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定襄王查抄太师府
柳生居士2018-03-19 16:305,998

  韦一笑对郑天明惨笑道 :“老绝户,看来我们都老喽!世间恩恩怨怨是应放弃的时候了,相逢一笑抿恩仇。你收了个好徒弟,一个绝世奇才,我们认识一辈子,却斗了一辈子,今日,咱们恩怨两清下了。如果,老哥哥有空的话,欢迎来我那里做客,咱们做个朋友吧?

  郑天明呵呵笑道:“行啊,有空老夫肯定会去登门拜访韦老的”。

  韦一笑说:“呵呵!老弟我期望着老哥哥的到来”。

  他看着尹建平笑道:“少令主,在武学方面,你可称为盖世奇人,但武功并不可怕,你最可怕的是心智,你的心智超越常人,厚德载物,此乃江湖之福也”。

  韦一笑说完走了……。

  韦一笑不着边际凡句话,尹建平似乎听得莫名其妙。

  看着远去的背影,觉彗惮师道:“啊弥佗佛,善恶终有头,杀一人,不如渡-人,胜似功德无量。啊弥佗佛”!

  此刻,洞庭老怪,逢莱派,青海玉树派,雷电门,伏魔刀冉城,带着剩下的弟子一声未吭,默默而去。

  围在四周的官兵得到指示,让开了来去的路,看着他们相继离去。

  尹建平在见过晋王,师傅,刘其风之后,便来到师姐,妹妹,马盈盈身边,他轻声问道:“师姐,盈盈,你们没事吧”?

  马盈盈殷声道:“平哥!没事!只是不小心伤到了手臂,都是皮肉之伤,不碍事的”。

  刘禅笑道:“令主师弟,我和芸芸没事,到是盈盈小姐,受了伤,你可要多关心关心人家喔!”

  尹建平面上一红,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师姐这话,你们都是平儿最亲的人,都是平儿应该关心的呀”!

  香儿娇笑着说:“禅儿师姐,睢,你把平儿哥哥脸都说红了”。

  盈盈娇羞的笑道:“香儿小小年纪,也会调笑你平儿哥哥啦!

  正在此时,天王星高怀文走了过来道:“少令主,陈帮主,赵都统,和马庄主他们押运的囚车到了,你看……。

  尹建平回身看去,果然是陈九龄,马义坤他们押运的囚车来了,他便迎了过去。“帮主哥哥,你们来得真及时呀”!

  陈帮主呵呵笑道:“呵呵,老帮主,平儿小兄弟,恭喜你们,又获全胜。唉…如此看来,这回韦一笑,逢莱派,雷电门可是彻底栽在咱们手里喽”!

  刘其风笑道:老叫花!这热闹的场合,为何偏偏少了你?”

  陈九龄笑呵呵的说:“刘老爷子,有所不知,这一次,平儿小兄弟可是主帅,我们是帮场助阵的,我也想来凑这份热闹呀!可是没法子,平儿可是特使,他安排下的事,我这做哥哥的只能听从不是,在说,有老帮主,和刘老爷子坐阵,江湖中任你什么厉害角色都不在话下”。

  郑天明嗔笑说:行啦!九龄!必耍嘴皮子啦!天色不早,还要赶到临城。

  刘其风对晋王道:王爷,你看!这里的事情也基本完成了,该进快赶回京城,料理那边的事情。”

  晋王点头道:“喔!老爷子说的是,我看这样吧?郑老,和老爷子同本王带卫队连夜赶回京城,锐健营周军门配合平儿小兄弟,负责押运囚犯随后赶来”。

  刘其风点头道:我看这样行。就这么办吧!我是担心,一但这里的消息传到太师府,恐怕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到时我们反而背动”。

  晋王点头道:老爷子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俗话说:“兵贵神速”既不可给那老奸人留下喘息之机”。

  他对尹建平道:“平儿小兄弟,京城里的事情就交本王处理了,不过,你还得辛苦一趟,由你和周军门负责把囚犯押解回京,另外,皇上还想见你,你们断后吧!本王要和你师傅,刘老爷连夜赶回京城,去晚啦!恐怕有变”!

  尹建平道:“行,那王爷就先行一步,我与周军门带锐健营随后赶来”。

  晋王转身道:“周将军听令”。

  周军门上前单腿一跪道:“标下接令”。

  晋王道:周将军,本王要进快赶回京城,你带锐健营听从尹建平特使大人调遣,押解囚车随后赶回,不得有误”!

  周军门道:“标下遵令,听从尹大人调遣,押运囚犯,随尹大人赶回”。

  晋王道:“行了,你先去与靖江城陈军门交接吧”。

  周军门道:“遵令”。

  他起身走了。

  晋王道:“传马义坤来见我!

  马义坤很快便来到。他双手一抱道:“草民马义坤见过晋王爷!”

  晋王笑道:“行啦!马知府。本王是代父皇传话见你,父皇说:“马义坤,刘正文,是朕之肱股大臣,含冤二十余年,朕十分愧疚,俩位忠心于朝廷,朕会有旨意”。

  马义坤一阵激动,老泪汪汪,他跪拜于地下道:“臣请晋王代老臣谢过皇上”。

  晋王双手扶起马义坤道:“老大人不必如此,当年为古坪口血案,弄得老大人与知县刘正文含冤受倔,父皇也是圣心不忍,今日真像大白于天下”。

  “因此,父皇一定会为老大人们平反昭雪。老大人在古坪口事件中,不畏权势,忠心赤胆,铁骨铮铮,与奸佞抗争,实乃朝廷典范。近几年来,为肃清朝廷乱党,顶力相助于朝廷,大人功不可没,老大人回家静候佳音吧。本王因时间紧迫,还得赶回向皇上请旨,就不与大人多谈了”。

  目送着晋王走后,尹建平看了看杀虎口整个斗场,四处血迹斑斑,谷内一片平地上,突然间多出了数十冢坟墓,一阵风吹过,枯草乱飞扬,大有一种英雄落魄感觉。

  丐帮陈帮主走了过来笑问道:“怎么了?小兄弟!看你有些伤感”。

  尹建平叹声说:“唉……,原来这里,还是山清水秀,休闲程凉的好地方,今日一战下来,却灭绝了这么多鲜活的生命,把他们永远的留在这,平儿在想,这个世界大概是疯了,为了自己的权势,富贵*,让这些人成了他们的殉葬品”。

  觉彗惮师道:“啊弥佗佛,少令主何必为此而伤感,世间之事,因果报应循环,不是谁都能佐佑的。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陈帮主笑道:“觉彗大师是得道高僧,当然知道其间的因果关系啦!可我们平儿小兄弟,却是刚刚出山的太阳,在他的心里却一尘不染。他那里知道,阳光可以普照大地,却不知,有些阴暗的地方,是阳光照不到的”。

  觉彗大师道:“陈施主的道行也不浅薄呀!如此深遂道理,高深莫测,让老纳仅服”。少令主!此地之事也了,老纳便回山了,少令主!如果它日有缘,我们在次相聚。有空请施主越驾少林寺一游如何”?

  尹建平道:“老惮师相助之德,平儿铭刻在心,平儿一定会登拜宝山,礼佛求教的”。

  觉彗大师说走便走,一点也不拖泥带水。他带着众僧跚跚而去。武当七星也相继告辞而去。看着他们绝尘而去,刚转过身来,只见神风九义一齐向尹建平走来。

  他们刚把刘颜昌等人锁进囚车之后,一齐就序。来到尹建平身边。

  顾东平轻声说:“少令主,我等九兄弟在-齐协商-致,眼下这边的事情也见明郎,接下来之事,朝廷会处理,到是还有另一批罪魁祸首,潜在云南大理,我兄弟九人想下云南去,一定要查清当年古坪口飞虎门叁予事件的真像”。

  丐帮陈帮主沉声道:“喔,据本座暗中了解到,飞虎门副门主鬼影子宋城,曾经是太师张权的一名校卫,后来不知去向,二个月前才知,他早就潜伏进了飞虎门,半年前本座得知,张太师从东厂调出了三十多人,往云南而去,大概和飞虎门有点关系”。

  金刀王成武点头道:据老夫所知,太师张权暗中训练的杀手,大多数都消失了,也许被陈帮主言中,暗中去了云南未定”。

  陈帮主笑着道:“是啊!九位侠士下云南去,这到不失为好计,老帮生三年前,为调查飞虎之事,到过云南大理,点苍派冉老门主和老帮主是世交,经过暗中探听,飞虎门的确在二十年前就全部从靖江消失,到了北衙”。

  顾东平笑道:“那里曾是飞虎门的一个分坛,由我大哥顾孟平在那里经营着金矿开采,我们哥几个也曾在那里呆过一段时间。因此,对那里也十分熟习。所以,我们哥几个想先行到那里,打探飞虎门的情况,少令主京城之事了却之后,便可赶来,那鬼影子宋城潜入飞虎门,恐怕没那么简单”。

  尹建平沉吟道:“不要说鬼影子宋城与我有深仇,其主要,他是太师派潜进飞虎门卧底,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飞虎门恐怕有变。这样也好!几位哥哥先走一步,平儿京城之事一了,便会赶过来。

  尹建平又想了想说:“不过,九位哥哥!此去云南,路途遥远,不要急着赶过去,到了那里,先找个隐秘的地方安顿下来,暗中摸清情况,万不得也,不要与他们发生冲突,我平儿赶到在说”。

  顾东平道:“是,少令主!我等在那里恭候少令主的到来”。

  尹建平道:“哑叔,拿点银两给几位哥哥!以备不时之需”。

  哑仆冬国雄道:“是,老奴知道了”。

  尹建平道:九位哥哥,一路上辛苦啦,多多保重!

  神风九义走后,金刀王成武此事以了,与尹建平等告别而去。

  杀虎口从早上茶老板见势不对,消消逃走,到现在仍然没有回来,大多数人都相继告别而去,只留下了丐帮人马,和马庄主家人。锐健营的官兵,在杀虎口扎营,整个杀虎口还是戒备森严。

  -场蓄谋已久的杀虎口阻杀,在尹建平等众位高手的支持下,又忽然半道杀出个晋王,带着锐健营官兵,将杀虎口团团包围。最后落得刘颜昌,刘三绝等被擒拿,而黑道死伤累累而告失败。杀虎口荒野上忽多了数十冢坟墓,在飘扬的雪花中,凄惨惨!

  啸风渐定。只有漫天大雪,没完没了的下着,落在地上,窗台边,房顶上,沙沙作响。街道小巷的雪有半尺多厚。天空中兀自翻卷着鹅毛片子,纷纷扬扬。

  京城应天府遮盖在白雪皑皑之下,太师府大门口冷冷清清,像似没有了往日的喧嚣,就连大门口的侍卫,大概是被寒冷的天气,冻得龟缩在门洞里。

  然而,就在距太师府最近的路口,却无意间多了些巡路官兵。他们似乎是守住通向太师府的各个路口,但对来往的行人,又不管不顾,真有些匪夷所思。

  后花圆书房内,太师张权-身裘装,在书房中来回走动着,看上去内心十分着急,他走到火盆面前,下意时的伸手去烤火,怎乃火盆中梨炭燃烧尽早已熄灭。在他铁青的脸,显现出及端的愤怒。只见他飞起一脚,跌翻了火盆,咣当一声,随着火盆落地,扬起一阵呛人的炭灰,弥漫在书房中。

  听到响声,首先跑进来的是太师府老管家张福,见此情景,慌得急忙捡起火盆道:老爷息怒,是老奴不好!忘了给老爷生火啦!

  他一面收拾,一面向外喊道:“你们几个没听见吗?还不快给老爷生火”。

  听到喊声,从门外进来几个丫环,匆匆的帮管家张福收拾内屋炭灰。

  正在此时,门帘在次掀开。

  “哎哟,怎么回事嘛?整个书房就像冰窖,老爷怕是给冻坏啦?你们这些狗奴才,好大的胆子,冻坏了老爷,小心我剥了你们的皮”。

  张太师见是新纳的爱妾小红,一下子脸上,扬溢出笑容道:“小红来啦?不怪他们,是老夫不让他们进来持候”。

  小红娇声道:“老爷呀!这么冷的天气,你这是何苦呢?冻坏了身子,可怎么办呀?不是奴家说你,这些个奴才,可不得惯他们,给他们一片云,他们就会认为是一遍天。老爷,听下人说,老爷从早上起床到现在,都未进食,这是怎么了,惹得老爷这般生气?兰儿!快把我为老爷熬的莲子羹,呈上来。”

  随着喊声,一个小丫环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莲子羹进来。

  小红道:“老爷,刚起锅,趁热吃点,暖暖身子,老爷呀,听妾一句话,既便是天大的事情儿,也要吃饭呀,大雪天的……”。

  张太师似呼是不想在听她唠叨下去,急忙道:“好!好!好!老夫听你的,行了吧”?

  他接过了丫环手上的莲子羹吃了起来。

  管家张福又送来了刚烧旺的火盆,屋内渐渐的暖了许多。管家刚出去不久,又在门外道:“禀老爷!一位姓周的师傅求见”!

  听周师傅求见,张太师面色一变,他放下手中未吃完的莲子羹,急忙道:“请他进来,”!

  他扭头对爱妾小红道:“小红,你先回去歇着,老夫有事情处理,晚上老夫过来陪你呀!

  小红似乎有些不情愿的站起身来道:“那好吧!老爷!你可不要太累着啊!记得晚上过来!小妾给你熬好叁汤等着你”。

  小妾刚走。

  那个姓周的武师走了进来,他双手一抱道:“临城周武拜见太师”!

  张太师点头道:“周老师不必多礼,快说说:杀虎口的事情办得昨样啦,都十多天了,一点消息都没有,急死我啦”?

  周武师脸色一黯道:“太师!情况不好!我们在杀虎口布下的局,让人家给破了”。

  〝啊”这…这怎么可能……。张太师脸色瞬变。他无力的坐在椅子上。

  周武师叹声道:“太师,我也是当天晚上,在城门口遇见了雷电门主欧阳重,带着几个身受重伤的弟子回来,才知道的,这次雷电门出来了二十七人,而回去的只有八人。门下弟子精散尽,吃饭时,欧阳帮主将杀虎口所发生的事,从头说了一遍”。

  他又叹了口气道:“唉…第二天早上,我骑快马,赶到杀虎口时,发现有大批的铁甲军住在那里,他们正收拾帐篷,准备开拔,还有众多的江湖中人,我怕被他们看出我的身份,只有硬着头皮往靖江方向走,结果…。

  张太师着急的问道:“结果什么”?

  周武师道:“在十几辆囚车里,我发现了,刘总管,段统领,还有刘三绝他们”。

  “啊”这…这……。张太师惊得目瞪口呆,脸色变得煞白,忍不住,一口血箭从嘴里喷射而出。

  “太师”

  周武师急忙上前,正要扶住,确被伸手挡住,此时的他五内如焚。他扶着椅子扶手慢慢的坐了下来,用手指了指椅子,让周武师坐下,自己确张不开口说话,他是怕嘴里的血再次涌出。

  太师张权此刻心如刀割,花了那么多的银子堆起来的计划,如此不堪一击。他打破脑袋都想不通,晋王怎么到的杀虎口?而西山锐健营数千官兵,又是怎么出的京城?为什么似先一点消息都没有?杀虎口去了那么多的黑道高手,而对付不了区区尹建平几个人?难道是自己身边出了奸细?或是自己的计划被对方识破?他想知道,更想弄明白事情的整个过程。过了一会,他又摇了摇头。因为,他知道,及便知道了又能怎样?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败局以定,回天无力……。

  周武师看着太师沉默不语,一动不动。他轻声道:太师:“眼下京城危机四伏,步步杀机,刚才在下进太师府时,发现了些异常情况”。

  太师又是面色一动,坐起身来问道:“什么异常情况?”

  周武师叹声说:“也许是我多心了吧!也就是半个时辰前我从南街口进来时发现,大街上多了许多官兵,在巡逻,可是那些官兵对来往的人,继不盘查,也不阻拦认何人的行动,那么那些个官兵再干什么”?

  脸色变了变,他想到了,现在若是逃避都来不及了,说不定,此刻皇上的朱批已发,用不了多长时间,整个太师府将会多出一些如狼似虎的官兵。

  张太师急促的道:“周老师,你赶快走吧,离开京城,越远越好”。

  周武师道:“这……。”

  他的意思是想说,我刚来,你怎么会突然赶我走。

  张太师道:“什么都必问,趁现在还有点时间,你赶紧离开这里,在晚就来不急啦”!

  “已经来不急了!”

  门口传来了说话声,门帘被猛然掀开,冲进了七八个卫侍,站立两旁,定襄王一身裘装,手提一把宝剑,宝剑上面镶嵌着七颗颜色的宝石。

  张太师倒吸了口凉气,他看出来了,那是皇上御用宝剑,剑到人到,这是一把尚方宝剑,操纵着生杀大权。

  定襄王走进书房,看了太师和惊恐万状的周武师一眼,他双手一展道:“太师张权听旨!”

  张权急忙跪下道:“老臣张权接旨”……。

继续阅读:第54章:尹建平面圣冬暖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剑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