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龙竹2015-12-25 22:172,928

  龙骏转向佳人道:“清儿,倘若有活命之机,你愿否陪我涉险?”石素清凄然道:“若是只有一人活命,还是不要枉费心思的好!”龙骏心中甚是激动,知道她情之所钟,虽然脸嫩却情深意重,当下微微一笑,凝神屏气,由丹田中聚集一股内息提在胸腹之间,以一手之力能否将两人跃上峭壁,则全无把握,一时左手搂住她的纤腰,右手与双脚并用缓缓攀上了十多丈,眼见便要接近洞口,沿洞底缘峭壁整块凸起,积雪也已结了冰,又滑又陡,好生难以委决。

  龙骏瞧见石素清圣洁明艳的俏脸,不由得心中一荡,笑道:“清儿不给我一些香艳的鼓励么?”石素清伸出左手慢慢翻转化作掌形,娇笑道:“你这次要左颊还是右颊?”弄得龙骏心痒难抑,哪敢让你她再动手。

  龙骏运功内力,循环经脉,劲力发在掌间,拍石借力凌空跃起,先以古墓派轻功凌波虚渡凭空纵上数丈,然后一个“铁板桥”翻身,再施出全真教“金雁功”换气吐纳落在洞口处,二人侧身望向渊谷望去,仿佛身子前倾立在半空中,吓得浑身冷汗。

  石素清挽着龙骏的手臂迈进漆黑的山洞,洞内只有半人之高,愈行愈陡,竟是倾斜向上二人一前一后半步也不敢远离,爬了约莫半个时辰方觉此洞应为天然洞穴,乃华山腹中排挤雨水而形成,待钻过一道狭逢后,洞内甚是宽敞,只是湿气凝重,听到潺潺水声。

  龙骏随身的现代工具都被程英埋在地下,幸好石素清带着火折子,但见一处天然洞府似鬼斧神工,左旁是口寒潭,右首为道丈许宽的裂缝,深不见底,洞顶怪石林立,奇穴无数,面前则一条极窄弯曲石路通向远处另一个洞口的石板门扇,甚是陡峭。

  二人牵手侧手小心翼翼走过山道石路来到那扇门前,门上扣有铁环,竟是人工造成均感意外。石素清伸手去推,石门却纹丝不动,一试便知这石门乃花岗岩石砌成,足有千余斤重,龙骏暗运内劲,双臂贯力推将上去,但闻“吱呀”一声,石门启动,二人大喜随即迈进洞府。

  龙骏牵着清儿走进宽敞的石洞内,登时目瞪口呆,里面并无房舍石间,而是自然掏空的洞穴,占了八成地方尽是潭水,中央一股清泉从池心汩汩喷涌而出,形成一个晶莹的蘑菇状,潭水正上有一块半圆形的断桥,凌空高悬造势,四方石柱上各镶嵌一颗硕大的水晶石将穴空的光线折射引入,清淡的柔光与潭面一映泛起一层余晖。

  龙骏拉着红晕双颊的石素清走上悬空中央的半圆断壁桥上,环顾四周,斗见内洞岩壁上刻着密密麻麻的字迹和人形持剑拆招的图幅,笔致与悬崖上“舍身崖”三字同出一辙,雄浑刚健,显然出自一人手笔。

  石素清指向最左处的石壁,喜道:“骏哥,你瞧那四个大字!”龙骏依言顺势瞧去,吃惊道:“独孤九剑!”石素清道:“正是。听爹爹讲,此套剑法乃百年余前一位名叫独孤求败的前辈所创制,他老人家四十岁后持此剑法想求一败而不可得,当年独孤前辈前轻气盛曾与明教高手决战华山之颠,结果误伤我辈义士性命,后悔莫及一气之下,将他惯用的紫葳软剑弃落山谷。

  “不久明教第二十九任教主戚天南,找上了门以镇派神功将之打败,独孤前辈因此隐居江湖苦创这套剑法,十余年后欲找戚教主复仇,可惜当年明教与中原各门派大战之后,又被黄裳带宋兵大军围剿,元气大伤早已退避西域深山,独孤前辈复仇无望,便改名‘求败’,挑战中原与西域武林,竟无敌于天下,后来看淡成败名利,埋剑深谷,啸傲山林,世人无一承他衣钵,只道独孤九剑失传于世,没想到果然留在华山。”

  龙骏思索半晌,猛然间想起这套独孤九剑的传人不是还有华山的风清扬、令狐冲么?不过那已是三百年后的事了,既然此剑法如此威震天下,岂有不学之理,当下凝神望向石壁,先纵观全套剑法,独孤九剑分为九个部分,即总诀式、破剑式、破刀式、破枪式、破鞭式、破索式、破掌式、破箭式、破气式。

  龙骏先从总诀式练起,细心一阅,才知这总诀式足有三千余字,内容东扯一句、西拐一句全不连贯,仅此一招竟有三百六十种变化,而其中每一招变化又推衍第二招、第三招的变化,与《道德经》中:“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思想颇为接近,而总诀式的要旨又与《九阴真经》上半卷一些心法不谋而合,可见上乘武学也好,宝典也罢,尽管殊不同门,招不类聚,但最终的心旨却殊途同归,同出异名而已。

  有《九阴真经》的心法辅助对于其他武林理解便得心应手,前后快慢阅了两遍已将这三千字总诀一字不漏地印在脑海,什么“归趋无妄、无妄趋同人、同人趋人有,甲转丙、丙转庚、庚转癸,子丑之交、辰巳之交、午未之交,风雷是一变、山林是一变、水火是一变……”看似甚有哲理,实则虚无缥缈摸不着边际,但比《九阴真经》最后一章梵文却又容易记许些。

  一个时辰后开始修习破剑式,此招有三百零六种变化,由总诀式生变而来,其旨在于一个“破”字,要知道无论剑招如何精妙,只要有招可寻,便有隙可乘,要破敌剑招,对方须得有剑招给你来破解才成,倘若出手无招,那才真是踏入高手的境界,但不曾学武之人虽出手全无招式,又会给人轻易打倒,可见真正上乘剑术,则是能制人而决不能为人所制。

  龙骏默记后逐一自悟口诀含义,似觉每一句都是奇巧奥妙的真理,又觉得是众所皆知的废话,既然无招胜有招,那么还学招式干么?独孤九剑虽然高明,却也未必是白皮天书,口诀剑招那也是有的,由此可知,无招并非真的没有招式,而是像《道德经》中所述:“大巧若拙,大智若愚”,当有招的功力达到一定的登峰造极的阶段,便可以变化成无招境界,随手一式便可以威力无穷,击败对手招数中的破绽,与《九阴真经》及“先天功”无所思不谋而合。

  龙骏一日修习三招,利用过目不忘的天资将口诀默记后,按石壁上的人形图号逐一拆解,当时微现生涩,愈练愈加行云流水,潇洒自如,石素清功底颇为不弱,而且兰心慧质,但修习此套剑法却深感复杂,一日下来,第一招总诀式只学会几十种变化,与龙骏相比,虽逊得太远,但较寻常练武之人已强上百倍。

  石素清觉得剑法复杂难明不做强求,趁龙骏专心练武之时,她则寻找出洞之口,山洞乃是独孤求败当年悟剑修行之处,密道造有石阶和通气孔,直通玉女峰的后山背脊,她行了半个时辰,光线渐明,终于在一个秘洞口钻了出来,放眼但见,峻岭叠翠,林木葱茏,峰险石奇,云雾缭绕,想起日前身临险境,当真恍如隔世。

  石素清欣赏了一番风景,想到洞中男子,不禁脸上一红,心中甚是甜美,当下摘些野果野菜,又擒来一只山兔,带入洞中接着折回又拾些木枝做柴,龙骏全心武学浑然不觉。

  三日后,龙骏已将九招独孤九剑三千六百七十二种变化尽数拆穷,但觉剑法中一剑一式却又推衍变化,前后招式逐一融合竟成算术对阵分列式,变化无穷尽,龙骏乐在其中,最后觉得随手一剑都是妙至毫颠的佳作,犹如天马流星一般。

  龙骏钻研完最后一招‘破气式’后,瞧见末尾竟多刻出一排小字:“凡修习此剑法者且勿硬记招式,拘泥不化,一切须当顺其自然,行乎其不得不行,止乎其不得不止,要旨尽在一个悟字,其意自通,临敌之际,须将全部变化尽数忘记,神而明之存乎一心。”

  龙骏反复沉思三遍,登时释然,一拍大腿,喜道:“这套剑法思来复去,只有最后这几句还尚算对我脾胃。”只因招数是死的,发招之人都是活的,死招数破得再妙,剑法仍非最上乘武学,便如同林朝英苦创《玉女心经》破尽全真剑法,但遇到王重阳宗师级高手的活招数,免不了缚手缚脚,有所不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