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尹建平面圣冬暖阁
柳生居士2018-03-19 16:385,777

  定襄王双手一展手中的圣旨念道:“奉天承运,皇帝昭曰。查,太子太傅,内阁大学士,太师张权,不思皇恩,自持皇亲国戚。专权误国,结党营私,贪赃枉法,勾结江湖乱党,肆意杀戮大臣,饶乱朝廷社稷,祸国殃民。经查有铁证,罪恶累累。着定襄王亲统卫队,将张权,余党吏部仕郎李玉春,户部仕郎马如年等人,查抄所有家产,擒拿归案,交三法司审理。其家小暂时就地圈锢,等审清之后,按律定罪钦此!”

  顿时间整个太师府,乱成一团,喊叫声,笑声连成一遍。

  接下来便是,吏部仕郎李玉春,马如年等人,就-件二十多年前发生在晋江盐司的贪赃舞弊,杀害朝中大臣数人,震惊朝宇的惊天大案,终于告破,这件案子迁连了朝廷内外数十人贪官。

  整个应天社掀起了轩然大波……。

  皇宫后院冬暖阁,洪武帝站在窗边,眺望着窗外的-棵老梅树上的紫色梅花,面色铁青,似是刚大发雷霆主恕后,想用梅花来缓和一下情绪。

  在皇帝身背后,锈着金黄色地毯上,跪着以太子为首的十几个大臣,屋内静得让人窒息。

  过了一会,洪武帝转过身来,沉声道:“朕从登基以来,以怀柔政策治国,恢复农桑,修水利,安定民心,广开言路,整肃吏治,安抚万民。朕的心思,只有让万民安居乐业,民富国则强”。

  “咱们这个国家,经历了那么多年的战乱,早已民不聊生,广大民众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如果不把天下百姓从战乱中解救出来,让民生复苏,走民富国强,国家一统之路,那么,又怎么对得起那些舍身亡死,追随朕将士的心血,又怎么对得起阵亡将士的在天之灵”。

  “然而,创业难,守业更难。那么大的国家,那公多的民众生计,若是很快的将其治理得天下太平,百姓安后乐业,谈何容易,没有十年二十年的时间,是做不到的。可我们有些的大臣在干什么?他们自持功高盖世,认为打了那么多年的战,应该享享福,安享太平。可国家平定了吗?没有!西南正在用兵,朝廷每年都要拿出数千万两银子”。为了这些,朕愁死啦!朕是整日整夜的吃不好,睡不香”。

  “可我们那些大臣们,他们甚至不顾国家安危,国家处于百业代新,不顾广大民众的疾苦。竟然-而在,在儿三肆无忌惮贪赃枉法,为了掩盖自己的丑恶嘴脸,草菅人命,杀戮大臣”。

  “二十多年来,从晋江盐司官员,陈诗敏一家数十口,到中枢仕郎尹道元数十口人,周知健一家被活活烧死在自家的屋内,如此胆大妄为,也到了令人发指地步,”。

  “民众才是立国之本,建国之基石,国家!国家!没有国,那有家呀!二十余年来,朕那一天过个安心的日子。可是你们听听,就晋江盐司的贪污受贿案,贪污了近三千多万两银子。其数目之巨,可算是建国以来的巨贪,睹目惊心。为达到掩盖事实,杀戮了那么多,朕的肱股大臣,朝廷栋梁。如果知道事情真像的到还罢了,可不知道真像的民众,就会骂朕,恨朕,他们就会说:是朕过河拆桥,卸磨杀驴”。

  “朕隐忍多年来苦心,就是想让他们醒悟过来。可是,他们仍然一意孤行,不肯放手,竟然花重金,收卖江湖黑道高手,半路截杀押运车队,如此胆大妄为,不可辜惜。”。

  洪武帝在次有些激动起来。

  “如经,朕是忍无可忍,办,一定要速办严办,这件事就交给晋王全权查处,哦…对了定襄王你不是向朕要差事吗?你去跟你三哥去吏部历练,配合晋王主审案子吧”!

  “是,父皇”!

  洪武帝又道:“从陈诗敏-家,尹建元,周知健等,牵连盛广,许多官员都涉足于其间,从太师以下,朝中三品以上的官员,就有四五人之多,朝中奸佞当道,外官欺言附势。朕还是那句老话,肃清奸党,整肃史治,以振朝纲,是当务之急。如果有谁胆敢顶风而上,朕绝不辜惜”。

  洪武帝似是想稳定一下自己的情绪,他在房间里,来回的走动着,过了一会,,洪武帝停下了脚步。

  洪武帝转身对跪在地上的众臣,沉声道:“都起来吧!晋王,那个代天巡视的特使,尹建平回京了吗”?

  晋王道:“禀父皇,他已回京了!就在儿臣府上侯旨”。

  “喔,这个尹特使,到是很有意思,比他昔年的父亲,还有胆魄,办起事来,不拖泥带水,雷厉风行,是个可造之材。

  朕最初觉得对他还心存担心。没想到,他还是让朕感到很遇外,就江陵知府一案,为朝廷一下筹集了二千多万两银子,其功不可没。不当解决了沐王下半年的军费用度,还为朕挖出了一支臣鼠。小小年纪,竟有如此胆魄,虎父无全子”。

  “呵呵!运验了民间一句俗语。有心栽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行啦!就到这里吧,晋王回去带尹建平到这里来见朕,太子留下,其他的就跪安吧”。

  众人依次退出冬暖阁。

  洪武帝看着面色惊慌太子道:“你也别太紧张,朕把你留下来,意思你应该明白。太子!你跟朕说老实话:在晋江案子上,前前后后,你知道多少?有没有陷入其间?”

  太子急忙起身跪下道:“禀父皇!儿臣初时对晋江盐司的事情,-无所知,更不用说叁予啦!只是事后儿臣知道一些,但儿臣多次阻止他们,怎乃太师他不听儿臣的,儿臣隐瞒了父皇,并没有及时回禀父皇。儿臣有罪”。

  洪武帝轻声道:“没有叁予是最好不过了,有没有罪,等把案子审清问明之后,才知道,不过,在你外公这件案子上,朕还是希望你站直身子,朕说的话,你明白吗”?

  太子道:“儿臣明白父皇的意思”。

  洪武帝道:“你明白最好!行了你跪安吧”。

  太子道:“儿臣告退”。

  洪武帝看着太子退出后,长长叹了口气道:“唉……但原他不要陷入其间,否则……”。

  正在此时,只听得陈公公喊道:“禀皇上,晋王,和特使尹大人候见”。

  洪武帝面色一喜道:“让他们进来见朕吧”!

  晋王和尹建平走进了冬暖阁。

  “草民尹建平叁见皇上”

  洪武帝呵呵笑道:“呵呵,这是我的特使回来啦?免礼平身吧”!

  尹建平道:“谢皇上”!

  尹建平站起身来!

  洪武帝微笑着打量了尹建平-会,微笑的说道:“喔,真是一表人材,玉树临风。好!有其父必有其子。还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朕很喜欢。你父中枢仕郎尹道元,是朕的肱股大臣,他有安邦定国之才,深得朕意,从一个小小县令,十多年间,升到一省之封疆大吏,他不当是一名干吏,而且还是一个万民敬仰的清官。”

  “所以,朕才把他调回内阁,希望他为朕分忧国事,没想到,朕反道害了他。若是这样,朕不不如把他留在靖江做个知府。唉……。”

  洪武帝深深的叹息,让尹建平感道多少对眼前的这位皇帝,多了些了解。在忘忧谷中,他曾经恨过他,甚至曾暗中发誓,当他若是练成神功,出山之后,便回到京城杀了他。

  然而直到出山之后,渐渐摸清了当年古坪口事件真像,他再次改变了初衷。今日看到眼前的这位至高无上的皇帝时,他知道,眼前的这位七旬老人,是多么的无奈,又是多么的孤寂。

  洪武帝坐回了床榻之上,微笑的指了指椅子道:“坐吧!晋王,你已坐下”。

  “怎么样,这次杀虎口一战,有伤亡吗?”

  尹建平看了看晋王,晋王向他暗示,这是皇上在向他问话。〝他转头道:回禀皇上,这次杀虎口-战,没有任何伤亡,主要是晋王及时的率御林军赶到,解除了危机。杀虎口大获全胜”。

  洪武帝笑道:“呵呵,据朕所知,既便没有晋王带御林军赶到,你也是稳操胜券。郑老调教出来的弟子嘛!让朕总有一些括目。朕还听说,你的武功甚至高过郑老师,呵呵,不简单,晋王没有看错你,朕已心悦不也!江陵查处贪官一案,不当解了晋王苦苦筹措军需问题,而且为朕解了围,朕着实是高兴了几天,朕为你父平反昭雪,下旨嘉封,为的是给朝廷的文武百官树立一个榜样,不过朕知道,朕这样做,还是无法挽回已经发生的事,你也不要怪朕,其实朕以难呐。”尹建平道:“皇上苦心,草民之前未能理解,但经过这段时间,草民知道了朝中许多事情,草民还是为父谢谢皇上”。

  洪武帝叹息道:“唉……,只要拔乱能反正,坚肃吏治,朕之苦心就算没有白费,这样做,让朕的心多少好受点”。

  洪武帝笑着又道:“下一步有什么想法,说给朕听听”?

  尹建平道:“回禀皇上,目前太师,刘颜昌等以被晋王关进大狱。剩下事,还有几个昔日的凶手未找到,听说他们潜到了云南。所以,草民想南下-趟”。

  洪武帝笑着道:“哦…你指的那几个凶犯,可是昔日在古坪口,叁予暗杀你父母全家,飞虎门的人?

  尹建平道:“回皇上话,正是”!

  洪武帝道:“为父母家人报仇,这是件天经地义的大事情,奸臣可恨,但那些杀害无辜的人更可恨,不过,朕知道,昔日飞虎门叁与古坪口谋杀你父全家的案子,没那么简单,据朕所知,张权对你父早已恨入骨髓,其原因并不仅仅为晋江盐司的那件案子,真正原因是十年前,太师在洛阳圈地杀死村民案子有关系”。

  “因为你父亲是朕钦封钦差大臣。由他亲下洛阳去调查洛阳圈地的事情。就是因为这个原因,造成太师对你父恨之入骨。还有飞虎门,当年早已被太师张权的人所渗透,如果朕所料不差的话,目前飞虎门早已异主了,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报仇也好,还是剪灭张权余党也罢。两者都有,你就走一趟吧!”

  尹建平道:“谢皇上恩准”!

  洪武帝笑道:“用不着对朕这么客气,因为你不是朝廷命官,再说了,前几日朕与你师傅聊过,说真话!你是朕肱股大臣的儿子,冲着这点,朕多少也有点私心。想放你先做个外官,到地方上历练历练,可你师傅郑老他有难言之隐,他没有直接回答朕,只说让朕问你。于你自己作决定。朕想了想,你出自于武林,按门规你是不会到朝廷中来做官的。呵呵,虽然,朕有些舍不得,但朕也无可奈何”。

  洪武帝喝了口茶又道:“这样也许更好!你这位没有品极的〝代天巡视”特使,若是自由的在民间走动,这对朕,和晋王都有着不可和缺的好处。从江陵查处案子上看,你的存在,多少让地方上的所有官员惧色三分,晋王,你说,是不是?”

  晋王笑道:“父皇用心,儿臣佩服万分,然尹建平虽说是父皇的〝代天巡视”也应享受朝廷奉绿。请父皇恩准”。

  洪武帝笑道:“哈哈哈,你这个铁面王爷,什么好人都让你做了,到是父皇的不是了,好好好!你写个析子,朕批-下,尹建平就按从三品加奉吧?他人在民间走动,花稍用度也很大,按巡视员加奉”。

  晋王急忙拉着尹建平跪下道:“儿臣代尹建平谢过父皇”!

  洪武帝道:“好啦!朕今日发了火,又说了许多话!朕已累了!等会,朕知会御善房,做几个小菜,让陈公公送过去,晋王,襄王作陪,在你王府里设宴,代朕给我这位巡视员送行,唉……,朕的本意,是想留下他在这里用善,可朕-想,有朕在场,这顿饭也吃不好。行啦!就这样吧!跪安吧!

  从皇宫里出来,尹建平的内心里,五味杂陈,刚才皇帝的话,还在耳边回荡。晋王一路之上,发现尹建平一言不发,似是有想什么。

  他轻声问道:“平儿小兄弟,再想什么?”

  尹建平笑了笑道:“没想什么,平儿只有觉得皇上,和平儿想向的不一样”。

  晋王笑道:“那些不一样?”

  尹建平道:“没见到皇上时,平儿总是想:皇上坐在龙椅上,显得威严不可侵犯的样子,今日一见,又觉得皇老爷子,像个和蔼可亲的老爷爷”。

  晋王笑道:“皇上是威严不可侵,但是,他老人家首先是一个父亲,然后,他才是个皇帝。臣子庶民都是他的儿女,往大处说,他是-国之君,往小处想,他是家长,又是父亲”。

  点了点头道:平儿今日见到的皇上,其实他就是父亲在和儿女般的讲话,他慈善,和蔼可亲。可是在他的内心里,平儿又感觉到了他的孤寂。

  晋王叹声道:“是啊,父皇他的确十分孤独,而又寂寞,又十分可怜。他的心里,装着天下百姓的疾苦,装着富民强国的决心,他想把国家治理成一个国强民富,平安自由的社会。可是,可悲的是,他身边的大臣们,有多少了解他的苦心,唉……▪;

  尹建平道:“王爷说得对,若是这朝廷中,没有尔虞我诈,没有党争,没有奸臣。那时候,大臣们一心扶助皇上,把国家治理得,耕有其田,住有其屋,没有战乱,没有杀戮。该多好呀”!

  晋王笑道:“呵呵,想法的确好,可是,天下人不-定都是这么想的,若是朝廷中文武百官,有-半数以上这样想,大概这个国家也是万幸了,可人是有*的啊”。

  说到这里,晋王把话题转到了尹建平身上。“哎,平儿,你准备什么时候走”?

  尹建平道:“明日吧,平儿想,应该越快越好,神风九义十多日前就南下了,我是怕去晚了,恐怕会有变”。

  昔王道:“那到已是,跟你师傅郑老爷子说了吗”?

  尹建平道:“说过了,师傅同意平儿的想法,并还催促平儿不要在京城,逗留时间太长”。

  晋王道:“喔,这样也好!明日早朝时,我再向父皇给你请个旨意,这样你在路上也许方便些。在说,坐京城到南疆,路途万里之遥,来去需要半年多的时间,不好的是,刚任大理府尹的李向新,是本王的门生,都统王进山,也是当年本王挥下的都旗校卫,这样一来,若是有什么事情,只要你找到他们,问题就好办了,晚上,本王在写封书信,让你带给他们”。

  尹建平笑道:“平儿谢王爷哥哥”。

  晋王嗔笑道:别跟哥哥耍贫嘴,下去的人选还是要充分考虑足,如若不然,一但有事,人手不够,那就。 不好办了,万里之遥,本王就是有心帮你,也是辫长莫急,哦…对啦!我听说丐帮在南疆还没有分坛。遇到事情只有你自己拿主意了,好在你身边有天王四星帮你”。

  尹建平笑道:“这次南下,其实人手方面,也不别太多,除了天王四星,还有师兄,师姐,和芸儿妹妹相随”。

  “恐怕还有俩个人,你也丢不掉吧”?

  晋王笑着问道:“人家马盈盈可是为你出生入死一回喽!在说,马盈盈可是世间难寻的才女,她不仅人长得闭月羞花,美如冠玉不说,琴棋书画,还有一身不俗的武功,这样的可人儿,唯其你尹建平,还有谁能独占花槐”。

  尹建平被晋王说得脸红得像个苹果似的。

  〝你也必不好意思,老哥哥可是过来人,男欢女爱,又不是丢人的事情,在说杀虎口一役,众人都看在心里,唯独你呀!像个闷葫芦罐儿”。

  晋王又道:“嗷!对啦!江陵知府一案之后,在知府人选上,哥哥我可是按你的意思办的,日前皇上下了圣旨。还有靖江知府,本来皇上想把马义坤调任吏部仕郎,但后来又考虑到马义坤,年事已高,就让他还继任靖江知府,原靖江罢官的县令,刘正文升任知洲。知府陈书恒调回吏部”。

  尹建平笑道:“如此平儿就代马叔,和刘叔谢晋王恩典啦”?

  晋王嗔骂道:你这个小鬼头,又不是你当官,你谢什么呀!哦……,大概因为马义坤是你未来的岳丈大人的关系吧?

继续阅读:第55章:美娇娃琴声传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剑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