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斗宋城牛太官同仇敌忾
柳生居士2018-03-19 16:386,330

  就在赵健带着飞虎门旧部刚走,不到一柱香的功夫,只听得从功山间树林里传来!

  “好你个牛大坛主!看来你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你果真反了”!

  众人回身看时!山坡上站着外事坛坛主银钩手杜乃迁。只见他右手一挥,顿时从树林中冒出了二十多个劲衣汉子,很快将神风九义,牛太官围了起来。

  牛太官经过二个多时辰的调理,基本上恢复了元气。他慢慢的站起身来,向正在走来的银钩手杜乃迁迎去。

  银钩手杜乃迁边走边说:“好啊!牛大坛主!本来老夫都为你叫冤!想不到,你还真有帮手,怪不得在押送回总坛的时候,又让你逃脱”。

  俩人面对面的站定下来。牛太官冷笑的道:“杜乃迁,原以为!你是咱飞虎门的老班底,决不会与鬼影子宋城同流合污。看来我姓牛的瞎了眼,竟然与你兄弟相称。枉自多情”。

  杜乃迁道:“牛太官!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坚守自盗,带着你那几个宝贝徒弟,盗走总坛库金五万两,难道是假的”?

  “你不服罪,从飞虎门牢中逃脱,杀死门人也是假的”?

  “老夫来到这里时,这么大的一个坟墓,里边埋的不是飞虎门中弟兄?你勾结处帮以是假的”?

  杜乃迁是越说越恨,他连续几个问号,自认为牛太官的证据确作,无从抵赖了。

  他恨声又道:“哼!之前宋门主所说,老夫还有些不信,自番家渡宋门主把你等围在客栈中,将你擒获时,从你和你的徒弟身上搜出五万两黄金之后,人脏并合,难道又是别人污陷你不成吗”?

  牛太官笑了,他非但没生气,反而笑嘻嘻的说:“看来你杜乃迁还真是浑人一个,可是我老牛高怎么想不明白,你在外事坛多年,一个大坛主,竟然聪明到家了”。

  “你连续几个为什么。你为何不反过来想想,我老牛为什么要盗走金库的黄金?咱们在飞虎门三十多年,我老牛都五十岁的人了,至今未婚,孤身一人,一个连老婆孩子都没有的人,老夫盗那么多的黄金干什么”?

  “别的不说!全飞虎门里的所有人都知道。就我老牛一生就把金银视为粪土,你信不信”?

  牛太官用手指着杜乃迁道:“杜乃迁呀!杜乃迁,你长年在外,很少回到总坛,你对近几年总坛发生的事情,知道多少?对鬼影子宋城又了解多少”?

  杜乃迁道:“不管怎么说,你杀了那么多坛中兄弟,难道不是事实吗”?

  牛太官无奈的笑了笑道:“你说的很对!我老牛是杀了人,但是,我杀的人,他根本不是飞虎门里的旧弟兄!换句话来说,若你杜乃迁是我老牛,你该怎么做?坐以待毙”?

  杜乃迁道:“你在胡说些什么?什么旧弟兄,新弟兄,你牛太官分明是在尔盖弥障。说来说去,你还是为你掩盖罪刑找借口”,

  一个中年又汉道:“别踉他废话了!我来拿下他。说打就打,那刀客抽刀便上,一招“刀劈华山” 照准牛太官的头,一刀劈下,似乎根本不想留活口“。

  杜乃迁阻止也来不及,只听一声:“你找死”!

  “啊”!

  一声惊悚的惨叫过后。听得“咣当”一声,那大汉大刀落地,大汉去疾身而退。杜乃迁看时,惊声道:“燕子回旋镖,九杀老九”。

  只见那大汉抬着右手,手掌上被毒蝎子郑五的燕子镖贯穿!血正住下流。

  毒蝎子郑五笑呵呵的道:“呵呵!杜大坛主的眼睛还真贼呀!这么多年了,一眼就能认出兄弟的暗器”。

  神风九义众人走到了牛太官身边,杜乃迁带来的人,一下子紧张起来,剑拔弩张的围了上来。

  其中一名中年剑客把手缩到袖筒里,刚要扬手。又听得一声惨叫,那人倒地时,前胸紧拖着一根金链子,他张着一张嘴,右手上捏着的三支镖,落在地上,钢镖泛着蓝色的光芒,众人知道,这种镖喂了巨毒,中镖之人必死!

  那中年剑客断断续续的道:“水…上…飞…洪…金…宝”!

  洪金宝恨声道:“狗日的!你还能认出老子的法宝”。

  他头一歪,断气了,这是水上飞洪金宝的成名兵刃,八卦链子刀。他一般不会轻意使用,非得紧要关头,他才会用。

  而且,出刀必中。虽然离死者一丈远,但收刀的速度却十分惊人,只见那刀离开那具尸体上,像长着一双眼睛似的,倒飞回洪金宝的手中。

  杜乃迁吃惊的神色,并不比他的属下差多少,从他往坡下走来,与牛太官舌剑唇枪的斗嘴,都未认真的去注意,那围在场中的几个人是谁。

  其实,打死他也想不到,昔日的天地九杀又集在一齐,而且,还出现在最不应该出现的地方。若说突然有一天,当你在中原的某个地方,见到了天地九杀,有可能不会奇怪。然而,这里是滇西,离中原万里之遥。

  因此,杜乃迁形似见到鬼一样的惊异。

  洪金宝对着那具尸身,唾了一口道:就凭你这种货色,敢在爷爷面前献宝。

  杜乃迁很快回过神来,他拍手大笑的道:“好!昔日飞虎门中的九位老大,今日突见,威风不减当年呐!我杜乃迁真是幸会之至。你们都给我退下!不长眼的东西,他们是昔日飞虎门中的天地九杀。你们找死呀,滚”!

  杜乃迁带来的所有人,一听到天地九杀!吓得脸色巨变,急忙退朝一边,在以不敢上前一步。

  顾东平笑了笑道:“杜当家的!多年不见!久违了”!

  银钩手杜乃迁呵呵笑道:“顾老总!昔日靖江一别,匆匆八年过去了!万万没想到咱们还能在此相见!真乃万幸呀”!

  顾东平道:“是啊!时光匆匆,转眼八年!你杜老大看来越活越姿润了啊!都是一般昔日的旧兄弟,多年在一口锅里吃饭,有着根深地固的兄弟情份”。

  “杜当家的?你怎么也干起了兄弟相残的事来啦”?

  杜乃迁干笑了笑道:“顾老总说的是,怎乃兄弟奉命行事,身不由己呀”!

  顾东平道:“哦…是吗?那杜当家的是奉了老门主之命”?

  杜乃迁道:“时光匆匆!转眼飞逝,如今飞虎门也是物似人非,老门主二年前,因练功走火入魔,双腿不能行动,主动退位,现在是宋副门主当家”。

  顾东平笑了笑道:“哦!原来鬼影子宋城成了杜当家主子,是奉了鬼影子宋城的命”?

  杜乃迁道:“嗨嗨!顾老总,何必把话讲得那么难听呢!都是自家兄弟嘛!他是现任门主,操着飞虎门中的生杀大权,我也是无奈混口饭吃“!

  顾东平道:“哦…这么说!杜大当家的是奉了他的命令,让你们百里追杀牛当家的”?

  杜乃迁道:“不是追杀!我杜某是来劝他回去”!

  洪金宝郎声笑道:“呵呵!你们一个个凶神恶杀的样子,劝牛大哥回去的样子吗?呵呵!只怕是提前牛大哥的项上入头回去交差吧”?

  杜乃迁尴尬的笑笑道:“那都是误会!误会嘛”!

  刘应坤吟哼道:“哼哼!误会?牛坛主身为内事坛坛主,你杜当家的也会相信他能做出坚守自盗反出飞虎门的事情来!从事发到今日,多少天来,他带着自己的几个弟子四处逃命,现在那几个弟子生死未明!你杜当家的知道吗”?

  杜乃迁又是淡淡一笑说:“这个,我有些耳闻,只是!我觉得牛老坛主这样做,有些不明智吧了”。

  顾东平笑道:“呵呵!那杜当家的觉得,牛老坛主应该怎样做才算明智呢”?

  杜乃迁道:“我认为!牛老坛主不应该意味的逃避!而是回去面对,将事情讲清楚!既便脱离飞虎门,也要光明正大的啦?顾老总,你说是不是”?

  牛太官正要说话,却被顾东平止住了,他走到杜乃迁近前。

  看着杜乃迁道:“杜当家的,他进飞虎门几年了”?

  杜乃迁道:“顾老总知道呀!自飞虎门创建以来,我们和牛老坛主不是一齐走过来的吗”?

  顾东平笑道:“哦!这些昔日的老兄弟的为人,你杜当家的不清楚吗?我们在一起,风风雨雨几十年都走过来了。那你认为牛老坛主会做出人神共怒的事情?他为何原来不反?而是在鬼影子宋城当上门主之后才反”。

  杜乃迁道:“这个…这人都是会变的嘛”!

  刘应坤叹声道:“杜当家的!你说这话,只怕连你自己都不会相信吧?照我说!你杜乃迁要们与鬼影子宋城是一伙的,要们就是你吃迷药了吧”!

  “牛坛主是咱们昔年跟着老门主一齐创门打天下,走过来的兄弟,一到现在牛坛主还是孤身一人,说白了,飞虎门便是他的家,门中的人是他的兄弟姐妹”。

  “虽然我们分开了七八年,但我刘应坤始终相信。牛坛主绝不会做出让兄弟姐妹伤心的事情来”!

  洪金宝道:“对!我老洪也不相信!在说!昔日不是还有一条门规,门下弟兄可以,自由脱离飞虎门。今日牛大哥我们是保定啦!任谁想带走他,就问问我的刀,它同不同意”。

  顾东平笑道:“呵呵!真是人者见人,智者见智!听说你杜当家的一直不在总坛,对坛的的变化,和这几年所发生的事,知道多少”?

  “但有点,我可以告诉杜当家的,我们哥几个今日路过此地!正好遇上了飞虎门追杀昔日的老兄弟!我们虽然不是飞虎门的人了”。

  “但,我们还是兄弟。所以、兄弟有难,我们九兄弟就不可能不管”。

  “因此,坟里的那些人是我们做的,牛坛主重伤在身!不能跟你回去。等他伤好以后在说吧”?

  杜乃迁知道,自他认出了天地九杀之后,想将牛太官杀掉,或是带走,也无可能。不要说自己凭一人之力,与九杀相搏!无凝是以卵投石,至于他带来的人,更是不堪一击。看来只有先撒走一途了。

  于是,杜乃迁又是尴尬的笑了笑道:“那行!昔日飞虎门是有这条规矩,凡飞虎门人若是不想留在飞虎门,可以自行脱离,继是这样!牛坛主有伤在身,数日来东藏西躲,也不是个事,我这里有几千两银票,就当是安家费吧!请牛老弟笑纳”!

  牛太官“哼”了一声,并未接银票,弄得杜乃迁左右不是。

  一旁的毒蝎子郑五,伸手从杜乃迁的手中接过银票道:“牛大哥有伤在身,这样吧!我代牛大哥接了,请杜坛主回去代牛大哥谢谢宋城”。

  他说完,转身将银票往牛太官的怀中一放道:“老牛!收着”,

  杜乃迁笑道:“呵呵!郑老九还是当年那一股子豪气,难得!难得”!

  毒蝎子郑五道:“江山易改!品性难越呀!不过,我说老杜,你就这样轻易的放过咱牛大哥,回去之后?但愿鬼影子宋城不要找你杜老总的麻烦才好”! 〃

  杜乃迁笑道:“呵呵!宋门主也是胸怀宽广之人,在说了!都是一班有感情的弟兄,又有九杀兄弟在场。如果宋门主要怪罪,杜某自会鼎立承担”。

  顾东平笑了笑说:“呵呵!这话我爱听,像是兄弟说出的话,如此,我们兄弟先谢过杜当家的大义啦”。

  杜乃迁道:“自家兄弟!应该的!哎呀!顾老总!一晃就是八年过去了!多年不见,这次哥几个滇西一行,都到家门口了,要不到总坛坐坐,这一来嘛!你大哥顾老坛主身染沉诃在身!二来嘛!门中的弟兄想念得紧”!

  顾东平道:“我等兄弟这次南下滇西,有一件重要之事处理。飞虎门嘛!我们会去的,这样吧!等把手头的事情处理完,我们一定会登门拜访”!

  杜乃迁笑道:“那顾老总一定带兄弟们来哟”!

  顾东平道:“一定!一定会来”!

  杜乃迁道:“如此,兄弟只好拜别众位兄弟了!牛老坛主,好好调养!告辞”!

  顾东平道:“杜当家的慢走!不送”!

  洪金宝冲着杜乃迁的远去的背影骂道:“妈个逼的,给老子装模作样,让他轻松脱身而去”。

  顾东平笑了笑道:“老五,小不忍乱大谋呀!让他回去也好!鬼影子宋城从今日起睡不好喽!唉…这人还真是的,水里,火里都共事二十多年的人啦!怎么就看不透呢?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难道他真不知道坛中异主,还是他真的早就被鬼影子宋城收卖”。

  牛太官道:“两者该有呀!一来是他一直在蜀中处事坛,很少回总坛,二是他很有可能被宋城收卖”。

  刘应坤沉声道:“不!依我看来!杜乃迁早就是鬼影子宋城的人了”。

  “不过老夫已有想不通的地方,按理来说,他杜乃迁是飞虎门中的元老,就他的皮气,性格跟阴阳怪气的鬼影子宋城,怎么与他达得上伙呢”?

  顾东平叹声道:“世间上的一切事物,并不是一尘不变的,昔日的兄弟又怎么样,今日,若不是我等突然出现,只怕牛老弟以为刀下之魂了,哎…真是人心难测呀”!

  刚说到这里,顾东平脸色一变,冷笑道:“他杜乃迁敢跟咱哥几个玩心眼”。

  刘应坤苦苦笑了笑道:“难道被我说中啦”?

  点了点头,顾东平冷笑说:“二弟!你果然没说错。哼!他敢玩阴的,那我们就承全吧!老九!山道坡上草丛中潜伏着二个暗桩,西路小树林间还有一个,做了他们,决不能让他们寻到我们的踪影”。

  毒蝎子郑五道:“放心吧!大哥!对付这些人我是他们的祖宗”!

  刘应坤道:“大哥!接下来我们怎么做”?

  顾东平道:“大家小心了,他杜乃迁继然玩阴的,那我们以不用在客气了,一路将他安排的暗桩拔了,然后,跟着他走,我们到总坛最近的找个地方落脚,这叫灯下黑,花点时间,把总坛的情况摸清楚在做决定”。

  六合钩冉兴荣道:“离总坛最近!这怎么找呀”!

  君子剑陈五道:“是呀!我们对当地又不熟习,这个落脚的地方怕不容易找到”。

  牛太官道:“顾老大!你们怎会到滇西来啦?该不是真的听说飞虎门中有变,你们才…”。

  顾东平叹声道:“老牛!你有所不知!我等现在不再是天地九杀了。我们明号叫神风九义。是残剑门少门主为我们哥几个改的明号”!

  牛太官惊异的道:“什么?残剑门?莫非江湖上传闻的飞天神龙尹建平是真的”?

  顾东平点头道:“是真的”!

  牛太官道:“这么说!你们哥几个投靠了残剑门”?

  刘应坤道:“喔!所以!少令主才为我们哥几个改了明号嘛”!

  牛太官兴奋的追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嘛”?

  顾东平接着将张太师为了想掩盖八年前古坪口,喑杀尹道元一家的证据,大量为黄金收卖黑道高手,想将昔日叁予者灭口的事,依依给牛太官说了一遍。听得牛太官是又惊又喜!

  牛太官最后道:“这么说!飞虎门复门有望啦”!

  顾东平道:“从现在的情况判断,鬼影子宋城的确是张太师,昔年按插在飞虎门中的卧底,等待时机一到,就夺下飞虎门门主之位,达到全面控制飞虎门的目的。并将飞虎门每年生产的黄金据为己用”。

  牛太官失声道:“嗷!我明白啦!这么说!八个月前,库里被宋城调走准备赈灾的三十多万两黄金!偷偷运回京城是真的啦”?

  顾东平笑道:“什么?这批黄金是宋城偷偷运出去的”?

  牛太官道:“这消息是我原来的一个旧属告诉我的。怎么?你也知道此事”?

  顾东平点头道:“哦!这就是了!但后来!这批黄金确被道上的一伙神秘人给劫走了,你知不知道”!

  牛太官一听,脸色大变,他惊呼道:“这!这是真的”?

  顾东平点头道:“这消息来源很可靠。不是传闻”!

  牛太官惊叹的道:“这件事情恐怕连宋城都还蒙在鼓里呢”?

  顾东平道:“这是为什么”?

  牛太官道:“顾老大!你们从靖江走到今日,多长时间了”?

  顾东平道:“瞒打瞒算!我们走了整整三十八天”。

  牛太官道:“你们是轻骑,所以走得要快一些。可是,从这里押着几十万两黄金,到京城些要多少天”?

  刘应坤道:“大概需要四到五个月吧”?

  牛太官道:“一个单程,就需四到五个月,那么一个来回呢”?

  顾东平道:“喔?这样说!鬼影子宋城还真不知道,黄金早被人劫了”!

  牛太官道:“如果他若是知道了,恐怕他也藏不住呀!早就闹翻天了!哦…我大概可以估计到是谁能做这么大的买卖了”!

  刘应坤道:“谁有那么大的手笔”?

  顾东平和牛太官相互对视一眼道:你是说,“他” ?

  牛太官笑道:“顾当家的!你认为不是”?

  点了点头道:“喔!天底下大概能撑握情况的,也只有他了”。

  牛太官有些兴奋的笑道:“走!我老牛带你们去找一个,距总坛最近的地方。呵呵!不过今晚是到不了啦?你们看,穿过那个碍口,就到丽霞镇,明日下午,便可到达那里”。

  顾东平道:“好呀!大家上路吧!老五!老九!在咱们中间,要数你们的轻功高上程,割尾巴的事,就由你们来完成!看来又要辛苦哥俩个啦” 。

  洪金宝笑道:“哥们先走一步,我和九弟随后赶来”!

  看着顾东平绝尘而去!“洪金宝道:九弟!咱们也该动啦”?

  毒蝎子郑五道:“五哥!看老九的”!

继续阅读:第71章:割尾巴毒蝎子显神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剑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