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龙竹2020-01-07 20:063,216

  由此可知,上乘武学不在破敌而在修己,待要登峰造极之时,武功招数相生亦相克,没有高低之分,唯有练武的人才有强弱之别,同一招式不同的人施出,威力随之不同,这套独孤九剑虽破得天下已有各门招数,却未曾遇到过《九阴真经》、先天功、一阳指、蛤蟆功、降龙十八掌等上乘武学,只有最终忘记招式后,随心所悟、愈强则强,才能出神入化,臻至化境。

  转念一想独孤求败悟剑数十年,苦创独孤九剑,却仍不及黄裳阅遍了五千四百八十卷《万寿道藏》,苦思四十年如同白驹过隙,想明了破解各家各派招数的武学,其中更包含养气归元奇妙法门,撰集成《九阴真经》一书。

  前者破敌在外,旨在寻求对方出手的破绽,趁隙而入,但临场对敌,须何等聪明绝顶的人才能在瞬息之间看出对手招式的破绽并思考拆解,与真正的高手对决,哪容得有细细凝思琢磨的余暇?

  而《九阴真经》源自道家法天自然之旨,正所谓“大成若缺,其用不弊;大盈若冲,其用无穷。”武功全无止境,炉火纯青又何来破绽可言,独孤九剑已是外家剑法中的顶尖儿,招数变化虽无穷却难超自身极限,可知这“求败”之名却有侥幸成份。

  龙骏又想凡是卓然而成的名家者,都是精修本门功夫,别派武学并非不懂,却只是明其家数,并不研习,然则自己却修习了《九阴真经》、先天功和独孤九剑,其中专修哪一门即可成为天下第一,但为何遇到真正高手,负伤而逃的却总是我呢?这……这于理不合!

  倘若王重阳在世还会怕欧阳锋的蛤蟆功么?要是独孤求败尚在又怎惧鬼面人的绣花针,可见问题出在自己身上,独孤九剑是破敌,先天功在于修身,而《九阴真经》包罗万象,可融会贯通各门上乘武功,龙骏苦苦思索,但觉浮躁无已,当下在石洞中飞来纵去。

  石素清一直都在含情脉脉地望着她,此时见他举动便知有疑难未解,不敢扰他思绪,唯有在旁耐心等待,脸上满是关切之情,暗想:“若是他忽然过来抱我,我是推他不推?”随即双颊泛红,心中一动:“我决计不推,就让他紧紧抱着我。”

  龙骏奔了一阵,坐在寒潭上悬的断壁处闭目数息,心神内敛,灵台澄明,蓦然间心念甫动:“我何不将破敌与修身合二为一,剑法最高境界在于心中有剑,我便以掌代剑,临场对敌寻出破绽,随心所欲打出先天掌,以真经作为辅助桥梁自当不成问题。”

  当下龙骏施展先天功按独孤九剑的三千六百七十二变化一路打来,不饮不食一练便是两日,但觉诸般精妙招式在脑海中此来彼去,互相激昂,难以融合愈练愈杂乱成团,真气一冲竟尔昏了过去。

  也不能过了多少时候,龙骏悠悠醒来,先闻道一股幽幽的女儿家体香,睁开眼帘,发觉自己正倚躺在凌素清的怀内,但瞧她不住啜泣,秀眸红肿,斗见自己醒来,满脸喜色,拭了拭眼泪道:“骏哥你总算醒了,我……我好担心你啊,咱们不练这烂武功了!”

  龙骏微微一笑道:“独孤九剑精妙无比,为何不练呢?”石素清哭道:“我怕!”龙骏不解道:“怕甚么?”石素清道:“怕你像我爹爹般练功走火入魔,骏哥,咱们不练了成么?”

  龙骏叹道:“清儿不必担心,知难而退岂能成为武林高手,再遇到鬼面人一伙我仍不是对手,那是还不一样枉送性命,我负伤不打紧,但连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哪还有脸闯荡江湖?”说着伸手摸了一下她的脸颊,起身再练。

  剑法中一路的变化尚未拆解完,一日之中却接连昏迷三次,最后一次醒来时候真气已见紊乱,凌素清哭着央求,龙骏才依言打坐纳息缕清真气。

  石素清见他运功打坐,头顶透出一缕缕白雾,生怕他继续练功,心中烦乱焦急,知道他天资太高,且又意志坚定,一旦有了决定难以劝服,若想让他打消修炼墙壁上的绝学,唯有将他精力心念转移到其它方面,怎么办?难道……难道……

  想起常言道:“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为了他连姓名都可以不要,莫说其他之物,当下猛下决心,坐到龙骏运功打坐的身前,望着他闭目养神,英俊无匹的脸颊,登时娇羞无限,待龙骏调息畅通睁开眼来,她柔声唤道:“骏哥,我……我有东西交给你。”

  龙骏见她此刻温柔婉转,秀美无比,熊熊火光照在她的脸上,美得不可方物,不禁心中一荡,伸手握住她的柔荑,喜道:“甚么?”石素清双颊潮红,含羞地低着头

  龙骏瞧她女儿家腼腆羞态,轻解萝裳,心想:“难道……难道她要交给我的东西竟是她的宝贵贞操,天啊,对于这心高气傲、羞涩腼腆的少女来说忒也难得,更可见自己的魅力,哈!”只觉得一生之中,实以这一刻光阴最是美妙全身暖烘烘的受用。

  石素清伸手要解开红肚兜儿的系带,感受对方目光灼热难当,羞道:“骏哥先阖上眼,不许…不许偷看!”龙骏呵呵浅笑,依言闭上眼睛,心道:“小妮子这当还知羞,一会手口并用,看你如何抵受得住?”

  过不片刻。龙骏好象等了七世纪的漫长,催道:“好妹子,可以睁开了么?”闻得对方恩了一声,他大喜过望,睁开眼帘便欲秀色饱餐,孰知但见石素清衣裳已经穿好,手中拿着那块肚兜,递到他眼前道:“给你!”

  龙骏搔着头皮摸不到边际道:“干甚么?”石素清脸上更红,说道:“这肚兜儿是我娘当年亲自为我缝制,上面锈着明教镇派神功乾坤大挪移心法,我……我现在把它交给骏哥,上面的武功比其独孤九剑只强不弱,你不要犯险再练石壁上的武功了。”

  龙骏“哦”了一声,心道自己可是全盘想歪了,不禁甚是汗颜,失声道:“原来如此,我还以为你要……”蓦见她秀眸紧蹙,举手化掌,吓得忙改口道:“你要……助我练功呢,原来是传我心法,可是我并非明教教主,怎可修习你教震派神功呢?”

  石素清自然知道他的原意,横了他一眼,才道:“我爹爹本是明教第三十一任教主,去世仓促未指代下任教主人选,教众为了争夺教主之位四分五裂,娘生下我后便将神功心法锈在肚兜上,好让我日后抄下传给下任教主,后来阳叔叔代理教中事物,便请人家来主持大局暂代教主,我……我终究仍是女儿身,要是……要是……将来你和我……自然还是传给你的好!”说到最后两句几乎细不可闻。

  龙骏失声道:“甚么?”石素清翻了他一眼,气道:“听不着就算了。”龙骏嘿嘿一笑,接过红肚兜儿放在鼻处嗅闻,一股说不出的幽香远胜过世间任何奇花异草的芳香。

  石素清见状又羞又气,挥起粉拳打在他的胸口,嗔道:“不许闻,成什么样子?”龙骏哈哈大笑,盯着她的胸前,指道:“你那里……现在岂不是空挡无物?”话音甫落,一个巴掌迎面拍至。龙骏双足一点,身子弹出数尺,笑道:“我闪!”石素清气得嘟起小嘴,纵身便追去。

  龙骏依照石素清红肚兜上绣着心法修炼乾坤大挪移,此功有别全真教与古墓派的武学路子,亦不在《九阴真经》记载中,虽然也是源于经脉之学,却别走蹊跷。

  《九阴真经》与先天功,旨在柔、空、气、脉讲究以柔克刚乃武学正路,而乾坤大挪移意在借力打力,以刚克刚,以柔克柔,对手攻得快猛卸回则快猛,击得缓柔御则缓柔,将所受的劲道或内功加倍挪移,或输送旁人或原路御回,打来的力愈大,对方自受危害也越大。

  此功共分七层,由浅入深,循环渐进,自练一层均需与其相适合的内功辅助,在体内经脉中循环形成“周天”,以任督二脉为主,周天一通,百邪难侵,可牵引挪移入体的劲气从各自经脉流出,常人每层修炼悟性高者七年可成,次者十四年可成。

  龙骏有深厚的内力底蕴,又悟性过人,只用了两个时辰便已练完第六层,第七层练了一小半思绪渐乱,猛地内气翻涌,心跳加快,试了数次难以按心法运转经脉,险阻叠出,直到篇末,共有一十八句未能照练。

  石素清见他半边脸孔胀得血红,半边脸颊却发铁青,身子颤抖,关切道:“怎么样,练到哪里了?”龙骏数息凝神沉思半晌,说道:“已经练到第七层,只是心法有十几句却瞧不出半点端倪,实在难以索解!”

  石素清“哦”的一声,吃惊地望着他,心想爹爹天资甚高,百年内唯独他练至最后一重,却也花了三十年的精力,而骏哥只用两个多时辰,委实令人可惊可敬,顿了一顿道:“歇一会吧,杯满则溢欲速不达,不若先行记下,日后再作道理,也好……也好把……那个还人家!”脸上一红指着肚兜儿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