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血溅杀虎口
柳生居士2018-03-19 16:307,143

  靖江城内,知府大堂之上。右面首位端坐着:尹建平,依次坐着马义坤,刘正文,靖江通判刘昆武,天王四星,香儿,哑仆冬国雄,立在尹建平身后。正堂坐着知府陈书恒,左面知洲刘云轩居首位,依次是都统赵雄云,县令赵汝吉,丐帮帮主,陈九龄,武当七星莫辛荣,少林罗汉堂主持觉彗大师,神偷徐世飞,,马义武,金刀王家,王成武,神风九义,一字剑,柳子和等……。

  知府陈书恒阴沉的脸上显得威仪凛然。他惊堂木一拍道:“来呀,将知洲刘云轩拿下”。

  “是”

  从大堂后面走出四名带刀护卫,走到知洲刘云斩面前将其按住。

  知洲刘云轩还没反应过来,他瞪着一双眼晴逼视知府道:“知府大人,下官犯了何罪”?

  知府陈书恒恨声道:“你犯何罪,你自己不知道吗”?

  知洲刘云轩道:“下官不知”。

  知府陈书恒道:“来呀!将那俩名信差押上堂来”!

  俩名信差被四名护卫带到了大堂。跪了下来”。

  陈知府惊堂木一拍道:“犯官刘云轩,认识他们俩吗”?

  刘云轩惊得呆住了,他认识,一个叫刘保,另一个叫刘武,都是自家家奴。刘云轩低下了头,他万沒想到,自己精心安排的信差,竟一个以沒能走出靖江城。

  哑仆冬国雄笑道:“怎么?哑啦!刘知洲!几日前你还信誓旦旦,表明心迹,暗中却做了刘颜昌的忠实走狗。你放心,你的两封书函,一字不差的送到了太师府张权手里”。

  “他不是刘颜冒的人,如果老夫未记错的话,他并不叫刘云斩,他应该叫张冒才,他是太师家奴,洪武六年,他化名刘云轩,到晋江知县,任县令,洪武八年他从晋江升调洛阳仼洛阳通判,太师张权在洛阳圈地,大概就是他一手策划的。已故的中枢侍郎,尹老大人因此得罪太师,后来一家被残暴杀害古坪口,几乎大部分原因,主要是因为迁怒于洛阳事件吧”。

  马义坤一口道出了知洲刘云轩的背景,并说出了八年前尹建平居家古坪口被杀案的内幕。在场的人都被惊呆了。

  刘正文冷笑的道:“沒错,马庄主所说的句句是真,记得当年洛阳太师圈地案,是皇上委派刚到仼中枢侍郎尹大人,钦差至洛阳亲查的案子,那时老夫差点被迁连进去,若不是恩师他老人家,案后将我调仼靖江,恐怕……”。

  陈知府笑道:“呵呵,真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一个太师府的家奴,竟以鸡犬升天,摇身一变,一个三连跳便成了堂堂市府衙门的父母官,我们这些苦熬了十年寒窗的穷书生,若是沒有二十几年的苦差,怎么能升迁得这样快”。

  知洲刘云轩冷笑道:“你们别太得意,笑到最后的才是真笑,眼下太师早以成竹在胸,早晚将尔等收拾了,将来大明的天下,还是张家血脉相传”。

  尹建平笑道:“你和太师恐怕在以见不到那天了”。

  陈知府道:“来呀!摘去他的官衣,将这狂徒押进大牢”!

  〝是”

  刘云轩被押走了,尹建平笑道:“明日便是二十五日,陈知府,赵都统,行动不变,只是所有押运人员,要换一换,你们只要在城中做到一点,外松内严,这一点十分重要。马庄主调来的十几名武师,就在大牢内做防就可以。同时要严防内牢消息走漏,别的你们就不必叁予,据体事务由哑叔会布置下去”。

  赵都统道:“特使大人,下官肯请准叁予明日的行动”!

  尹建平笑道:“赵都统,能有此心足以,明日将是江湖中人的事,你们只要全力守备知府大牢便可,记住,若没有本座的白虎令现身,任何人等不能靠近大牢,违令

  者杀无赦”。

  俩人道:“下官遵命”!

  清晨,当阳光普照大地的时候,从靖江城东门走出了一大队人马。辗过路面的冰块,如同腐骨碎裂声,道路上残雪成堆。

  走在前面的是神风九义,及丐帮的八大护法。尹建平身后是香儿及师兄妹,天王四星,后面是十二辆囚车,紧随其后的是武当七子,少林十二棍僧,罗汉堂中的二十几名弟子。独不见丐帮帮主,哑仆冬国雄,金刀王成武及十二家将。

  从外处看来,这群押解队伍,都是清一色的官兵打扮,囚车里从头到尾,都是乱发遮脸,血印囚衣,看不出人的脸面,手脚间链着沉重的铁链锁着。在过街的时候,又被街上百姓丢了些臭鸡蛋,菜叶子,囚车上一片狼藉。

  从头至尾,城防营的狼牙旗在寒风中猎猎作响。快至中午时分,天王星高怀文催马前行来到尹建平身边道:“少令主,前面不远处,便是杀虎口”。

  尹建平抬头看去,只见杀虎口,两面是狼牙般的山石,树上的雪仍然依旧未化,山凹路间是一大遍草坪,靠山的林间,有几处毛屋,路边建有一座茶棚。棚架顶上是用毛草铺成。

  茶棚边一根旗杆上,青蓝布上写着一个“茶”字,在风中飘扬着,远处看去,茶棚里坐着许多喝茶人,不断传来喝酒,赌钱的呦呵声。

  突然,从山道上传来了悦耳动听的琵琶声,先是轻快悦耳动听,紧接着急疾的铿锵金石杀伐之声。

  “四面埋伏”

  高怀文惊声道说。尹建平笑了笑道:“喔,看来有人向我们示警呀”!

  高怀文道:“那会是谁呢”?

  尹建平道:“是友非敌,不过,一会就知道了”。

  香儿惊喜的道:“平儿哥哥,是盈盈姐”!

  天王星高怀文叹声道:“她们也来凑热闹”?

  尹建平问道:“香儿,你早就知道是她们对不对”?

  香儿像是做错事的低头道:“平儿哥哥,我……。”

  尹建平轻声道:“算了,香儿,哥哥并未怪你什么!不过,如果他们不顾江湖道义,群欧的话,你告诉你盈盈姐,不可离我太远,一定要在我的视线以内,知道吗”?

  香儿道:“嗷!知道啦”!

  尹建平轻声道:“高大哥!那棚顶上有古怪,伏着十多个杀手,有可能这是他们雷霆一击,先打乱我方的阵角,屋中的所有高手将会侍机而动。通知下去,山上前后暗伏高手,让他们准备,神风九义上来”。

  “是,令主”。

  高怀文转过马头向后面传话而去。从杀虎口方向过来的俩人俩骑,看上去是俩名英俊的书生,一个怀中抱着琵琶,这时,琵琶的声调,由〝四面埋伏,变成了〝平沙落燕”

  近了,茶棚中酒香飘荡,二十多名茶客,围坐在一起,面对绝尘而来的押解队伍不管不顾,众眼只盯着一个当中的大胡子身上,那大胡子手中握着三粒骰子,一张通红

  的脸上,赌意正浓。

  他听到了琴声,抬头看了看路上俩人俩骑,轻声骂道:“妈的!谁家的风流种子,竟有这等闲情逸致,半道上乱弹琴”。

  另一个大汉道:“总领大人,押运队伍到了”。那大胡子道:“我看见了,还用你说”。

  他手摇骰子,听得他大喊一声:“豹子通杀”。

  他手一松,将骰子丢在碗中。六粒骰子在碗中旋转着。就在同时,忽见茶棚的屋顶忽然飞了起来,向马队前的尹建平砸来,而伏在草屋顶上的数十人,每个人手中一把连弩,随着飞越的屋顶,箭如飞蝗射向马队。

  神风九义每个人手中的大旗迎风飞舞,瞬间布成一个旗阵,只见得那些飞似若蝗虫般的弩箭被神风九义的大旗卷落。正在此时,从神风九义的身后,五个人影腾飞而起,尹建平身腾于空中,手中多了一股跃眼的剑芒,他挥手间,一道红光迎向飞来的屋顶。一声巨响过后,那屋顶分成了碎片向四周散落。紧跟其后,是那些屋顶上面的功箭手,脚下失去平衡,翻倒掉落下来。

  然而,让他们意想不到的是,早已被死亡的阴影所罩。寒光中四把催命之剑,挥向每个人的身体,血光闪现,惨叫四起。那些手握弓弩的杀手们,在自己身子还沒落地时,在惨叫声中灭绝了生命,他们甚至不知,从自己弓弩上发出的箭,是否达到目的。

  事情发生的突然,而又在瞬间被灭亡消除。

  “住手”

  紧随着一声大喊来自于草棚门口,但是,这声喊叫,毕竟太迟了,路上早以是残肢废体,血染黄土。

  神风九义收起大旗,立在尹建平身后,而天王四星则是分品字形站离,剑早以收起,双手交叉抱胸。

  数十人从草棚里涌出,走在最前面的是神枪派的掌门人,韦一笑,身后是六大弟子,依次是数十名老者,其中一名,红胡白发的老怪物。

  他们走到近前,看了尸横遍野路上,个个瞪目。

  那手握亮银枪的老人,恨声道:“啍,数闻天王四星,手段残忍,出手毒辣,向来不留活口,今日一见,果然闻名不如亲见”。

  高怀文冷声道:“真是天下奇闻,我等是行于路上,突然遭袭,怎么,难不成受到攻击,而坐以待毙,才是英雄好汉不成,我等不是攻击,而是防御自卫,而那些出手偷袭才可为出手毒辣,而为人不耻”。

  “哈哈哈,天王四星是咱家花重金聘来的,怎么又重新归顺了主子了,尔等不是败信弃义之徙又是什么”!

  随着说话声,大胡子从众人中走出来。

  天王星高怀文冷哼道:“我到是谁呢!原来是刘公公!久违啦!你的易容术也太差了吧?”

  刘颜昌冷笑道:“好说!好说!不过四位,咱今日有笔帐要算算清楚”!

  高怀文笑道:“哦…据在下所知,我等是欠了一笔债,好说!好说!但不知刘公公所说的帐,要如何算法呢”?

  刘颜昌道:“昔日咱家花黄金千两,把四位从太湖请出,要买水上飞洪金宝,及蒙山六虎的人头,怎么?四位据收于仃金,又没达成目标,却为改弦更张,另投他人”?

  天王星高怀文笑了,他向刘公公走于两道:“呵呵,原来是这笔糊涂帐。那行,咱在次和刘公公道个明白”。

  “昔日我天王四星却是接到了黄金五百俩,作为猎杀人头的定金,然之前刘公公难到不知道,我们天王四星素有四条杀人规矩,怎么?刘公公忘啦”?。

  刘颜昌道:“什么四条规矩,咱家从未听说过”。

  高怀文笑道:“呵呵,其实,我们天王四星的四条不杀规则,江湖中人大多知道,是你沒弄明白,还是介绍人末告诉你”?

  刘颜昌道:“现在当着众位江湖道上的朋友说说也不迟”!

  高怀文笑道:“行啊!那你就听好了:

  _,正义之士不杀

  二,老弱妇儒不杀

  三,名之不正者不杀

  四,违背道义不杀”

  “你听明白了吗?记得当时,你给我们四星的资料上写着,洪金宝,四十二岁,此人出身于盗匪世家,杀人麻,现藏在宜州谢水弯。蒙山六虎,仍洪金宝随从,一并殊杀。”

  高怀文吴笑道:“刘公公,是不是这样的”?

  刘颜昌道:“这…是这样的”。

  高怀文笑道:“你刘公公确认就好,那我在次请教刘公公,洪金宝到底是什么人?”

  〝呵呵,这个问题,我想你也不想回答吧。还是我来告诉你,洪金宝,他有个外号,叫水上飞洪金宝,他是宜州人沒错”。

  〝但是,他却是昔日飞虎门中天地九杀老五,八年前随同九杀兄弟反出飞虎门,更中情由,想别刘公公更比我清楚不过了吧?而蒙山六虎,根本不是你们资料上提供的那样,什么洪金宝的随从,他们是阴山老母的六个弟子,六雄之前和洪金宝素昧平生,是这样吗?刘公公。要不要我把洪五哥请出来让你见见?

  韦一笑冷啍的道:“刘公公,你们那些浪帐以后在算,先办正事,今日我们门下弟子的帐,还未算呢?你稍等,等老夫先把眼前的帐算清了在说”。

  韦一笑从不拖泥带水,他把手中亮银枪一挥。身后的几个老魔便将尹建平他们围了起来。

  忽然,两边的丛林中飞出了数十道寒光,巨大的箭头上,尾都都连着绳索,射向囚车。数十名刀手,踏着绳索飞向囚车。

  尹建平手一挥,后面首先在囚车四周,行成了几个剑阵。

  金刀王成武大刀一挥,哈哈笑道:“好啊!弟兄们,杀呀。突然从后面,冲上十八骑人马,手中的铁枪左扎右挑,与山上冲下来的人打成一团。

  尹建平走了出来,后面是神风九义,天王四星,香儿,和刘武师兄妹,马盈盈等。

  韦一笑大声道:“天王四星拿命来,他舞动亮银枪正要冲上来”。

  尹建平走了出来道:“先从本座来吧”!

  韦一笑一楞,用银枪指着尹建平道:“你是谁”?

  尹建平道:“我是谁,并不重要,不过刘公公认识本座!

  刘颜昌向前走了两步,他看清了。

  〝是你小子,韦老,他就是,残剑门郑老鬼的嫡传弟子,尹建平,点子硬,大家上,困住他。”。

  “护住囚车”

  尹建平首先迎上了韦一笑,徙手与韦一笑的亮银枪拼搏起来,天王四星对上刘颜昌,打得非常绝烈,刘颜昌一把浮尘,银丝注满了内力,在四人中游斗,天王四星也不敢轻视,擬神中配合得天衣无缝,进退自如。

  刘颜昌面对着四星神出鬼谲的剑术,渐渐落了下风。正在此时,突听得一阵怪笑道:“天王四星四人打一个,我欧阳重也来湊个热闹”。

  说话间,持剑冲入四星阵中。欧阳重的加入,看似是缓释了刘颜昌的压力,其实未必,初时刘颜昌还觉得手上一松,决果几招下来,俩人被四星的长剑攻击得手忙脚乱,四处受制。

  他们不知道,天王四星从小师傳传授了一套《名为〝小天星”》的阵法,在阵法中,四人早以心意相通,而“小天星”剑阵的特点就是,针对在群欧的情况之下,它才能发挥出它独特的威力。任你武功高强的人,一但陷入其间,被会被锁住,人越多,其威力就可发挥到绝妙之处。在加上近月来,四人又被尹建平打通了生死玄关,又传给了四人一套伏魔剑法。天王四星相互配合利用,竟以是威力强大,较之武当的七星阵法,有过之而犹不及”。

  在加上,天王四星目前武功早以登堂入室,列入江湖高手之列。四人游斗起来,堪称惊世骇俗。

  玉树派掌门人见其四人武功怪异极高,刘颜昌有了欧阳重的剑魂加入。本以为可克制对方,减轻压力,未曾想:

  仍然打得险象环生。他大吼一声道:“欧阳兄莫慌,我辛莫荣来助你们杀敌”。

  他持刀砍向天煞星的背后,血刀将至,天煞星一个移形换位,让开于辛莫荣的血刀,只两个照面,又被逼进阵中。

  辛莫荣的俩个弟子,也为师傅受制,拔剑救援,又被陷入阵内,无力自保。

  尹建平那边,单身面对着韦一笑,洞庭老怪,刘三绝,伏魔刀冉城,操刀手郑中槐五大高手。五人似乎是制定好的一套攻击计划。打得虚中有实。滑不留手。

  尹建平闲神定气,不慌不忙,全身布滿真气,游斗中几次想施杀手,怎乃几个老魔老奸巨滑,感到危险将至,便一措而闪开,弄得尹建平有些火起。

  然而,几个老魔武功虽然高强,但他们也乃何不了眼前的尹建平。由其是韦一笑的银枪,好几次见其时机,刺向尹建平时,顿感到撞到了一层海绵,枪头刺不进半分。

  他们越打越心惊不也。心道,此子一身内外功夫是怎么练成的。他随手攻出的招试,见所未见,闻所未见,诡异绝伦。老魔们感到,自己生平遇到了一个罕见高手。

  而尹建平双手挥动间,一道道发出真全逼面,慌得便向后闪开。不敢硬棒,而韦一笑,洞庭老怪,越打越心惊不也,心道:此子这身绝顶功夫。绝非是残剑门郑老鬼所传的。初时刘颜昌安排他们五人合力对付他时。 都还凝心认为,杀鸡焉用牛刀。

  未曾想,他小小年纪,面对着五大黑道高手,他面不改色,闲神定气,诡谲的轻功身法,防不甚防。

  神风九义看着少令主独身一人与五大高手相搏,虽无险象,但也为其担心。正要加入时,只听得尹建平道:“九位哥哥,山间有埋伏,他们也发动攻击囚车了,不用管我,我这里没事,快去那边援助他们要紧”。

  神风九义见少令主同五大高手搏斗,还竟然能轻松说话。不由得心底佩服。少林罗汉堂的觉彗大师不由得惊叹不也。“啊弥佗佛”少令主真乃神龙在世”。

  刘颜昌见其尹建平被五大高手围住,打得难解难分。他高声尖叫道:“尔等还等什么?快发在次信号”!

  他的叫声刚落,突听得“嗵嗵嗵”,三声信炮,天空中出现了三道红光,一闪而过,右边山坡上。“杀呀”。

  又从林间射出十多支巨箭,快如闪电射向囚车木杆车梁上,巨箭尾部拴着母指粗细的绳索,拉得笔直,数十个红衣大汉,挥刀踩着绳子飞身扑向囚车。

  左边的山坡上,也冲出了数十人黑道高手,高喊着,如狼号鬼哭。扑向囚车。后面的卫队,见两边山坳里杀出伏兵,只听一人喊道,“七星归位”武当七星,瞬间布成七星阵法,与冲下来的黑道人物游斗了起来。

  “啊弥佗佛”逆瘴恶徒,众僧超渡,降妖除魔。

  觉彗大师用的是“狮子吼”发出,震动山谷。数十人僧侣丟去手中的旗子,拿出兵刃,迎向冲下来的刀客,下手绝不留情,打成一团。

  刘武师兄妹,尹芸芸,香儿,盈盈早已拔剑加入战斗。瞬间整个杀虎口山谷,杀声遍野,惨声四起。“护卫们”像是忘记了保卫囚车。各找对手搏杀。只有神风九义,在囚车边上与逼近囚车的敌人拼命护卫囚车,倒显得有些吃力的样子。而这却让逼进囚车的黑

  道高手,感到机会难得,不顾一切的跳上囚车,挥舞手中的刀剑劈向囚车的大锁,铁链。

  却让他们沒想到的是,被囚在囚车内的那些囚犯,似乎不领救援之情,每个人脸上露出诡谲的笑容,神不知鬼不觉的,从血衣里抽出剑,迎胸刺向那些救援他们的人,血光闪现,大锁链未砍断,每个人却像被刺穿了气的皮球,干瞪着一双双凝惹的双眼,翻身落在囚车下面,魂飞天外。虽是如此,仍然阻止不了一波又一波的救援人冲上囚车,又都莫名其妙的倒下。

  囚车内外,血迹斑斑,有的囚犯甚至连囚衣都被染红,渐渐的冲到囚车上的人少了许多,负责救援的人基本上都在不知情的情况之下,被囚车里的犯人所杀。

  正在此时,不知是谁大声喊道:“天呐!刘公公,我们中计啦!囚车里沒有段统领,都是他……。

  喊声未息,人却被一支婴枪刺穿了喉咙,他握着透过喉咙的枪头,轰然倒下。杀他的人是金刀王成武,他见其消息泄漏,情急之下,从尸体上检起一把樱枪投向那人,贯穿了喉咙。

  那人的喊声,正在与天王四星搏斗的刘颜昌和众多人听到了。

  刘颜昌一身血迹,似乎多处受了剑伤,最后攻进来的俩名逢莱派弟子,也倒在地上死去了,师傳郑中槐腿部,腰肢似呼也受伤不轻。

  而围攻囚车的人,将死亡待尽,只有数人被武当七星困在阵中,困兽犹斗。囚车里的囚犯见消息泄露,呆在囚车也无用处,便纷纷破茏而出,退去囚衣,还原本来面目,渐渐的围上前来。

  道路上,山沟里横躺竖卧,尸横遍野。

  盈盈和丫环似乎受了伤,芸芸和香儿,正在为她俩包扎。武当,少林,金刀王家十八骑都有人受伤,但所幸的是,没有一个死亡。

  突然,只听得山顶之上,一阵轰轰炮响。众人一楞……。

继续阅读:第51章:刘颜昌杀虎口被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剑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