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贝勒府邸(三)
小雅鹿鸣2019-08-21 01:011,204

  徐嬷嬷看了我一眼:“这都快要到吃晚饭的功夫了,您还吃这么些个零嘴儿。当心福晋奶奶知道了,又该训斥奴才们没有用心伺候您了。”她嘴里这么说着,可手上并没有闲着,倒了一杯水,让我先把噎着的东西往下咽咽。

  我喝了水,好容易缓过来。我都饿死了,呃,不能说死……忌讳忌讳,先呸呸呸。还顾得上这些个东西?每天吃饭都只能‘适可而止’,再好吃的东西都不能多吃一口,多吃一口就是副‘穷酸样儿’,就是不合乎规矩!从早上吃饭到现在,我肚子里的东西早就折腾空了。

  府里的格格、阿哥,只要未及十岁,就不得与长辈同桌共餐。有的在炕桌吃,有的在自己的卧室里吃,由太监给每人一次盛半碗饭,泡点汤,夹两块咸菜,最多只能吃两次,就算吃饱了。

  可是,真的饱了吗?我不知道别的府里的阿哥和格格们是什么样的,也没法子去问,反正我是吃不饱的,而且从来都没有吃饱过!现在府里不能跟着大人吃饭的,也就只有我一个罢了,但是上面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也都是这么过来的。

  无论福伴儿和徐嬷嬷对我再怎么好,都不敢在正餐上让我多吃一口,因为这都是规矩,我每顿吃了些什么,吃了多少,都是要上报给奶奶听的。

  撇了撇嘴,又拿了一个继续往嘴里喂,“奶奶大都不管这些,只要不是你们去说,还有谁会知道?”

  “格格,嘴里吃着东西的时候,您不能说话。”福公叹了口气,继续着他百年不变的‘提醒’。

  徐嬷嬷出去没多久,便端来了一小碗温热的奶,我就着她的手,准备一口气喝完。她却在一旁赶紧收了手,“您怎么又这样,得小口小口的来!”

  舔舔嘴巴,回了回味儿。“嬷嬷,这不是马奶吧?”

  徐嬷嬷对着福伴儿得意地笑了笑,说道:“我说吧,还是二格格嘴巴厉害,一尝就能知道。”

  福伴儿拿了湿手巾过来,给我擦了擦手上的豆面渣滓,“打小就喝惯了的东西,她能尝不出来味儿吗?”然后才对我说:“这是刚刚才入后边儿的奶羊。太福晋说,这两天马奶味儿淡了不少,怕是要到日子了,所以才吩咐厨房那边弄了几头刚刚下了崽儿的奶羊回来。这不,就只一口,便给您尝出味儿来了。”

  我没有再考虑这些,反正都是奶,横竖也都有股子味儿,只不过是浓点儿和淡点儿的区别罢了,什么不都一样啊。

  府里头除了太太、阿玛和奶奶,也就只有我能喝得惯这个味儿了。那几个侧奶奶是从来都不喝的,不仅她们不喝,还嫌有一股子味儿,即便是加了杏仁儿煮的,都是不喝的。连着那俩哥哥和大格格,也都喝不惯。不喝正好,是他们没福气罢了。我顺嘴问了一句:“那待会儿大爷会在府上留饭吗?”

  我关心的,其实并不是大爷他留不留饭的问题,而是如果他留下来吃饭的话,晚上又可以加菜了。

  打从今年年初开始,一直到这年末了,府上似乎没有过去那种热闹的气氛了,好像大人们都有什么心事儿一样。

  “还没得信儿呢。怎么了格格?要不,奴才去问问?”福伴儿把手巾搭回了架子上。

  “没什么,别刻意去打听了。”脱了鞋子,我盘腿坐在了暖炕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步云衢:大清最后的格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步云衢:大清最后的格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