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捡到宝了
琉水蒹葭2015-12-29 16:253,243

  俞可芙愣住,呆呆的望了眼躺在手里,被手帕包裹住的鸡蛋,又去看消失在门后的他的背影,心里一阵莫名。

  这个男人的脾气怎么就这么差呢?

  明明上一刻还温暖得像阳光,下一刻却又突然冰雪纷飞,真是太繁复无常了!

  唉,这以后她的生活都是这样的话,她真是怕自己哪天会弄出心脏病来。

  路振伦离开了她的房间之后,气冲冲的回了自己的房间,烦躁的开始在房里来回踱步。

  回想着今天的一切,想到自己不管给俞可芙买了什么,她都没有觉得高兴,反而还是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他就更加的烦躁。

  为什么盛凯对他说的方法,用在俞可芙身上一点用处都没有!

  会不会是这小子皮痒了在耍他?

  他决定问清楚。

  路振伦给盛开打电话,电话响了很久才被接起,而电话的背景声又很吵杂,路振伦不用猜也知道盛凯这个花花公子,八成又是在花天酒地了。

  他不多废话,“你小子给我找个安静的地方说话!”

  “怎么了?路总,怎么一副心情很差的样子,不是说今天就执行猎爱计划么?难道嫂子给你出难题了?”盛凯掩着嘴讲电话,一边快速的离开喧闹的包厢。

  被戳中的心事的路振伦一阵恼羞,他抿唇,沉默了片刻才眼下心里的烦躁问盛凯:“你小子是不是皮痒了在骗我?”

  “我怎么敢啊!您是谁啊,路总、伦少、我的大BOSS,我骗谁也不敢骗你啊!”盛凯没察觉到路振伦此刻强大的怒火,依旧在打哈哈。

  “少跟我油嘴滑舌的!”路振伦十分不悦的说道,脸上已经出现了不耐的神情。

  “是!”这瞎子盛凯总算是感觉到了他强烈的怒气,立刻恢复一本正经的样子,“敢问boss给我打这通电话是有什么指示?”

  路振伦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沉默了几秒钟,才开口,语气有些不自然:“你给我的方法不奏效……”

  “啥?不奏效?”盛凯听了立刻惊呼,不相信自己多年积累而来的实战经验竟然不奏效!

  “嗯。”

  “不可能啊!这可都是我的经验之谈,怎么可能不奏效,除非是……boss你没有作到位吧?”盛凯依旧不相信自己无往不胜的招数会失手。

  路振伦对他的无以伦比的自信表示有些无语,真想不再搭理他了,但是依目前的情况看来,他寻求帮助的也就盛凯这个知心兄弟而已,所以只好耐着性子,把今天的事情跟他说了一遍。

  盛凯听后,立刻哈哈大笑起来。

  路振伦皱眉,他确定这小子是在嘲笑他,“闭嘴!”他怒了,因为盛凯的笑声听起来刺耳极了!

  “好,好……你先别生气,我不是在嘲笑你,我是在恭喜你。伦少,你知道不知道,你是捡到宝了?”盛凯这才忍住笑意,开始切入正题。

  “捡到宝了?”路振伦疑问,这小子什么时候也喜欢打哑谜了?

  “对!”

  “怎么回事?”路振伦轻捏眉心,有些受够了盛凯在打哑谜,他决定,盛凯要是再不说清楚,他就挂断电话了!

  “事情是这样子的……”虽然隔着电话,盛凯还是感觉到了路振伦的不耐,便不再吊胃口了,徐徐对路振伦道来,跟他说清楚。

  听了盛凯的解释后,路振伦紧绷的轮廓才渐渐松懈下来。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俞可芙不喜欢这些物质上的东西,那他就从她喜欢的东西上下手,对症下药,他就不信不能俘获她的心。

  不过在这之前,他要先解决今天让她受伤的人!他要让他们知道,他的女人是没人能欺负的!

  逛了一天,身子本来因为来例假就容易困乏,加上还被打了一巴掌,俞可芙给自己敷脸,敷着敷着竟然就睡着了。

  路振伦解决这些琐事之后,还是不放心她脸上的伤,便去看她。

  他进了房间,发现这个迷糊的小东西竟然已经睡着了,那毫无防备的睡颜让他心口一柔。他轻手轻脚地缓步走过去,在床边坐下,拂开覆在她脸上的发,就看见她的脸颊依旧是肿的,那刺目的红痕依然清晰的印在她脸上。

  这傻瓜,难道她就不会躲开么?他伸手轻抚她的脸颊,在心里轻斥她,眼神却是十分宠溺。

  方才盛凯说,俞可芙显然就是那种对物质没什么兴趣的女人,但是她对什么东西有兴趣呢?直到现在,他才蓦然发现,关于她的兴趣,他其实一无所知。

  当然,这些,他可以去查,但是他更想从她口中得知。

  所以,他决定,俘获她真心的这个计划,他要慢慢的来执行。

  “俞可芙,我一定会让你心甘情愿的属于我的。”他俯身,轻吻她的额头,同时落下了自己的誓言。

  此刻的俞家,顾真兰跟俞心沁也回到了家,母女俩坐在沙发上,都不禁开始讨论俞可芙。

  “妈,你说俞可芙她是勾搭上了谁啊,今天看她的穿着,还真是很贵气……”俞心沁把玩着抢来的水晶手链,语气微酸的问母亲。

  从小俞心沁就不喜欢俞可芙这个姐姐,总是想自己过得比她好,三年前看她入狱,她不知道有多高兴。又来有知道她在监狱里跟一个莫名其妙的男人结了婚,被成凌抛弃,她就更幸灾乐祸了。暗想着将来俞可芙出狱后,有多么狼狈。却没想到今天自己看见的俞可芙却是那么的贵气逼人,她真是觉得不服气。

  “谁知道这个贱人勾搭上谁,反正绝对不是什么好人。你看她那傻样,没准是一出狱就给什么有钱的老头子给包了。”顾真兰尖酸道,一脸刻薄。

  “呵呵,这倒是,看她那样子,也混不了多好……”被母亲这么一安慰,俞心沁心里才觉得舒服了些。

  “不过,妈,她进监狱的时候,是怎么跟一个陌生男人结婚的啊……”

  “不晓得,没准是被人给骗了。我说你今天干嘛这么关心她?”

  母女俩在客厅里肆无忌惮的讨论着俞可芙。

  而这时,俞父回来了,听见她们母女俩在讨论俞可芙,便好奇的问:“你们在说小芙?这么说小芙回来了?”

  原来,顾真兰并没有告诉俞父,前些日子俞可芙出狱后回家来找他们的事情。更没有让俞父知道自己把她赶出去的事。

  毕竟她知道,这些年来,俞父虽然纵容自己,但是也还是关心女儿的。而她现在的依靠就是他,万一把他惹毛了,她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所以,她才不会傻到让俞父知道俞可芙已经出狱的消息。

  因为她不会让俞可芙那个臭丫头来破坏他们现在的好生活。

  “没有,你听错了。我们在讨论芙蓉花呢。”顾真兰立刻否认,还对女儿使了眼色,千万别让你爸知道今天的事情。

  俞心沁自然是知道了母亲的意思,立刻会意的点点头。

  “哦……”俞父听了,不免有些失望,再看见沙发旁边放着的大包小包的购物袋,那些袋子的标志全是女装。他知道她们母女就是喜欢出去购物,喜欢花钱,他也愿意让她们享受,但是对于她们从来不为他着想的表现,他还是觉得很失望跟无奈。

  这些年,家里的公司每况愈下,他辛辛苦苦的支撑着,也不见什么成效,都已经焦头烂额了,她们母女俩却还是那么的奢侈浪费,他感觉自己的压力是越来越大了。不仅如此,她们没有给他分担一分一毫也就算了,还在拖他的后腿,他真是感觉自己迟早要心力交瘁。

  俞父脸上的表情没有逃过顾真兰的一双厉眼,见他一副不赞同跟失望的样子,她心里就有些恼了,“你这是什么表情啊!我跟沁沁多久才出去购物一次?你就只会心疼你那些钱,就不会心疼你女儿!还是你觉得只有俞可芙那个贱丫头才是你女儿?”

  “你!你别说这么把话说得这么难听!小芙她没你说的那么不堪!”听见俞可芙被这么侮辱,俞父也恼了,反驳了一句。

  “还说她没那么不堪?一个好女孩会十几岁就进监狱?会在进监狱的时候出轨?还莫名其妙跟陌生男人结婚……”

  “够了!”俞父怒吼,想继续辩驳,却拙于开口,加上他已经很累了,真的不想回到家之后再争吵了,干脆什么都不说话,转身回书房了!

  “你给我站住,你这是什么态度?我告诉你,别对我用冷暴力,我不吃你这一套,你要是有什么话,你就给我说清楚……”顾真兰的脾气一向大,看见俞父这种窝囊的样子,就更加来气了,要追上去,却被俞心沁给拉住了。

  “妈,你就少说两句吧……”俞心沁安抚她,不想再听见家里有争吵了。这几年父母三天两头的吵架,她也是厌烦了。

  俞父回头看了眼客厅,心里更是有深深的无奈,越发的想念起俞可芙来了。三年不见,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俞父不知道,俞可芙已经出狱了,更不知道因为他现在妻女的过分举动,给他们惹来了不少麻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狱妻归来:老公请接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狱妻归来:老公请接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