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吃醋
琉水蒹葭2015-12-29 16:253,279

  顾真兰的的怒骂让俞可芙脸色刷白了,因为顾真兰那些不堪入耳的话语,让她觉得十分难堪。周围的看客们听了顾真兰的话后,都开始对她指指点点,让她更觉自己像是被打了好几拳,心口又闷又疼。

  原本想要站起来,现在也没有力气了,好像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光了一样!

  为什么?她们为什么要这么侮辱她?她是做过牢没错,可是为什么她们要乱说她出轨,说她勾引男人,把她说得这么卑微低贱?她根本就什么都没有做啊!

  “沁沁,我们走!”达到目的的顾真兰立刻拉着俞心沁离开,把俞可芙一个人留在这里。

  周围看客的议论声不绝于耳,全都是些难听的话,让俞可芙更觉得难堪委屈。她紧紧握着拳,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要哭,不能哭,但是眼泪却不受控制的掉下来,模糊了她的双眼。

  她觉得难受,这段日子来发生了太多的事,她心里已经积压了很多的压力跟难过,此刻这些压力跟难过全都爆发出来了,瞬间就淹没了她。

  她承受不住,干脆哇的一声大哭出来。

  路振伦把车子开过来,寻找着俞可芙的身影,心里在想着,这丫头不会是趁着他去取车的时候,就偷偷溜了吧?

  就算她溜了,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正想着,他就瞥见路边有一群人围城一团,不知道在议论着什么。

  路振伦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心里本能的有种不祥的预感。难道是俞可芙出事了?

  有可能,毕竟这丫头那么单纯那么迷糊……

  思及此,路振伦立刻停车,下车去推开人群,走进去,果然瞥见了正蹲在地上无助大哭的娇小身影。

  那缩成一团,像小孩一样无助哭泣的人,不是俞可芙是谁?

  路振伦当下心口一紧,疼痛在胸腔蔓延,也带起了满腔的怒火。

  周围的人还在议论着,这些不堪入耳的字句让路振伦更加暴怒。他神色紧绷,一张脸覆盖上了一层寒冰,双眼冷冷的扫视一圈周围的人,怒吼:“都给滚!”

  他的爆吼让围观的人一愣,胆小一点的人,立刻就散去了,反正热闹也看完了。有几个胆大一点的人还想说点什么,但是被他杀人一样的眼神,跟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冷冽气息所震慑了,只能灰溜溜的走了。

  看客被清理干净了,路振伦深呼吸几下,平息自己的心里的怒气之后,才蹲下身来,要安慰俞可芙。

  但是他的手才碰到她肩膀,就被她伸手甩开了。

  “别碰我!”俞可芙抽噎着怒道,此刻的她就像是一只刺猬一样,需要用外表尖利的刺来保护她柔软的内心。

  路振伦一怔,没想到她也有这么泼辣的时刻。他由此猜想,方才的事对她一定造成了不小的伤害,不然她绝对不会这样的。

  他叹气,有些自责自己方才放任她自己呆这里。

  “俞可芙,是我,没事了。”他放柔语气,轻声哄她。

  俞可芙这时也稍微冷静下来了,听出了他的声音,缓缓抬起头来,看见真的是他。而且此刻他看着她的眼神有那么温柔,脸上还是怜惜她的表情,让她感觉到了强烈的安全感。

  她心里突然升起了一种想法——他会保护她的!

  “你怎么现在才来?”她问,抽噎的话语里带着细微的抱怨。

  “是我不好,让你受委屈了,我们回去。”路振伦见状,就更心疼她了,轻哄了她一句。

  “好。”俞可芙应答,此刻她竟不再害怕他了。

  路振伦弯身抱起她,带着她上了车,又温柔地给她极好安全带。

  看见她脸颊上清晰的手指印,他的脸便沉了下来。

  要是让他知道是谁这么对她,他一定不会放过那个人!

  他们开车回别墅,一路上,俞可芙的情绪都很低落,一直低着头,看着左手的手腕。路振伦眼角余光瞥见原本在她左手手腕上的那条手链不见了。

  难道她就是因为这个伤心?他猜想,决定一探究竟。

  “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他问她,声音是前所未有的轻柔,因为知道此刻的她一定不会想再受到任何惊吓了。

  俞可芙原本在发呆,哀叹这那条丢失的手链。听见路振伦的问话,下意识就回答了:“手链不见了,成凌哥哥送的手链不见了……”

  路振伦闻言,脸色不只是沉下来那么简单了,而是覆上了一层冰。

  他一直猜想那条手链对她的重要性,以为是不是她的家人从给她的,所以她才那么宝贝那条手链。却没想到那条手链竟然是成凌那个混蛋送的!

  让他受不了的是,成凌都已经对她作出那样混蛋的事情来了,她竟然还对他念念不忘,还这么珍惜那条破手链!

  这么说,刚才她哭得这么伤心欲绝是因为这条手链被人抢了?

  想明白前因后果,路振伦心里又腾起了火气!天杀的,亏他想替她出头,真是够了!

  路振伦愤怒,握着方向盘的手因为过于用力,连青筋都凸起了。

  俞可芙原本还在黯然神伤,此刻突然感觉到车厢里的气压都变了,才抬起头来去看路振伦,发现他又绷着脸了。

  她知道他又生气了,却不明白他为什么生气,想问,却又不敢,只能什么都不说。

  她低叹一声,低下头来,继续哀悼那被抢走的手链。

  两人都不再说话,车厢的低气压一直持续到他们回到了别墅。

  两人下了车,在庭院里给花儿洒水的阿香看见他们回来了,便迎上去。

  看见俞可芙白皙的脸颊上有着触目惊心的指痕印时,阿香惊吓的低乎了一声:“少奶奶,您,您的脸怎么了?”

  路振伦此刻还在生闷气,但是听见了阿香的话,转头去看她一眼,发现她脸颊上的指痕比方才明显了许多,心里又忍不住有些怜惜她。

  “阿香,去煮几个鸡蛋。”他面无表情的吩咐阿香,然后拉着俞可芙的手进了别墅。

  路振伦一直带着她到了她的房间,让她坐在床上,然后轻柔地拂开她颊边的发,夹在了耳后,然后端详着她脸颊上的指印。

  五条红痕在她白皙的皮肤上看起来太显眼了,半边脸也因此肿得老高了。

  “很疼?”他问,伸指想去碰她的脸颊,她下意识就偏开脸,因为怕疼。

  “谁打的?”路振伦见状,就更心疼她了。

  俞可芙闻言抬头看他,眼神还是怯怯的,怕他还在生气,更怕看见他也像别人一样嘲笑她。但是她只看见他俊脸一片温柔的神色,眸光更是暖暖的像阳光一样,让她的心也暖了。

  这个男人虽然有点喜怒无常,但是他真的在关心她。

  所以,她选择对他倾诉:“是我继母……刚才我们离开了百货商场,你去取车的时候,我遇见了我继母跟妹妹。她们想抢我的手链,我不给,所以起了争执。我继母就打了我……”

  俞可芙说着,越说越觉得委屈。

  路振伦不说话,双眼迸射出凌厉的光来。她的继母,他一定会好好招呼这个女人的!

  “少爷,鸡蛋煮好了。”这时阿香端着托盘进来,把几个煮鸡蛋放在床头柜上。

  “嗯,你出去吧。”路振伦命令阿香,然后有些无奈的拿出自己的手帕,剥开蛋壳,用手帕把鸡蛋包起来,然后轻柔地开始拿鸡蛋给她敷脸。

  他已经尽量让自己的动作变轻柔了,但是俞可芙还是疼得吸气。

  “忍一忍……”

  “嗯。”俞可芙应答,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就低下头去,看见自己左手腕上空空如也,忍不住又是一阵可惜。

  怎么办?这条手链被抢走了,是不是就表示她跟成凌以后都没可能了?

  她觉得好难过……

  她痴痴望着手腕的模样落入了路振伦眼里,见她这么惋惜的样子,他心里又是一酸。

  不就一条手链,也值得她这么可惜?要是这条手链是别人的送的也就罢了,偏偏是那个混蛋成凌送的。他真是觉得够郁闷的!

  也不知道成凌那小子是给俞可芙灌了什么迷魂汤了,让她这么死心塌地的对他!

  “你就这么喜欢这条手链?”他忍不住心里的郁闷,粗声粗气的问她。

  “嗯……”俞可芙下意识的点头,当然可惜了,这条手链是成凌哥哥送的,她都戴了三年了,始终是有感情的。

  路振伦见状,心里就更气恼了,早知道就不问了!

  他一生气,手里给她敷脸的动作就一不小心下重了,俞可芙立刻疼得龇牙咧嘴:“哎,你轻点……要不我自己来吧。”

  为了避免自己的脸再被摧残,俞可芙立刻退开,不敢再让他帮忙了。

  路振伦却误会了她,以为她又想躲开他,心里更加烦闷,也觉得很挫败!明明他已经为了她做了这么多,为什么她还是想逃?

  究竟是哪里出了错?

  “那,那个,我自己敷……”他黑着一张脸的样子让俞可芙好怕怕,但是为了自己的脸,她还是硬着头皮开口了。

  路振伦扫了她一眼,有些火大的把手里的鸡蛋塞给她,然后气冲冲的起身就走人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狱妻归来:老公请接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狱妻归来:老公请接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