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刘颜昌杀虎口被擒
柳生居士2018-03-19 16:356,318

  闻听得山顶四周,震天战鼓,喊杀声四起,数十面大旗,在风中裂裂作响,刘颜昌抬头看时。只见得山腰上,到现了大队官兵,一队队披挂整齐铁甲军,弓箭手,将山谷四周围得水泄不通。山顶上一把大黄伞下面,晋王一身戎装,身旁立着刘其风和残剑门门主郑天明。

  铁甲大军,只要一声令下,顿时万箭齐发,定会在瞬间,将谷中所有人射成刺狷。仼你武功高强,将难逃一死。

  官兵的突然出现,吓得刘颜昌魂飞魄散。他大叫一声:“住手”。

  尹建平早知晋王会有所动作,但不知来这么快。而刘颜昌更是面如土色。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和太师周密的计划,竟然在次破产。

  他心里清楚,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可是让他打破脑袋也想不通的事。晋王不是如太师信上所说的,病卧在床吗?一个卧病的人怎么可能出现在千里之外的晋江杀虎口?真是晋王亲率西山悦健大营的官兵?

  所有活着黑道的人向刘颜昌这边靠拢。

  韦一笑沉声道:“怎么回事?刘公公,你不是说晋王爷病重卧榻了吗?他怎么突然在此出现?还有,少林,武当那些秃驴,道士是从那里冒出来的?你不是说,尹建平只有少数的武林中人帮忙吗”?

  刘颜昌此时,面对着韦一笑问出的问题,无语对答,他叹气道:韦掌门,我所知道的都是太师提供的情报。连我也不明白。 这是怎么了,眼下行动失败,还是想想怎么脱身吧”。

  青海玉树派的掌门人辛莫荣恨声道:“娘个逼的,老夫带来的门下弟子,都几乎死掉了,此仇不报,老子死不眠目”。

  逢莱派操刀手郑中槐以恨声说:“可不是吗?这叫打的什么仗,如此惨败老夫不干心。奶奶的,老天门下几乎伤亡待尽。 娘的拼个鱼死网破算球”。

  山西郝家伏魔刀冉城道:“郑掌门,莫掌门,俩位请不要义气用事啦!拼!怎么个拼法,你们看看,眼下咱们带来的门中弟子,死的死,伤的伤,能拼命的还有几人?你们在看看四周,都被官兵团团围住。而他们那边,天地九杀,天王四星,武当,少林,金刀王家,所有的人一个未损”。

  他说到这里长叹道:“眼下局势,大家十分清楚,你们在往山顶上看,晋王身边的那俩个人,他们不正是残剑门那老绝户,和多臂熊刘其风吗?不用说我们连下面的人都摆不平,如果俩个老鬼下来。请问韦掌门,神君俩位前辈,单打独斗,俩位能撑几招”?

  雷电门主欧阳重道:“难不成我等只有坐以待毙”?

  伏魔刀冉城道:“我可没这么说,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眼下还是想想怎么脱身在说”?

  韦一笑道:“冉老说的在理!大家切不可义气用事,看似情景,围住的铁甲军,未必会轻易放箭。将我等射杀,谷中大部份人,都是他们那边的人马”。

  欧阳重道:“那我们只样干等着”?

  天魔神君冷笑道:“那可未必”。

  刘颜昌道:“徐老有办法”?

  天魔神君道:“等待时机,有人比我们更急。我们不动,他们未必会与我们耗下去”。

  刘颜昌道:“徐老可真是人老成精啦!不过,你们不知,铁甲军虽然厉害无比,但它有一个至命的弱点,那就是人人身上用铁皮包住,身子奇重,转动不灵,一旦被冲乱,他们就无法再集在一齐,形铜墙铁壁。所以,如果有机会,大家要先破了铁甲军,我们才有冲出去的可能”。

  正在此时,山顶上的大黄伞动了,看似晋王要下山。

  天魔神君道:“机会来了,晋王下山,找准时机将他擒住,作为人质,我们便有希望啦”

  伏魔刀冉城道:“若要擒获晋王,恐怕有些难,他身边除了八大护卫,还有俩个武功高强的老鬼虎视着”。

  韦一笑道:“不试试怎么知道。老夫看来,由我和神君缠住郑老鬼,和刘其风,其它几位合力对付晋王和姓尹的那小子”。

  刘颜昌道:“我看韦老的办法可行,只要将郑老鬼和刘其风调开,擒住晋王还是有握的”。

  伏魔刀冉城冷声道:“哼哼!我看未必”。

  正在此时,晋王和残剑门主,郑天明,刘其风,身后紧跟着八大护卫,走下山来到路边,站定了下来。

  晋王轻声道:“刘颜昌,你没有颜面面对本王吗?把你脸上的人皮面具除了”?

  刘颜昌尖笑道:“哈哈哈,晋王眼光如炬呀。连咱家戴着人皮面具都能看出,真是不简单呐!好吧”。

  他脱下了脸上的面具丢弃路上,并笑道:“晋王爷,咱家失礼啦!咱家也有不得也的苦衷,也是奉命行事”。

  晋王坐在侍卫刚递过的椅子上。冷哼道:“奉命行事?你奉了谁的命?是皇上的命,还是太师的命”?

  刘颜昌尖笑道:“晋王,应该心知肚明才对,怎么反问起老奴来啦”!

  晋王道:“本王不知,才会问你,如果本王知道,还能让尔等胡为”?

  刘颜昌道:“这话道也是啊!如果王爷知道了幕后之人,早就将我等下狱了。呵呵,咱家有一事不明,想请教王爷”?

  晋王道:“你是不是想问本王是如何出京的”?

  刘颜昌尖笑道:“王爷不愧是铁面王爷,聪明绝顶”。

  晋王冷笑道:“很简单,本王也是用了金蝉脱壳。 不过你也用不着知道了,接下来你等,将会被关进三法司大牢中,等候你们的是,皇上会让你们活多久的问题了,自古道,善有善报,恶贯满盈之人,总是免不了下地狱”。

  刘颜昌道:“王爷此话不假,自古道:一将功成万骨枯。不过,咱家只是宫里面小小的太监。伺候过三朝皇帝,怎么死都是个死。到了现在都无所谓了”。

  晋王道:“哼哼,是吗?你就不怕你的家族被株灭九族”?

  刘颜昌面色一紧,说不出话来。

  他想了一会道:“王爷说的道也是,可是咱家自知身犯重罪,难也回头喽!如果王爷能保老奴家人,老奴便可将幕后之人,这些每来所干的事告诉王爷”。

  晋王道:“如果,你能如此,本王将上禀父皇,可赦免你家族无罪”。

  刘颜昌面露喜色的道:“晋王爷一言九鼎,老奴信得过王爷,那就请王爷一人过来,老奴将所知一切,告诉王爷”。

  刘其风道:“王爷不可,刘颜昌此人,一贯奸滑无比,小心中了他的调虎离山之计,将王爷劫持做人质”。

  刘颜昌尖笑道:“哈哈哈,刘老爷子,真是以小人之心,夺君子之腑。现在四处大兵围困,还有众多高手在场,既便劫持了王爷又能怎样,再说啦!这朝中的内幕不是尔等可以知道的。 王爷,你说呢?”。

  郑天明传音给刘其风道:“刘老弟你放心,他是有此意。刚才我也传音给小徙,让他准备应变,再者还有咱们俩在场,他如果真有此胆,那是自行死路”。

  晋王站起身来,轻松的笑道:“好啊,那本王就过来听听”。

  晋王向刘颜昌走来,尹建平暗中传声给哑仆冬国雄道:“哑叔,他们想劫持王爷,到时由哑叔你来抓捕刘颜昌。我对付韦一笑,洞庭老怪就交给师傅,天王四星和九义,盯住其他人,若有异动,杀”。

  其实,尹建平早也知道,刘颜昌的计谋,并传音告诉了师傅,师徒俩早以拟定计划。尹建平便来个将计就计。他早就按师傅的意图,分别和天王四星,神风九义,及武当七星说好了一切,到时候给他们来个张网捕鱼。

  而此时的刘颜昌见晋王向他走来,毫无防备之心,他心中一阵狂喜。急忙通知韦一笑这边准备抢人。

  韦一笑抽手入怀,拿出一根绳索,看上去,此物非布非草做成,绳上泛出白色的光芒。

  刘其风传音给尹建平道:“不好,小兄弟,韦老怪手是的那根绳索,是天蚕丝所制,一般刀剑切不断,小兄弟可用星芒剑破它”。

  〝知道了,刘老”

  尹建平传音回答之后,便全神贯注的盯着韦一笑。只要他一动,尹建平便可,腾身扑过去。

  果然,刘颜昌见此计可逞,当晋王走近时,他一声狞笑道:“王爷,你中计了”

  说间疾出手抓向晋王爷。

  刘其风一声长笑道:“刘颜昌,你休想得逞”。

  将身腾空而起,快如闪电般的来到晋王身边,左手抓住晋王腰带,往后一带,晋王整个身子腾空而起,向后倒飞。刘其风右掌迎向刘颜昌前胸,一记隔山打牛,将刘颜昌打得倒飞出去。

  而刘其风并未停下身子,借打中刘颜昌的道力反弹,他又在空中一个后空翻,赶在晋王未落地之前,接住晋王。

  哑仆冬国雄一声长笑:“刘老爷子好劲的腾身术啊!老阉狗,看招”。

  韦一笑见刘颜昌动手,他纵身而起,手中的长绳一抖。向晋王的腰部圈去,未曾想,当他抖出天蚕绳时,尹建平早以成竹在胸,只见得他手中红光一闪,砍向天蚕绳,还真没想到,剑芒过后,韦一笑手中一轻,天蚕丝绳断做两节,另一头落在地上,他手中只剩下小半段。

  尹建平又回身一剑扫向韦一笑的手臂,而韦一笑楞神之间,只感到手臂间冷风扫过,又突然感道手臂间一阵刺痈,他呆住了,手上鲜血直流。

  洞庭老怪,配合计划,向郑明扑了过去。口中狞笑道:“老绝户,看招”。

  郑天明郎声笑道:“老魔头,久违啦!没想到咱们二十年后还有一战”。

  俩人打得难分难解。

  就在洞庭老怪飞身扑向郑天明同时,欧阳重,辛莫荣俩人,又在次被天王四星困住打得十分急烈。

  而郑中槐,刘三绝却被武当七子困入了七星剑阵中。

  神风九义找上了神枪派韦一笑的六名弟子。

  一字剑柳子和高声道:俩位大哥,程风雄是我的,请留给老弟与他作个了断吧?

  赤练蛇一声长笑道:“好啊,子和兄,你来了断吧”!

  话音落下时程风雄被赤练蛇顾东平反手一掌,打在程风雄的背脊上,程风雄一前扑,迎上了持剑赶来的柳子和,没想到,柳子和持剑却与程风雄撞了个满怀。一把精钢剑却从程风雄的背部透出。

  手中的长枪落在地上,程风雄张着瞒口乌血的嘴说道:“你…你竟然没死……,我…我好恨……。”

  程风雄软软的倒在地上,挣扎了几下,死了。

  柳子和却是有些莫名其妙。他没想到,事情竟然会是这样,还没打斗,自己的剑却把程风雄穿个透心凉。

  他呆呆的看着,死后没闭眼的程风雄发呆。这个追杀了他二十多年的老冤家,竟然就这样死在了他的剑下……,

  却说哑仆冬国雄,他持剑迎上了被刘其风打得倒飞回来的刘颜昌,俩人你来我往的拼斗起来,刘颜昌曾在青风口见过冬国雄,他曾徙手杀了他五名东厂精英侍卫,此人武功高强,难以应对,当时,刘颜昌青风口大败,大多是归功于此人所至。

  刘颜昌刚才被刘其风打了一掌,也是受了不清的内伤,他是强忍着一口将要喷出的血,匆忙中应对冬国雄的。

  然而,面对眼前的冬国雄,他却是怕了眼前此人,因为他知道,若是自己与他单打独斗,他刘颜昌也奈何不了他。心里有了胆怯,决果没几招的功夫,空门大开,被冬国雄点中了胸前的檀中,天突,关元,三处要穴。过来俩个侍卫,把他像狗似的拖过去,上了刑具,锁拿归案。

  而哑仆看着呆立在程风雄,尸体旁的柳子和。

  他笑了笑走过去,从程风雄尸身上拔出剑,又在尸身上擦了擦剑上的血道:“呵呵,老弟,人也死,恩仇以了,你在这里发什么呆呀”!

  接过哑仆的剑,柳子和道:“冬大哥,他是怎么死在我剑上的,连我也莫名其妙”。

  冬国雄呵呵笑道:“管他怎么死的,他反正是死于你的剑下”。

  尹建平与韦一笑俩人的相搏打得非常急烈。只见韦一笑的亮银枪神出鬼没,挑,扎,刺,扫,打,枪枪紧追尹建平的全身要穴。

  一枪紧追一枪,大有不让尹建平喘息之机,众人凝神静观。而尹建平却沉着应对,在韦一笑的亮银枪中上下翻飞,似乎防守多,而防守间,偶尔回攻一招半试,看似是尹建平处于下风,被韦一笑逼得手忙脚乱。

  到底是江湖四老,深厚老扎的武功基础。大多江湖中人都是这样认为的。而韦一笑此时内心里,却是未必这样想的,他的内心里的震撼,惊异,恐惧是越来越深。

  因为他认为眼前的年轻人,是他生平遇到的一个最强捍的对手。在外人看来他打得有忍有余,并未尽全力,就像一个前辈在与一个后生对练,或者说讨教武功。

  韦一笑他此时知道,此子的武功就像江湖传闻的那样,以到了传神的境界。每当他看着尹建平露出破绽时,他手中枪狠刺进去,却总是沾不到对方的边,对方好像是故意露出的破绽,又好像早知道,他的亮银枪将攻向他的那个部位。

  越打越是心寒,他早就想停手不打了,然而,他又是怕在江湖上失去颜面,可又是不干心,他想不通,眼前的年轻人,竟然用一双肉掌手,与他的长枪博杀了数十个回合。而自己却连他的衣角都未沾到,之前他是用什么兵刃砍断他的天蚕丝绳,那道红光又是怎么回事?他无从知道,他似乎也练到了人剑合一的境界。

  不行,不能在这样打下去了,在不用绝招一拼,后果不堪设想,眼下刘颜昌

  也被对方擒下,洞庭老怪在残剑门主郑天明那里,也支撑不了几招,而欧阳重,伏魔刀冉城,操刀手郑中槐,辛莫荣等,在天王四星和武当七星阵中,做困兽犹斗,看来也支撑不下去了,自己的弟子程风雄也死,而其它五个弟子,却被天地九杀围困,大多受伤。

  韦一笑钢牙一咬,抽枪回身向后便走。他是想用杨家枪法中的“诈败计”。

  他打定主意用诈败计,引对手上钩,鱼饵刚放,鱼却上钩。韦一笑,心中一阵狂喜,心道:“小子,到底年轻轻狂,“看枪”。

  他看到尹建平跟进,空门大开,回身跃起,风驰电掣般的向尹建平胸前檀中穴刺进。就在亮银枪距尹建平前胸时,他忽然又发现,自己犯了一个至命的错误,这是个愚蠢的错误。

  当他的枪及至尹建平的左胸时,突然间感到从枪杆上传来,一股巨道力,这是江湖中人传说的“借物传力”。

  握枪的右手被被强大的道力震得右手弹开,而握枪尾的左手臂却连同枪杆,遭了鱼池之灾,被巨大的道力震碎。

  左手开始失去知觉,一条左臂开始充血,左手像似一条无骨的肉,垂了下去,韦一笑此时知道,他的左手从此废了,他甚至感到自己失去斗智,现在面对的,只能闭目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然而,他却只听道洞庭湖老怪,与残剑门主郑天明的搏斗声,他莫名的睁开双眼,尹建平双手抱胸,面带微笑的看着他。

  韦一笑有些惊异,因为他面前的年轻人根本不想杀死他,他为什么不杀自己?再看眼前的尹建平,一脸的微笑,就像老朋友般的初见。但是,他仍然感到自己的左手隐隐作疼。

  洞庭湖老怪与残剑门主郑天明的搏斗,仍然继续着,打得难分难解,看样子洞庭老怪也是强弩之末。

  尹建平走近斗场轻声道:“师傅,你息着,让平儿来吧”?

  残剑门主郑天明哈哈笑道:“平儿,不用啦!为师只是陪老怪练两招,多年未与他交手了,为师看看他有没有什么长进。”

  在看神风九义围斗神枪派六大弟子,其中刘三绝不知什么时候也被神风九义打成重伤,倒在地上,剩下的五个弟子,身上伤痕累累,大弟子程风雄被柳子和杀死。

  欧阳重及辛莫荣俩人,虽为一派掌门,若是单打独斗,天王四星其中任何一个,都与之旗鼓相当。然而,俩人却陷入了小天星阵中,他们在有天大的本事,也难发挥,只有陷入背动挨打的份。

  此时俩人浑身上下,被自己的血浸染,头发散乱,以然坚持着。

  “都住手吧”

  韦一笑知道:“眼下败局一定,在斗下去,自己带来的人,只能有一种决果,死亡”。

  他的话,还是有一定的感召率。听道韦一笑叫住手,大家便罢手,站在了原地一动不动。

  其时,当他们眼见刘颜昌被擒,韦一笑败在尹建平手里,早就想停手不打了,怎乃无人阻止,只死撑下去。

  而洞庭老怪却此刻与残剑门主郑天明,正以内力相搏,俩人双掌相对,洞庭老怪面色赤红。也到了紧要关头。在看残剑门主郑天明,面带微笑,仍然是一派宗师气度。

  刘其风手拿铜烟杆,笑呵呵的走到俩人面前,用烟锅杆敲了敲洞庭老怪的手道:“呵呵,我说老怪物,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悟不透吗?当年你与郑老打了多少回,那一场你嬴过郑老的一招半试,算了吧!别打了!在打下去,你知道决果”。

  洞庭老怪道会借台阶而下,他哈哈怪笑道:“老绝户,功夫不减当年啊!看来你是老夫此生的克星,算了,正主都被你们拿下了,老夫还跟你较个什心劲”。

  众人都感到洞庭老怪脸皮真厚,打不过还装蒜。

  “断魂针,郝雄!拿命来”。

  柳子和一声大喊,众人楞住了,只见他拔剑向一人冲了过去……。

继续阅读:第52章:杀虎口柳子和了结恩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剑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