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晋王府瞒天过海
柳生居士2018-03-19 16:324,153

  晋王站在窗前,极目眺望着窗处飘飘扬扬的雪花。窗外的苗圃,花园,早以被厚厚的雪盖住,树朩被集雪压得低下头,只有院中假山四周的几棵老梅树,在飘扬的雪花中绽放。〝梅花”,是寒冬的表情,在洁白的世界里,绽放出独有的花姿,装饰着世界。

  所以,才有了“寒梅傲雪”,〝铁骨寒梅”的佳句。

  窗前的晋王低声呤道:

  兽炭金炉室难温 深掩重门天欲昏。

  彤云扫来昆岗玉 抹向梅梢月一痕。

  “好,好一个‘抺向梅梢月一痕’真乃绝世佳句,好诗,晋王如此忧国忧民之心,唯天地可鉴。”

  进来的是江湖仅存的四老之一,“铁臂苍龙”刘其风老人。

  晋王笑道:“老爷子真乃当代武林中的四老,如此天寒地动的时候,仍就单衣薄衫,似乎在寒冷的气候,也奈何不了你们”。

  刘其风笑道:“王爷过溢了,草民自幼生长在贫苦人家,从小粗茶淡饭,天当被,地当床。那里比得王爷皇亲贵族,锦衣玉食,裘暖兽炉,安想富贵”。

  晋王笑道:“老爷子此言差曰,需知自父皇那辈人等,也是身自贫苦人家,从小受尽凄苦,又几经厄境求生,戎马生涯,打下了这江山一统。如今立国二十四春,战争未停,民生颓废,百业待兴,朝中奸佞当道,国之内政堪忧。谈何兴国安邦”。

  刘其风道:“是啊!自古历朝历代,宫廷舞政,朋党之争不段。这也是不争的事实,创业难,守业更难,一朝天子振,举国亨太平。治国齐家平天下,这几个字说来容易,做起来更难,而难就难在人心啊。”

  晋王叹息道:“老爷子此言,一语重地,自大明开国以来,二十四春,朝中昔日那些,当年追随父皇南征北战的有些功股大臣们,自负立国有功,不思贫民战后疾苦,安享富贵,结党营私,专横弄权。他们那里管得天下百姓疾苦,又何曾顾及国强民富的道理”。

  说到这里,晋王又叹息道:“有多少朝臣知道父皇的苦心,又有多少朝臣在乎百姓的生死,他们只知道:自己舍命之下,得到因有的回报,置国法军规于不顾,草菅人命,巧取豪夺。一当父皇不顾忌前功,整治朝刚。他们便会说,什么卸磨杀驴,乱杀无辜大臣等,而处身事外的人,有多少真正知道原因所在乎”。

  刘其风点了点头道:“晋王所说,老夫知道,俗话说,树大有枯枝,家富出逆子。纵观古今,继是如此,这挥刀斩逆之事,若是不让天下人知其究竟,必然会流传后世。眼下,就张太师之流而言,都也到了紧要关头,势成水火,一但皇上在容其不纠,那么顿纲振纪,更成一句空话”。

  晋王笑道:“老爷子所说不虚呀!哎!六弟那边安排得怎样了”?

  刘其风笑道:“他以随老夫到了王府,正在书房看书呢,六王爷与晋王乃一母同胞之兄弟,正义之士。况且,也是皇帝的亲子,那容得朝廷奸佞当道,他去年刚被皇封定襄王,早想能为他父皇分忧,一听道此事,心早奋燃,顿时殷应,老夫在他脸花点小功夫,瞬间变成一个活脱脱的晋王,目下只要晋王与他的身份对换。他便可粉饰登场。到是晋王这边,不知安排得怎样”?

  晋王笑道:“放心吧!父皇今早朝之后,以将调令兵符传于我手,王府之事也安排就续,直等老爷子大施妙手啦”!

  刘其风笑道:“如此请怒大夫放肆啦”……?

  午时过后,铁臂苍龙刘其风陪着定襄王,走出了晋王府扬长而去……

  第二日清晨,连日来大雪纷纷的天,厚厚的云层被强劲的西南风,吹到了天际。露出了魏蓝的天空,阳光普照。京城的大街小巷。热闹异常,在家闲散了几天,大多数男女老幼,如春苗破地而出之势。湧入了热闹的大街上。

  脚下发吤吱,吤吱的踏雪声,七八匹快马,从城西山而去……。

  早朝过后,晋王府便来了几拔人马,几顶轿子。弄得平日里,平静的王府如同车水马龙般的热闹。

  晋王病了,今日沒有早朝,皇上下旨太医院,过府就珍。这可不是件小事,平日里,晋王主事的吏部,户部及三法司的大小官员,纷纷涌向王府探病。其中还有吏部主亊,李玉春,户部主事马如年等,太子下朝之后,就代表父皇亲临晋王府问安。

  太子刚走,书房中的晋王却松了口气。

  正在此时,后院又传来道:“吏部侍郎,户部侍郎,李玉春,马如年大人到”!

  沒多会,书房门口便传来,“臣李玉春,马如年拜见晋王爷”!

  晋王躺在卧榻之上,身上盖着黄琱缎子被,头上缠着头巾,室内的火炉上煮着药汤,正冒着热气。

  李玉春,马如年,进了室内,俩人撩袍跪下道:“臣等拜见晋王”。

  晋王幽声道:“俩位大人不必多礼,请坐”!

  李玉春,马如年道:“谢王爷”

  倆人刚坐下,还未来得及问候,只听得书房门口道:“稟王爷!皇上派太医院,刘老太医前来为王爷珍脉”。

  刘太医却走了进来,他跪下道:“太医院刘永德奉皇上旨意,前来为晋王就珍”。

  晋王道:“刘老太医不别多礼,请起!还请太医代几臣谢过父皇”!

  刘太医起身道:“谢晋王”。

  马如年插进话题道:“早晨,早朝时,臣未见王爷上朝,听皇上分付太医院,过府珍病,臣等才知王爷有染。下朝之后,臣等便急忙过来问安”。

  李玉春道:“是啊!臣一听王爷染病,便约同马大人一齐过来探视,不知王爷身染何疾,尽也这么重”?

  刘太医道:“俩位大人请稍坐片刻,让我先为王爷请请脉便知。王爷!请怒臣放肆施为了”!

  晋王幽声道:“俩位大人请稍坐,刘太医请”!

  侍女端了把椅子放在晋王卧榻前,大医撩袍坐下,从药箱里拿出一个垫子,放在晋王手下,伸手扶脉,用劲在晋王左手腕上点了三下。

  晋王会意的点了点头道:“刘太医!让你费心了”!

  刘太医道:“王爷言重了!臣身为太医院太医,为王爷们行医问药是臣的职责所在”。

  他把住恶王的脉搏,左手捬摸着嘴上花白的三柳胡须。

  沉呤了一会道:“王爷三焦不聚,左脉尺浮关滑,寸芤里脉天伙,寸微几乎不可扶,关穑,这太仓会太府,藏会季肋,髄会绝骨会集而不通,三脉滞缓而寸弱。王爷请怒臣放肆了”。

  晋王衰声道:“太医请直言,沒关系”!

  刘太医道:“王爷,这俗话说,小病大医,重疾小养。王爷的病是因偶感风寒所至,拖延有十多日了吧”?

  晋王点了点头。

  刘太医又道:“王爷,医家常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这风寒疾病一旦拖之甚久,不得医治,便有可能引发旧疾,如果老臣所料不差的话,王爷年轻的时候,曾腰部受创,伤其骨髄,又因医不及时,瘚血未除,于至旧疾暗伏,如经风寒未医,又因高热之顾,引了旧疾,如火山而至,不可收拾,白日间稍安,晚间却疼痛难忍”?

  晋王叹声道:“刘太医真神人也,本王连日来却是如此,四肢如割,痛不甚言。太医可有治愈之法”?

  刘太医道:“王爷,这风寒之疾,臣可保三日内,药到病除,然王爷旧疾复发,医起来却有些困难,需慢慢调理才行。这样吧!臣为王爷制定个疗伤计划,针疗,药石,苏络同时进行,不过,王爷需静养调理,不可在为国事操劳,一切所事应全部放下。在者,我还得向皇上请旨,免去探视,只要王爷配合臣医治,二月内,臣保正王爷行走如风”。

  晋王道:“本王听从太医吩咐,关门谢客,就是了”!

  刘太医起身道:“王爷如此,臣自当尽力”。

  他转身道:“俩位大人,晋王因偶感风寒,高热在身,又引发旧疾,需静养两月,不能接客!俩位大人请自便吧”?

  晋王心中乐呵呵,这可到好,刘太医下逐客令了。

  马如年,李玉春,听说晋王称病不朝,原以是来打探虚实,经太师把脉问病之后,说得如此严重,又见晋王疼痛难堪。心知无假,目的达到,在不走等待何时。于是双双起身告别而去……。

  刘太医看着晋王诡谲一笑道:“王爷,请稍等,待老臣奏过皇上之后,臣在回府,为晋王医治”。

  晋王哀声道:如此有劳太医了,请代儿臣谢父皇”!

  刘太医道:“是,卑职告退”。

  刘太医收拾药箱转身而去……

  太师府书房内,马如年,李玉春,将晋王府探病的情况说了之后。太师张权沉呤了半天道:”如此说来,晋王还真的是病了”。

  李玉春道:“刘太医可是朝廷太医院的主事,就连皇上都高看他三分,卑职和马大人就坐在当面,闻说晋王当年曾经腰部中箭受伤,瘚血未除,这次又偶感风寒,高热不段,引起旧疾复发。看他样子,似是痛不堪言,现在行动受制,只能卧榻二月了”。

  太师道:“晋王当年,却是腰部中箭受创,伤及骨髄也是有的,因风寒高热,引发旧疾,这也到说得过去。唉…老夫是怕了,在这紧要关头,若是被晋王从中作挭,事态就无法收场”。

  他站起身来,走到窗前,向外看去,院中几个孩童正在堆雪人。

  他笑了笑又道:“只回到好,天助我也!沒了晋王在外走动,少了些老夫的担心,不过,尔等切不可大意,密切注意晋王府的动静,其它还有什么情况?”

  马如年道:“其它的到也沒有什么事情,只是,前日定襄王带着几个人,到西山锐健营去了,据卑职的内线说,他是带着几个锐健营的头领,到承德打猎去了”。

  太师笑道:“呵呵,定襄王是去年皇上册封的王爷,他太年轻,玩性正浓,在说,他从小就好与西山锐健营的人来往甚密。就喜好武刀弄捧的,到以不足为虑”。

  李玉春道:“太师还有什么可顾虑的”?

  太师张权叹声道:“唉。这些年来,老夫坐卧不宁,特别是从半年前,刘颜昌段其坤他们功败垂成回来之后,就一直沒有顺利过,尹道元那逆子出山之后,便是让老天心神不宁,这半年中的变数也太大了,大得让老夫无从顾忌啊”。

  马如年笑道:“关心则乱,心惧则不安”!

  太师道:“以许吧”!

  正在此时,忽听门外道:“稟太师!临汾三绝来信了”!

  太师心喜道:“拿进来”!

  管家张祥手里拿着一封书信,走了进来,将信递给张太师。

  太师张权一面撕信,一面挥手道:“你下去吧”!

  张祥退门处去了。

  张太师观看了一会书信,面色喜悦的道:“喔,三绝办事!到也让人心慰,你们看看,山西郝家,伏魔刀,冉城带六大弟子,也到临汾。逢莱派操刀手,郑中槐,率门中精英不日便可到临汾。还有隐居多年的洞庭老怪,天魔神君也应聘出山,计划二十三日便会集临汾”。

  李玉春笑道:“好啊!真乃天助我也,这些黑道高手一到,万事齐备,只欠东风了,这可比意料中还要好”。

  太师笑道:“是啊!如此看来,老夫的连环计可尽实施了,这等那小子一出现,并可一举灭了”。

  马如年笑道:“太师可睡个安稳觉了,我等也在不用提心吊胆的过日子”。

继续阅读:第50章:血溅杀虎口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剑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