜城杀死大漠七狼的事绘声绘色的说完。”

  三护法铁沙掌,王振道:“这以大玄乎了吧?一个年纪不过二十岁的人,既便从娘胎里练武,也只不过二十年的修为?可段其坤,天王四星,大漠七狼可是高手中的高手,就他能将他们摆平,这以太不可思意啦?”

  吴门主沉声道:“这到很难说,尹建平的师傅可是残剑门门主郑天明,试问,如果我们老哥几个联手对付郑天明,有几成胜算?”

  吴门主这么一问,在场的人不禁哑然。

  郑副门主叹声道,“我看老成所说的可信,那尹建平出身于残剑门,出师于郑门主门下,大家知道,残剑门创立门派数百年,门下弟子不堪寥寥几人,可每一个人,都可称雄江湖,然其收徙门规及严,这就是昔年,郑门主救了尹建平兄妹,并没有把他们带走,而是将其放在那破道观里,十多天的原因了。”

  吴门主沉声道:“喔!由此看来,天地九杀一但被尹建平所救之后,尹建平已然知道了当年古坪口全家被害的原因,如若不然,在东厂灭口时,尹建平就不会救他们,反而,会被尹建平把天地九杀当做仇人杀了。”

  众人听了吴门主的分析之后,都觉得有道理,不由得点头称是。

  成铁心面露喜色的道:“哎…要这样说,天地九杀定会与东厂的人过不去,吴门主,你说,九杀兄弟会不会帮尹建平?”

  郑副门主点头道:“与我对九杀兄弟的了解,有此可能,因为九杀兄弟疾恶如仇,若不是这样,他们当年就不会反出飞虎门”。

  吴门主叹声道:“唉…当年之错,把本门陷入万劫不复,以是当年误听宋城之言,所造成今时之局面,而无力回天,未了还期盼别人来解飞虎门之围。”

  成铁心有些费解的看着吴门主问道:“老门主的意思是说,九杀兄弟会来云南找咱们?”

  吴门主点头道:“喔!一定会的,如果本座所料不错,尹建平据说被朝廷封做什么特使,那么太师张权和刘颜昌之流便成为朝廷奸佞,用不了一年,太师张权毕然会倒,甚至,他们的好日子也会到头了,只要张太师一倒,这把复仇之剑定会指向我们飞虎门”。

  郑副门主点头道:“老门主的意思是说,尹建平会来找咱们飞虎门报仇?“

  吴门主诡谲的笑了笑道:“你觉得咱们飞虎门和尹建平没仇?”

  郑门主拍拍头道:“嗷…当尹建平来到这里的时候,那就是我们复门的机会到啦,那我们该如何做?”

  吴门主道:“我们只做好俩件事就行了”。

  郑副门主道:“请老门主示下”。

  吴门主道:“第一件,先把顾老坛主保护起来,九杀的老大赤练蛇顾东平,是顾老坛主的亲兄弟,等九杀一到,我们交给顾东平一个完好的哥哥就行,第二件事情,严密监视宋成的一切行动,不能让他们得到外面的一丝消息,也不能放走他们任何一个人与外界的联系!尽最大努力,保护好原飞虎门中的兄弟,并联络旧部,等待时机”。

  郑副门主道:“第一件,做起来并不难,我这里有昔日洛西的一位老友,送我的一瓶神药,无色无味,吃下去以后,可以让他在五个时辰后,变成中风的样子,能吃能喝,行动不便,但不会伤人,若是想让他恢复如常,只需一颗解药,半个时辰便可。顾老坛主近来皮气暴躁多了,一直对鬼影子宋城看不顺眼,我怕他会成为宋城的下一个目标”。

  他想了一会道:“可难就难在,不让外面的人进来,又不能放出一个人出去,其难度就可想而知了,另外,摸清旧属,让他们潜伏下来,这到好办”。

  吴门主道:“你手下的人就够了,在各个要道关件部位,盘下酒楼,茶棚,专等他们出去和进来的人。凡是他们出去的人,大多眼熟,进来的人也好办!在说,既便控制不严,出去一两个,从这里到京城来去半年多,消息传递较为缓慢。因此,我们是守株待兔,做起来并不难。”

  郑副门主道:“喔!这么说那就好办多了,我会及刻去布置,嗷!对了,听铁算盘李勇说,他们最近,要把那批货押运到京城去。”

  吴门主道:“嗷…什么时间,走那条路线,什么人负责押运,都要弄清楚”。

  郑副门主道:“老门主的意思是想…”

  吴门主道:“怎么?你觉得让刘颜昌,张太师得到这批黄金?”

  成铁心道:“干他娘的,若要是让张太师得到这批黄金,天理不容,到不如把它截下,分给穷苦百姓,咱们还是公德无量。”

  郑副门主想了一下道:“行!我先摸清情况在说,那如果劫持成功!那些押运的人怎么办?”

  吴门主道:“你觉得那鬼影子宋城,会愚蠢到让他不相信的人去押运黄金?”

  点了点头,郑白坤道:“那就只好让他们永远的闭上嘴巴了”。

继续阅读:第57章: 郑白坤设计劫黄金(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剑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