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要亲她吗
锦夜2019-11-30 10:371,493

  从唐家离开的时候,明显唐心是不痛快的,她就装作看不见,个性如此,我被唐裕拿捏着,不代表我被你拿捏着,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损我,我不能不痛快还得憋着?天底下就没这样的道理。

  不过她看起来底气十足,上了车就没那么理直气壮了,对着唐裕,她就像一只被修剪了爪子的猫,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唐裕一直看着她,从上了车,就这样盯着她在看,一双如鹰隼般的眸子微微眯起,看起来就好像在端详着猎物一般。

  这种感觉很不舒服,她又逃避不开,硬着头皮逼自己跟他对视。

  不就是大眼瞪小眼么,大不了再结条梁子,他们之间的梁子已经不少了,不在乎多一条少一条的!

  事实上,唐裕对她今天的表现也不算太诧异,婚礼上她敢大着胆子抱自己大腿坚持继续,能对唐心说这几句,也不奇怪。

  他不生气,唐心那几句话是有点过了,就算她再怎么不合适,是他的女人,就该他来管教,犯了错,也是他来罚,还不用假手他人,唐心犯了忌讳。

  因为是妹妹,他才没有说什么,没想到的是,这小女人一点都不吃亏,直接就反了回去。

  “夏氏融资入股的事,已经派下去办了,不过流程上需要时间,但是不会出尔反尔!”他动了动唇瓣,完全是公事化的声音。

  “哦!”以沫有点惊讶,他会主动跟自己说这些,刚好也是今天爸爸问过的,也算能有个交代了。

  “不过我也不妨直说,就算唐氏入股,以夏东阳做生意的方式,早晚也是自取灭亡,我入股,就当是结婚的聘礼,亏了我就当打水漂了,但是以后再出任何问题,我绝不会投入一毛钱!”他先把话说到前头,别到时候又牵扯不清。

  “哦!”她还是应了一声。

  就不明白了,为什么生意上的事,一定要把她这个完全外行的人牵扯进来,你们直接做交易或者说清楚不就好了,非要让她做个传话人,两边不讨好。

  “你是不是觉得,我在跟你开玩笑?”或许是她的漫不经心,让唐裕觉得她根本就没有听进去。

  摇了摇头,以沫说,“你说我听见了,也会告诉我爸爸,我最多是个传话的,你觉得我还能表达什么意见呢?”

  “在夏家的时候,我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能说会道呢?”一手突然捏起她的下巴,一脸认真的打量着。

  以沫吓了一跳,没想到他会突然做出这么亲昵的动作,一时来不及反应,被迫抬起下巴,映入他的眼帘。

  他对那一天的印象,基本已经模糊了,就记得那天的阳光特别的好,聪聪爬向她的时候,她就坐在窗台边上,一身的阳光,看上去安静而纯粹,或许让他下决定的,也不只是因为聪聪的选择吧!

  “那是因为你们根本就没有给我说话的机会!”说起这个,她就一直耿耿于怀,一场婚事就那么莫名其妙的决定了,她的终生大事,跟她没半点关系一样。

  挑高眉梢,唐裕说,“你的意思是,如果给你说话的机会,就会有不同的结果?”

  她想说是,起码她没想过这么早嫁人,还是一个根本陌生的人,可是想一想,就算自己不同意,爸爸会直接漠视的,最终结果还是一样,顿时有点沮丧。

  看着她的表情变化,唐裕忽然觉得很有意思,他一直觉得,这是个心机重重,城府很深的女人,可是相处这两天,感觉又似乎不是,他从商这些年,什么样的女人都见识过,性感的,干练的,热辣的,可像她这样精灵古怪的,还真是特例。

  手就这样捏着她的下巴忘了收回,目光细细的在她的脸上搜寻,想要找出一丝的做作和狡猾,忽然车子猛烈的一晃,一个急刹车——

  这简直是太突然了,没有任何的征兆,夏以沫猝不及防往前一扑,整个人就跌入了他的怀里,唐裕出于本能双手张开,抱了个满怀,她的脸近在咫尺,樱桃般的色泽就在唇边,只要嘴巴稍微一努起,就可以碰触到。

  一双水眸瞪得大大的,她的呼吸都停止了,他他他……不是要亲自己吧?!

继续阅读:21、学校争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豪门戏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