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施援手卧虎岭上显神功
柳生居士2016-08-06 09:106,839

  旁晚,当一轮明月冉冉升起的时候,尹建平一行终于来到了三叉集,黑风口客栈。刚吃完晚饭,回到客房时,只听得车声马叫。

  师兄弟几个人正在尹建平的房中喝茶聊天,香儿年幼,好奇心甚强,她跑到窗口下要看时。

  尹建平却说道:“香儿!别看了!那是周总镖头他们到了”!

  马盈盈却有些不解的问:“尹大哥!你怎知道是今晨离开的周总镖头到了?

  香儿向窗下看了一眼,返身来到马盈盈身边道:盈盈姐!你大概还不知道吗?平儿哥哥的地听术,也到了出神如化的地步了,他用不着趴在地上听,就此可以听出几里外的声音“。

  尹建平笑道:“小精灵!平儿哥哥所练的,不是什么地听术,而叫听风辨雨术”。

  香儿娇声笑道:“香儿认为,反正一样”!

  尹建平道:“我这种功夫,是浑天成就的,当一个人的功力达到返朴归真的时候,它就会耳聪目明起来,这是一种自然规律,而你说的那种地听术,是练出来的”。

  马盈盈娇笑道:“香儿,这回在你大哥哥面前,可不要乱说话喽!不过,据父亲他们老辈人说起过,当一个人的功力,练到返朴归真的时候,闭上眼晴也可十米远的蚊虫声,在黑的洞里,都可视物如白天?是吗!尹大哥”?

  尹建平道:“这话不假!在黑夜里可以看得见周围的认何物件,但如说,较远的地方就不行了”。

  刘蝉道:“听父亲说,小师弟的功夫,要比师伯还高!己经练到返朴归真的境地。可是一般练武之人,要想达到师弟这样,恐怕难上下难”。

  尹建平笑道:“那也未必,师姐!等这次滇西一行回到中原之后,平儿向恩师请求,让你们进莲花山总坛,在修炼一年的时间,就肯定能练成神功”。

  刘武笑道:“师弟要带我们进后山总坛,恐怕师伯未必会同意,从残剑门祖师爷起,就把后山划为武林禁地。我估计师伯是不会同意的”。

  尹建平笑道:“此一时,彼一时啦!祖师爷把后山划为禁地,那是后山池中,有一条万年白蛟作怪,如今那条神蛟己被平儿杀死啦?我跟师傅说说,师傅肯定会准的”。

  刘蝉道:“听师弟这么一说,我到是真想进后山看看,既便练不成神功。能够在神泉洗髓,我也心瞒意足了”。

  香儿道:“平儿哥哥,香儿不是残剑门的弟子,你能不能也带我进后山”?

  尹建平笑道:“去!都去!大哥哥!大姐姐都去了,怎会少了我们的小妹妹香儿呢”?

  香儿开心的笑道:“谢谢平儿哥哥”!

  尹建平道:“好啦!大家赶紧去休息吧!明晨还赶路呢”!

  一夜无话,第二日上路时却发现,昨的镖队早早而去。

  哑仆笑道:“周总镖头走得真早啊!少谷主!出了三叉集,便是湘西悍匪出没的地盘了”。

  天王星高怀文冷笑道:“哼哼!我道要看看,不知是那些不长眼的东西撞上来,咱们就趁此机会灭了他”!

  天煞星道:“对!如果他们敢拢咱们的胡须。我们就灭了他,给湘西留下一个清平世界”。

  哑仆冬国雄道:“老话常说,穷山恶水出刁民,这湘西是出了名的土匪窝子!其它到也不足为虑。而卧虎领上的这支悍匪,咱们却不得不防”。

  香儿道:“冬伯伯!那我们怎么办”?

  天王星高怀文笑道:“哎哟!看!我们的小精灵是怕啦”?

  香儿道:“我才不怕呢!香儿只是担心,这些强盗神出鬼没,稍不留神,便遭暗算,我们可别着了人家的道啊”!

  哑仆冬国雄道:“看看!这才是老江湖说出的话!这么办吧!少谷主!老奴先打个前站,免得中途中错手不及”?

  天煞星道:“哎!老哥哥!有我们天王四星在,那轮得着你老哥出面呐!少令主,在下和老四先行探探路如何”?

  尹建平笑道:“俩位哥哥!路上小心点”!

  天煞星高怀双道:“放心吧!四弟!咱们就先行一步吧”?

  天孤星道:“哥哥走着”!

  看着他哥俩绝尘而去,哑仆冬国雄道:少谷主!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尹建平道:“你是说周总镖头”?

  点了点头,冬国雄道:“但愿高老弟他们哥俩没有去得太晚”。

  尹建平道:“大家抓紧一点时间赶路”!

  道路凄凄!秋草漫漫。俩边山坡,沟壑上植物枯黄,山上露出来的岩石黑黝黝,干燥的鲜苔,卷成卷筒,杂树丛的树尖上,只露出少许的绿色,大部份也变成枯黄”。

  古道上,似呼是常时间没人行走,被雨水冲刷得坑坑洼洼。然而,几道轮印到是出奇的明显。

  哑仆冬国雄注意到了,他长叹一声道:“看来我没猜错呀!周总镖头果然走这条险道”。

  刘武道:“冬叔!难道就没有其它路进川了吗”?

  冬国雄说道:“进蜀中的路从三叉集出来,有三条道都可以进蜀中,但是,其它二条路,相对要远一些,虽然都是官道,但路长年失修,行人便为稀少,路上又没有打尖,住宿的地方,同样也有强盗,山匪出没艰难险阻啊”!

  刘武惊声道:“冬叔!这么说!进蜀中的道路,都给强盗阻死啦!若是这样的话,从这三条路进蜀中都有危险?更没人敢从这里进川啦”?

  哑仆道:“呵呵!小武!那也不尽然,其实!这些悍匪也讲规矩的,不是见人就抢,是人都杀,一般贫民百姓小商小贩,谁愿抢你呀!他们身上也没多少油水,费那么大的劲干什么?在说啦!你都把行路人人都抢啦!杀了,弄得天怒人怨。他们斗得过官府吗”?

  “咋晚上,进三叉集你也看见了,十多家客栈,而这些客栈又大多数是山匪的眼线窝点。然而,早些年,这些悍匪大多数都与官府相互勾结,杀人越货,官府为什么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官府每年都会从悍匪手中分到红利”。

  马盈盈惊声道:“啊!这,连官府都这样,那不就成了官匪一家了吗”?

  哑仆苦笑道:“马小姐,这样说也不为过。当年平洋镖局!为官府押运镖银,就是着了应城知府与卧虎领相互勾结的道。才弄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香儿道:“哼!这些贪官己太可恶了,若是撞在我平儿哥哥的手上,那就狠狠的将他们整治一潘”。

  哑仆笑道:“泱泱中华大地,何其之广,你平儿哥哥虽贵为代天巡视,可毕竟是一个人,那能管得了这么多呀”!

  马盈盈叹声道:“这些事朝廷应该知道呀!为何不管,任其放滥”?

  尹建平笑道:“小时候听父亲说,吏部,军部每年都有剿匪严令下达,可其成绩如何不得而知”!

  冬国雄叹声道:“少谷主有所不知呀!当年你父任应城知府的时候!对这些强匪也是深恶痛疾,多次上蹀于朝廷。并且,亲自主持过几次剿匪,虽有成较,但等你尹大人一调走,悍匪就越多起来。无可奈何”。

  众人一路说话,转眼间又进入一条山谷。哑仆脸色疾变,正要说话。尹建平轻声道:“大家小心!坡上有人踩道”。

  紧接着又一声道:“不好!大家快赶过去!三哥!四哥跟人干上了”!

  香儿一声轻呼,催马当先而去

  哑仆冬国雄笑道:“这丫头!一股子劲”!

  转过一道山凹,近时听得刀剑之声紧凑,香儿道:“大胆毛贼!姑奶奶来也”!

  小小身躯从疾驰中的马背上腾身而起!扑向围攻周总镖头的几个悍匪,手起剑落,只见一个悍匪被她剑砍飞了头,人还未落地,她又一声轻叱:大胆贼人,竟敢连老人幼童都不放过!杀。

  剑到人亡,此时,香儿竟似一个天女下凡,在解决了围功周总镖的几人后,挥剑杀入敌群,每到之处,血肉横飞。

  众人刚到斗场,眼看之下,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惊呆了!斗场上死伤无数!有龙虎镖局的镖师,也有占匪盗。

  天王星高怀文大喝一声道:“除恶务尽,兄弟们!杀”!

  紧接着!马上的刘武,刘蝉,尹芸芸,马盈盈等从马上纵而起,杀入斗场,瞬间,风云四起,血光并现,惨叫连声!

  哑仆冬国雄道:“少谷主!他们都是卧虎领上童易坤的悍匪”。

  尹建平立在马上,观察着斗场,眼下突然出现了许多江湖高手加入。形势疾变。

  冬国雄坐在马上轻笑道:“明师出高徒啊!香儿这丫头,小小年纪,内外功了得。看来这几个月来跟着少谷主,武功大有展进呀”!

  尹建平道:“这小精灵是个练武奇才,从宜城我为她打通了任督两脉之后,竟把那套阴风剑法练得炉火沌青。香儿!注意你的左面,怀中缠剑,走中宫,剑贯长虹”。

  香儿娇笑道:“平儿哥哥!知道啦!看我的”。

  听得她一声轻叱,只见她柔身退步,一记剑贯长虹,当胸向手持大砍刀的大汉刺出,剑式之快,出人预料,当那暗中偷袭大汉明白过来时,后侮来不及,胸前被剑透入,未来得及叫出声来,却见得香儿飞起一脚,把大汉的尸身跌飞出去,抽出体内的剑。

  挽了个剑花,迎上别一个手拿判官笔的大汉,那大汉眼前突然多了几道剑芒,楞神之际,空门大开,香儿挡开判官笔,驱身而进,一掌打在大汉前胸,喷出一股血箭,人却倒飞出去。

  斗场中卧虎领的悍匪,眼看就要大获全胜,没想到,忽然来了两个骑马的剑客,一声不响的杀进场来,剑法之狠,攻击之快,很快就稳住了局势。

  然而,又忽然一个小女孩从天而降,瞬间折了几人,第二波卧虎领的匪盗又攻进斗场时!只见几个青年男女挥剑杀进,措手不及之下,地上多了些自己的兄弟!这些人,武功之高,剑术之快,无以伦比。

  不知是谁大喊一声:“风紧!点子硬!扯乎”!

  剩下十几个,黑衣盗匪,疾向上坡上退去。

  山坡上刚赶来的数十人见此情景,震惊了,静静的看着坡下尸骸遍野的场景!

  其中一个黑衣老者怒声骂道:“一群饭桶!连区区几个镖师都乃何不了,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败退到山坡上的一中年黑衣人道:“启禀寨主!本来己经很快结速了,没想到,又来了两个硬点子,二寨主刚带人加入时,凭空又多了那些强捍的对手,由其是那个小女孩。二寨主刚遇上,却,却被她砍飞了头”!

  “啊!就那十三四岁的小孩!二当家的都被她杀啦”?

  中年黑衣人沮丧的道:“是!不当二当家的,好几个兄弟都惨死在她的剑下”。

  “这,这是些什么人?有如此高的武功?走,我还不信了,下去看看”!

  他当先向坡下走来。

  这时,山谷的斗场里,周知同一声轻呼!“香儿!哎呀!你怎么来啦”?

  香儿娇笑的说:“周伯伯!不当香儿来了!你向后看看”?

  周知同转身一看,又一声惊呼,“哎呀!是少令主,冬大哥!刘武兄弟!你们…”。

  他急忙迎向前去!双手一抱道:“拜见少令主”!

  尹建平跳下马来,笑道:“周老总不别多礼!看情况,我们还是来晚啦!

  周知同叹声道:唉…。老夫这次真的是栽了!如果,不是这俩位大侠及时赶到,恐怕龙虎镖局从此没啦“!

  “啊!小姐没啦!周总镖头!小姐不见啦”!

  一个丫环慌张的说。

  “什么”?

  周知同回身走到车队旁,一个丫环叫着,这时,从车上下来了几个老人,一下子哭天喊地的叫成一遍。

  尹建平也走下过去,

  车旁倒着几个丫环,还有两个未成年的孩子,一个老妪抱着地上的孩子,哭天喊地,痛不欲生。

  “天杀的呀!你们这些畜生,连小孩妇女都不放过呀”!

  一个老太太当听到女儿不见了,当场昏倒过去。

  周知同看了看,三十多个镖师,儿子重伤,又死了七八个镖师。

  尹建平道:“快!先救人要紧,不由分说,众人开始抢救伤者”。

  哑仆来到尹建平身边,看见他正在救治周知同的儿子,他没打搅他,转身向山坡上走过去。

  山坡上的人看见一个年过五旬的人向他们走来。

  黑衣老者沉声道:“来者何人?那条道上的朋友,报上名来”?

  哑仆冬国雄狞笑着道:“怎么,童老怪!二十多年未见,你就把老冤家给忘了吗”?

  童老怪细看之下,面上一惊!他惊声道:“是你!你没死”?

  冬国雄在一块岩石上坐了下来,从腰间抽出烟袋慢条斯理装上烟,用引火点然,抽起烟来!道:“如果,老夫死了!还会在见面,也到是,你巴不得老夫死了呢?那欠了二十多年的帐,就没人找你算喽”!

  童老怪狞笑道:“呵呵!这道应愿了那句话,不是冤家不聚头啊!可是老夫到想不明白了,中了老夫的天蚕散巨毒!神仙己救不了你!除非得到残剑门的九转补心丹,在加上先天罡气把毒逼出。否则…”。

  “啊!难到救你的人是,残剑门主郑天明”?

  冬国雄道:“你知道老夫没死的原因了吧”?

  童老怪道:“那你今日是专程来找老夫报仇的喽”?

  冬国雄将烟锅头往岩石边掴了掴烟灰道:“非也!本来嘛!咱们这段仇恨搁置了很久,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便何况,一拖就是二十多年过去了。在等两年也不晚,老夫是陪主人路经此地,恰逢其会而己”。

  童老怪又是一惊,面上却沉静如水的道:“哦!这么说你今日还不想报仇”?

  ‘“那你上来的目的是…”

  童老怪问到。

  冬国雄这份镇静,让他内心直发毛,因为,他在以不像当年血气方刚的轻年人。更何况,他在忘忧谷中一呆就是二十多年。

  冬国雄道:“童老怪!仇肯定要报,咱们不争朝夕。如果你这老怪物死了!我找谁要人去呀”!

  童易坤哈哈笑道:“我说呢!原来向老夫要人呢?好啊!那开个价吧?

  冬国雄道:“我还没有说出向你要什么人?你就开始讲价!呵呵!看来人还真在你手里”!

  “童易坤笑道:“不就是他们刚才抓上山寨中的马家大小姐吗?有什么好问的”?

  冬国雄道:“那好!你要什么价”?

  童易坤道:“这个数”!

  他伸出了两个指头。

  冬国雄道:“二万两”!

  童易坤道:“对!是二万两!不过,不是银子,是黄金”?

  冬国雄笑呵呵的道:“两佰两黄金!你穷疯了吧”?

  童易坤哈哈大笑道:“呵呵!两万两黄金值啊!他的父亲可是户部仕郎马如年,所以,用两万两黄金赎他的千斤大小姐,值啊”!

  冬国雄笑道:“呵呵!原来你早摸清来路了啊”?

  “二万两黄金,不多!不多!可是你有命去花吗”?

  上来的是尹建平!身后跟着天王四星和刘武兄妹!

  童易坤一看来人,像是个富家公子,而身后的众人,特别是几个女人,似乎以是富家的大小姐,一个比一个绝色美艳。

  童易坤哈哈笑道:“哎哟!今天是什么日子,竟然天女下凡,来了这么多美艳绝伦的仙女!哈哈哈!唉…,只可惜呀!可惜”?

  冬国雄问道:“可惜什么”?

  童易坤叹声道:“可惜老夫老喽!如若不然!老夫将来一顿美艳人肉大餐。那时候真是…”。

  “老畜生招打”,

  话音刚落,一阵香风飘过,只听得“拍,拍” 两声,过后,一个娇小的人影倒飞回来,落到了尹建平身边。

  冬国雄哈哈大笑道:“好!芸芸小姐!好一个“凌空飞燕” 啊!“看见了吧!看来你老怪物,今日栽到家了”。

  天王星高怀文双手抱胸走上前来道:“怎么样?老怪物,这姿味好受吗”?

  童易坤捂着红肿的老脸看见来人,又是大吃一惊道:“天王四星”!

  高怀文笑道:“你还认得我!少费话!赶快把马小姐放回来!否则,今日我等将踏平卧虎山寨”。

  “别那么恶声恶气吓人!你高怀文在中原一代,虽说是出了名的冷血杀手,但是,到了我湘西境地上,唬不了人。有种的到山寨来”!

  从童易坤身后走出一人,此人瘦高个,一张阴沉的马脸上,长着鹰勾鼻子,双眼贼亮。身穿一件灰绿色生衣,长筒千层底鞋子,手上拿一把描金扇。

  高怀文笑了,他用手指着来人道:“我道是谁呀!原来是阴师秀才,马文亮呀!江湖中消失了十多年,你是从那条地缝里钻出来的”?

  阴师秀才道:“姓高的,说话不要那么阴损吧?别人怕你们天王四星!我马文亮未必怕你们!想要回马小姐是吗?到山寨来吧?老大我们走”!

  他说着拉着童易坤便走。而童易坤有些不情愿!而师秀才却暗中捏了一下童易坤的手,使了个脸色,童易坤只好双一合道:想要马小姐容易,明日早上,请睹位到山寨来吧?

  说完转身带着众人匆匆而去。

  哑仆道:“少谷主!那阴师秀才,看上去,不是个正路货,阴险狡诈。我看我还是趁他们刚走,还没来得及布置,先把人质救出,明日早上,咱们打进山寨,灭了这般畜生。

  天王四星道:对!灭了这帮畜生!

  尹建平点头道:“办法到是可行,可是哑叔!你有这个把握吗”?

  哑仆笑道:“放心吧!少谷主!卧虎领山寨,对老奴来说,在熟习不过了,老奴是担心,若是那老怪物用马小姐做人质,要挟我们,反为不美,今日,老夫给他来个出奇不意,先救出人质。明日,咱们没了迁挂,便可放手一搏大开杀戒啦”!

  尹建平笑道:“行!就这样办吧”?

  刘蝉道:“冬叔,我和芸芸陪你去吧”?

  冬国雄道:“小姐!用不着!老奴一人去就可以啦”?

  尹芸芸道:“冬叔!你是救马小姐!你…”。

  冬国雄拍了一下脑袋,笑着道:“哎呀!我怎么把这叉给忘啦!行!就劳俩位小姐陪老奴走一趟吧”?

  尹芸芸道:“那哥哥!我们去啦”?

  尹建平道:“那小心点!不可大意”?

  刘蝉道:“师弟!你放心吧?我和芸芸的轻功,你还不放心吗?行了!你们还有许多事要做呢!不就是救个人吗?走啦”!

  看着仨人消失,高怀文唉声道:“唉…这残剑门的轻功术,真是天下一绝!我们天王四星就是在练十年,也难达到如此境界”。

  尹建平笑道:“行啦!四位哥哥!抽时间!我把轻功诀传给你们!用不了十年,按你们现在功力来说,最多几个月。就可达到他们的境界了”!

  天孤星高兴的说:“真的!令主!你不是骗我们吧”?

  天王星笑道:“你看四弟!像个孩子似的”。

继续阅读:第66章:卧虎寨群侠显神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剑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