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 我自扬灰战机甲
文舟2016-04-05 10:052,170

  “明人。对老夫而言,你只是一个要杀的倭寇,此外毫不相干。”

  唐顺之同样沉声说着,将大枪从倭寇喉头拔出,带起高高的一道血柱,郑重拉开“五锁转连环”的枪式。一转中平枪为首,二转十字枪当先,这是杨家枪里高手对决才用得到的枪法。

  唐顺之心中默念枪诀,将枪头轻抬,稳稳抬至对手面门,枪尖摆正,深吸了一口气。他的五感已提升到了极限,眼、手、心都已锁定对手,接下来不管对手如何进攻,身法如何变化,他手中的大枪都已锁准对手面门。

  浅井长政哈哈大笑,猛地双手扬起大刀,一脚踏碎地面的青石板,向着唐顺之狂奔过去。沉重无比的铁甲每一步都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青砖块块碎裂。浅井长政便似是一头金刚巨猿咆哮着扑向对手,带着万钧之力向唐顺之一刀劈落。

  与对方惊天动地的声势截然相反,唐顺之足下轻点,便似蜻蜓展翅,无声一转。对手的雷霆一击擦身而过,将地面青砖劈得粉碎。飞沙走石疾射出五丈开外,刀风吹起唐顺之的衣角,吹得飒飒作响,但没能伤到他一根汗毛。

  唐顺之微微一笑,这倭寇虽然力大无穷,劈砍快如闪电,但是缺乏变化,很容易躲避。唐顺之一声大喝,白牛转角!掌中大枪已毒龙一般刺向对手面门。

  不管这鬼面如何狰狞,这面甲都应该是最薄弱的地方。

  浅井长政来不及变招,察觉到唐顺之的枪法威力,一侧脸将面部躲开。那头盔依旧是唐代的造型,帽檐在面颊两侧倒卷,称为大吹返。浅井长政便用最坚固的大吹返部分迎上唐顺之的大枪。

  道道火花随着执拗刺耳的声音弹开,完全可以拗断普通高手脖子的一枪未能奏效。

  唐顺之心往下一沉,这头盔和胸甲是一体的?这么大力都打不掉?人的脖子怎么可能如此结实?

  浅井长政挺身站起,铁甲仍毫发无伤,挥刀便向着唐顺之劈来。刀气在地面疾走,撕开闪电般的裂痕,轰然爆震,飞沙走石,三丈外的墙壁都裂了。

  唐顺之却已鬼魅般一转,脱出刀风之外,趁着对手再一次一刀劈空,一枪金猫扑鼠,重重打在对手头顶。对手挥刀之际身体前倾,铁甲沉重,重心不稳。这一枪果然砸得对方一个趔趄。

  唐顺之已经一个旋身从对方头顶翻过,到了浅井长政身后。

  从刚才小戚将军的攻击来看,这甲裙之下绝对有弱点。只是小戚将军那半截木棍太短,没能奏效。刚才那一枪金猫扑鼠的目的,便是让对手抬不起腰。撩阴枪这种会被江湖耻笑的招数,也不得不使出来了!

  唐顺之一声大喝,枪头刺入铁甲裙下,向上撩起。就算你有一千斤的份量,也给老夫趴下吧!

  那武士的铁甲裙屁股上却忽然自动弹开一个屁帘,一瞬间,数十枚铁钉伴随着毒烟激射出来。

  唐顺之万万没料到这铁甲屁股上还有机关,惊愕中急忙变招,用大枪将暗器打飞,口鼻中一片腥臭,胸口剧痛难忍,登时知道不好,奋力向后跃起,躲过对方回劈的一刀。

  刀风便似是一道浪头擦身而过,在空中爆震,将唐顺之掀得轰然倒地。唐顺之手脚抽搐,强忍疼痛要将体内的剧毒逼出,敌人又哪里会给他这样的机会?

  唐顺之双目喷火,心底一声长叹,想不到老夫武功盖世,却会被倭寇一个屁崩死,当真是死不瞑目啊!

  忽然院口一声枪响,那东瀛武士一声惨叫,跳起来捂着屁股。

  朱翊钧呆愣愣望着浅井长政,连换弹药都忘记了。

  唐顺之大惊,嘶声道:“快逃啊!”

  他死了无所谓,朱翊钧死了,他九泉之下也没法向圣上交代啊!

  那东瀛武士咬牙切齿,指缝里鲜血淋漓,却没有去追朱翊钧,而是一把合上屁股上的小窗,一瘸一拐逼向唐顺之。那少年不足为惧,换了弹药也对他构不成丝毫伤害。眼前这个大明的绝世高手才是最大的威胁。

  朱翊钧涕泪横流,他从来没有自己换过弹药,枪管滚烫,连通条都拿不稳,失手掉在了地上。手指上烫的全是水泡,仍拼命想要将通条捡起来。

  忽然一个身影从地上爬了起来,抓起一块砖头,向着铁甲武士背后走去,竟是之前被打晕的戚继光。

  朱翊钧惊呆了,那个阿光还活着?这时候还不逃命,找死么?咦,他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已然高高扬起,对着那狰狞的恶猿铁面奋力拍去!

  浅井长政觉察到身后有异,回头一看,一包石灰粉当头猛拍在他脸上,洒进了他的眼睛。

  嘭的一声,石灰弥漫,白茫茫一片。

  戚继光冷笑,在猪圈里还找到了另一件大杀器,石灰粉一包。为了预防猪瘟,猪圈需要定期撒石灰粉消毒。他看到便揣了一包在怀里。就算你有再坚固的铁甲,你也得喘气,你也得用眼睛看东西!

  浅井长政发出惊天动地的嚎叫,挥刀乱砍。石灰已然在他眼中烧了起来,一喘气,口鼻胸肺中全是石灰。

  戚继光早有准备,捂着口鼻就地滚到一边,悄无声息将唐顺之拖走。唐顺之十分震惊,万万想不到一个十四岁的少年能有这样的胆识。只见他悄无声息从地上捡起一块砖头,站在原地屏息不动。

  浅井长政的双目被石灰烧的剧痛难忍,不停喷气将石灰呼出。但石灰弥漫,只要一吸气便有石灰吸入,令他连滚带爬捂着脸逃开几步,怒吼着回身乱劈乱砍了一会儿,发现唐顺之也被拖走了,找不到袭击他的少年,不知道是不是全都逃走了。

  四周空气都弥漫着石灰,久久不散。浅井长政终于还是受不了,闷头乱走了几步,背过身蹲下来,从兜囊中摸出一瓶擦刀用的油,手忙脚乱将护面甲升了起来。

  戚继光一动不动,宛如泥塑一般,看着那东瀛武士的头盔先是向四周喷出一屡屡蒸汽,随着机关开启,向外弹开,使得头盔可以摘下来。

  机关甲胄!

  果然如此!

继续阅读:009 一块板砖显豪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机斗大明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