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张太师又施连环计
柳生居士2018-03-19 16:306,305

  靖江府里戒备森严。整座知府衙门从前门到后院围墙外,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所有岗上是剑拔弩张,除了岗哨护卫外,赵都统还特意按排了三队人马,交叉巡逻。

  知府大堂上,知府陈书恒,洲府刘云轩,都统赵雄云,县令,大堂之上静得落棵针都能听见。

  “特使尹大人到”

  众官及刻起身道:“叁见特使大人”。

  尹建平沉声道:各位大人免礼,请坐”!

  “谢特使大人”

  众人座下之后,尹建平沉吟道:“四位大人,因有特别之事,所以,把百忙中的四位父母官召到这里来。共商押运钦犯到京一事,有劳各位大人了。

  众人道:“特使大人辛苦了”!

  尹建平端起茶水喝了一口道:“这次押解钦犯到京日期就仃在本月二十五日,若有其它变动,我会另行通知。但是,京城消息,刘颜冒等人到了临汾,太师张权准备动用江湖黑道高手半道阻杀押解护卫,救出钦犯”。

  众官员面上一惊。

  知府陈书恒道:“特使大人可有万全之策”?

  尹建平道:“这就是本座紧急将四位召到这里的主要原因,这次押解钦犯,亊关重大,旦夕之间将会功败垂成。如果让张太师奸计得逞。其后果四位明白”。

  赵都统道:“特使大人所言及是,如果张太师真的动用黑道高手半道阻杀,解救钦犯。恐怕押解钦犯的官兵就会不堪一击,那押解钦犯仼务恐怕难以实现”。

  陈知府道:“赵大人所言及是,如此看来,此事行一路充满荆棘,还是另究良策才行。”

  马义坤呵呵笑道:“四位大人可有什么良策”?

  陈知府叹声道:“唉……,马庄主知道,朝中奸佞当道,我等如屦漙冰,如果由官兵押解,肯是是驱羊刀入虎口,难啊”!

  知县也符合着点头道:“是啊,数闻江湖黑道人物,一向心狠手辢,如果动用官兵押解肯定是不行,数闻奸臣张太师老奸巨滑,阄贼刘颜冒也是足智多谋,我等并不是怕死,而是怕贻误晋王大事”。

  陈知府道:“知县大人所言及是!县今大人的顾虑,我也是这样考虑的,如果,张太师勾结并甪重金收买武林黑道出面,只怕我们的押运,将会遭到江湖高手的阻击,只怕到时候是得不偿失”。

  此时尹建平内心里知道:在这四人当中,有的是晋王的人,也及有可能还有太子的人,官场复杂,纷争不段。派系之多,各人心怀鬼胎。

  在整个朝庭局势未明的情况下,他们决不会想出什么良策,毕尽这是性命忧关,关系到自己的前程不说,弄不好会把自己身家性命搭进去,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大问题。警慎小心。明哲保身,是多数朝廷官员的一贯作风。

  尹建平其实也不只望他们能想出什么办法,只是借此虚张声势,重要的是他想从中就此深挖出太师的根系,将计就计,将其斩断,为日后晋王能朝底清除奸佞,肃清吏治,埔平道路。

  他想了想沉声道:“各位大人,我可以相信你们吗”?

  陈知府等四人同时一楞。他们沒想到,这位年轻的特使会突然问出这样的问题来,四人相互看了一眼。

  知府陈书恒道:“特使大人,自从马府擒获段其坤等人之后,我等的身家荣辱就与特使大人拴在一股绳上了。是清是浊,日后便知”。

  赵都统道:“他娘的,头掉了碗口大的疤,特使大人,你说吧?让我们怎么做,我赵雄云,只会带兵打仗,玩不来那些计谋,我听候你的调遣就是了。”?

  知县道:“是!我小小一个知县,怕个球,这些年我也受够了朝中奸佞当道的气,如若不成,大不了拚个你死我活算球。特使大人我们听你的差遣”。

  知洲刘云轩道:“如果特使相信我等,就将计划告诉我们。我等誓死追随特使大人”。

  “好!”有诸位大人的这句话,就够了,计划是这样的”:

  尹建平把自己的计划,依依细说了一遍,最后道:“诸位大人,就按计行动吧”?

  入夜子时,从东门,南门俩匹快马穿城而过,眨眼间就消失在夜色中……。

  太师府内,太师张权身穿裘皮大衣。坐在火炉边,正与一个中年人弈棋。俩人一言不发,除了偶尔棋子落下的声音外,屋內十分寂静。大师张权不时的用手梳理嘴上花白胡须,左手母指上,一颗祖母绿扳指,散发出墨绿的光芒。

  对弈都却是貌不惊人,身材中等,国字脸上一张厚嘴唇,看上去到有几分英俊,他脸色却有煞白,沉静如水,他正是八年前,被大明皇帝钦点的靖江钦差,吏部仕郎李玉春。

  这一局却是下得惊心动魄,难分难解。眼看着太师将要做活一条大龙,却被中年人的黑子截断。黑子步步紧逼,不容白子做出气眼。

  张太师伸手拿起一颗白子,沉吟半天,手中的棋子却始终放不下去,显然,这盘棋也到了生死存亡的竟地。

  偏在紧要关头时,只听得门外有人道:“禀太师,靖江来信了”。

  “请他进来”。

  走进来的是太师府的门房管家张全,他手里捏着两封信。

  “稟太师,前后半个时晨,靖江来了俩个信使,送来两封信”。

  张太师道:“人呢”?

  张全道:“小的以经打发走了”。

  张太师道:“联系暗号都对上啦”?

  张全道:“都对上了,小的认为沒有问题,每人偿了五拾两银子,就让他们走了”。

  张太师将手中的棋子丟在棋盘上,伸手从张全手中接过信,他轻声道:“你下去吧?”

  张全转身关门走了,张太师将两封一莫一样的信看了看道:“喔,是个警慎之人。他办事果然干练”。

  李玉春道:“俩到封都是一样的,这就说明,对方还沒有怀疑他”。

  张太师点头道:“喔,俩人到达的时间,相继半个小时,这就说明一点,沒有什么问题,。

  他打开了信,抽出信笺,静静的看了起来,随着一张脸变得煞白,握在手上的信,开始发抖。看完三张最后一页时,张太师”啪”的一下将信拍在案几上。

  张太师开始显得情绪激动了。他怒声骂道:“妈个逼呢,那老阄狗误我呀”!

  李玉春道:“怎么了,太师!出什么事情了吗?

  太师张权用手指了指信说:“公勤,你不凡看看,妈的,他刘颜昌肯定心中有事暪着我。我说呢!前几次回来,我就从他脸上看出了一些问题,一直想,刘颜昌肯定是瞒着我什么,果不其然”他奶奶的”。

  李玉春看着信,脸色一变在变,他有些沮丧的将信放下道:“太师,若是来信真实可靠的话,刘公公的几次惨败,都是尹道元的逆子尹建平所为?”

  张权道:“这还会有假吗?他刘颜昌从五台劫镖惨败而归,宜洲擒拿天地九杀,又是无功而返,不但沒达成心原,反而把大漠七鹰折损,东厂侍卫是失的失踪,死的死,伤的伤。就几件事情上,都与那尹道元的逆子尹建平有关”。

  “妈的,晋王什么时候变得那么精明了。他又是什么时候,从那里找到尹建平,而且,一个小屁孩,胎毛未干,还被皇上封了个”代天巡视”的特使,真乃匪夷所思。可是最可怕的是,这些,我们是全然不知呀!可他刘颜昌为何瞒我”?

  李玉春道:“喔,我到不这样认为,还真难说,他刘公公也全然不知道?。

  太师张权道:“啍!就箅他不知道:那么,难道他就一点消息都沒有?他不是按排了眼线遍及大江南北吗”?

  太师唉声道:“这次段其坤栽得冤呐,什么大风大浪都过来了,到头来,却栽到了一个乳毛未干的小子手上,这次若是我们不能从这小子手中救出他们,恐怕到时候你我,他们,将死无葬身之所。唉……。”!

  “这个老挨千刀的刘颜昌啊”……!

  太师张权此时心里的恨,比任何时候都要强烈。他恨不能将刘颜昌碎尸万段,方才解恨。

  然而,当他静下心来,又从头回想了一遍。自刘颜昌投到太子身边之后,却也为他做了许多事情,晋江盐司贪赃舞弊的案子,是刘颜昌一手策划抹平的。刘颜昌对太子和他的忠诚,要比其它人个忠城得多。他这些年可算是为自己出生入死。在说,谁沒个小九九,毕竟都是人生父母养的。

  也许还有其它原因吧?太师张权最后是这么想的。

  李玉春沉吟了半柱香的功夫之后,说道:“看来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事情变得越来愈棘手了,当年靖江劫杀尹道元时,听说这逆子被忘忧谷残剑门主郑天明所救,带回山中,将其收为弟子,将一身武艺传授于他”。

  “八年后,此子习艺以成出山了,从忘忧谷残剑门出山。而我也听说忘忧谷在五台后山。那么,他出山后路经五台惮院。那天,正好遇到刘总管将龙虎镖局的人围在寺庙里,而被下山的尹建平撞上。以许不知什么原因,引起了尹建平的不瞒,出手将段都统打成重伤”。

  李玉春喝了口茶又道:“太师,我是这样分析的,当时尹建平并不知道:刘颜昌和段其坤就是制造八年前靖江血案的凶手。否则,如果尹建平知道段其坤和刘颜昌是杀害他全家凶手的话,那就及有可能他们都回不来了”。

  太师张权道:“喔,你的分析有道理,你接着往下说说”。

  李玉春道:“接下来就更不难分析了,龙虎镖局周局主在了解尹建平,是残剑门郑老鬼的嫡传弟子之后。见其武功高强,便道出了此次护镖的目的,便请那小子护镖大宁河。当时晋王正在大宁河,他们正好相遇,接下来連续发生的事,更加不难判断了”。

  太师张权惊声道:“这么说他刘颜昌和段其坤俩人,真的并不知道尹建平的身份啦”?

  李玉春点头道:“如果晚生沒有猜错的话,确实如此!这次马府段其坤被擒之后,段其坤才有可能知道事情的真像”。

  太师张权骂声道:“妈个逼的,几次失利,竟然連败在谁的手里都不知道,几百万两银子打水漂不说,还白白的死了那么多勇士。真他娘的背运,他娘的晋王也太阴毒了,不动声色的与江湖中人合作,寻到了老夫的对头,把老夫摆了道”。

  李玉春阴沉的道:“太师!依学生看来,并不是晋王阴毒,你想,若不是上头有皇帝撑腰,他在阴也跳不起来的,是那小子太可怕太厉害了,一个毛头小子,连大内高手段统领都不是他的对手,大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小小年年纪,他虽师出残剑门,但他的武功机智超呼想像。而且,他现在身后还有残剑门及整个江湖八大门派。这是一股不小的势力,妈的!这小子他太可怕了”。

  太师想了想道:“喔,李大人说的对,不过李大人可有良策”?

  李玉春笑道:“在太师面前,也谈不上什么良策,俗话说,”铲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这是一颗仇恨的种子,若是不除,一当这颗种子,生根发芽,长成一棵擎天大树,我们将会被这棵大树的阴影遮蔽,甚至……”。

  太师点头道:“你说的是,然我还有一事未想明白,从下面連連的消息表明,自晋王从大宁河回京之后,那小子就消失了,接着圣上就向全国发了一道明昭,称封一个特使,”代天巡视”。视查各省民情,整治地方吏治,原以为,是皇上从不知那省,新钦册的省府大员。

  “唉……。弄了半天,是晋王搞的鬼,怪不得,宜洲三绝书生无功而返,江陵知府父子被他送进三法司大牢,靖江马府段其坤被擒获。只怕其间,在那小子的手里,还持有某种圣物,否则,一个乳毛未干的小子,既便他有在大的本事,就轻意的能让一个封疆大吏,捬首称臣”。

  李玉春淡淡一笑道:“呵呵,”白虎令”。

  太师张权惊声站起来道:“什么?你是说:晋王将那块掌握着,各省地方官员生死任免权的白虎令交给了那小子”?

  李玉春道:“应该还有皇上的”先斩后奏”旨意才对”!

  太师张权沮丧的坐下道:“怪不得,他晋王竟敢将白虎令交给一个,后生小子。天呐!真有些匪夷所思,他就……。他就那么信任于他……。”

  李玉春道:“恐怕不至于此!如果,沒有皇上的推波助澜,晋王恐怕也沒有那么大的胆量”。

  太师叹声道:“这就是说,連皇上也不动声色的暗中调查了”。

  李玉春道:“皇上前凢个月到常德养病,只怕其中另有隐情罢了,太师知道,你是皇妃的亲爹,是皇上的老大泰山。皇上是不会在沒有仼何铁证的情况之下。轻意的去动一个与自己有密切关系的股肱之臣的。他所需要的是铁的证据,如果当所有的证据行成,那么,接下来就是我们的好日子到头了”。

  “唉……。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数”啊”

  李玉春站起身来,走到窗前,看着满天飞舞的雪花叹声呤道:

  “一点清油污白衣, 斑斑驳驳传人疑。

  纵饶洗尽千江水, 争似当时不污衣。

  太师张权冷声道:“啍啍,现在后悔,晚啦!既知今日,何必当初”!

  李玉春道:“是啊!太师说的对,不过,我却是担心,如果眼下的事,迁連到太子的话,那就更遭了,到时,太子被废。我们将死无葬身之地呀!想想这些,背脊骨冷汗直冒”。

  太师狠毒的道:“哼,自古以来,”伴君如伴虎”,这话一点不假,一将功成万骨枯啊,这件事情,老夫是想明白了,决不能将此事迁连到太子,只有保住他,我们的命,就可保住了一半。”!

  他站起身来,在屋内来回的思虑着,屋内静得落下针都能听见,只有窗外飘扬的雪花发出嗉嗉的声响。突然,他似呼是听到后屋里有动静,”谁”。沒多会,一支大花猫从屋内走出。

  太师张权看了花猫一眼疑是听错了。

  李玉春笑道:“呵呵,太师也太草木皆兵了。”

  太师张权道:你是不知,数日来,老夫总觉得,在老夫的四周,一直有几双眼睛在背后盯着老夫。在说,京城可是藏龙卧虎之地呀,还是小心为妙”。

  李玉春笑了笑道:太师府中,也是高手云集的地方,真可谓是戒备森严,任他高超的武功,也是来得去不得的”。

  张太师轻声道:及便如此,还是要小心为妙,你就肯是在老夫府上,就沒有他晋王和皇上的人,人心隔肚皮呀”!

  李玉春道:唉……,这到是实情,小心使得万年船,这世上许多事情,都是一时之大意,而失掉先机的”。

  张太师点头道:是啊!目下我们万事都得小心为上,隔墙有耳,有些重要的话,一旦漏出,势必铸成大错。满盘该输。

  张太师又在屋中来回走动,他似乎是在作一个决定。

  过了一会,只见他站定下来道:“沒有退路了,只有拚个鱼死网破了”。李玉春道:“太师可是有良策啦?”

  张太师道: 老夫近几月来,一直让三绝花重金,在江湖中据招幕黑道高手。眼下,黑道门派中的神枪派,韦一笑,率门中的六大弟子,十骑护卫,已南下临汾,雷电门门主,欧阳重,也带门中八大弟子赶过去。青海玉树派的鬼魅十二凶由掌门人辛莫荣带领赶来,只剩下山西郝家,郝连成和逄莱派的郑中槐等沒有消息”。

  他又叹声道:“这次只有伏下两支伏兵,最后一击,才能出奇制胜”。

  李玉春惊叹道:“原来太师早就成竹在胸,智谋在握。真是诸葛孔明在世”。

  太师嗔骂道:“我说你这个九眼秀才,什么时候了,就不要拍马屁,你到是也想想,我们还有那些方面沒有想到的,有备无患,未雨绸缪啊?”

  李玉春点头道:“既然太师早以按排所仃,这剩下来的事情,就应该盯紧晋王那边,这怕他到时会出来搅局,反为不美”。

  太师道:“对对对,那铁面王爷到是不可不防,就交给你来按排了”。

  李玉春道:“行,晋王那边由晚生来盯着,一旦他有个风吹草动,晩生会及时通知太师的”。

  李玉春又道:“哎,太师?我们为何不如直接进入靖江城劫牢?那不是更加省事”?

  太师张权叹声道:“糊涂……你呀!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呀!此一时,彼一时啦!如果换做早年,咱们用得着这样如此大费周章吗?唉……你想那里去了”。

  “就算既便可以。你也不想想!那尹建平,晋王,不会想到。那时候,他们来个以逸待劳。只怕我们的人马还未能冲进大牢,早就被官兵团团围住,他们只需出来几个高手,便可轻而易举的将我们的人一网打尽”。

  张太师长叹一声道:“在说,如果老夫既便可以这样做,不就正好让晋王找到口实,那时候你就是成功了,皇上不用任何证据。照样可以扣上一顶谋反的罪名,将我等陎灭”。

  李玉春叹声道:“唉……。是我轻视了,没想到这一层,那么,太师!行动地点确定了吗?”

  太师从案几上拿出一张地图道:“你来看:就在这里”!

  太师用手指敲了敲地图上的红圈道:“他们押送队伍是十二月二十五日早上,从靖江出发,按押运队伍的行程,中午便可到这里”。

  李玉春惊声道:“杀虎口”……。

继续阅读:第48章:郑天明夜访晋王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剑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