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龙竹2015-12-25 22:173,341

  为了调查读者意见,开设新的投票项目,如果你对主角上了小龙女而有意见,欢迎去投票!文笔不会变,就在情节是走大侠君子路线还是亦正邪的路线,但不要因为小龙女的美貌就左右思想,在新书中,什么小龙女、杨过都是新人,应该一视同仁,按小说的背景来分析!

  龙骏深知两位宗师武功出神入化,早已登峰造极,倘若单打独斗,自己决不是对手,只是上次取巧借力送力,使他二人互相抵挡,孰知落得两败俱伤,心中实在过意不去,本欲甘愿认输,但洪欧两人一股脑儿的相逼,龙骏无奈只好答应。

  洪七公叫石素清取过树枝,将打狗棒法中一招“棒打双犬”细细说给了她听,欧阳锋也将杖法中一式“毒蛇吐芯”讲解给杨过,这两位少年甚是聪明,一学即会,当即照招演示。

  龙骏见棒招神奇,杖法精妙,一时难以化解,想到独孤九剑中破枪式,包括破解长枪、战戟、射矛、齐眉棍、狼牙棒、禅杖、白蜡杆等种种长兵刃之法,默念剑旨思索良久,灵念一动,手指树枝作剑当即耍了几式,洪欧二人见了各自点头,同赞了声好,又各说了一招,逐一演出给他看。

  两位宗师如此大费唇舌的比武,均要先一步将住龙骏,可一日下来,拆了十余招未曾难道少年,各是惊叹不已,杨过、石素清固然累得满身大汗,龙骏更是搅尽脑汁苦思破解两人棒招杖法,幸得天资绝顶,智商奇高,再复杂的电脑软件也难他不倒,区区拆招好比做奥林匹克的试题般,又当得什么难事,一日之内分别拆了十几招,都是刹那间的灵悟,倘若让他讲解要旨却又道不明白,便如同大诗人灵感到来,作出一首好诗一般。

  次晨又比,直过了三天,洪七公将三十六路棒法说完,这路棒法果然精妙变化、奥妙无穷;欧阳锋的蛇杖六十四式同样纵横天下,威力无穷,龙骏思索的时刻愈来愈长,但所创出的招式也尽是天马行空,浑然天成的佳作,看得两位宗主不禁叹服。

  这日黄昏,洪七公将第三十六路棒法“天下无狗”的最后一变的绝招说了,石素清将这一招使了出来,四面八方尽是棒影,劲力所及,便有几十条恶犬也一齐被打死了,所谓“天下无狗”便是此意,棒法之精妙,实已臻至武学中的绝诣,龙骏思来想去,自上难有对策。

  欧阳锋也趁此时刻将第六十四式杖法“杯弓蛇影”的最后必杀一式反复解说给杨过,此招十分繁杂,其旨不在“弓”而意在“影”,虚虚实实,似真实幻,委实难测,这是欧阳锋依当年蛇阵的阵法演变而来,令对手胆战心惊,草木皆兵,四周尽是蛇影,与蛇杖中的毒蛇配合起来,端的是凌厉无穷,杨过经过欧阳锋反复解说,方才领悟,于是依式演了出来。

  龙骏但见棒法神龙夭矫,杖来灵蛇盘舞,或似长虹经天,或若流星逐月,无论任意一招都是极尽变化之致,他接触武学不过半年的工夫,瞬息要创出神奇新招克制两项经过百余年精进的招数谈何容易,即便独孤求败复生,恐怕一时也难以破解。

  龙骏负手在四人面前踱来踱去,穷智竭思,寻求拆解之法,洪七公与欧阳锋目光寸步不离地盯着他,眼珠随着他来回走动而转来转去,迫不及待想知道先破解的是自己还是对方的招数,胜负在此一举,均等的不耐烦起来。

  石素清瞧见他凝眉苦思的样子,甚是心疼,可又恨自己天资不足,帮不上忙只有干着急的份,杨过心忖:自己以前自负才智,现在学义父的杖法仍要许久解说,这龙兄弟无人指波,竟能在短刻思出破解之法,相比之下当真小巫见大巫,论才智郭伯母便胜在我十倍,这人看来远在黄蓉之上,从前可小觑了天下的英雄。

  龙骏自从学得独孤九剑以来,尚是首次使用,便遇到如此强敌,对方招数神妙奇巧有非全无破绽,只是招式变幻无方,无法猜测罅隙,想到独孤九剑在石壁上刻下的最后的几字,顺其自然,行乎其不得不行,止乎其不得不止,剑旨尽在一个悟字,神而明之,存乎一心。

  那“破剑式”虽只一式,其中天下各门各派枪法棒招要义兼守并蓄,虽说无招却以普天下棍法招数为根基,但此时他所遇的乃是武林中两位惊天动地的宗师,武功之强已到了常人所不可思议的境界,一经二人激发,对武学识见已有了极深的领悟。

  洪七公与欧阳锋一瞬不瞬地盯着龙骏看,甚是急噪,前者问道:“骏儿,怎么样了?”欧阳锋也喝道:“小娃子,到底是我的杖法难还是老家伙的棒法难些?”龙骏不停走来走去,口中反复念着:“有招胜无招……”竟没听见二人的召唤。

  忽然灵台澄明,灵感倏地寻思:既是无招,何必苦苦破解二人招数,无论两位前辈的招式如何精妙难测,变幻无穷,我就是有进无退流星疾剑,他二人非回势招架不可,正是无招自破,达到先天境界,想明此节,大叫道:“有了,前辈请看。”

  四人等了一日之多,听他大叫都都凝神望来。只见龙骏轻挥几下树枝,手臂前伸斗腕直刺,丹田一股内息充盈经脉,手臂贯满真劲,一道无形的剑气顺指射出,疾若流星,威力奇大。

  洪、欧二人一瞧,他竟化空气为无形剑气,任你招式如何精妙,遇到此招非得回守门户,一剑破两招,均是脸色大变,本来瘫痪在地动弹不得,此时都不知如何忽生神力一跃而起,大叫:“啊,好娃子!好娃子!这都能创得出来,厉害厉害!”说着均扑上前去,紧紧抱着了他。

  龙骏只道二人又要比斗,急忙运劲护住全身要穴,只听洪七公哈哈大笑,叫道:“老毒物欧阳锋,你的蛇杖终也给破了吧!”欧阳锋回光返照,心如一片明镜,数十年往事历历尽数如在目前,也是哈哈大笑,叫道:“我是欧阳锋,我是欧阳锋,欧阳锋不是武功天下第一,连娃儿斗也不过!你是老叫化洪七公…哈哈……你的棒法也给破了,你也不是天下第一!”

  洪七公笑道:“咱们都不是天下第一,咱们谁也没输没赢,还是半斤八两!”两个白发老头抱住龙骏,哈哈大笑,笑了一会,声音越来越低,突然间笑声顿歇,两人一动不动了。龙骏大惊唤道:“前辈!”竟无一人答应,他将双臂挣脱,二人一齐倒地,竟均已死去,脸上犹带笑容,山谷间兀自隐隐传来二人大笑的回声。

  杨过抱起欧阳锋霎时间又惊又悲,没了主意;石素清扶起洪七公也是落泪伤悲,龙骏呆立当场想起二老这般惊世骇俗的人物,岂知竟同时因自己在华山绝顶归天,自是愧疚万分。

  三人在洞外并排挖了两个坑,将两位武林奇人葬了,杨过与龙骏各在二老墓前恭恭敬敬地磕了八个头,前者心想:“义父疯疯癫癫,风野露宿,此时去世对他来讲亦是一种解脱说也不定。”后者寻思:“两位前辈终是远胜于我,若是当真对敌,哪容自己细细凝思琢磨的余暇?”各自叹息一阵站起身来。

  石素清在洪七公墓前拜了三拜,想到几日相处洪老前辈慈祥近人,又教会自己许多精妙招数,不胜感激。转首望向欧阳锋的坟前,心道:“老毒物一死,父仇终算报了,虽非自己亲自下手,却也因骏哥归西,也算……也算自己动手无异!”脸上一红,倚在了龙骏身旁。

  杨过见他二人郎才女貌甚是甜蜜,不禁又思念起小龙女来,倘若她在身边该有多好,言下一阵奚落,当即向龙骏二人告辞。

  龙骏叹道:“杨兄弟可是要寻你姑姑?”杨过大惊,猛点头道:“正是,龙大哥可曾见过我姑姑么?”龙居颇为尴尬,好整以暇道:“郭大侠这月中旬要在大胜关召开英雄大会,你姑姑定会去那里寻你,杨兄弟不防先去等候便能相遇……还有…只要……”

  他想说只要你不在乎初夜,势必有美满的结局,又碍于清儿在身旁不便开口,当下转言道:“只要杨兄弟此情不渝,有情人定会终成眷属。”

  杨过大喜作别,当即下山向东南豫鄂之地行去,龙骏摇头失笑拉着石素清的手,便欲下山,后者微微一笑,说道:“骏哥,我还有件东西要送你!”

  龙骏心想上次送我的是贴身肚兜儿,难道这次要送我她的短裤不成,不由向伊人的膝盖往上,腰腹以下的胯间,口涎欲滴。

  石素清见他色迷迷的打量自己的身子,红晕上脸,啐了一口道:“满脑子坏主意!”言罢转过头去,拂袖不睬,此时暮色苍茫,晚风吹动她的柔发,从后脑向双颊飘动,龙骏见到她雪白的后劲,心中一荡,伸出双臂,便往她腰中抱去。

  石素清嗤地一笑,身子微侧,便欲躲开,龙骏身怀乾坤大挪移、先天功等上乘内功,身法何等敏捷,稳稳地从身后将她娇躯抱住,笑道:“清儿,一辈子也休想逃脱。”

  石素清双颊晕红,身子酥软,既喜欢让他搂着又怕对方有过分的亲密举动,闻言一怔,寻思:“一辈子当真如斯,便是叫我做神仙,也没这般快活。”目光充满憧憬和喜欢之情,娇吟道:“骏哥,你一辈子都这样一直抱着人家,好不好么?”龙骏道:“当然不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