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美娇娃琴声传情
柳生居士2018-03-19 16:315,302

  连绵不断的阴雪天,终于露出了一张含笑的睑脸,向世界展现着自己泫丽的霞彩。刚过午时,大遍乌云在西南风的疾吹下,向东北方向而去。只有一些散落的云团,似呼不甘心于自己的消失,而留恋于天际。天空中太阳当顶,普照人间,给寒冷的大地,稍带来了难得的温暖。

  一群白鸽带着鸣哨,空中飞过,发出悦耳动听的哨声,给寂静的天空争凑了单调的乐章。

  晋王府的花园内,几树老梅正迎接着温暖的阳光,绽放出炫丽的霞彩,夺目惹人,一阵无情的轻风吹过,梅技儿抖动下,洒落着殷红片片,飘飘扬杨隐于枯草间不见。有人说:这是“梅花之泪”,也有人说:“这是梅花为了明年开得更加娇艳,而把自己的身躯献给大地的一份厚礼。”

  这俩种说法听起来却夜些伤感,而梅花是冬雪中的表情,所以,才有了“梅花逊雪三分色,白雪却输一缕香” 的佳句。而梅花的开放,始终为枯黄的季节,带来一个春的期盼。

  亭子间,坐着晋南王,定襄王,尹建平三人。

  天王四星自投靠尹建平以来,始终保持着护卫的身份,竟管尹建平把他们唤作大哥,然而,不论尹建平走到那里,他们总是默默的跟着,四人远远的立在池边,一动不动。怪不得香儿总是把他们哥四个,称为尹建平的门神。

  一个王府的侍女,在不断的为他们三人添补茶水,亭外的汉白玉台,池边的一把大黄伞下面,摆放着香炉,烟雾轻飘,一个绝色女子十指轻挑,发出悦耳动听的琴声,幽雅动听的曲子中,伴着动人的歌声,把亭间三人带进仙境般的世界里,三人听得如醉如痴。

  “碧云天 红叶地,枯草凄凄 傲雪梅儿媚!

  秋色连波 波似银盘寒烟翠 山映斜阳天接水!

  芳草无情 更在斜阳处!

  黯乡魂 追旅意: 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

  明月楼高 休独倚 酒入愁肠

  化做想思红豆泪!

  曲声刚过,吟唱将绝,三人还没回过神来,琴声又转。叮咚声中又听得唱道:

  “桃花媚, 梨花如雪, 阳春三月 送君归去

  对烟柳青青万缕! 西风劲 更满目残红吹尽!

  底黄鹂自语! 蛙声渐渐 甚动人多少离别情

  楼头水阔山无数 九转楼阁舞榭歌台!记得竹里题诗

  花边载酒 魂牵梦萦江千暮 莫问功名事?

  任鸡鸣起舞! 乡关何在? 白发渐渐星如许!

  凭高目尽孤鸿去。漫留住 趁醇酵香晚

  持杯且醉瑶台路 相思寄语 愁绝西风雨夜

  临窗眺望 漫漫烟波归去。

  “好!想不到盈盈小姐真乃才子佳人,古道柔肠,这二曲‘寒山烟翠’唱得绝妙无比。端自是动人魂魄,甚称千古绝唱。”

  晋王拍着茶几笑着说,定襄王拍手笑着道:“三哥比喻,恰到好处,真乃天籁之音,人间难得几回闻呐,不过这曲声绝唱中,似乎隐隐听出,有些凤求凰的黯味来,难到﹏哎呀呀!你们看!本王已是糊涂到家喽”!

  定襄王哈哈大笑道:“自古道:才子配佳人,尹兄弟?你说是也不是”?

  尹建平没想到,冷不丁的被定襄王拖了进来,顿时脸颊上殷红片片,空张着一张嘴巴,说不出话来。

  马盈盈更是娇艳羞色,嗔笑道:“不来啦!王爷没一句正经话,轻歌一曲,有染王爷法耳,到让王爷找到调笑尹公子的话题来着”。

  定襄王又是哈哈大笑道:“看看,平儿兄弟好福气呀!连本王调笑几句都有人帮场,这不就是心心相印吗?”

  尹建平越发不好意思,脸红得跟一个熟透的草莓似的。

  晋王见此,却笑着道:“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自古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是天径地义的事情,男欢女爱,古之常情嘛!啊。看你们俩个,一个是郎有情,一个是女有意!平儿小兄弟神功医道堪称天下第一,昨地在男女恋情上,就变成了倒数第一啦?看看,被六弟这么一说,却差点羞得抬不起头来。还真让本王惊奇呀!”

  定襄王哈哈笑道:“是呐,小兄弟人材武功,堪称天下第一的神龙大侠。江湖中无人可敌。怎么?在这儿女思情上。到真像一个刚出窝稚子。怎么样?要不,让三哥帮你向皇上求个情,赐个姻婚吧”?

  晋王笑道:“哎!六弟!你还别说,你这主意甚好!别的还难说,请求皇上赐婚,父皇肯定准,这以是我们平儿小兄弟莫大的舒荣呐!行!平儿小兄弟?哥哥等你从南疆归来。哥哥一定为你们俩,请旨赐婚!”

  定襄王道:“这是大明开国以来,由皇上赐婚的一次天大的喜事”。

  晋王站起身走出了亭子,尹建平,定襄王也跟随身后,来到池边。

  晋王双手扶在白玉围拦上叹声道:“人道无常,花有季,你们看那池边上几树老梅!每年正是这个季节,它就迎着瑞雪绽放,历代古人们就把它的绽放,诗化的蕴境描绘,“铁骨寒梅”、“寒梅傲雪”这类的佳句。多么赋有诗意呀 。然而,这人却不同,人生匆遽劳卒,命运却莫测高深。人比寒梅,自是不如。”

  马盈盈殷殷笑道: “王爷是皇亲贵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怎地也是把人世间看得如此凄凉,真让人费解,这翻话,若是出自一个饱经风霜儒学之士,到已有情可言,然王爷生在帝王之家,人间百姓凄婉苦寒,那里识得来”。

  晋王呵呵笑道:“平儿!你听听!这盈盈小姐,还真把本王看作是窝中雉燕,其实,盈盈小姐有所不知,本王现在也是四十有三喽!大明建国到现在以才是二十五年,记得本王十五岁,随父皇从军,东征西战,出生入死多年,未必不识得人间疾苦,人世间的苍海桑田”。

  尹建平道:“王爷哥哥的话不假。记得小时候,父亲在京为官时,我也是晋王爷府上的常客,那时候,多蒙王爷王妃福照。”

  晋王笑道:“是啊!那时平儿才有那么高一点,因为,他长得十分可爱,所以,我和王妃特别喜欢他,盈盈小姐可能不知,我府上的家人们,都说平儿是本王的小书童,唉…没想到,八年前京城一别,差点阴阳两隔,在以见不到了。然而,冥冥之中的安排,八年后的变化莫测,今日又在京城重集,而昔日的小书童,却长成玉树临风的佳公子,而且,还成了当朝一名独一无二,没有品极的钦差大人,呵呵,真是匪夷所思啊”。

  尹建平笑道:“这都是晋王的提携,和关照,若是没有晋王,平儿也只是一个流浪江湖的游魂而己”。

  晋王笑道:“哦!呵呵!你这个所谓的江湖游魂可了不起呀!一出山,就名震武林,护镖大宁河一路走来,东厂数十个侍卫,昔日横行东厂侍卫中的大漠七狼,全都死在你平儿小兄弟的手里”。

  “呵呵!了不得啊!江陵知府这个巨贪,他可是,朝廷的封疆大吏,却载在你的手里,你可是居功至伟。你没听父皇说,“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清除江陵这个巨贪,不要说本王和朝中大臣,连父皇以高兴的不得了,震撼朝宇“。

  众人笑意正浓时,王府管家匆匆进了后圆,来到亭前道:“启禀俩位王爷!宫里陈公公求见”!

  晋王笑道:“喔!六弟!大概是父皇的旨意到了。行!盈盈小姐,平儿兄弟,你们在这里稍坐片刻,我和六弟去去便回”。

  说罢俩人便匆忙而去…

  亭子里只剩下了尹建平和马盈盈俩人,就连侍女也知趣的走开了。亭间十分寂静,只有茶炉咕嘟咕嘟冒着热气。还是马盈盈打破疆局,鸾声道:“公子!还是让小妹再给你弹上一曲吧?”

  不等尹建平回答,马盈盈玉指勾动琴弦,随着优美的琴声又起:

  “鸡鸠原上秋草枯 碧云天哀鸿雁影儿孤

  九曲回肠 只向篱下人儿诉

  怕人间亦是黄茅凄寒, 白水秋芦

  自吐丝儿把自己缚 难学那多财的贾

  没得长袖舞 只应萧索大地觅伴儿 共分这一掬粟…

  紧接着琴转清音,悦耳幽雅,尹建平随声呤道:

  “天涯除馆忆江梅 几枝开 使南来!

  还带余才亢春信 到燕台。

  准拟寒英聊慰远 隔山水 应销落 赴塑谁?

  空凭遐想笑摘蕊 断回肠 思故里

  漫弹绿倚 引三弄 不觉魂飞

  更听胡笳哀怨 泪沾衣…

  乱插繁华须异日 待孤讽 怕东风一夜吹…

  琴声渐停,尹建平轻声道:“盈盈!你的琴技修为堪称一流。让人听得都醉了!”

  马盈盈轻轻一笑:“是吗?琴声觅知音,如果!没有知音,小妹弹得在好!也是宛然。公子!你说呢?”

  尹建平笑了笑!道:“那日在杀虎口,你的那曲‘四面埋伏’一起,我就知道是你在用琴声示警,你知道吗?当时吓了我一跳。”

  马盈盈低下头道:“让公子为小妹担心了,真是不该,公子!对不起”!

  尹建平道:“你和如意异装出走后,整个马府都乱套了,特别是你的娘亲!为了你们俩,马叔叔他连夜派出了几拔人马,四处追寻你们的下落,却了无音讯,都十多天来,你们去了那里?”

  马盈盈笑了笑道:“那日自你们回到靖江后,我和如意在你们走后的第二日,也出了门,小妹想跟随公子到江湖中历练。可是,你的身份特殊,小妹又不好直接找你。因此,我们只好向临城而去,本来想,你们抓到了段其坤后,肯定会将他们押解京城受审。所以,所以”。

  “所以,你们就准备在临汾等我”?尹建平接口说。

  马盈盈点头道:“喔,然而,当我和如意到了临汾时,却无意间在一家杨春酒楼,遇到了一群形迹可疑的人,我和如意便暗中跟踪查访之下,得知原来这几个人是异了容的大内总管刘颜昌,他们似呼在等人,于是,我与如意商量之后,觉得刘颜昌异容在临汾出现,肯定与段其坤被抓有关,以许,还有更大的阴谋” 。

  尹建平道:“于是,你们俩便留在临汾,想暗中调查刘颜昌他们,在临汾出现,到底是什么目的?”

  马盈盈嫣然一笑道:“嗯!”

  尹建平叹声道:“盈盈!你知不知到,你们这样做多危险,刘颜昌是什么人,他可是此道中的高手,一不小心,让他发现,那其后果不堪设想。还好未出什么事情,否则,我将抱撼终身”。

  马盈盈俏脸一红,她听道这话,内心一阵激动,秀眉低垂的道:“嗯!其实我也是担心你,恐怕会遭刘颜昌的暗算嘛”!

  点了点头,尹建平轻声道:“盈盈!我知道,你这样做,都是为了我,不过,以后可不许干这么冒险的事啦?哦…你是什么时候与香儿联系上的”?

  马盈盈道:“我和如意在临汾发现,刘颜昌与大批的江湖高手会合之后,便让如意赶到靖江给你报讯,当如意见到香儿才知,你们已经知道刘颜昌的阴谋,如意又赶回临汾与我汇合,知道情况后,我与如意想,为了防止情况发生异常,暂时留在临汾,暗中策应你们,怎么?香儿没和你说?”。

  尹建平笑着摇头道:“这个小香儿!鬼精鬼灵的…”。

  “哼,平儿哥哥在骂香儿啦”?

  回头时,只见香儿,和师兄刘武,刘蝉,芸芸走来。

  尹建平和马盈盈笑着站起身来,尹建平嗔笑道:“呵呵!说曹操,曹操到!真是提不得啊!小武师兄,师姐,芸儿,你们都出去大半天了,怎样?京城好玩吗?”

  刘武无奈笑道:“唉…平儿师弟!你是不知道,这跟着一群女孩子,逛京城真是累死人喽,看看,这大包小包的,我刘武成了她们的帮运工。”

  尹芸芸娇笑道:“小武师兄,这上馆子吃饭只有师兄你一人吃得多,我们买的路上用品,是你一人抢着拿,回到家里也是你首先叫累”。

  刘武笑道:“没法,谁让我是你们的师兄呢,怎么样?平儿,我们什么时候上路”?

  尹建平道:“如果,没有其它事情发生,我准备明日走吧”。

  香儿笑着道:“太好啦!我香儿终于可以到云南走走啦!”

  刘蝉道:“瞧香儿高兴的样子,云南有什么好玩的?不就是一个蛮荒之地嘛!”

  香儿道:“刘蝉姐姐还真是不知,人们都说,云南是个蛮夷所在之地,其实不然,云南除了是个多民族的地方,但那里的民风醇厚,特别那里的自然风景,比西湖还要好”。

  尹芸芸道:“香儿,你是怎么知道的”?

  香儿道:“是爷爷告诉香儿的呀”!

  尹建平道:“小精灵,这一次去云南,你爷爷知道吗”?

  香儿笑道:“当然知道啦!到时候,说不定郑爷爷,和我爷爷都会去的”!

  “哎哟,好热闹嘛”!

  晋王和定襄王俩人走来。尹建平道:怎么样?晋王哥哥!皇上有什么旨意?

  定襄王笑道:“看看,平儿小兄弟有些等不急啦”!

  晋王道:“平儿,这次南下,父皇除了给各省明发了圣意,还特意为你准备了一道旨意,本王已为你准备了一封书函,如果有事,你可直接去找大理府尹就成了,不过,哥哥还是要多说几句,这次南下,路途遥远,况且,南疆气候多变,嶂气毒虫遍地,平儿和众位多多保重,凡事多依靠官府出面,他们毕竟是当地人,了解情况,还有,父皇为你们准备了些银两,以备不时之需”。

  尹建平道:“请晋王哥哥代平儿谢谢皇上”!

  晋王笑道:“谢什么?你是在为朝廷办差,你的性格,本王还不知道吗?如果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你不会轻意跟官府见面的。所以,父皇多少已知道些,让内务部拿些银两,让本王带过来。不过,平儿!一定要慎之,一旦有事,本王却是鞭长莫及呀”!

  尹建平道:“放心吧,晋王哥哥!你说的话!平儿记住了,还请俩位王爷哥哥,代平儿谢谢皇上”。

  次日清晨,由晋王,和定襄王,和许多侍卫,把尹建平送出京城十里之外,才依依不舍的拜别,尹建平崔马前行,绝尘而去…。

继续阅读:第56章: 飞虎门中起风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剑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