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救故人神风九义施杀手
柳生居士2018-03-19 16:306,573

  他扬鞭催马,率先向谷内而去,其他几个兄弟,紧随其后。他们拐弯进入谷中时,只见得驿道崖边,有十多个人在围攻一个中年大汉,那大汉浑身上下全被血染红,似是别人的血溅上去的。其间已有自己的血,那大汉似乎也至灯干油尽,但他还在苦苦撑着。

  当神风九义马到近前时,忽然又从谷中两面,跳出七八个人来,挡住了去路!其中一名刀客大声道:朋友!请打住,绕道走吧!帮会在处理内事。

  毒蝎子郑五道:“你们帮中处理自己的事情,与我等有何关系!我们哥几个是路过此地,绕道而行,这里只有唯一的这条路、你让我们怎么绕”?

  那中年刀客道:“那是你们的事,我管不着,赶快走开”。

  水上飞洪金宝大声骂道:“放你娘的屁!老子走的是官道,路过这里,无意间撞上尔等臭事,路只有这一条,你让老子飞过去呀”!

  那中年刀客道:“哎!我说你这位老兄,你怎么张口骂人呢!老子好意,让你们退回去避避”。

  洪金宝道:“避你妈个头,老子都走到这里了,你好生让开,让老子们过去。老子没闲心管你的破事”。

  另一个中年刀客道:“这位兄弟!你张口老子!闭口老子的,你这不是没事找事吗?飞虎门你听说过吗?相识的赶快退回去,否则…”。

  “飞你妈…”。

  洪金宝刚要骂,忽然止住。众人内心一惊。

  洪金宝道:“你刚才说什么!飞虎门,你们是飞虎门的人”?

  那中年刀客道:“怎么?兄弟!怕了吗?我告诉你们,今日飞虎门在这里处理帮务,识像的赶快退回去”!

  毒蝎子郑五惊乎道:“天呐!大哥!被围攻的人是牛大哥”!

  众人再次向那人看去,同时面上一惊,倒吸了口凉气,眼看那姓牛的人快支持不住了!翻云掌整个人从马上腾身而起。

  大喊一声:“牛大哥!撑住!我来助你”。

  紧接着顾东平,君子剑陈五,随之从马背上纵身而起扑向斗场。其他五人翻身下马。向挡在路间的刀客逼近。

  翻云掌刘应坤在武学上,数以掌法称雄,他是少林寺的俗家弟子。十七式大悲掌,在江湖中鲜有敌手,后来被江湖中人起了个雅号,叫翻云掌。只见他身在空中正要落地时,右手闪电般的一掌,打在正要挥刀砍向姓牛的左腿刀客前胸,那刀客未意识到危险,只觉得一股强烈的劲力,将他震得倒飞出去,跌倒在路间,好在因情况未明,刘应坤出掌时,留有佘地,否则,那刀客连死都不知是谁,暗中偷袭于他。

  刘应坤一掌打飞了那刀客,收掌将姓牛的中年人向后一带,正好被后赶到的顾东平接住,君子剑陈五人刚落地,拔剑出招,快如闪电,一招剑荡群魔,将围在近前的几名刀客,逼得急忙抽身退。

  紧接着刘应坤又是一阵快如风的掌法,将刚要攻到近前的两名刀客震退。危急的斗场,总算解围。

  而阻在路上的客,见马上纵身飞起三人,扑向斗场,剩下的五人,翻身下马向他们逼来,于是,拔刀应对,他们竟然不知九人原来却是叱咤风云,二十年昔日飞虎门中的天地九杀,这种拔刀相向,无凝是老寿星吃洮砒霜——活得不耐烦 了!

  先是毒蝎子郑五,只见他双手一扬,从手中飞出几道银色的燕子镖,镖至人倒,四五个刀客瞬间翻身倒地,发出惨叫声。

  而天合钩冉兴荣,则一声狞笑道:“小辈!冉爷来了!双勾一前一后攻向另外两人,一个照面,俩个刀客持刀的右手,连手带刀带着血飞上了空中。抱着手惨叫倒下”。

  五人大踏步的走向斗场。飞虎门众人惊住了,这九人到底是什么人?武功如此之高,而且似乎还认得被追杀的五坛主牛太官。

  神风九义一现身,顿时把飞虎门中所有在场的人给震住了。

  牛太官剑伤屡屡,血肉模糊,此时,他虚脱得倒在顾东平的怀里。顾东平急忙用酒给他吃下一棵药丹,右手掌托住气海穴,运气助他恢复元气。

  见此情景!刘应坤和陈五急忙戒备。当洪金宝五人赶到时,牛太官苍白的脸渐渐红润起来,不到一刻种的时间,牛太官睁开了双眼!当他看到一张张熟习的脸时,又是一阵激动。

  他双目中充满了泪水,语不成声的道:“顾老大!刘二哥!陈兄弟!你们怎么…”

  顾东平轻声道:“你先不要说话,等兄弟们先为你疗伤”。

  毒蝎子郑五在九人中,疗伤是一流的,因此,他当仁不让的开始为牛太官止血,包扎伤口。很快就处理完伤口。牛太官慢慢的回过神来。

  洪金宝问道:“老牛!这是怎么回事?这些狗娘养的,为什么追杀于你”?

  牛太官叹声说:“唉…洪兄弟!一言难尽呀”!

  从君子剑陈五的手上,接过水囊,喝了几口水。

  牛太官道:“九位兄弟呀!如今飞虎门是今非昔比啊!自你们哥几个走后,飞虎门就迁回滇西,老门主练功走火入魔,双脚不动趟不得,就把门中的大小事务尽数交给鬼影子宋城,从那个时候,宋城那天杀的,狼子野心渐渐的露了出来,他清除异己,培植势力,将七大分坛坛主逐步换成他的亲信”。

  喘了口气,牛太官又接着道:“紧接着,鬼影子宋城又开始,把他平日不和的兄弟暗中一一剪除。二坛主,雷严贤,四坛主,周国程,七坛主马副彪,还有几个副坛主,先后死的死,失踪的失踪,屠龙手,李明玉,暴毙在房中。就连德高望重的顾老坛主,也忽然中风,动趟不得”。

  “什么?我大哥中风啦”?

  顾东平着急的问道。

  牛太官说到这里,哭着道:“是的,顾老坛主,现在是,能吃能睡,不能动,他身边有几个门中兄弟侍奉着”。

  “唉…,我牛太官一辈子对飞虎门忠心耿耿,先是把我从五分坛调到内事坛,接任顾老坛主的事务。没想到,不到一年间,鬼影子宋城却栽赃陷害,在帮中说我坚守自盗,盗走门中库金五万两,把我和几个弟子关了起来”。

  “半个月前的一个晚上,我和几个弟子,忽然被几名蒙面人,从牢中救出,其中一个蒙面人告诉我说,鬼影子宋城要杀我和我的几个弟子,让我带着他们赶快连夜逃走”。

  “上路时,他每人给了我们一个很重布包,他说我牛太官为飞虎门辛辛苦苦几十年,老来未成个家,包里每人有一万两银子,让我们回中原老家去,安生过日子”。

  “然后,我们就分手了,第二天早上,我那大徙弟发现,包里并不是什么银子,而是一万两黄金呀!五个人拼起来,正好是五万两黄金,当惊异发觉不对的时候,鬼影子宋城带着门中的百多弟兄,将我们师徙五人包围起来,并人赃具获”。

  洪金宝听到这里后,恨声骂道:“他娘的,这不是明摆着栽赃吗”?

  顾东平道:“这么说,救你们的那些蒙面人,是鬼影子宋城一手按排的,那你们又被他们抓获啦”?

  牛太官点头道:“是的”。

  洪金宝急着问道:“可你后来,又是怎么逃了出来”?

  牛太官叹声道:“就在押住总坛的路上,突然,又出现了十多名黑衣蒙面人,袭击了他们,将我们救出来”。

  刘应坤道:“很明显,第一次救你们的黑衣蒙面人,是鬼影子宋城的人没错,但第二次救你们的人,就并非是鬼影子宋城的人啦?你知道这些人的来历吗”?

  牛太官道:“当时事态紧接,其中俩名黑衣蒙面人,砍断铁链之后,并每人给了我们一把兵刃,只说,让我们快逃。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等过段时间后,自然会有人找我们。他说完,拿了包银子递给我,护着我们逃离,之后就不见了”。

  刘应坤问道:“大哥!你说?救牛大哥的第二批人,又是什么来路”?

  顾东平道:“这不好说,从牛坛主的话里分析,这批人,认识牛坛主,并且还告诉牛坛主,等风声过后,自会与他联系…,呀…。莫非他们是飞虎门的旧部”?

  刘应坤道:“有此可能。但又是谁有如能力,组织这次有计划的救人呢!莫非是…”。

  顾东平作了个止住的手试。

  刘应坤点了点头又问道:“牛坛主,你怎么不小心,又被鬼影子宋城跟踪上了呢”?

  牛太官叹声道:“唉…十多日来,我们东躲西藏,昨日,我的弟子出去,办些生活用品,回来时却在次被他们发现,在次发生了拚杀,冲出追杀后,老夫为保护几个弟子,将这些人引到这里,随着老夫的弟子,也被追散,生死不明。

  “你们聊够了吗”?

  众人回过身来一看,不认识。顾东平起身,走到他面前看了看道:“你是谁” !

  那中年剑客道:“区区飞虎门外事坛副坛主赵健”。

  顾东平笑了笑道:“呵呵!原来是赵坛主,失敬了”!

  赵健道:“阁下又是何方神圣,竟敢架飞虎门的梁子”?

  洪金宝正要上前,却被顾东平拉住了。

  顾东平使了个眼色之后,回身道:“嗷!是吗?飞虎门了不起呀!我还告诉你!不要拿飞虎门来骇我,这个人,我们要定了,相识的赶快带着你的人滚”。

  赵健冷笑道:“看来这位朋友还真是长着一双招子,不太亮呀!非要拢一拢飞虎门的胡须不可啦!识像的赶快带着你的人走,飞虎门可不是好招惹的!否则咱就不客气啦”!

  顾东平笑了,他又上前几步:“哈哈哈!小子!你听好啦!飞虎门在老夫眼里,什么也不是!这位牛兄弟,是老夫的朋友,这件事,老夫管定啦”!

  赵健冷哼道:“是吗?你们硬是管这挡子闲事,那是你们自己找死,怪不得谁来!兄弟们!跟我上,做了几个有眼无珠的贼人”。

  话音刚落,只听得一声破风裂哨的声音,一支回旋镖,闪着银光破风而来,赵健一楞神之间,左眼一疼,回旋镖插进了他的眼晴,一声惨叫,赵健的左眼彻底废了。

  发镖人正是毒蝎子郑五,他又捏着一支银光闪闪的回旋镖从后面走过来。他走到捂着一支眼晴的赵健面前。

  冷笑着道:“姓赵的!飞虎门算什么!是你的招子不亮”!

  脸上的血一直往下滴,赵健忍着巨痛,拨出带着眼球的回旋镖,丢到地上,大声道:“兄弟们!给我上!做了这些狗日的”!

  瞬间又出现了数十人,将神风九义团团围住。

  顾东平大喊道:“是飞虎门的旧弟兄,赶快退开,我们是天地九杀”。

  话音刚落,众人中一阵燥动,顿时退开了十多个。

  顾东平大吼一声,道:“九弟!注意保护牛坛主,先拿他们发发市利,杀”!

  洪金宝大刀一轮,大声道:“洪某来也,挡我者死”!

  手中无与伦比的速度,刀到之处,刀刀溅血,刀刀崔命。

  神风九义除了老九毒蝎子郑五留在原地照顾牛太官之外。其他八人如下山猛虎,势不可挡。

  处事坛副坛主赵健,是近两年才被太师派到飞虎门,充实鬼影子宋城势力的杀手,从未听说过飞虎门中有过天地九杀,如果他知道:恐怕他也不敢把自己留在危险之地。早带着自己所属下逃走。

  然而,赵健耳听着天地九杀的名字,眼看着他带来的属下中,有十多人当场退朝一边。他仍就认为是那些下属贪生怕死的原顾,曾思量着等回到总坛之后,狠狠整治一下这般奴才。

  退在旁边的那些昔日飞虎门的旧部,他们知道:天地九杀在当年飞虎门中的地位,飞虎门就是天地九杀,而天地九杀本身就代表着飞虎门。

  自八年前靖江古坪口事件之后。天地九杀脱离了飞虎门,就等于是一憧高楼断了九根柱子。因此,飞虎门门主吴正坤才最后决定,将飞虎门喑中带回滇西,不在关心江湖中的恩恩怨怨,一心在滇西这块一亩三分地上,淘金。

  因为,若想在江湖中立稳足,是要本钱的,天地九杀便是支撑高楼的本钱。

  本钱没了,飞虎门便会不堪一击。

  赵健没有想到,这次出红差,路上小鬼遇到阎王,只能怪自己的时运不济。不到一柱香的功夫,三十多人,都躺在了路边,草丛中,赵健捂着眼睛的手颤抖着,独眼观天下,而他的那支独眼,所看到的是溅满黄土的血,和断了气的一具具尸体。看到的是死亡降临前的恐惧。

  八人向他走去,他一步步的后退。在赵健的眼前八人,突然变成的血神。他退到了崖壁边,无法可退了。

  赵健前胸一挺道:“你,你!你们想怎样”?

  洪金宝狞笑道:“看你这个熊样,你不是说要把我们做掉吗?怎么样?我们大哥给你机会,你确不要”!

  赵健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牛太官被郑五扶着走过来道:“赵坛主!让老夫来告诉你吧”?

  他走到赵健面前,冷笑的说道:“他们便是八年前离开飞虎门的天地九杀兄弟!你听说过吗”?

  赵健脸色唯变,惊慌的道:“你!你们想把我怎么样”?

  洪金宝呵呵笑道:“呵呵!之前你不是说:一个不留!全都做了吗?怎么?现在你的那些属下在黄泉路上等你呐!你要不要跟他们一齐去”?

  赵健吓得卟嗵一下跪在了众人面前,扣头道:“众位大哥,求你们放过我吧!兄弟我也是奉命行事!牛坛主!牛坛主,请你为兄弟说句好话,求几位大哥饶了我的性命吧!看在我上有老,下有妻儿的份上,饶了我的性命吧?求求你们啦”?

  牛太官恨声道:“哼!赵健,你这个狠毒的东西,你追杀我的时候,怎么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你又是怎么对待我和我的弟子呢?你把我的弟子一掌打下悬崖的时候,会想到今日的报应吗”?

  洪金宝恨声道:“似这等心狠手辣的东西,一掌毙了算球,何必跟他费那么大的劲”!

  他说罢,挥起右掌将要拍下时,却被顾东平拉住了。

  洪金宝不解的看着顾东平道:“大哥!这等货色!杀他算了,留他何用”?

  顾东平道:“五弟!稍安勿躁”!

  他看着趴在地上的赵健道:“赵健,你真想活命吗”?

  赵健抬起头道:“小的求求大哥!饶了小的命吧”?

  顾东平道:“要我等饶了你的命不难,但是,你需要答应我两件事情”!

  赵健急忙扣头道:“答应!答应!只要留下小的活命!大哥便是小的再生父母!莫说两件!就是十件,一百件小的都答应”!

  顾东平笑了笑道:“你起来吧”!

  赵健颤栗的站了起来!他小心意意的道:“大哥!需要小的为大哥做什么”?

  顾东平道:“你听好了!第一件事,就是将活着的这些兄弟,安全的将他们带回去,记住!绝不能让他们少一根汗毛。并善待他们,听清楚啦”?

  赵健道:“听清啦!将兄弟们带回飞虎门,不让他们任何人少一根汗毛。善待他们”。

  顾东平又道:“第二,从今日起,你必须为我们做事!回到飞虎门后,会有人找你的。这是一棵五毒钻心丹,此丹需三十日发作,那时候你将生不如死,直到七七四十九天之后,你必将全阜溃烂而死,我们会在二十天内给你第二棵解药,服下它。等办完事情之后,我自会给你解毒”。

  赵健颤抖的手接过顾东平手里的药丸,张口服了下去。

  顾东平又拿出一棵红色的丹丸道:“赵健?这是第一棵解药,好好保存,你需要在二十天后,服下他!可保你体内的毒不会发作,记住了吗”?

  赵健道:“小的记住了大哥”!

  顾东平道:“好啦!你处理一下眼睛,带着兄弟们回去吧”?

  赵健道:“可是大哥!我带出来的弟兄们都死了!我回去怎么交差呀”!

  顾东平道:“照实说!你回去告诉鬼影子宋城,你就说!牛坛主被天地九杀给救走啦!手下的兄弟还被天地九杀给杀死!自己中了毒蝎子郑五的四旋镖,废了一只眼睛。你是带着十多个手下逃出来的,如果他还要问别的,你就给他来个一问三不知,不过赵健!我可告诉你,千万别耍滑头,否则,你将死得便惨”。

  赵健道:“小的不会!一定照大哥的吩咐去办”。

  顾东平道:“那是最好不过了,你去处理伤口吧”!

  他说完,转身带着众弟兄向那些飞虎门旧部走去!飞虎门旧部们大多认识天地九杀兄弟。当看见九杀兄弟向他们走来。

  急忙向前迎来,众人道,小的们,“拜见九位大爷!牛坛主”!

  顾东平道:“兄弟们免礼啦!多年不见!众位弟兄可好”?

  众人低下头去。没一人回答。

  牛太官叹声道:“自从飞虎门之变后,这些过去的旧属,日子都不好过呀”!

  顾东平道:“兄弟们!大家不要难过,相信我顾东平一句话,这好日子要来了,用不了多久,我保证!让你们扬眉吐气。不过!你们还得回飞虎门去,在熬上一段日子”。

  其中几个道:“顾大爷!我们商量好啦!不想回去!就跟着九位爷!在回飞虎门,日子难点到好说,可我们不能整天看着那鬼影子宋城,搞窝里斗,看着那些当家的,向牛坛主一样受迫害”。

  众人道:“对!我们不回去!愿意跟着九位大爷,刀里,火里!我们不怕”!

  刘应坤笑道:“弟兄们!你们都是跟着飞虎门,水里,火里闯过来的旧属,顾大哥说的没错!你们真的还得回去,飞虎门还是你们的家呀,家里有贼,相信我们说的话,用不了多久,你们还会重新站起来,扬眉吐气的过日子,相信飞虎门几百名弟兄,不止你们这几个吧!我刘应坤只要一点要求,大家回去之后,在忍忍,保住自己,便是保住了飞虎门。你们听到了吗”?

  众人点头道:“听到啦!二大爷”!

  刘应坤笑道:“好!不过呀!还得请大家帮帮忙!把这些尸体挖坑埯埋了吧?好不好”?

  众人一齐动手,很快就将死去的尸体掩埋。旧部们依依不舍的跟着赵健而去了。

继续阅读:第70章:斗宋城牛太官同仇敌忾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剑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