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尹建平未雨绸缪
柳生居士2018-03-19 16:325,281

  说话间反手递给了尹建平。尹建平接过书函,打开来看了一会。

  面带喜色道:“恩师和刘老以经制定出了一整套计划,但不知江南三绝神偷,徐如飞,帮主哥哥可熟习”?

  陈九龄笑道:“呵呵,平儿兄弟!你可是问对人喽!提起徐老爷子此人,我陈九龄是在熟不过了,此老算起来也过花甲了的人喽。他呀刚正不阿,疾恶如仇。爱管不平之亊。虽然名号叫三绝神偷,偷字嘛!未免沾上偷鸡摸狗之嫌,但是俗话说,这盗亦有道”。

  陈帮主立起大母指道:“他可是江湖中,劫富济贫的侠盗。他的三绝神技,一是易容术,堪称一绝。二是一身出神入化的轻功,江湖中无人能及。第三是藏身术。说起他,有些像老帮主的性格,如神龙见首不见尾,他不想见你,你确难找到他,既更就算是他站在你眼前,你也识破不了。如果他要见你,冷不丁的就会出现在你眼前,虽说只有三绝,可舒不知,此老的一身内外功夫也堪了得,江湖中鲜有敌手”。

  正在此时,突听得大厅中传来一声冷啍道:

  “哼啍,你这个老叫花,什么都好!就是嘴上沒个把门的,在人前议论别人,不太够意思吧?”

  声音传来,众人都有些吃惊,四下观看。

  尹建平笑着道:“徐老前辈,梁上冷风透骨,还是请你老下来喝口热茶吧”?

  众人抬头向梁上看去,决果一无所获。,

  尹建平又轻笑道:“徐老前辈,屋檐上尘灰满处,可别把衣服弄脏喽”。

  然而,四周仍然一遍寂静,在坐的人都是江湖中高手,可听得尹建平两次道出徐世飞的藏身处,还是不见此老现身。众人猜想,何许是尹建平猜错了不成。又过了一会。

  尹建平又是轻声笑道:“呵呵,徐老前辈一身轻功果然无人能及,可是瓦屋上结雪成冰,落脚很滑,老前辈可是要小心了”。

  听得屋面上一声郎笑道:哈哈哈!小兄弟真是郑老前辈的高徒,我三绝神偷恐怕要改名了”。

  话音刚落,一见一个人影一闪,当众人看清楚来人时,他也坐在尹建平对面的一把空椅上。众人看见此老,乐了。只见三绝神偷徐世飞,长得个子不高,中等身材,一件宽大的绵袍穿在痩痩的身上,显得不合身,灰白头发,略长的脸颜色黑红,两道花白的寿眉,一双深邃的三角眼,时而一闪,透露出精明强干。鬓角和嘴角上的三柳胡须,梳理得一丝不乱,直垂胸前,看上去却有些超俗脱凡飘逸之感。

  只见他坐下之后,小眼看着陈九龄一瞪道:“我说你这老叫花。真不够意思,咹!月前咱们老哥俩,刚在宜洲分手,半道上把老夫丟下,带着你那八个老伙计,消消潜到靖江来,哼!真不够朋友”。

  他说完三角眼一噔,气呼呼的样子,尹建平刚要说话。

  神偷徐世飞却用手指着尹建平道:还有你,你也不够意思,我老人家苦巴巴的冒着那么大的风雪赶了一个下午,本想找些乐子,解解乏,可你一点面子都不给,一而在,在儿三的道破老夫的行藏,害得我老人家当着众位英雄,脸都丢尽了”。

  他说完一副气鼓鼓的样子,众人看了不免有些忍静不静的想笑。

  此時,香儿和芸芸师兄妹仨人出现在大门口。

  香儿一见到徐世飞轻呼道:“老偷儿爷爷”!

  香儿一个乳燕投窝,扑向神偷徐世飞。老偷儿回头一看,吓得整个人从椅子上腾空而起。嘴上说道:“哎哟,我的小祖宗在这里,小祖宗哎,老偷儿求你睐!你每年都要拔掉老偷儿的一撮胡子,老偷儿求求你啦,让老偷儿胡须在长长啊!”。

  神偷徐世明一边避闪,一面向香儿求饶。可香儿却不依不饶,一老一少,在大厅里较量起轻功来,众人是哈哈大笑不止。

  渐渐的神偷几次差点被香儿擒住,却被神偷泥鳅似的躲开了,尹建平却是多日未曾这样开心了,他笑得人仰马翻,笑出了久郁在心中的悲凉。香儿的轻功又进了一层。这就是她成天有空就缠着尹建平的决果。

  以许老偷儿是累了,到了最后,神偷徐世飞终于被香儿捉住。

  三绝神偷双手高举,嘴里不住的说道:“哎哟哟!小姑奶奶!小祖宗啊!求你轻点,千万别把我的胡子拔了”。

  众人见香儿拽着三绝神徐世飞的花白的胡须走了回来,众人又是一阵开怀大笑。

  尹建平轻笑道:“香儿别在闹了,放了你徐爷爷吧”!

  香儿嘻嘻笑道:“好啊,我平儿哥哥为你求情,这次本小姐就放过你啦,老偷爷爷,香儿走啦,呆会闲的时候,你可要把那看家本领传给香儿,否则,小心你嘴上的胡子”!

  神偷徐世飞好似真的怕香儿在纠他的胡须,吓得急忙点头道:“嗳嗳,老偷儿记住啦!小姑奶奶!你赶紧请吧”!

  香儿小手拍了拍道:“好啊!老偷爷爷,这回可是你亲口答应的,不得反悔喔!好啦!本小姐走啦,不担误你们的大事,老偷爷爷再见”!

  香儿说完拉着芸芸,出门去了!

  神偷徐世飞这才正眼的上下打量着尹建平,他一面看一面摇头晃脑的说道:“喔,不错,不错!江湖上传闻一点都不为过,”神龙大侠”这个名号非你莫属。不但人长得玉树临风,有模有样,英气逼人”。

  他说到这里,刚好一个丫环端着茶水上来,他伸手接过茶碗,喝了一口又道:我说郑老门主,他偏偏运气那么好,收了你这个绝世之才。唉……想我老人家,多年以来,跑遍了大江南北,就是沒有找到一个像样的传人”。

  丐帮陈帮主呵呵笑道:“呵呵,老偷儿,你不是徒子徒孙一大群吗?怎么,吃着锅里的,又想着碗里的”?

  神偷徐世飞叹声道:“哎哟哎,老叫花,你那里知道我老偷儿的苦衷,老偷儿那敢跟你这花子头比呀!你是走到那里都是窝。而老偷儿却收了几个不成器的徒弟,处处让你操碎了心”。

  陈帮主笑道:“你知足吧!老偷儿,就你那几个徒弟,每出来一个,江湖上必然会起轩然大波。前几月济洲府那位欺世盗名洲府贪官被盗案子,难道不是你的徒子徒孙干的”?

  神偷徐世飞急忙道:“哎哎,这可说不得,说不得呀?老叫花,你这不是大张其鼓的把我卖了吗?若是让朝廷中人知道,恐怕我老偷儿的徒子徒孙,将永无宁日”。

  陈帮主诡谲的笑着道:“哼哼,老偷儿,你大概还不知道吧!坐在你眼前的平儿小兄弟,可是朝廷中人,而且他操着各省官员的生杀大权”!

  神偷徐世飞惊束的差点跳起来道:“啊!原来,小兄弟就是皇帝老儿钦封的”代天巡使”的那位特使”?

  陈帮主道:“呵呵,如假包换”。

  神偷徐世飞朝尹建平又是打恭,又是揖礼的道:“哎呀!失敬,失敬!我老偷儿算是真服了小兄弟啦,求你法外开恩,放过我那些徒子徒孙吧”?

  三绝神偷滑稽可笑,一生玩世不恭。今日众人看来,到也不失为江湖侠义之辈,是个可托命的朋友。

  尹建平笑了笑道:“神偷老前辈,真乃侠义风范,今日一见,晚辈三生有幸”。

  神偷徐世飞急忙道:“哎哎,小兄弟不可如此称呼老偷儿,我消受不起,令师可是老偷儿的前辈,如果小兄弟看得起老偷儿这下九流之人。尊称老哥哥便可了,老偷儿就受用不尽了。往后千万别叫我老偷儿为前辈,这会让江湖中人听到,笑话咱老偷儿”。

  神偷徐世飞说到这里,却是话题一转道:“小兄弟可是收到令师的飞鸽传书了”?

  尹建平笑道:“正是,就在老哥哥到来之前”。

  神偷徐世飞道:“目前京城朝中危机暗流急湧,杀机四伏。由晋王,魏王为代表正义的一方,正在积极筹备,准备清除朝中奸佞当道。而张太师代表的一方,却是剑拔弩张,正四处网络黑道高手,还有东宫太子,暗中却推波助澜。到使得太师张权,刘颜昌之流焰气大升,在明处,他们虽然不敢公然于世,但暗里却肆意妄为。唉……,皇帝老儿却一声不吭,静观世态,仼其所为”。

  马义坤呵呵笑道:“三绝老兄有所不知啊!自古往今来,朝廷里旳宫廷政治,明争暗斗却也是吏代皇宫中的不争的事实。那朝那代都是如此,何况今乎。此中漩机就在于皇上一人把握,及凝人,又要用人。若是把握到火候,王朝可传世代不哀,若是把控不好。就会倒至王朝终结,那么就必然改朝换代”。

  马义坤长叹一声道:唉……,老夫在朝为官多年,深得其髓。自古朝中奸佞之辈行如流水。而正义之士堪为如履溥冰。一代封候万骨枯,虽然到头来,邪不胜正。但在邪恶与正义之间,战胜邪恶负出的代价,又何曾是几家欢喜几家愁,白骨虽深埋,仇恨返清幽”。

  陈帮主笑道:“呵呵,马老庄主这翻话,到也惊世骇俗。深刻骨铭心。但虽是如此,不论那朝那代,想当官,苦熬十年寒窗,一朝鲤鱼跃龙门。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却不知正与邪全在一念之间。大多数都将成为朝廷分争的祭祀品而已”!

  陈帮主笑呵呵的道:“呵呵,我们把话题扯远啦!还是说说目前的事吧!虽是老帮主的策划方案以到,剩下的是,我们怎么行动的问题了,这件事,我们决不可掉以轻心,既然太师张权,动用黑道高手劫道,我们也应给他来个顺水推舟,眼下的人手上,强弱还不明。我们还是谨慎些为好”!

  哑仆冬国雄道:“少令主,是否动用一下武当,少林,恒山,华山,青城中的正道人士?

  尹建平笑道:我看不必了,恩师他老人家年就将计策拟定,必然有他的周秘之处,然若是调请江湖各大门派,恩师自会出面。目前,我们应化明为暗,不能让太师张权和刘颜昌闻到我们的仼何消息,目前我们应该做的亊情,让官府这边大张旗鼓的宣扬,押送日期,和我们押送的人员配置,到那时,要让他们知道,我们押送计划,这叫虚虚实实,真真假假”。

  金刀王成昆道:“呵呵,少令主堪有大将之风范,为人做事滴水不漏。不过,我还是认为,我们的人还是少了点,万事若有出奇制胜为上策。我还是想,把我们大宁河的蹄铁十八骑调到离靖江最近临纷县城,调动消息,可就有劳陈帮主这边了”。

  尹建平道:“这样做到也可行,只是不要让金刀王老爷子作难为好”

  王成昆道:“少令主见外了,自从龙虎镖局押镖到大宁河,我们王家就不想置身事外。在说,我的姪女婿又是晋王,这件事情说大了是为了朝廷,说小了,也是为帮晋王能顺利的清除奸佞”。

  马义坤点头道:“金刀王家真是大义呀,好侄儿,你说,我们马家也可以挑选出十几个可用之人,叁以这次行动”。

  陈帮主笑道:“这样的话,我们这边的人手也就差不多了,由我帮的八大护法,和神风九义,天王四星,小兄弟的师兄妹,在有金刀王家,马家的义士叁予,人手方面看来可以与刘颜昌一摶了”。

  “还有我们武当的七星剑阵”。

  众人回头时,只见柳子和率武当派七位道士,匆匆而来,众人急忙站起来,只见来人是,享誉武林的武当七子。

  天狼子,莫辛成

  天乾星,伍胜勇

  天癸星,杨润

  天恒星,王朝民

  天文星,徐怀亮

  天乙星,王汉成

  天彗星,张国元

  只见天狼星莫辛成走上前来揖手道”无量天尊”贫道受掌门师兄,委托前来助阵擒贼,望令主成全”。

  尹建平笑道:“晚辈尹建平拜见七位前辈。”

  说完正要下跪,只听得天狼星莫辛成道:“慢着,令主切不可如此,令主是有所不知,残剑门郑门主,是我武当祖师爷的记名弟子,老令主沒有告诉令主吗?若按师门严规,令主是贫道的师叔辈。贫道怎敢忘自称大”。

  神偷徐世飞呵呵笑道:“牛鼻子说的的确是真的,昔日郑老前辈和武当白松道长的师傳,悟青老道却是同门师兄弟,更中情由恐怕只有你师傳,郑老前辈才能说得清楚”。

  陈帮主道:“沒想到武当七子驾临靖江喽!这可到好!这回靖江城可是英雄集会。有一场好戏看喽”!

  天狼星莫辛成道:“贫道接到恩师掌门人令之后,便星夜艰尘,赶往靖立,听候令主调遣,不过,此行我等并不孤单,路过洛阳时,遇到了少林觉彗大师,他说在等少林十八棍武僧,罗汉堂的众僧也出来了大半以上”。

  冬国雄笑呵呵的道:“少谷主,这肯定是老门主动用了断剑令了”。

  陈帮主凝神的想了一会道:“这样说来,这不当是与太师张权一人斗法了,这样看来,张权老贼又请到了黑道中的厉害角色,否则,仅金刀王老英雄提及的那些人,大可不必发出断剑令来”。

  马义坤沉吟了一会道:“这样的话,便可演义出一场江湖中黑白两道之争了”。

  冬国雄点头道:“应该是这个样子,呵呵!有意思,为了往回将要败露的贪婪局面,却将此演变成江湖分争,太师张权,刘颜昌,还真是像帮主所说的处心积虑”。

  金刀王成昆笑道:“恐怕他们的心思,是想借用之场江湖分争而达到将少令主除掉,永绝后患吧”?

  陈帮主道:“这话不假,利用黑白两道的争斗,先斗个你死我活,除掉平儿小兄弟,他们便可坐收渔人之利”。

  尹建平道:“看来我们要做两手准备了,这样吧?我及刻到知府去一趟,改变原来的计划,重新布置押送时间。帮主老哥哥,徐老哥,这里就交给你们了”。

  尹建平站起身来道:“哑叔,你选按排一下客房,神风九义哥,天王四星三哥,四哥,你们分头通知洲府,县令,都统,让他们及刻到知府议事,我们走”。

  “且慢!”

  天狼星莫辛成道:“还有一亊,少林大覚惮师说,少林寺的和尚不住到府上,我们僧道一齐住落凤坡庙里,为尹老施主办场法会,这样便可在行动前隐藏身份。这也是临行前掌门特别嘱咐的”。

  尹建平谦和的笑道:“如此,就有劳大觉惮师和各位了,哑叔,那你就去办理法场所需吧!告诉二叔,让他在法场主事吧”!

  柳子和笑道:“看来法场的一切食宿,就落在我的头上喽”!

  尹建平道:“有劳了,柳叔”!马叔!你跟侄儿走一趟知府衙门吧”?

  马义坤笑道:“行啊,那我就故地重游一回”?

继续阅读:第47章:张太师又施连环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剑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