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血泪祭奠落凤坡
柳生居士2016-08-06 09:093,907

  马盈盈抹去泪水,叹声道:“ 公子血仇,盈盈感同身受,痛彻心绞。公子节哀”!

  尹建平渐渐平息了内心悲痛,他抹泪苦笑道:“对不起,让盈盈小姐见笑了,时才在下失控,有失礼之处,请小姐海涵!

  马盈盈道:“公子见外了,听家父说,公子的父亲与家父乃同窗好友,又是世交,就请公子别在称呼盈盈为小姐,听说公子今年刚满二十,而盈盈正好小你一岁,如不弃,我们就以兄妹相称如何”?

  尹建平内心一荡,轻声道:“那平儿就改称盈盈妹子,如何”?

  马盈盈也是脸上殷红,娇羞的道:“建平哥哥!”

  丫环不知什么时候知趣的走开了,马盈盈为尹建平倒了一怀酒道:“建平哥,你来尝尝,这是母亲亲手酿制的百花陈露”。

  尹建平接过酒怀,浅尝了一口,轻声道:“好香的佳酿啊,入口润如甘露,香气扑鼻,透入肺腑。真是好酒,真是世间珍品”。

  马盈盈笑道:“母亲虽为大家闺秀,随父亲从官多年,虽深居闺中,然静中思动,从姨娘那里习得配酒秘方。父亲卸任之后,我们子妹渐大,便脱身内室,在府中栽培花木,种植菜蔬。摘花酿酒,到也自享其乐”。

  尹建平笑道:“俗话说,无官一身轻,况且,这马府院子巨大,闲时勤于农桑,也是居家团聚,享尽天伦之乐。”

  马盈盈道:“哎,建平哥,听说你还有个妹妹,不知她身在何处”?

  尹建平叹声道:“八年前,靖江古坪口发生血案时,我和妹妹被恩师所救!并把我们兄妹带到了五台县,妹妹因年纪尚小,就留在了五台我师叔家里,我就被师傅带进了忘忧谷中学艺……。”

  接着尹建平讲述了进山后的全部过,听得马盈盈惊恐称奇。

  尹建平最后道:“八年后,出了忘忧谷,师叔家在次見到阔别八年的妹妹,那时她也长大了,清风口和刘颜昌一战之后,妹妹和师姐他们回了五台,不过盈盈,想别不久之后,你会见到她的。”,

  马盈盈高兴的道:“那太好啦,哎,建平哥,芸儿跟随你师兄妹一齐长大,一定练就一身高深的武功吧”?

  尹建平笑道:“她的轻功和内功是恩师亲传的,至于她的武功有多高,我也无从评判,总之比她的师兄和师姐要好点点吧”!

  马盈盈平时只是听说了尹建平一家的遭遇,没想到,就在这短短的八年里,她们兄妹竟然遭遇到一个非常人,不堪忍受的痛苦,在多的安慰,对眼下这位心上人来说,也是苍白无力的,只有帮助他,彻底查清真像,血刃家仇,才是最大的安慰。最好的帮助与支持。

  马盈盈心里似呼做了一个决定,此生非眼前的郎君莫属,不论生死,不计后果,一定要终生追随于他,那怕是献出自己的生命……。

  抬头看着星空,月亮偏西,尹建平轻声道:“盈盈,夜深了,咱们该回去休息”?

  马盈盈低声道:“嗯!建平哥!你们明天就要搬进驿馆吗”?

  尹建平轻声道:“是的,我这特使身份一公开,不住进驿馆是不行的,况且,我们还要等晋王回消息。眼下还有许多亊情要办,到靖江后,我还沒有去看望父母家人的坟墓,也不知是怎样了”。

  马盈盈道:“建平哥,你还会来马府看我吗”?

  尹建平轻声道:“会的,如果晋王旨意下来,很有可能,会让我将段其坤人等押解到京城。所以,在靖江,我们还要逗留一阵子呢!回吧,盈盈!夜深了”。

  马盈盈淡淡的笑了笑道:“建平哥!你先走吧!我在这里在呆一会,很快就回去”!

  尹建平轻声道:“不要呆得太长,更深寒重,小心着凉,我就先走了”!

  马盈盈轻声说:“喔!你去吧”!

  尹建平沒在多言,他看了马盈盈一眼,将身纵起脚尖在亭拦上一点,箭似的向池外飞云去,刚好到假山,又见他在假山石尖上又一点,便消失了身影”。

  马盈盈一直看着心上人尹建平飞身而去,似是呆了。

  丫环惊叹道:“小姐,尹公子好俊的轻功术啊,一纵就是十多丈,世间罕见”。

  马盈盈叹声道:“唉……。从小兄妹俩人,就失去了父母家人,他承受了世间少有的痛苦,这样的悲伤谁能比,他内心太苦了,真是太苦啦……。

  丫环道:“小姐!你是不是想……”

  马盈盈道:“秋燕,咱们从小在一齐长大,形同姐妹,你该知道我要做什么”?

  那丫环道:“喔!小姐!秋燕明白。我明日就着手去办,小姐,天色不早啦,请小姐去休息吧”。

  靖江城外古坪口西的落凤坡,距古坪口不到一里地,葬在那块坟场的四周,栽种了许多树木,看上去是在坟刚葬下不久后种下的,经过八年的岁月,这些白杨树大小也有碗口粗细。林木中葬下大小四十多塚坟墓。

  荒草漫漫,冷风凄凄,一大早,这里来了许多人。連知府及大小官员,早早的相候在这里,一个官员正在组织民工,搬运着石块,看似是要将所有的坟进行修建。许多石匠,在堆成小山似的乱石堆里雕刻劳作。看来这些沙石料运来的时间,不低半个月前就运到这里,坟场上尘土飞扬。

  尹建平一身素服,披麻戴孝,从坡下走来,身后跟着,天王四星,神风九义,柳子和父女,香儿,丐帮分坛中的弟子,挑着祭品,食物。跟在后面,浩浩荡荡,一大群人。

  知府陈书恒率众地方官员,早就站在坡上迎接,见尹建平走上坡头。陈书恒便撩袍当先跪下,后面的众官员也随之跪下。

  陈知府高声道:“靖江知府陈书恒率靖江同臣,拜接特使大人”。

  尹建平以沒想到,知府率众官员,竟会在坟场等候。

  急忙上前扶起陈知府,并轻声道:“哎呀,陈大人,各位大人免礼啦,都起来吧”!

  陈知府和众官员道:“谢过特使大人”。

  尹建平有些不解道:“陈知府,这是怎么回事”?

  陈书恒歉意的道:“回特使大人,下官原以未知,以故令尊道元公竟然是特使大人的尊慈。前日才得知,朝廷上月明发了晋王旨意,着靖江县衙重新按中枢令厚葬道元公的抵文,并召告亡灵。下官却竟然糊涂,不知特使大人与道元公的关系,请特使大人恕罪”?

  尹建平却是万分激动,他抱拳道:“不知道谈何怒罪,我尹建平多谢各位大人亲临”,

  靖江知县郑兴德道:“特使大人,卑职奉晋王令重修道元公墓,准备工作十日前以完成,这是卑职草拟的道元公墓草图,请特使大人阅查,如不意者,还请特使大人批修,我等定按此办理”。

  县令郑兴德双手高举图纸,尹建平接正看了看道:“郑大人,此图是何人所著,如此布置,可有说法”?

  县令道:“回特使大人,按道元公的生辰八字,在朝品极,我等仔细针究,还特请靖江地师指导,亲临现场踏堪,经三级府衙按规格批定的”。

  县令抬手一指道:“当时卑职还想将道元公墓,另迁择地,后通过地师刘老先生,踏堪后他说:此地,山形地段较好,五行不缺,有山有水,又为落凤坡,可就地修建及可。 ,不必别择它所”。

  尹建平点头道:“喔,郑大人,让你费心了,就按图施为吧,我沒什么意见,谢谢你,也谢谢大家,你们辛苦啦”!

  接着尹建平转身对哑仆冬国雄道:“哑叔,平儿请哑叔,从今日起你就到此,将所有工匠,登记之后,按时定工,争加点补贴,贴补家用吧?

  郑县令道:“特使大人,卑职有话”。

  尹建平笑道:“郑大人有话,当讲无仿”。

  郑县令道:“此次修僐道元公蟇,卑职也按每日记工,每人毎天五钱银子支付工钱,这以是最高的标准记费了。”

  “在说,现在在这里上工的,都是靖江本地之人,当他们知道是为了道元公修蟇,却涌跃前来,不算工钱都无所谓,只想为尹老大人尽点心意,若是在……”

  尹建平道:“郑大人的心思我知道,我为之感激,但这些都是轻壮劳力,都有父母妻儿。这也是我的一点心意,郑大人就不要推辞了吧”。

  郑县令道:“如此,卑职代大家谢谢特使大人”。

  郑五走到尹建平面前,轻声道:“少令主,现在蟇场施工,多有不便,少令主你看,上坡山,曾由当地贾商大户捐资修建的一座道元观,少令主是不是先去那里祭祀”?

  跟着郑五来到了道元观,尹建平停住脚歩,抬头看去,道元观虽然占地面积不大,但是,从建设做工都非常讲究,雕刻细腻,四棵圆行巨柱,分两边悬桂着牌匾。上书道:

  “呀!暗室亏心,巧取豪夺,带来几何玉女娈童,财贷金帛?

  喂!神目如电,敲骨吸髄,取去多少身家性命,人肉骨血?

  横批写着:《传世包公在此》

  在看大门上写着:“道元公词”

  尹建平一阵感动,心想父亲半辈子廉洁奉公,靖江知府六年,换得的是民心。辞官归隐以是壮志未酬,虽然惨遭奸佞毒手,却也千古留名。

  进得殿堂,正中央是两座巨大的神龛,神龛里是父亲的雕塑,右旁是母亲,母亲身后,四个卑女,左边又雕刻了八个扙剑侍卫。

  见到了如生的父亲,母亲,尹建平在也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哭拜倒在父母的祭坛前。

  “父亲啊!母亲!孩儿来看你们来了”

  他的哭声悲天悯人,似压郁了千年的火山,如长提倒塌的江河之水。

  后面跪下了黑黝黝一大遍人,听道这撕心裂肺的笑哭声,无不垂泪。拜倒于地。

  香儿和柳子和父母啼不成声的烧香,放祭品。

  悲风凄凄,愁云厚厚。

  哑仆冬国雄眼含热泪,走上前去,扶着尹建平道:“小主人呐,你要节哀啊!前者逝去。你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半个时晨过去了,尹建平缓缓的抬起头。

  香儿惊呼道:“平儿哥哥,你这是怎么啦”?

  众人看时,尹建平的双目中流出的是鲜红的血,吓得哑仆急点了尹建平气海,内庭,天宗穴。

  尹建平轻呼道:“哑叔,香儿,我沒事!哑叔,你点了我的穴道也沒用,平儿的穴道一经有内力透入,便能自动移位”。

  他跪直了身体,从怀中拿出了那把“星芒剑”,只听得”呛”的一声,尹建平将剑拔出,剑上又飞出九颗寒星,他用左手捏住剑身,右手抽出剣,左手血流入注。

  尹建平将血滴在了祭坛上,沉声的道:“父亲,母亲,俩位佬佬,家人们!平儿在你们灵前起誓。平儿自当手刃亲仇,也告慰你们的在天之灵。若不能如愿,平儿自当自吻于你们的灵前……”。

继续阅读:第45章: 群雄聚会靖江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剑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