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龙竹2015-12-25 22:173,287

  杨过与洪七公相处几日后,见他慷慨豪迈,随身以具的当世大侠风度,令他一见便为之心折,此刻然见洪七公白发满头,神威凛然中兼有慈祥亲厚、刚正侠烈中伴以随和潇洒,实在令人倾倒,眼见便要毙于义父掌下,忙叫道:“义父不要伤了洪前辈!”

  洪七公与少年比拼内力,掌劲加强对方则更强,唯有卸力采取守势,这当斜光瞧见欧阳锋拍向他的后心,暗道:“这次又着了老毒物的道儿,老叫化今日性命休矣。”

  龙骏也是一惊,心想闻言不及见面,这西毒果然坏的厉害,当下施展乾坤大挪移,右掌向后一缩收住降龙十八掌的掌风挪移到左手,顺势举掌推向凌空的欧阳锋,这是武学中“围魏救赵”之策,攻敌不得不救,旨在逼得欧阳锋撤回击向洪七公后心之掌,反手招架。

  欧阳锋的蛤蟆功虽是以静制动,这回主动出击,威力却也甚强,此际身子跃空,犹如大鸟般扑出,双掌齐出,正要击毙洪七公,忽然感到呼吸急促,有似一座大山重重压向身来。除了以内力招架,更无别策,急忙撤掌换招,运功抵御。

  龙骏见欧阳锋运功相抵,正中下怀,将左掌推出自己与洪七公掌中结合的内劲,掌风扫到三丈之外,与老毒物掌力甫触一碰,瞬息收劲,施出大挪移中第五层“愚公挪山”的巧劲,将欧阳锋倏地吸住,左臂划成周天圆圈,向后一带,一股无形的气流相激,便将老毒物凌空挪移过来。

  洪七公大难不死,暗呼侥幸,他自己送出的掌劲被少年一挪,身子也不由移滑过去,变成了洪七公与龙骏右掌相对,欧阳锋与龙骏左掌相抵,三人同时运送内力身子各颤,要知龙骏的内功再强仍不及当世两大宗主,倘若以二抵一,夹在中间势必如同藏边五丑一般,五脏六腑均受重伤,筋酥骨软成为废人。

  龙骏当然不会蠢得以己一人之力,合斗两大高手,当即施出乾坤大挪移第七层“星移斗转”的心法,将洪七公的内力加倍送给欧阳锋,又将欧阳锋的劲道转输洪七公,两股力道在他体内“小周天”,旋转加力后挪移到彼此体内,他却百邪难侵,没有半点损伤。

  石素清见三人粘在一起,龙骏正夹在中央,深怕他会受伤,关心道:“骏哥!”龙骏瞧着她满脸关切、泫然欲泪的表情,想安慰他一番,无奈正运内劲,不能张口吐气,否则两股大力势必扩散开,伤及经脉,当下向她笑了笑,微微摇头示意不碍事。

  石素清这才化忧为喜,拭着眼泪,盯着龙骏不放。杨过适才专注三人打斗并未留心少女,此刻顺声瞧去,只见她眉目如花、肌如白雪、秀美无伦、清丽绝俗、全身素白、腰如绢束,被雪白一映,幻似仙界中人,竟一点不逊于小龙女的仙姿,他痴痴地瞧着,脸上不禁流露出了思念的神情,失声唤道:“姑姑!姑姑!是你么?”

  石素清侧头望去,见一位少年男子虽不及他骏哥英俊无匹、气概慑人,但容貌却也算得俊秀,适才听他唤欧阳锋为义父,眼中甚是憎恨,又闻他忽叫自己姑姑,心想他与自己年龄相若,存心消遣人来着,当下脸上微红,啐了一口,转头不理,继续盯着龙骏不放。

  杨过情痴如斯,只要但见容貌又似小龙女的女子便魂不守慑,先前因陆无双仇家蹙眉生气的表情与小龙相似,便甘愿护送她一路躲避厉害仇家;又因完颜萍的眼神凄迷与他姑姑像极,则一心为她出谋划策,替父报仇,此时得见一位美貌气质与小龙女不分上下的少女,焉能无动于钟,上前便道:“姑姑,你看!我是过儿啊!”

  石素清脸嫩得很,最讨厌浮滑无行,轻薄无礼的男子,虽爱煞龙骏但只限于搂搂亲亲,不能有其它过份的调笑,此时被旁人唤作姑姑,心道:“他叫大坏蛋欧阳锋为义父,唤我作姑姑,这不是拐弯抹角损人么?”当下气不打一处来,挥剑便向杨过刺去。

  杨过如在梦中,只道姑姑要试他武功,当即使出古墓派的美女拳法,与他拆招起来。石素清自幼从西域长大,得教中几位法王、散人传授武功,又习得几日独孤剑法,武功甚强。杨过身怀部分九阴真经要旨、古墓派武功、全真教剑法,一路使将出来却也不弱。

  龙骏将二人举动尽收眼底,心想:“他们两个怎地也斗起来啦?这杨过一生情痴却也不易,只是行为倒有些疯癫,小龙女的身子被自己拔了头筹,是否找个机会解释一下,但对于自幼接受西方教育孤傲的人来说,区区红丸一夜情又当得什么大事?”

  三人僵持一会,欧阳锋与洪七公头顶和后辈透出一缕缕的白气,渐渐越来越浓,二人均是连连催逼,加强内功力道,经过龙骏体内挪移后劲道互转传送出来,欧、洪立即运劲反击,欧阳锋抵着洪七公的掌劲,洪七公卸御着欧阳锋的力道,对峙愈久损伤内功愈多,拼了几个时辰后,一个神色愁苦,一个则呼呼喘气。

  龙骏亦不敢贸然收势,只因这乾坤大挪移初学不久,尚未能融会贯通,倘若倏地停止运功化解,两股劲力冲激在体内,不死亦残,此番拼斗定然定然维艰,苦在无法退避,只得竭力撑持,待二人内力耗尽衰竭,再作道理。

  石素清斗见欧阳锋神色萎靡,难以动身,心想此时出手袭击即可为父报仇,又能替骏哥解围,当即收掌不攻,转身击向欧阳锋的背心。

  杨过交手百回合从对方武学路子,知道她并非自己日思夜想的小龙女,蓦见她转身拍击义父后心,忙出手制止,挥掌劈向石素清的肩头,迫她回身自救。

  石素清心道肩头中掌不过轻伤而已,但势要先击毙欧阳锋,为了父仇和骏哥的安危,受点伤痛又何足道哉,当即吸口气封住左肩穴道,右臂贯力瞬间拍下。

  龙骏大惊,担心她的安危,又苦于无法开口,向她猛眨眼睛。石肃清只道示意她快些下手,哪还迟疑,摧劲落掌,孰知玉掌刚触到欧阳锋的后背,一股强大的吸力便将她粘住,杨过伸掌碰在她的肩头,也随即被吸住,四人内力相互挪移相抵。

  龙骏生怕清儿受伤,瞧她娇躯一颤,秀眉紧蹙,便知内力正向她经脉冲激,这当儿哪还会顾及自己会否受伤,急忙将两股内劲合二而一,接着丹田聚气以一己之力将洪、欧二人内力卸回,这次可是以硬碰硬,中间实无半分花巧,倘若二人合力加劲相拼,他夹在中间势必重伤不可。

  哪知北丐西度虽然俱是当世之雄,但互耗多日,又被龙骏加劲转送,均以精力垂尽,此刻强弩之末不能鲁缟,二人给他内力反激,同时委顿在地,脸如死灰,难以动弹,龙骏忙扶住石素清摇摇欲坠的身子,替她推宫过血,疏通滞气,幸得二位宗师内力衰竭,否则定受内伤不可,推拿片刻清儿便已悠悠醒来,惊魂未定,哇的一声,伏在他怀内哭了起来。

  龙骏抱着石素清,转头向洪七公道:“洪老前辈,没事么?”洪七公二人呼吸艰难,均不回答,他又在杨过背心“至阳穴”输入一股真气,这穴道在第七脊椎之下,乃人身督脉大穴,真气注入督脉,促畅体内滞气,片刻也便醒来。

  龙骏本想扶洪七公进山洞休息,后者轻轻摇头,三位少年才知二人受伤极重移动不得。杨过守在欧阳锋身旁生怕那少女又来为父报仇,龙骏又劝她一阵,石素清见欧阳锋气息奄奄,重伤难愈,一时难以委决,想到西毒十八年前闯入明教圣地欲偷取乾坤大挪移心法,致使爹爹走火入魔,如今他亦重伤在骏哥的此神功之下,亦算因果报应。

  龙骏扶着清儿在山洞中休息一夜,杨过则睡在欧阳锋与洪七公之间,只怕二人半夜里起来拼命,次晨三人见二老日渐萎靡,杨过四处挖掘山药,石素清负责生火熬药,龙骏为欧、洪二人分别注入一股先天真气驱供疗伤;石素清不亲手杀欧阳锋已是难得,要她服侍两位宗师喂药,老不大乐意,如此修养数日,才复元少许生气。

  这日洪、欧二人相对而卧,洪七公忽然叫道:“臭蛤蟆,好端端的比斗恁地心坏,出手偷袭,弄得两败俱伤却又何苦来着,连一个小娃儿都敌不过,你也不知羞?”欧阳锋道:“你也不一样敌那娃儿不过,却又来笑我怎地?”

  洪七公拂然道:“我还有许多武功尚未使出,你若不跟着瞎搅合,三百招内定能打得他一败涂地,你听过丐帮的打狗棒法没有?他那小娃子又如何能拆解?”欧阳锋嗤之以鼻道:“吹牛!打狗棒法有什么了不起,我也有许多武功未用。那娃子再了得也难敌我蛇杖法,你信也不信?”

  洪七公不服气道:“好,那咱们再跟那娃子较量较量,老叫花将打狗棒法招数传给那女娃儿,你将杖法架子教与你义子,然后均摆给那娃子瞧,看谁能难倒他,就怕到时他把你杖法尽数破掉,气坏你这臭蛤蟆,哈哈!”

  欧阳锋一怔,叫道:“老家伙也忒小瞧人,就是这么着,我怕你怎地?”二人心念甫动,便唤来杨过等三人,要与龙骏再比试一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