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学校争执
锦夜2019-11-30 10:363,330

  眉心微蹙,唐裕伸出一根食指挡在她的唇上,稍稍用力一撑,就坐直了身体,“想什么呢!”

  脸上蹭的就红了起来,好像做了什么坏事被揭穿了一样,这个人真是!

  “我没想什么!”低下头嘀咕道,心思被人看穿的感觉真不好。

  乜眼扫了她一下,唐裕闭上眼不再说话。

  车子很快就到家了,聪聪已经睡着了,眼睛闭得紧紧的,看着她抱着孩子走在前面,廊灯将她的影子拖长,昏黄的光晕显得暖暖的,很有点,家的感觉。

  那一瞬间,唐裕觉得心里有一种叫做温暖的东西在滋生,很奇怪。

  “开门?”扭头回头看了他一眼,她又没有钥匙,也不方便开门啊。

  话音刚落,门就从里面被打开了,已经请了佣人,她倒是忘了。

  “先生,夫人,你们回来了。”佣人很毕恭毕敬的打着招呼,她听在耳朵里,还有点不习惯,一低头,进屋去了。

  唐裕径直走了进来,“以后听到车子响,早点开门。”

  “是。”佣人赶忙应道。

  “把孩子交给保姆,你去洗洗睡吧。”他淡淡的说。

  “你呢?”几乎是下意识的反问,刚问出口,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咬掉,不是多此一举么?

  这么开口一问,搞的好像邀约他干什么一样。

  果然,唐裕的目光就变得深邃起来了,“你想干什么?”

  “我……我没想干什么啊。”结结巴巴的说,“我就是想说,你没事的话,我就锁门睡觉了啊。”

  唐裕一步步的走向她,看到她紧张的小手攥成了一个小小的拳头,弯腰侧脸,在她的耳边说,“你锁门,我怎么进去呢?”

  “你你……我……”别看伶牙俐齿的,当唐裕离得她这么近,气息近在耳旁的时候,她的大脑是完全的当机状态,一片空白。

  当看到他唇角那抹得逞的笑时,才明白自己被戏弄了,又羞又恼,捂着脸转身逃上楼去,可恶,实在太可恶了!

  唐裕心情莫名的愉悦,走进了书房,他还有不少邮件和合同需要处理。

  洗了个热水澡,出来看到随手扔在床上的手机,犹豫了一下,还是给夏东阳拨了过去。

  “什么事?”

  “爸,他说……已经在办融资了,只是流程上还需要三两天,稍微等等。”她老老实实的说。

  虽然说,只是转达了一下几句话,但是夏东阳也很高兴,对他来说,觉得这是等于在唐氏安插了一个自己人,以后简直是前途无量啊。

  “好好!”他连声赞叹,“这件事你办的非常的好,爸爸果然没有看错人。你以后记得,随时跟爸爸汇报情况,爸爸不会亏待你的!”

  “嗯,那我先挂了,爸你好好休息。”她也不想多说什么,只是例行的完成一项作业一般。

  心里有点闷闷的,给夏东阳打完这通电话,之前的 好心情,就一扫而空了。

  眼睛望着天花板,不知为什么,眼前又浮现了唐裕那张逐渐凑近的脸,甚至连他唇边那一抹青色都可以看的清清楚楚的,话说回来,他的唇薄而有形,还真的是很性感的。

  唔,她在胡思乱想什么,真是羞死人了!

  一扬手,把被子蒙住头,好像这样就不会再想起他了。

  一觉天亮,她是被敲门声给吵醒的,“少夫人,用早餐了。”

  “哦,知道了。”应了一声,抓抓头发,还真有点不太习惯。

  以前在夏家,哪里有她的早餐,夏明珠和夏如玉吃完剩下的,她收拾了,就是一顿早点,好在边边角角的也不介意,这么多年,也就过来了。

  突然有人叫她一起吃早点,还真的是,受宠若惊。

  下了楼看看时间还很早,唐裕却已经衣冠楚楚,整装待发了,“我早上有例会,让钟叔送你吧。”

  “送我?”愣了下,没明白什么意思。

  “你今天不用去学校报到?”唐裕却反问。

  一拍脑门,她才想起来这茬,自己都差点忘掉了。

  “我去,我去!”连连说着,生怕他改变主意,往嘴里塞着面包。

  唐裕淡淡的睨了她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少夫人,您的学费已经打到了学校的账户,以后每天我负责接送您。”钟叔虽然唤作叔,但是看上去也不过就四十多岁的样子。

  “谢谢钟叔。”她忙不迭的说。

  “少夫人客气了。”

  车子停在学校门口没有开进去,以沫下了车,看着还是熟悉的校园,却又有哪里不太一样了。

  不过短短的一个暑假,颇有些物是人非的感觉,如今她都已经是已婚人士了,命运呵!

  来不及感慨,就被人拍了一下肩膀,“嗨,夏以沫!”

  “啊!”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尖叫了一声,引得不少人往这边看来。

  罗景轩有些讪讪的,“不好意思,吓到你了啊?”

  “没事,是我太敏感了。”摇了摇头,没想到回学校的第一天,居然遇见的会是他。

  “对了,上次看你在我家餐厅吃过饭以后,就没再来过了呢,是不是不对你胃口?”他很热情的说,一边追着她的脚步。

  夏以沫一边往自己的班级走,一边说,“不是,不过也不会总出去吃,大部分时间,还是在家的。”

  “也是哦,不过没关系,下次你去,我让叔叔一概给你打最低折扣,保证你随时去都有位子!”

  “那就……谢谢了!”她停住脚步,抬头看了看教学楼,“我记得,你好像跟我不是一个系吧?”

  “对对,你记得的?我是机械系的。”他笑着说。

  “那不是应该在……那边么?”用手指了指对面的楼,他好像走错方向了吧。

  罗景轩这才反应过来,“啊,我走错地方了,那下次再聊!”

  说着转身就跑,跑了两步,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回头往她手心里塞了个纸条,“喏,我电话,有事打给我!拜拜!”

  挥了挥手,转身跑开了。

  被他突然握了下手,虽然只是往手心里塞了张纸条,也颇有些不习惯,张开,纸张揉的皱巴巴的,上面一串数字。

  着急进去上课,全然没注意到有人一直盯着她,眼中充满了妒意。

  她选的小语种课程,就是喜欢学习语言,觉得是项很有趣的事,世界上那么多国家,大家说的话都不一样,却能彼此沟通,很奇妙不是?

  去拿课本的时候,才发现手心里一直握着那张纸条,被汗浸湿了,字都有点模糊了,想了想,还是又重新揉皱,随手丢到了垃圾筐里。

  联系什么呢,又不熟!

  一上午的课程结束,中午吃饭都是去食堂打菜。

  她答应了唐裕自己负责生活费,就要节省着来,勤工俭学能赚的那点儿,也就将将够保障日常开销。

  打了一份免费的汤,一个素菜和米饭,就坐在了最边上,赶紧吃完还得抓紧时间干活。

  刚坐下来,就有人端着盘子坐到 了她的对面,愣了下,抬头看了眼,不认识。

  “哟,这是人吃的嘛,简直跟猪食一样!”一双筷子,毫不客气的就直接插到了她的餐盘里。

  以沫皱了皱眉,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招惹过这样一个人,“把你的筷子拿开。”

  “切,稀罕!”她哼了一声,边上又过来一个女声,“小瑜,你不懂,只有猪,才是吃猪食的,哈哈……”

  一团哄笑。

  夏以沫咽下嘴里的饭,扫视她们一眼,“你们的意思,学校食堂师傅做的都是猪食,你们也天天吃猪食,学校里养了一群猪?”

  “你说什么?”对面那个叫小瑜的女孩子立刻就翻脸了,“你说谁是猪?”

  “谁搭腔说谁。”她慢条斯理的吃着饭。

  其实夏以沫的性子算是比较倔强的,这孩子小时候赌气,可以三天不吭一声。

  不过她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倔强,什么人不能招惹,比如对着夏东阳,就会收敛自己所有的逆鳞。

  “你……”小瑜怒了,直接站起身,伸手一掀,就把她的盘子给扣在了桌面上,“不要脸!”

  顿时,夏以沫就翻脸了。

  她中午就这么凑合一顿,还被人掀了,意味着下午都要饿着肚子听课,饿着肚子会没精神,会精力不集中,那听不进去学费就白教了,这么严重的后果。

  看着她铁青的脸色,小瑜并不害怕,反而很是得意,“喏,饭菜我帮你搅匀了,慢慢享用啊!不用谢了!”

  说完,她转身就要走。

  肩头却被人一把抓住,扭脸看过去,夏以沫一字一顿的说,“给我收拾起来!”

  “要收拾不会自己收拾啊?”已经有人围观了,这样被她抓着肩膀,小瑜脸上挂不住了。

  “我只再说一遍,给我收拾起来!”她咬着后槽牙。

  其实小瑜已经有些发毛了,不过仗着这么多人看着,也不怕什么,她还能动手怎么的,动手也不怕她啊!

  “要收拾你自己收拾,本小姐没工夫!”她说着,就想甩开以沫的手。

  就在这时,围观人群有人说,“老师来了老师来了……”

  不管什么时候,学生对老师,都像老鼠见了猫,立刻让出了一条道。

  生活老师走过来扫视一圈,拧起眉头,“怎么回事?!”

继续阅读:22、她打架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豪门戏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