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一块板砖显豪强
文舟2015-12-29 16:232,177

  戚继光耐心地等着对方匆匆忙忙将头盔摘下,用油清洗自己的眼睛。在这巨大的头盔里,露出的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剃秃了前额的脑袋瓜子嘛。

  等一等,浅井长政?

  戚继光忽然想起来了,这人难道不该是那什么东瀛第一美少女、织田信长的妹妹织田市的第一任老公么?不对啊,他这么早就出生了?东瀛现在什么状况?而且,东瀛的美男子就这个德行?说他是猿夜叉,我信,说他是美男子,我呸啊!

  浅井长政晓得处境危险,唐顺之说不定还能站起来,还有两个危险的少年不知道是不是逃走了,其中一个还有火铳。

  但是始终没有受到攻击,浅井长政渐渐放下心来。

  若不立刻用油将眼睛洗净,定然会导致失明。在大明境内失明,和死亡是没有区别的。

  等到眼前渐渐可以模糊地看见东西,浅井长政流着泪,揉了揉眼,模模糊糊看见,一块板砖正呼啸着迎面而来,将整个世界都遮住了。

  浅井长政发出一声完全不符合他月代头美男子名声的嚎叫,叫得像只惨死的猿猴。

  朱翊钧和唐顺之望着戚继光不断抡起板砖的身影,都惊得说不出一句话。

  这一幕将深深地刻在他们脑海之中,终生难以忘怀。耳畔回想起戚继光的话,“我生到这世上,就是为了杀倭寇的!”

  那黄泉厉鬼一般可怖的铁甲武士,就这样倒在了一位少年的板砖之下。

  板砖将一道血光扬入空中,又重重地呼啸着砸下来,直到浅井长政那颗头颅脑浆迸裂成为扁扁的一坨,已然没了任何翻身复活的可能性。

  戚继光也坐倒在地,累得两眼发黑。

  三日后,泗水抗倭被济宁府定为捷报上报朝廷。

  尽管泗水县的死伤骇人听闻,百姓、衙兵被杀总和超过了五百人,但是倭寇的装备精良前所未有,泗水县衙举措得当,济宁府及时派遣府兵围剿,尽诛上百倭寇于泗水境内。此外海州卫纵寇进入济宁,应为百姓死伤负全责!

  就此上报,济宁府和泗水县上下官员皆大欢喜。

  但是机甲一事并未引发足够的重视。

  仵作为了清洗铠甲,将里面的尸体费了很大力才掏出来。脑袋已经扁了,身体也不得不切碎。

  之后济宁府的人倒也和仵作一起分析了一下,这东西沉重异常,试了各种方法,穿上难以移动分毫,人都要被闷死了。倭寇能穿,大约是因为那人天生神力。铠甲很厚,这位名为浅井长政的武士切碎了掏出来之后并没有多少肉,很难想象这个矮子能有那么大的力气。

  因此,济宁府认为,既然十四岁的小英雄可以用板砖将其搞定,那就说明这东西顶多算是个邪门歪道、奇门异物。若是煞有其事地上报,可能反而会被朝廷认为一派胡言,危言耸听。

  那么,按照自古以来武将的规则,谁缴获的归谁,此物原本便应该属于戚小英雄。

  济宁府的人把机甲留下就走了。

  但是泗水的县太爷十分想把此物自己留着摆在大堂炫耀,于是龇着板牙发起官威:“小英雄,给你十两银子的赏钱,披红挂彩、光宗耀祖去吧!”

  不料对方瞪起眼:“光你老母啊,把机甲还给我!”

  戚继光着实不爽,跟你们说了这叫机关甲胄,没有人关心。这东西是用来装饰县衙大堂的吗?折腾三天了,就看一群人在那里邀功请赏啊!这民团呢?倭寇剿灭了,民团也直接散伙了。是死了很多人,但是正因为死了很多人,才应该看得清其中的教训。倭寇再来你们怎么办啊?临时再招募,不训练的吗!

  县太爷大拍惊堂木,大胆刁民,杀了几个倭寇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念你年少无知,本官不予追究,还不速速……

  戚继光眯起眼,我是刁民?这位大老爷,咱们要不要换个僻静的地方说话?不要?那,有个东西叫牙牌您认识吗?

  一块红穂系着的牙牌当啷一声丢到面前,县太爷当场惊呆了。这是大明官员的牙牌啊,这上面一个武字,说明是证明武将身份之物。上面官职品级都刻得十分清楚,明威将军,正四品啊!

  县太爷的脸都绿了,自己才七品啊!

  然后就换成戚继光咆哮了:“啊,拍什么惊堂木,发什么官威啊,?我抽你个满地找牙啊!”

  师爷晕头转向中验明,这位小英雄是微山戚家长子,在十岁就已官拜明威将军,世袭登州卫指挥佥事,正四品,只是还没报到而已。其父是江南漕运把总戚景通,从二品。

  县太爷几欲晕倒。

  戚继光大拍惊堂木,我还没跟你算账呢!十两银子就想把我打发啦?一个倭寇一两银子,我怎么也杀了——十一个吧?

  堂内衙役全部晕菜。

  县太爷乖乖地从袖口里又掏出一两银子,在桌面上发出银子摩擦木头的声音缓缓推了过去。

  戚继光心满意足,这还差不多。咱们杀倭寇是为国为民,但是该给的赏银,那也是一两都不能少的。谁不是拿命换啊!你连剿倭的银子都敢亏,想死啊你!记住,就算那些抗倭的壮士死了,该给的银子还是一钱都不能少!

  把县太爷一同数落,直接招呼衙役,帮我把这东西找个车运走。

  等到戚继光走了,朱翊钧也站在堂下要银子。等等,这就散了啊?我的银子呢?!

  唐顺之哭笑不得,我的爷啊,您还缺这几两银子啊?

  朱翊钧十分认真,这是本王首战,浴血奋战应得的赏银,它不只是几两银子,它有非同寻常的意义!

  唐顺之点头,嗯,这么说也没错。那这几两银子可是得做个檀香木的盒子给好好收起来!他日回首少年时,这确实是忘不得的回忆啊。

  县太爷一脸晦气想要回去歇会儿,至少先上个茅房。朱翊钧直接当堂把县太爷拦住,先别拉屎,银子的事情还没完啊!

  唐顺之说:“我粗略数了数,我杀了二十多个,最起码的。我们家少爷杀了俩。”举起两根手指,郑重地晃了晃。

继续阅读:010 将军出门需坐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机斗大明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