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鬼上门
左眼2016-08-06 09:103,770

  被叶绾贞一吓我变神不守舍起来,一听说悬棺要活了,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就是上课都忘了,更别说是找他商量。

  叶绾贞一下从床上起来,转身翻了翻她的包,从包里面翻出一把铜钱绑成的剑。

  我看那东西也想到了,八成就是电视上演的法器。

  我一看叶绾贞把铜钱剑拿出来,我便想,同样都是老祖宗留给后代驱邪捉鬼的东西,为什么我们驱鬼一族只有一个手串,人家巫师一族就这么多,又是剑又是笔的。

  难道说我们家因家道中落,都给卖掉了?

  “贞贞,你要干什么?”我看叶绾贞要去找悬棺的劲,有些担心。

  那口悬棺连欧阳漓都不是对手,一个叶绾贞更不够看了?

  去了也是送死,我也不能眼看着叶绾贞去送死,打算拦着她。

  “小宁,你陪我去。”叶绾贞话落我一阵头皮发麻,我可不去,我去也是白去。

  兴许有来无回。

  我想想摇了摇头:“我还有课呢,我是回来换衣服的,我去洗手间把裤子弄湿了,我换上。”

  我说着爬上上铺自己的床,翻了内裤和裤子,麻溜的换上,就是担心叶绾贞把我带去陈列室里。

  结果叶绾贞不死心,就等着我下去,我一下去拉着我便走了。

  “课等回来了再上,你去帮我看着点,我要做法,不能让人打扰。”听叶绾贞说我都瘆的慌,我哪敢跟着她去。

  可平时看着叶绾贞的力气不大,真到了用到的时候,我竟拖拽不过她。

  结果我这一路走的异常辛苦,跌跌撞撞被叶绾贞给拖到了陈列室。

  刚到了陈列室的门口,我便顿觉事情不好,外面大热的天,这里又是老楼,就是不热,也不至于这么阴冷。

  周围竟有风似的,冷的不行。

  陈列室对面是个窗户,每次我来,窗户都是开着的,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窗户紧关着。

  我忙朝着外面看了一眼,果然,窗户外面阴云密布,好好的天顿时黑了。

  一想到悬棺里的那个东西见不得光,我忙着拉着叶绾贞的手,要她跟着我马上走,不想叶绾贞却把陈列室的门给打开了。

  那门说来也奇怪,平常开都没听见什么声音,今天竟发出吱呀呀的声音,一听便心里犯憷,一阵阵的心慌。

  “贞贞,我们还是走吧。”我拉着叶绾贞说什么要走,叶绾贞却看不见外面天上的变化,说什么拉着我要进去。

  我急的不行,指了指外面的天:“贞贞,你看看,天都变了。”

  叶绾贞回头看了一眼,“你胡说什么,不是挺好的么?”

  挺好?

  我忙着去看,黑压压的一片,哪里好了?

  忽然愣了一下,我便想到,难道说只有我看的见此时的变化?

  木头似的把头转过去,看着叶绾贞,那东西果然是冲着我一个人来的。

  “贞贞,我要走了。”推开叶绾贞我就要走,但她说什么也不行,硬是拉着我进了陈列室。

  门关上叶绾贞从身后的一个小布包里面倒出许多东西,而我哪有心情去看叶绾贞带了什么,一门心思都放到那口停放在陈列室正中的悬棺上了。

  与上次看到的相比,悬棺的位置不变,样子不变,唯一变了的便是他掉下一块的那地方,竟少了一块棺木。

  我脸上一阵惊骇,抬起手摸了摸自己身上,低头再去看,身上果然放着那块被我送了几次都没送回去的棺木一角。

  而此时,叶绾贞已经准备好了要做法的东西,就连桌子都找好了。

  我看去,桌子是陈列室里面摆放陈列品的桌子,陈列品被叶绾贞都放到了地上。

  桌子上有个铜质的香炉,香炉里插着五根香,香炉两旁是笔墨纸剑,但那墨我实在不太认识,都是红色的沙,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再看叶绾贞,此刻竟然换上了一身黄色的道袍,我一时间有些傻眼。

  来的时候我只看见叶绾贞带了一个小包,她能装得下这么多的东西,也叫人匪夷所思的很。

  等我仔细再看,叶绾贞脖子上面竟然还挂着一个白色的银铃铛。

  我心想大势已去,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小宁,你在门口守着,记得,不能让任何人打扰我做法,不然你和我都会有大麻烦。”

  听叶绾贞说我已经没什么感觉了,实际上我和她已经惹上大麻烦了,只是她还浑然不知。

  我只好无奈答应,去门口守着。

  叶绾贞则是拿起那把铜钱剑握在手里,一步步的走去了那口悬棺前面,也不知道叶绾贞嘴里念叨的是什么。

  只看叶绾贞一手握着铜钱剑,一手摇晃着脖子上挂着的银铃铛,围绕着那口悬棺转悠起来。

  不想叶绾贞正转悠着,陈列室里地震了似的,地动山摇起来,所有的东西都被震到了地上。

  我心想,这下了完了。

  叶绾贞也是面上大骇,听她喊:“何方妖孽,快快现形。”

  随着叶绾贞的声音加大,周围晃动的更加厉害,就如同是那日一样,许多古器都开始碎裂。

  叶绾贞一看,转身到了她做法的桌案前面,一手晃动铃铛,一手快速拿起笔沾了一点红色的东西,在黄色的纸上画符。

  画好了只见叶绾贞快如闪电,手握铜钱剑一道道黄色纸符朝着悬棺上面贴去。

  而我分明看见叶绾贞只写了几道,而此刻纸符多有几十张。

  整整贴了悬棺一圈。

  我顿时头疼,不相信叶绾贞能把悬棺里的那家伙收了,倒是担心她。

  就在此时,一直晃动剧烈的陈列室竟突然安静了下来,我马上朝着四周围看去,原本还以为叶绾贞真的收了悬棺里的那东西,不想竟看见窗外一阵阵的阴云越发浓重,好似一座座黑色的大山从天上压下来,压得让人呼吸都困难。

  我便知道,他是被激怒了。

  就在此时,只听砰的一声巨响,震得人浑身都疼。

  定睛再去看悬棺那里,悬棺上的数十道符纸,竟都被震开裂成了两半。

  叶绾贞一看大惊失色,手里的铜钱剑上下翻飞,人也来回的蹦跳,于是我便傻了。

  在我看来叶绾贞就好像是一个挑梁小丑,明知道自己不行,还雄赳赳气昂昂的。

  看她我便无话可说了。

  正在叶绾贞上下翻飞之时,悬棺里一股黑色烟雾弥漫而来,我忙着喊了叶绾贞一声:“贞贞。”

  我是想告诉叶绾贞,那黑烟最可怕了。

  不想叶绾贞还惦念着我:“小宁,你别担心,他就快现形了。”

  我顿时无语,这就是所谓的死到临头浑然不知。

  看向窗外那越来越浓的黑云,我知道,大麻烦这次真的要来了。

  与此同时,我看向悬棺上面,果然那东西是活着的。

  很快那团黑色的烟聚集起来成了个人形,一阵风刮过,那个黑衣男子便显出人形。

  叶绾贞见对面是个人,轻哼了一声:“何方妖孽,竟然如此胆大,不好好修行,出来祸害人。”

  “吾是何方妖孽不劳你操心,趁吾没有反悔,马上滚出去。”男子先是看了我一眼,眸光如水,撩了我一眼便冷冽起来,看向叶绾贞越发冷淡。

  叶绾贞数十道符纸朝着男子飞去,男子袍袖一挥,便都落地变成了飞灰,叶绾贞再上,仍旧如此。

  只是叶绾贞始终不死心,摔得起不来也还是要硬撑着起来,但我也没想到,最后叶绾贞会咬破了手指,按住了铜钱剑在上面写字,跟着用力射向了男子,好似要同归于尽。

  结果,铜钱剑还未挨着对方的边,便落到了地上。

  但叶绾贞仍旧不服,起来了又咬破了舌尖,一口血朝着男子迎面喷去。

  我心里想,你一把剑都伤不了他,一口血有什么用。

  却不想,叶绾贞只是一滴血溅在了男子身上,男子身上便冒烟了。

  也因此,叶绾贞彻底惹怒了男子。

  只见男子袍袖一挥,叶绾贞身体腾空而起,呼啸着朝着墙壁上面撞去,砰的一声,叶绾贞朝着地上落下。

  我大惊忙着喊了一声:“贞贞!”

  “小宁,快,快跑!”我不等跑到叶绾贞面前,叶绾贞便眼睛一闭晕了过去。

  我不免无奈,现在跑还有什么用,明知道不是人家的对手还来,现在好了!

  跑到叶绾贞的面前,我抱了抱她,但我抱不动,只好摸摸叶绾贞的鼻息,好在还是活着的。

  知道叶绾贞活着我总算松了口气,转身站了起来,朝着黑衣男子看过去。

  见我看他,他便说:“是她先要对吾下手,吾才小惩大诫。”

  小惩大诫?

  我想笑,谁见过小惩大诫差点把人摔死的。

  不过听他那话我倒是开始仔细打量起他了,怎么都觉得他像是个没长大的孩子。

  “我要走了,那你放我走吧。”我想想,觉得还是这句话实惠。不管怎样先出去了再说。

  听我说他便朝着我走来,一靠近我顿时有些毛发悚然,想到他是见不得光的东西,一见光便满身流黑乎乎的,便有些怕他,忍不住向后退了两步。

  他停下,似是有些不高兴:“你怕吾?”

  “我不认识你。”想想我又说了一句很实惠的话。

  “但宁儿说过,会一直记着吾。”听他说的真的一般,动情处还有些隐隐的伤痛在眼底浮现,我便有些思绪动摇。

  但一想到他那张流着黏糊糊油脂的脸,便马上打消了相信他的念头。

  他一个千年前的东西,怎么会和我有关系?

  想也是他在骗我,只是我不知道他有什么目的而已。

  在我看来,我还是先想办法离开的好。

  于是我便同他商量:“不然你先放我走,我把叶绾贞送回去,再来看你?”

  “宁儿,你说话可当真?”他似是相信我了,还问我。

  我点了点头,毫不觉得亏欠。

  他便笑了笑,一个字说的掷地有声:“好!”

  再看,他的袍袖一挥,陈列室瞬间变回原来样子,一切又恢复了原样。

  而他就站在那口悬棺前面,等着我离开。

  我也不敢迟疑,把叶绾贞背起来,提着叶绾贞的包,一路上踉踉跄跄的把人给送了回去。

  进门我便发誓再也不去陈列室那个鬼地方了,至于被我带回来的那块棺木,我随便扔到了一旁。

  想到悬棺是死的,走不出陈列室那个地方,我便也能睡得着了。

  却不想,晚上他竟找来,真真是吓我不轻。

继续阅读:第17章:大战僵尸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叫兽的鬼眼新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