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这是我家(一)
小雅鹿鸣2019-08-21 01:011,414

  “二格格……您可别再跑了唉,奴才可跟不上您了。”

  “哎呦喂,您可别往上爬了,当心摔着咯!”看着福伴儿一手按着头上的瓜皮小帽,一手提溜着长褂儿的前摆,气喘吁吁地跟在我的身后跑着,我就感到十分好笑。

  福伴儿是从小就跟着阿玛(父亲)身边伺候的,但现在他年纪大了些,阿玛身边就有了得力的新人去伺候,把他指了过来,专门负责安排照顾我的起居。

  说实话,我还是很喜欢福伴儿的。他也格外地疼我,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对我的用心比奶奶(母亲)对我的关心都要细致。

  奶奶对谁都淡淡的,只有大阿哥和我在每天在跟前儿给她请安的时候,她才会跟我们多说上那么两句话。

  可她关心的话,大都是今儿个做了些什么、吃了些什么、跟先生学了些什么、可睡的安稳之类的。

  一般,这类的问题,是不需要我来一一回复的。回答她的,也都是我的奶嬷嬷徐氏。而我,除了刚进去给她请安问好一番后落了座儿,也就没有别的什么话可说了。

  其实很多次,我都能感觉到,她明明很想和我闲聊几句,想让我和她亲近一些。可不知道为什么,她话刚到嘴边,又变成了训示之言。所以总的来说,对奶奶,我是心存的敬畏,多过了亲昵的感觉。

  可福伴儿却是不同的,他并不像其他院里的那些子奴才们,仗着自个儿有些个资历,就欺负伺候的主子。

  我能感觉的出来,他对我可是真心实意的好。

  要说呢,他唯一的一点儿毛病,那就是——太能念叨了。

  他的嘴里总是絮絮叨叨地念着:

  ‘格格,您可不能这样儿,您是主子,得端着点儿架子才能,否则得乱了规矩。’

  ‘格格,这可坏了规矩,您还是照着规矩办吧!’

  ‘格格,您就可怜可怜奴才吧,再折腾下去,让贝勒爷知道了,非剥了老奴的这身皮不可!’

  每当听到他念叨这些,我其实并不太放在心上的。心里想着什么样,还是会怎么样去做。

  我总是喜欢看大家为我着急忙慌的样子,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似乎我只有这样闹出点儿动静儿来,心里头才会舒坦点儿。

  在府里头,并不只有我一个格格。在我的上边儿,还有两个阿浑(哥哥)和一个额云(姐姐)。不过,他们可不是奶奶生的。当然了,在他们的上边儿,应该还有几个哥哥和姐姐,只不过,那些哥哥姐姐,没能够顺利地活下来罢了。

  每个府里头,都有这样或那样的原由,导致夭折的孩子不计其数。当时的我并不明白,可以后来我才知道,别看这各府里的妻妾多,但是在这种种‘规矩’之下,能活下来的孩子,真的是能算上‘幸运儿’了。

  阿玛总是很忙,我常常也都是见不到他的。到今儿,已经快有大半个月的功夫没有瞧见他的人了。我不知道他哪里会有这么多的事儿忙活,这贝勒府里的一切,似乎都是靠着奶奶和太太在照应着,他是一点儿都不会去操心这个的。

  奶奶从十四、五岁就嫁给了阿玛。可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他们俩之间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感情。有的,仅仅是相敬如宾而已。这桩婚事儿是宫里头的哪位给指的婚,他们两人也没有太多的选择,即便是玛法(祖父)和太太(祖母),在这事儿上,都没有说话的权利。所以两个连面儿都没有见过的人,就这么着,结成了夫妻,磕磕绊绊过了这么些年。

  听说,自打阿玛接连着纳了几房妾后,阿玛和奶奶之间的交集,就更少了。除了吩咐奶奶安排府里头的事儿和外面的人情来往,阿玛大多数时候,都会陪着那几房的侧奶奶和姨娘。而奶奶陪着的,总是她屋里头供着的那尊白玉菩萨。奶奶整天吃斋念佛的,可我却从来都不知道,她每天究竟和佛爷在念叨些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步云衢:大清最后的格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步云衢:大清最后的格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