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文前引 日暮西沉
小雅鹿鸣2019-08-21 01:011,592

  “又起风了……”

  赵流苏从椅背上拿起一条红色的毛织围毯,走到了那白发苍苍的老人身边。“太奶奶,进去吧,天凉了。”

  拢了拢肩上的围毯,老人微笑着摇了摇头。她用满是褶皱,几近枯萎的手指了指那一抹落霞的残辉,“只有它没有变,什么都变了。”

  她面上的表情平淡,却有着淡淡的笑容,似乎在想着什么,又似乎回忆到了什么。

  顺着太奶奶指着的方向看过去,赵流苏轻轻揽着太奶奶的肩膀,“那我就陪您再看一会儿吧。”

  泛着金黄色的天边,最后一线残阳落入了地平线,老人靠在躺椅上也睡着了。

  “太奶奶?”赵流苏怕老人家这么睡着了容易着凉,轻轻唤了一声。

  可老人并没有回应。

  赵流苏心中顿时一紧,连忙又唤了两声:“太奶奶?太奶奶……”

  她颤抖着伸出手,放在老人的鼻下探了探。感觉到一阵轻微而又平缓的气息滑过手指,她这才放下心来,原来太奶奶只是睡着了。

  踮起脚尖轻轻地出门,将在病房外候着的哥哥叫了进来。把老人安置在了病床上,再仔细替她盖好被子才悄悄出了病房。

  “太奶奶的身体越来越差了,医生的结论……”赵流苏眉头轻蹙,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病房外的客厅里,还候着的十多号人。这些人,大都是从国外专程赶回来的。因为病房里的老人,才聚集在了一起。

  “快,快进来。”赵织锦从外面推门而入,她刚一进门,便招呼着身后的服务员将保温饭盒里的饭菜都摆到外间的桌上。

  “这外头可真冷!”赵织锦笼着手呵了口气儿,边搓着手边说道:“屋里的暖气开了么,怎么没半点儿暖和的感觉?”她那一头栗色波浪的长卷发,因为外面风吹的缘故,有几丝碎发散落在了额前。

  “嘘!你小声一点,太奶奶刚刚才刚睡着。”赵流苏比了个噤声的手势,赵织锦便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那被涂成大红色指甲,衬在雪白的皮肤上显得格外醒目。

  赵织锦踮着脚走到老人的病房门口,探身往里面看了一眼,又赶紧将门轻合上,回头对众人小声地招呼着:“大家还是都趁热吃点儿吧,这么扛着也不是个事儿啊。”

  见大家都没有什么胃口,赵织锦尴尬地笑了笑。

  赵流苏叹了口气,也招呼大家先吃点东西,然后再商议一下明天怎么和医生拟议一个治疗方案出来。

  沉闷的气氛下,一屋子人也只好简单地扒拉了几口饭。

  总的来说,大家商议的倾向,还是希望保守治疗。毕竟老人家已经这么大年岁了,身子骨也经不得什么折腾了。可是病情总是反复,谁也不敢承担这责任,说说倒行,拿主意,却是都摇摆起来了。

  众人中的大哥赵无逸忍了半天,终于还是先开了口:“我说,各位倒是吱个声儿啊。这都三天了,到底什么时候才有个结果?”

  大家都不说话,气氛再一次陷入了沉默之中。

  …

  我叫赵流苏,是在太奶奶身边陪了她将近十年的人。现在要说的这个故事,是我根据她生平的手札整理出来的,这是她一生的故事。

  她叫赵玉蓉,但是她还有一个名字——爱新觉罗·玉蓉。

  她,是大清朝最后的格格。

  几经风雨,从满清的宗室格格,到民国的将军夫人,她的一生充满了奇幻的色彩。

  他,是意气风发的少帅将军。

  一生跌宕起伏,却深爱着她一人。

  他说:爱上你,我不后悔!

  在那个乱世之中,一切都充满了变数。有觥筹交错的浮华,也有枪林弹雨血腥。

  她说:我以为,这便是地狱了。可是到最后我才知道,那是他为我打造的天堂啊!

  她是幸福的,因为她走的时候,脸上是带着笑容的。

  夕阳西下的时候,她再也不用心中有所愧疚了,她在安详中沉沉睡去,在盛世太平中安心离开。

  当她用那颤微微的手,将毕生所书的手札交给我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在她的心中,再没有什么值得牵挂的了。

  所有的记忆,已经不用再依靠着这些泛黄的纸张去回忆了。全部都保存在了她的心里。

  那几本厚厚的手札,承载了太多太多的故事,我小心地翻开这几本尘封已久的记忆的时候,心也随之到了那遥远的年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步云衢:大清最后的格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步云衢:大清最后的格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