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龙竹2015-12-25 22:173,292

  龙骏瞬息打出六掌被欧阳锋逐一化解,对方跟着反掌倒劈天柱,逼得龙骏退后数步后,欧阳锋排山倒海的攻势随即接而甫至,出手恢涎,教人防不胜防,掌影翩飞又将龙骏团团裹住。

  洪七公慷慨豪迈,心想这两个小娃子既与欧阳锋作难,定是我辈侠义之人,倘若他有所不敌,势必要出手相助,当下暗自运劲,凝聚掌间,准备随时出招为他化解险境。

  龙骏知他全身经脉倒转,穴道全无变化,出手制穴已然无用,又见欧阳锋所使出的招数希奇古怪,诡异绝伦,身子时而倒立时而直立,有时甚至一手撑地,身子横挺,足以一手与他对掌,一时难以抵抗拆解,不住倒退,幸有乾坤大挪移将对方惊人的劲道尽数卸掉,并未受伤。

  龙骏连退了十余步,又拆得三十余招已处于绝对下风,忽地想起独孤九剑有进无退,攻敌不得不守,自己则不用守了,虽然石壁上的剑法破不了欧阳锋的招数,但独孤剑法的最高境界在于无招胜有招,不必苦思招式。

  当下心中一定,长啸一声:“破掌式”,左臂架起挡住西毒拍来的掌力,右手以掌代剑凭着灵悟,直推欧阳锋右肋下三寸处,尽数穴位已变却移位不多,以指难制,但决逃不出掌劲一震。

  欧阳锋“哦”的一声,果然右手回挡,化开此掌,接着身子一晃一晃,似乎随时都能倒下,出手更是快捷无伦,招数精妙奇巧全无半分破绽,使的正是他生平最得意的“蛤蟆功”。

  龙骏只感呼吸急促,似有潮水汹涌冲击而来,忙以先天功掌法相抵,他内力和识见虽已勇猛精进,但先天功毕竟不如王重阳炉火纯青,否则凭此一项武功便可称雄当世。龙骏施展此功对拆几十余招,幸得招数精妙无穷,似能压制蛤蟆功,令其难以全面发挥。

  欧阳锋丈影飘忽,无论如何惊风骇浪,龙骏均以先天功和乾坤大挪移化解,一旦有时机便使出“破掌式”别出心裁地进招,迫得老毒物回身自顾,严守门户。

  欧阳锋二百余招间久攻不下,跃出战圈,喝道:“小娃子,你叫甚么名字?武功俊得很啊!比那老家伙厉害些。”转向洪七功叫道:“老家伙,你不信也试试看!”

  洪七公与欧阳锋素来半斤八两,不相伯仲之间,此刻被对方小觑,登时不服气,心想:“这小娃儿功力虽强未必抵挡住自己刚猛无铸的掌法,他的先天功克你老毒物,对付老叫化子却也难敌!”心念甫动,虽然明知对方有意相激,但好强心起,暗道:“不妨试试娃儿也好!”当下左臂划个半圈,右手一掌推出,正是生平得意之作降龙十八掌中的“亢龙有悔”。

  龙骏斗见洪七功把降龙十八掌使将开来,掌风扫到一丈开外,但觉一股微风扑面而来,风势虽然不强,然而逼得自己呼吸不畅,深知自己功力难以硬抗,当下施展乾坤大挪移,双手划着阴阳两仪状,形成周天圆轮,正要吸住掌劲挪移到一旁,孰知对方含劲未吐,倏地向后收力竟是探招,龙骏身子不由前倾,被掌风带前两步,暗呼厉害。

  要知此掌的精要不在“亢”字而在“悔”字,此掌时并不将力道用足,打出去的力道有十分,留在自身的力道却还有二十分,好比陈年美酒,上口不辣,后劲却是醇厚无比。洪七公掌力收发自如,当下只使出了三成威力,将龙骏向前一吸,跟着他身子跃起半空,居高下击威力刚猛,正是降龙十八掌的“飞龙在天”。

  龙骏明知不可硬挡,但向前冲势刚止步,躲闪不及,唯有奋力相抵,蓦地想到了独孤九剑只所以纵横当世,从第一招到第六招足可应付天下一流高手,但要与这登峰造极人物对决,那最后的“破掌式”与“破气式”两招非得苦练二十年方能与这两位一较长短,难怪独孤前辈无敌天下,那是他内功本已高深莫测,又将这套剑法使得出神入化之故,而自己初窥门径而已,未免小觑了天下英雄。

  当下左掌施出乾坤大挪移的巧劲迎空一划,拨开击来的双掌,卸去劲道,右掌当即使出“破掌式”看住洪七公胸前掌风中有道缝隙,挥手推出先天功掌法,拍向对方左胸“天池穴”。

  洪七公“咦”了一声,在即将碰掌的一刹那,瞬间收势,身子一翻跃至龙骏身后,双足尚未落地,跟着使出一招“神龙摆尾”,要知洪七公四十多年前便已是武林顶尖高手,武学上的修为早已炉火纯青,登峰造极,不但轻重刚柔随心所欲,收发韵度自如,招数精奥更深得醇厚稳实之妙旨,出手根本毫无破绽,孰知刚一出手竟少年寻出刚柔交集掌风较弱之处,便即中途换成审神龙摆尾,这一招出自《易经》中的“履”卦,本来叫做“履虎尾”亢奋凌厉,攻敌措手不及。

  龙骏蓦见两掌击空,背部受敌,心中惊骇,并无一招可以破解,生死悬于一线,思绪也比平时运转快上百倍,倏地想起《九阴真经》上记载着一门“飞絮功”的妙招巧法,当即使将出来。

  洪七公怜才之意大盛,生怕一掌震伤这少年,当下暗自收回五成功力,突然觉得手掌一滑,斜往一旁,身子不由自主随对方挪移微微前倾,掌劲甫触少年后背,便已消失得无影无踪,更是难以索解。

  哪知龙骏借“飞絮功”妙法将他一掌攻势化于无形,接着施展乾坤大挪移吸住他掌中的几成劲道挪聚自己掌中,顺势前移转身拍出一掌,同样是降龙十八掌的“神龙摆尾”,照葫芦化瓢现学现卖,幸得洪七功不欲伤人,收回五成功力,只用了三成,反击回去亦是这三成的双倍功力,倘若他用的是八成,现下龙骏加倍送回便是十六成,可见宽人即宽己。

  洪七公倏见少年竟也使出自己最得意的降龙十八掌,大为惊骇,暗忖:“普天之下,只有老叫化子和那傻不楞的靖儿会此掌法,难道他是靖儿的徒弟?”但转念一想:“郭靖武功虽高,却生性鲁顿,决计调教不出这般厉害的徒弟;难道是王重阳闭关弟子?看他年龄又不像!”幸得这一掌力道不强兼又熟悉,洪七公顺着来势倒翻筋斗,百忙之中还了一招“见龙在田”也是六成劲道。

  二人双掌相碰,内力交锋,龙骏被猛劲震出三四步远,忙弯腰俯身,施出“千斤坠”止住退势,吐纳三下舒通胸气,洪七公也退后两步,暗道:“这小子武学造诣委实不浅啊,倘若再过几年那还了得,怕是王重阳在世也有所不及。”心想数招之间自己险些落于下风,岂不让老毒物笑话,不禁好胜心起,定要力争上风扳回少许颜面。

  当下右腿微屈,左臂划个半圈,右手内弯一掌平推出去,又是降龙十八掌的“亢龙有悔”这次却是用上了全力,初推出去看似轻描淡写,但一遇阻力能在刹时之间连加一十八道后劲,一道强似一道,重重叠叠,直是无坚不摧,无波无破。

  洪七公近年勤练不辍,又从九阴真经中悟出许多妙境,融于掌法内,精奥造诣比之当年华山论剑之时,更胜两筹,此招既出,心中登时懊悔,生怕少年抵挡不住,身受重伤,大叫道:“娃儿当心啦!”

  龙骏听到叫声,心忖:“老叫花子,你这不是消遣我来着,既然使出全力,又叫旁人小心,这般凌厉无伦的掌劲,即使不说,我敢不当心么?”又想到先天功上一段《道德经》有言:“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其无以易之,弱之胜强,柔之胜刚,天下莫不如,莫能行。”

  那降龙十八掌却是武学中至刚至坚的掌法,语有云:“柔能克刚”但也须视“柔”的功力是否能胜“刚”而定,以洪七公的修为,纵然自己所练的先天功至柔之极,却不及王重阳精纯,终难以胜。

  当即唯有借力打力,忙施展乾坤大挪移中一层“顺水托舟”的心法,左掌前伸迎住排山倒海的掌劲,顺势一托将力道挪移到体内,接着右臂划个圆圈,呼的一声平推出去,竟也是一招“亢龙有悔”,将对方一道道叠加而至的后劲,加倍按原路送回。

  这下变起仓促,洪七公心中更是惊骇,自己内力有数十年的功底,何其深厚,眼见掌劲急加,一道强过一道,如波涛汹涌般向前猛扑,孰知少年内力犹如长江浪涛,源源不绝地涌回,自己掌力愈是加强,对方反击之力竟似成倍而增。

  欧阳锋见两人粘在一起,谁也不敢退缩,否则被对方顺势推将过去,势必重伤不可,心下大乐,喝道:“老家伙,适才你瞧我不起,且你让一人斗斗咱们两个!”说着身子半蹲,借力蹬出,双掌使出“蛤蟆功”平推而去,拍向洪七公的后心。

  且说欧阳锋见龙骏与洪七公比拼内力,相持不下,谁也收势不得,心中大盛,登生歹念,施出蛤蟆功拍向洪七公的后心。

  石素清虽恨极欧阳锋,但此时关心情郎,已将心中仇恨暂且化作对龙骏的担忧,并未留心老毒物,蓦见他出掌怕向另一个叫花子的后心,正是事不关己,并不出手相助,心想他两个老家伙最好两败俱伤,骏哥便可以为自己报了杀父之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