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走古道神风九义救故人
柳生居士2018-03-19 16:356,625

  自他上擂台上,这是他最想知道的件事情。

  因为,江湖中人都知道,任江湖中的各大门派,既便是,武当,少林,华山,都可招惹,唯独不可轻意招惹残剑门的人,一旦招惹上残剑门中人,不要说残剑门主郑天明那老绝户可怕,便为可怕的是,到那时你把自己置身于整个中原武林,各大门派的仇视之下,任你三头六臂,将死无葬身之地。

  前段时间,风闻说神枪派的掌门人,只几招的功夫就败给了刚出道残剑门门主郑天明嫡传弟子,飞天神龙尹建平的手里。

  就连,黑道中不可一世的洞庭老怪,大飞帮,雷电门,玉树派,伏魔刀冉城等众多高手,杀虎口一役。死伤无数,北败而归。

  连这些鼎鼎大名的黑道高手,都吃了大亏,他小小的卧虎领又算啥。

  今日还真是怕谁来谁。他恨自己,活了大把年纪的人了,为什么昨日在山下,不弄清楚这些人的来路,竟然自信的把他们请进山寨。请神容易,送神难呀。还想将这些人一网打尽,将其一举灭了这些人。恐怕比送神更难啊,弄不好!卧虎领的百年居业,将毁于一旦。

  童易坤心里疾烈的恐慌起来,他为了掩饰自己的惊慌。

  顾作镇静的说:“这么说,冬老弟是残剑门中弟子啦”?

  冬国雄笑了笑道:“呵呵!冬老怪!你也太抬举老夫了,老夫只是一个忘忧谷中种花养草的花奴而已。那够得上什么门下弟子”。

  童易坤道:“哦!这么说,那位面如冠玉的少公子,便是残剑门郑老令主的嫡传弟子尹建平啦”!

  尹建平站起身来,腾空而起!将到数丈十,临空而走,轻风卷起,落在擂台之上,众人失声而呼,“飞天神龙”, 台下一遍惊慌。

  尹建平轻声道:“童寨主,本座便是尹建平”。

  童易坤惊呆了,看上去只是一个文质彬彬的英俊公子,想不到武功练到了反扑归真的境界,就刚才腾空而起的绝世轻功,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童易坤知道:他彻底栽了。

  童易一抱双手道:“少谷主出道,不到一年间,侠义之名,如雷贯耳!老夫有个不请之情,不知少谷主能否殷应”?

  尹建平道:“童老请说”!

  童易坤暗暗的想,看来今日山寨完了,眼下必无它路,只有自己把命交给冬国雄,还能保住山寨中大多数兄弟的命。而如果自己一条路走到黑,恐怕官兵一到,山寨将瓦砾不存。打定主意之后。

  他向山寨众兄弟看了一眼,长叹声道:“少谷主!都是老夫有眼无珠,昨日就该看出,并放了马小姐,也不会倒至今日之约。昨晚间你们能从戒备森严的卧虎领上将马小姐轻易救走,老夫更不该抱有幻想,设下这鸿门宴。所以,老夫请求少谷主,网开一面,不要伤及无辜,放过山寨中的妇孺和无辜的人,给她们一条生路吧!至于老夫,二十年前就有一段血仇,这也是老夫与冬老弟的恩怨,老夫自会了断”!

  下面山寨的几个头领站起身来道:“老寨主,你这是什么意思”?

  童易坤长叹道:“兄弟们!老夫对不起大家了,阴师秀才误我呀”!

  尹建平点头道:“本座同意,只要他们今日不在意气用事。经后不在危害江湖,和做出坑害百姓的事来,本座便会网开一面,放了他们”!

  童易坤惨笑道:“残剑门少门主的话,老夫信得过!老夫带他们谢过少门主”!

  刚说到此!只听得吱的一声厉叫,一根冲天引火在空中炸开。

  闪出一遍烁光。大门外一下子冲进数百名官兵,将门口阻得水泄不通,大寨厅里以冲出几十个官兵阻住所有人的退路。山寨的所有人一阵惊慌失措。

  童易坤面色巨变,吃惊的看着尹建平道:“尹公子!原来你们早有按排”?

  尹建平笑了笑说:“童寨主,对不起啦!本座想只要卧虎领上,有你们盘踞一天,民间就会有许多平民百姓受难。而遭受你们的杀戮。因此,本座不得不出此下策,灭了山寨,还一方清平世界”。

  童易坤惨淡的道:“尹公子!你不当武功可怕,心智更可怕。罢了!今日我童易坤败在你尹公子手里,老夫认了”。

  于是,童易坤朝下面大喊道:“大家不要乱!听我说:兄弟们!刚才我与飞天神龙少令主说了,少令主愿自网开一面,放大家回家去!卧虎领从既日起,解散!大家不要反抗,交出手中的兵刃就行”。

  经童易坤这么一说,所有山寨的丁勇,丢掉手中的兵刃,集到一齐。

  童易坤微笑的点了点头,他惨笑着对冬国雄道:“冬老弟,老夫的命,你拿去”。

  他刚说完,嘴中一口鲜血喷射而出,童易坤倒在擂台之上。

  “老寨主啊”

  冬国雄怎么也没想到,童易坤竟然会自振断心脉而死。当尹建平拉起他的手时,他已气绝身亡。他像冬国雄摇了摇头。

  正在此时,都统赵文虎带着俩个兵勇来到擂台上。

  他向尹建平单腿一跪道:“标下叁见特使大人”!

  尹建平轻声道:“赵都统免礼”!

  “谢特使大人”!

  尹建平问道:“赵都统!可有伤亡”?

  赵文虎感概万分的说:“回禀特使大人!标下人等无一伤亡,卧虎领可是湘西地界上最强悍的劫匪,多年来盘踞在此,杀人越货!无所不为,朝廷曾多次派兵围剿,收较其微。今日特使大人妙计,又有刘女侠神功支援,点算是为湘西清除了一大引患”。

  尹建平笑了笑道:“赵都统!吩咐你的人,将所有寨中丁勇,暂时关到厢房中去!严格把守,并且,将山寨所有财物,全部清理到大寨厅内,后院的老弱妇孺一概不准惊扰”!

  尹建平最后又道:“赵都统!通知所有官兵,不准轰抢财物,不准乱杀无辜,不准中饱私囊,违令者杀无赦!待山寨所有浮财清理之后,本座另有重赏”。

  赵都统道:“标下遵令”!

  尹建平道:“哑叔!安排一下,今日为已晚,我们就在山寨住一晚,明日上路”!

  哑仆冬国雄道:“是!少谷主”!

  却说神风九义,自靖江与尹建平分手南下之后,各自安排家小,并约定宜洲汇合,而后西行南下。

  三个月一后便进入了滇西永城地界,虽然说是一路行程,行的是官道。

  进入滇西之后的气候,一改北方的苍凉的气候。清晨雾气腾腾,路上行人稀稀,偶耳间从深山中传来几声虎鸣。

  冷大山轻声骂道:“他娘的,这条鸟路!真他妈的难走”。

  君子剑陈五笑道:“八哥像是昨晚没睡好!今日燥的慌”。

  冷大山道:“他娘的老九!谁像你呀!饿了就吃,困了倒下便睡!也不管什么场所,既便是躺在猪笼里你已能睡着,昨晚间还真他娘的倒霉,一躺下之后,就开始浑身被虫子叮的又痒又痛,无奈坐了一夜”。

  赤练蛇顾东平呵呵笑道:“呵呵!老八!滇西这地方,你以不是第一次来,这里有一种叫跳蚤的毒虫,专捡它喜欢的血腥下口,像是你老九的血适合它的胃口吧”?

  翻云掌笑道:“那是!咱八弟的肉香血旺嘛!怎像咱皮糙血少,你就是让它咬上几口,它还看不上呢”!

  水上飞洪金宝道:“哎!老八!你今晚可不能与五哥挤在一齐呀!我老洪天不怕,地不怕,就怵这些小玩意。记得十年前,我和大哥那次来滇西,就住在这家客栈,哎哟!就是被这些小东西叮得不得了”。

  “嗨!你说这些小玩意,你叮就叮吧!还真他娘的没完没了啦!当你走的时候,他还恋恋不舍的缠上你啦!冷不叮的给你来一口,从那次以后,我最烦的就是这些小东西”。

  顾东平道:“这种跳蚤,它生长在动物身上,比如说,猫啊!狗的身上最多,以后凡是遇到养这类动物的地方,避开为妙”。

  蛇头枪成天虎道:“哎!大哥!记得咱哥几个上次来这里的时候,有十二年了吧”?

  顾东平道:“是啊!是十二年了,那时老九才二十不到,唉…。真可谓是:

  玉堂意消豪气空, 可怜愁对虹桥东

  当年徙留书剑恨 此日不在马笠逢

  “然而,人生世事难料啊!说实话!当年靖江哥几个一别,老夫我是暗暗发誓,此生永不复出,在家里侍奉俩老,归隐桑田,做个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桑子翁。儿女天伦,到已消遥自在。怎仍,一心想着儿女天伦,可这些天杀的偏不让你好过,不放过咱们,还找上门来灭口”。

  翻云掌刘应坤道:“是啊!老夫以有此意!可偏偏有人让你不好过,树欲静而风不止喽!却说昔年靖江那挡子事情,我们哥几个虽说未参予那场惨无人道的杀戮,可是,我们毕竟加入了那场行动的行列,我不杀伯仁,而伯仁为我而死。只要想到这些,心如刀割。更为可恨的是,我们扰不起,还躲不起吗?哼哼!可这些天杀的狗贼,竟然赶尽杀绝”!

  洪金宝恨声道:“他奶奶的,事情都因鬼影子那狗日的而起,如果这次查出鬼影子宋成,真是那太师张老狗的人,我洪金宝定将他碎尸万段,方解我心头之恨”!

  赤练蛇顾东平道:“老五!尹公子说的对,这怕事情没那么简单啊!从南晋王嘴里吐出的话,不可能没有依据,晋南王不当是皇帝的儿子,还是朝廷军枢大臣,说不定连皇上都知道内幕”。

  “我大哥从飞虎门创建以来,一直在滇西负责矿山事务,不要说不知宋城的底细,及使知道了,又怎么样,他毕竟是副门主啊…。这也是我最为担心的事情”。

  毒蝎子郑五道:“大哥!如果是这样的话,恐怕现在飞虎门早已落入宋城的手里”。

  水上飞洪金宝道:“大哥!如果事情像你分析的那样!那老门主他们和顾老坛主会不会被他们给…”。

  顾东平叹声道:“唉…这很难说,已是我最为担心的事情呀…”。

  翻云掌刘应坤道:“我看不会,依老夫的判断,鬼影子宋城他还不会傻到明目张胆的敢把老门主和顾老坛主怎么样”!

  快剑冷大山道:“哼哼!这到难说!他鬼影子宋城潜入飞虎门,不显山,不露水,卧薪尝胆二十多年,可见他是个什么人了”。

  赤练蛇顾东平道:“老二分析的有道理,哥几个想想,飞虎门自创立以来,三十多年,其门中弟子门徒盘根错节。数百人之众,他鬼影子宋城,既便是再心狠手辣,已不至于把所有门人杀了、在他控制飞虎门之后,他会逐一用尽各种方法,先除掉下面各分坛的人”。

  “等到时机成熟之后,他当上门主,他不当不杀老门主,还会找个冠冕堂皇的借口,把他们供起来,稳住门中弟兄们的心”。

  “在说,老门主人虽然老了,但身边还有忠实于他的五大护法,至于我大哥!如果说有事,还有老门主看着”。

  翻云掌刘应坤叹声道:“但愿门中的那些老兄弟们不会有事呀…”。

  君子剑陈五道:“看看!二哥说了半天,还是不免担心起来”!

  刘应坤道:“这是两码事!我担心的是顾老坛主以下的那些兄弟们。老门主和顾老坛主不会有事,保不齐,那些昔日的兄弟们也不会有事”?

  顾东平道:“喔!二弟说的有道理”。

  水上飞洪金保道:“去他娘的飞虎门,老子们早就脱离了它,还管它个球事!顾老坛主,据是咱们大哥的大哥!这次去,先把他救出来在说”。

  一向很不说话的六合钩冉兴荣道:“五弟!话可不能那么说,咱们兄弟在飞虎门中共事那么多年,别的不说,这感情还是有的吧,你说,如果那些兄弟真的有难,我们会袖手旁观不成”?

  君子剑陈五道:“四弟说的是!毕尽是昔日的难兄难弟呀!是有感情的啊!虽说咱们脱离了飞虎门,可还有许多门中弟子是咱们的兄弟。若是他们有事,咱们也怎能看着不管”。

  顾东平叹声道:“是啊!昔日的天地九杀虽说是成为了过,我们现在投进了残剑门。但是,飞虎门里还有我们许多同生共死的兄弟,打断骨头还连着筋”。

  “换句话来说,我们都是出自于侠道中人,促强扶弱也是我们的本份。如果,昔日古坪口事件,我们扮演的是另外一和角色,恐怕咱们哥几个已活不过今日,既是不被少令主所杀,同样以会被太师张权给灭口”。

  说到这里,顾东平长长叹了口气道:“江湖险恶呀!但是,只要你走上了这条路,就是一条不归路,只能一路走到黑,所信的是,少谷主大义的收留了咱们哥几个呀!若不然,既便是死了,也都是江湖中的孤魂野鬼”。

  翻云掌刘应坤道:“大哥!说实话!兄弟这些天来,心里最为值得骄傲的一件事,就是跟随大哥投进残剑门,既便以后在忘忧谷中做个花奴,兄弟我以心干情愿。

  “前段时间,当我看到天王四星竟成了少谷主的随从。我就想,天王四星是什么人?这些年在中原武林中,可是声名鹊起的人物,江湖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我们天地九杀,虽然是有点小小的名气,但和天王四星相比,说实话,相差甚远呐”!

  风云掌李大年道:“是啊!不要说残剑门在江湖中的名头,就少谷主与在下有活命之恩,那日在宜城古道上,若不是他们师徒相救。只怕我与六哥全家早就尸骨不存了,别的我李大年不想,我欠下少谷主一份无法尝的大恩”。

  水上飞洪金宝道:“我洪金宝又何尝不是这样呢!你们不知,那日太师张权派来了两批杀手,第一批就是蒙山六雄”。

  顾东平失声道:“什么?他张权竟然收买蒙山那六个浑人去杀你。这,这也太不可思意啦?这不是赶羊入虎口吗,蒙山六雄怎是你五弟的对手”?

  点了点头,洪金宝道:“大哥有所不知呀!其实,这里太师张权的一条一石三鸟的毒计。他先让蒙山六雄将我引出来,当我与六雄拼个你死我活的时候,天王四星在出现,联手杀掉六雄和我,引出阴山老母出来找天王四星报仇”。

  君子剑陈五问道:“啊!这太师张权也太可怕啦!这不是想挑起中原武林的纷争吗?哎!五弟!你又是怎么识破奸计的呢”?

  洪金宝惨然道:“三哥!你高看老五了,想我洪金宝直人一个。那里有如此心机呀,是少谷主识破的奸计”。

  “那日,我到集上卖水货,还没回到家的时候,六雄绑了我的妻儿,想用妻儿的性命要挟我。当我卖完水货回家时,少谷主在我到家之前,早以赶到了,他与六雄交流的时候,道破了藏在背后的天王四星,我正好回家,少谷主早以说服六雄放开我妻儿”。

  君子剑陈五道:“蒙山六雄本来就是几个浑人,他们那么用这种手段来要挟人,这里面很可能是刘颜昌那狗贼授予的计策”。

  刘应坤道:“这是肯定的!五弟!你接着说”!

  洪金宝道:“当我刚到家门口时,听到家里有情况,正想偷听时,少谷主确发现了我在家门口,并道破了我的行动”。

  毒蝎子郑五惊叹的道:“这么说,少谷主也太厉害啦!五哥刚到门口,又被他发现啦”!

  顾东平道:“一个人武功,当练到返朴归真的时候,便可耳聪目明起来,耳可听到很远的动静。一双眼睛在黑夜里可以看见身边数丈远近的物体”。

  蛇头枪成天虎道:“哎呀!这就像老前辈们常说的,开天眼吧”?

  刘应坤道:大概差不多吧!

  快剑冷大山道:“少令主的武功大家都见识过,还是听五哥说说”!

  洪金宝叹声道:“当我进去后,少谷主正与天王四星比武打赌,那次是我洪金宝闯荡江湖多年来,第一次真正见识过,什么叫武学”。

  洪金宝叹声道:“少谷主的武功早以练到了返朴归真的境地。我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与我的平生所学,若是真正和少谷主死拼的话。恐怕走不出二招,我洪金宝定会横尸于地。那时,我没了斗志。心想,古坪口虽说我洪金宝曾无意间救过他兄妹,毕竟我们参与了那场杀戮,因此,只能把命给他,于是我服下了九弟给我的“续命丸” 。

  “什么?五哥!你服下兄的解毒圣药,续命丸。天呐!这,这,你不是在开玩笑吧!如果五哥你真的服下了续命丸,还可能活到今天”。

  毒蝎子郑五不相信的问。

  洪金宝道:“九弟!这是真的!五哥没理由要骗你”。

  毒蝎子郑五惊奇的道:“天呐!我的续命丸可是用来解天下巨毒的药。师傅他老人家说过,续命丸本身含有巨毒,如果不是用来解毒的话,单独服下去,神仙难救。那是没有解药的”。

  洪金宝道:“九弟!五哥我是报着必死的心才服下去的”。

  郑五还是有些不信的问道:“那你是被谁救活过来的”?

  洪金宝道:“是少谷主用他的血,将我救活的”。

  郑五道:“哦…。我明白啦!这就是说,少谷主曾经服用过忘忧谷后山禁地的神泉水,并且还通过神泉洗髓。他的本身非但不惧巨毒,反而还能解毒!这就对了,在靖江时,我曾听柳子和说,柳子和身中巨毒,连我的续命丸都救不了他,后来也是少谷主用自己的血救了他”。

  顾东平呵呵笑道:“这样看来,江湖上曾经流传了百多神的神泉,还真有这回事情”。

  翻云掌刘应坤道:“世间之大无奇不有,小时候曾听师傅说起过,这世间万物,奇花异果古而有之,但可遇而不可求。机缘巧合遇到这种神奇的事,也不是不可能的。少谷主误闯禁地,杀死白蛟,吞食白蛟内丹,九死一生,又机缘巧合,神泉洗髓,本身是福缘,身有异能,是上天造就了他。听天王星高老弟说,几个月前,他在宜城杀了大漠七狼时,手中的星芒剑,可百米之外取项上人头”。

  顾东平道:“呵呵!这是武林中人练武所追求的,至高无上的境界,驭剑术,可是几百年来,能练成此剑术的,确寥若晨星”。

  突然,翻云掌刘应坤,轻声道:“听!有情况”!

  毒蝎子郑五道:“前面山谷里有厮杀”。

  顾东平道:“走看看去”。

继续阅读:第69章:救故人神风九义施杀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剑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