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龙竹2016-09-26 14:422,135

  少女被他身世所染,更增怜爱也陪着落泪,心道:“原来他的事业也这般可怜,他爹爹即是大有来头,怎地中原江湖上却未曾有姓龙的大侠,只听过有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亦或少林华山崆峒而已,咦?”忽然有一件不解,遂问道:“既然你爹娘并未成婚,怎地怎地”倏地掩口,想到此事怎能相问,羞得满脸霞烧。

  龙骏破涕为笑道:“哈哈,当然像你我现在这般,没有成婚便已在一起了。”少女脸上更红,“呸”的一声,心中却很欢喜,啐道:“谁要和你成婚,也不知羞,我我就是当真心中对你好,咱们可得规规矩矩的,那样那样可是不行。”

  龙骏知他怕羞,玩笑不能太过,转问道:“还没问姑娘芳名?又怎么从西域初履中土?难道西域竟也会有如此美若天仙少女么?”

  少女得他称赞,心中甜美笑靥如花道:“我也是随爹姓石,双名素清,我爹是中原人氏,娘亲是波斯人,十八年前爹爹关闭练功正处关键时刻,被大坏蛋欧阳锋闯入,欲偷取我明教镇派神功乾坤大挪移心法,被爹爹打败后负伤而逃,而爹爹也因此走火入魔重伤不愈,我娘本是明教护教四法王的龙王圣女,一个月后生下了我便回了波斯,杳无音信,我自幼在西域长大,这次应阳叔叔之请初履中土,一是要为我爹报仇,二来商议抵抗蒙古蛮子南下之举,孰知还未见到阳叔叔他们,竟被中途伏击,幸得龙大哥救了我。”

  龙骏哪想到中间定有如此多的变故,自己救人非是好心,无非是因姑娘美貌,生出好奇心而已,此时颇感汗颜,点头道:“那白衣公子是蒙古的王子么?怎生手下尽是些能人异士,功夫都厉害得得紧!”

  石素清“嗤”地一笑,道:“她不是什么公子,她是女扮男装,听殷叔叔说,她是忽必烈王子的妹子思琴公主,蒙古名字叫做思琴格日勒,汉译过来是月光之意,故此她也给自己起了个汉名,取大宋皇帝的宗氏为姓,唤作赵思月,此女诡计多端且又心狠手辣,这次蒙古大军南下,便是由忽必烈兄妹负责灭宋,下趟若要我再遇到这妮子有她好看!”

  龙骏搂着凌素清悬在华山“舍身崖”的半空,听着她道出江湖种种风波变故,当真恍如隔世,听到悲愤处目眦欲裂,壮烈处豪气填膺,忽然石素清哇的一声,双臂紧抱龙骏的背腰,伏在他的怀内哭了起来,弄得龙骏胸口衣襟湿了大片。

  龙骏一惊,正要问她为何伤心,突然心下明白:“她知道两个人命在须臾,落下悬崖势必摔得粉身碎骨。”强笑道:“清儿,别哭,就算摔落悬崖,我也要垫在身下把你托起来,只要劲道捏拿恰到好处,定能保住你的性命。”石素清闻言哭得更甚,缓了片刻,泣道:“你…你若死了,只道我还能独活么?你说这等话,难道……难道心中却将我当作外人么?”

  龙骏听她说得又是诚恳,又是伤心,不禁大为感激欣喜,心想也不枉我舍命陪佳人,此时骑虎难下,定要想个办法脱身才成,放着怀中这般美人不能享受齐人之福,岂不成为平生所慑,即便踏入黄泉想起来也引以为恨,当下忘记脸上的疼痛,伸嘴又在她额头轻轻一吻。

  石素清满脸飞红,娇躯颤抖,羞涩无限,这回秀眉轻蹙一下,并未出手相加,使得龙骏心头大乐,忽听她柔声道:“你为了我,连性命顾也不顾,我……我就是被你亲了,也是喜欢。”说着低下了头,露出了小女儿的腼腆神态。

  龙骏瞧得她淡雅如仙的俏脸,明艳不可方物,忘记了身临陷境,只觉身体接触处传来美妙感觉,禁不住想到她衣衫内那象牙般的光滑胴体,定是精彩绝伦,不自觉间竟生出对异性不许任何解释的反应,凌素清虽是黄花闺女却也立时体会得到,杏目圆瞪,拍的一声,又给他另一面脸颊留下五个指印。

  龙骏登时收起色心,叫道:“清儿且莫闹了,否则一失两命立刻会成为一滩肉泥。”石素清玉脸霞烧,啐道:“谁叫你使坏,哼,自作自受怨得本姑娘么?”龙骏笑道:“当然要怨凌姑娘长得美若天仙,搂着怀中又大有情意,不生反应才怪!”

  石素清心中窃喜,却沉着脸道:“那也不许,你给人家规规矩矩的,要是……要是再打什么坏主意,我…我把……”似要明言,忽地住口低垂螓首,脸上罩了一层红晕,不知想到了何处。

  她靠在龙骏怀中,闻到对方身上强烈的男子气息,心中更是乱成一团,龙骏也不敢过于调笑,一时都不做声,半晌无语,蓦然谷间传出一声嘶鸣,一只洁白净羽的仙鹤纵亢唤呖,振翅直上,从二人身旁掠过,冲上云霄。

  龙骏豁然明朗,心想适才垫脚止住落势的白物竟是这几只仙鹤,石素清心神内敛,细瞧崖壁有所异样,伸手触摸身旁的悬崖峭壁甚是平整,上面连接险着一道道凹槽,极像用利器刻上一般,纵观依稀便是个“崖”字,抬首仰望,原来峭壁上竟刻有“舍身崖”三个大字,不由吃了一惊,暗想华山之险谁有此功力能在悬崖半空凌虚刻字,转向龙骏道:“骏哥,你瞧石壁可有端倪?”

  龙骏依言望向身旁的崖壁,也是吃了一惊,但见笔致淋漓酣畅,波璨森森,如剑如戟,每一笔划刻入石壁五寸之深,笔力雄浑刚健之极,虽只三字却包含数招变化,其缩也凝重,似尺獗之屈,其纵也险劲,如绞兔之脱,单以剑法而论,王重阳刻在古墓石室的劲力却是逊于此人手笔。

  江湖上竟有这般神乎其技的剑法,又能凌空悬崖半壁挥剑自如,却要以何处借力呢,难道是武林哪位前辈跳崖寻死,临终前故弄玄虚,还是……蓦然抬首望见顶上二十余丈的峭壁上,有一个被藤草遮住的洞口,想到那只云鹤曾从洞内窜出料来里面内甚宽,反正身处绝境,不若上去一探乾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