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龙竹2015-12-25 22:173,355

  石素清闻言一惊,脸色大变,颤声道:“你…你…”龙骏双臂紧了紧,箍住纤腰,笑道:“咱俩还要吃饭的,再说日后拜堂成亲却要洞房花烛,老是干抱着哪里会有小宝宝?”

  石素清吁了一口气,放下心来,随即羞得面脸通红,连脖子也热了,嗔道:“谁要和你拜堂成亲了?”

  龙骏笑吟吟道:“哦,不用拜堂啊?那正好省去麻烦来着,咱俩就立即洞房,正合我意!”石素清大惊,身子被对方紧紧箍着,挣脱不得,生怕他言出必行,真的要自己立刻洞房,急道:“你说过路上一切全听人家的,怎地言而无信?”

  龙骏微笑道:“当然,难道我现在不听话么?你自个儿说不用拜堂,我当然要听你的直接洞房啊!”

  石素清全身发热,“呸”了一口,嗔道:“当真胡说八道,咱们…咱们一日没有成亲,你都要规规矩矩的,不准作恶!”龙骏做个鬼脸,知道她性子是最腼腆,再调笑她只怕她半天不理自己,当下松开手臂,转开话题道:“清儿还没有说要送我什么物事呢?”

  石素青趁机脱出怀抱,白了他一眼,心中却十分甜蜜,伸手从怀中取出一块布帛,递了过去道:“这是在你思索拆招之时,洪老前辈托我转交给你的,现在还与你。”

  龙骏暗想:洪老前辈会留什么给我?心中不解,随手接过布帛摊开细瞧,吃了一惊,脱口而出道:“降龙十八掌精要!”

  龙骏捧着降龙十八掌精要,难以索解,遂问道:“清儿,洪老前辈生前可有遗言,为何要将这套掌法交与我?”

  石素清凝眸相对,幽幽道:“洪老前辈曾对我说,他的这套掌法刚猛无比,近年来思索第十九掌尚半而不可得,他见骏哥慧人,或能加以完善,创出第十九掌的奥妙精髓说也不定,前辈还对我讲,降龙十八掌只有郭靖一个传人,说…说那人傻不楞登,资质鲁顿,武功虽高却难以解译,生怕此掌传于他手后继无人,从而湮没武林甚为惋惜,便留布帛传授骏哥,江湖保身并能发扬光大。”

  龙骏微微一笑,心想:“自己学了这么多的上乘武功,博而不专正是习武之人的大忌,若要融会贯通,刚柔并济又谈何容易,贪多嚼不烂终也无用。”但转念又想:“王重阳起手全真教,创出先天功;林朝英自创《玉女心经》,黄裳阅遍五千四百八十卷《万寿道藏》和各门各派武功,写成《九阴真经》;独孤求败又是精研天下招数,创出独孤九剑,这些前辈哪一个不是刚柔并济,博学多才的绝顶聪明人,可知博未必杂,专未必精,他们做得难道我便做不得?”当下将掌法的精要略看一遍,夜幕降临,二人又在山洞中度了一宿。

  次晨二人才下华山,龙骏当初带她无意乘雕到此,历经磨难,互生情愫,以至私定终生,也该护送她折返东南而去,此时二人情之所钟,一路游山玩水,乐不知倦。

  此时大金国早已被蒙古所灭,黄河以北,尽为蒙古人天下,二人专走郊野小径,避过蒙古兵,免得招惹麻烦,大煞风景。沿途冈峦回绕,松柏森映,这一日路过一处山涧,龙骏二人停在清溪旁尚要饮渴洗脸,却见水中流着殷红血迹,好奇心起逆流寻至上游,转过灌丛,但见一处平地死尸枕藉,鲜血汩汩正流,显然一场恶斗刚结束不久。

  龙骏环顾尸体,有少林僧人以及一些门派持剑弟子,另一方衣分五色,锈有日月莲花标志,成火焰形状,石素清瞧了一眼,吃惊道:“是明教的五行旗精锐,怎么在此与少林、崆峒、昆仑几大门派弟子相斗,却是不解!”

  二人穿插其间看是否有未断气的伤者,欲问清事情的原委,孰知从东边传来一声佛号:“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老衲终是来迟半步,着了魔教的道儿,两位道兄怎生恁地心恨,竟而不留活口?”

  龙骏愕然回首,登时瞧见一位身披袈裟的得道高僧,看上去有七十左右的年纪,门庭开阔,宝相庄严,容颜削瘦,神色慈和,脸上犹似笼罩了一层圣光,心中一惊:“这僧人修为定是高深莫测,否则何时站在我俩身后,竟全然不知!”当下不敢怠慢,奉揖还礼道:“大师有所误会,我与这位姑娘也是刚路过此地,对此之事全不知晓!”

  那僧人双手合十道:“如此说来两位施主并非明教妖徒,依老衲拙眼看来,两位道兄身上似乎均怀有魔教武功底数,请恕贫僧不解!”龙骏心忖:“这个和尚果真了得,竟能从内息隔空探出武学路子,修为高深难测!”

  石素清听他说明教妖人,又被称为魔教,心中不愤,怒道:“老和尚,亏你是佛门高僧竟出口伤人,本姑娘便是明教圣姑,你能奈我怎地?”

  那僧人凝视她半晌,叹道:“原来传言不假,难道女施主便是魔教三十任教主石居士的女儿,善哉善哉,明教如此狠辣,竟在此伏击少林、昆仑等数十弟子,老衲不能袖手旁观,委屈女施主随老衲前去少林寺,禀明方丈苦乘师兄,请他了断明教与中原武林百年来的恩恩怨怨!”

  石素清哼了一声,秀眉微耸,娇叱道:“要是本姑娘不答应呢?”

  那僧人拂然道:“老衲昔年与石教主曾有过一面之缘,既然明教重履中土,残害江湖名门正派的弟子,双方是非,终须作个了结,为了中原武林,只有勉为其难,恕老衲无礼了。”说着双手仍合十不动,僧袍中登时鼓起一股劲风,弥漫开来。

  石素清心想先发制人后发受制于人,当下抽出短剑,纵身跃起刺向高僧的心口。那僧人颂道:“阿弥陀佛,执迷不悟!”身子仍是不动,眼见利锋已经触到他胸口,突然一股劲气迸发,将石素请竟震出丈许之外,踉跄落地,幸得僧人修为甚高,不愿伤她,只反弹开去并无加害之力。

  石素清落地一惊,暗道:“这和尚武功深得很,竟刀枪不入。”正在思索间那僧人脚不挪、身不动地滑移过去,伸手欲制她穴道,后者大惊,叫道:“骏哥!”

  龙骏经过修习先天功和道家思想,自身修为有所提升,虽敬他佛门高僧,但情之所钟却也不得不出手,见玉人势危,当即左腿微屈,左臂划了个半圆,右手内弯呼的一声,向外推去,正是初学乍练的降龙十八掌中的一招“亢龙有悔”,跟着脚步挪移,瞬息之间挡在了清儿身前。

  那僧人咦了一声,显然十分诧异,身子微微一错,倏地滑出三尺之外,凝神望来,上下打量着少年男子。石素清吐下香舌,做个鬼脸,意思是:“有了骏哥在身边,区区老和尚何足道哉?”

  龙骏轻唤道:“清儿,不得无礼!”转向僧人作揖道:“晚辈龙骏参见高僧,请教前辈怎生称呼?”

  那僧人丝毫不愠,祥和道:“老衲法名苦鉴,少侠武学内外兼修,这一招“亢龙有悔”本是至刚至坚的一掌,龙少侠竟能蓄以全真教正宗内功做辅助,掌风内旋吸劲,似糅合了大挪移的心旨,这一掌老衲可不易接啊!”

  龙骏心下一惊,暗道:“这位高僧当真了得,单闻掌劲竟将这一掌的玄理料知透彻,的确是匪夷所思。”回道:“神僧法眼无讹,晚辈佩服,只因这位姑娘是……是在下未过门的娇妻,倘若她被大师带去少林寺,晚辈美好姻缘岂不成空,还请神僧包涵,恕难遵命!”

  石素清闻言“啊”的一声,红晕上脸,羞得转过头去,却也不出口否认。苦鉴双眉轻皱,低喧佛号:“色既是空,空即是色,我佛家不信天命只讲缘法,倘若少侠看得透彻,悟此心则了无我,五蕴皆空,又何来尘缘?”

  石素清生怕龙骏被对方禅语打动,遁入空门,情之所钟,关心过切,不由得身子一颤,抓住他手臂,啐道:“呸!老和尚胡言乱语,骏哥不要信他!”

  龙骏心想:我是天主教徒信奉耶酥怎会信他?微微一笑道:“道有道言,禅有禅机,神僧虽然说得在理儿,可惜仍是一相情愿,出家人四大皆空,旁人未必看得空,大师又何必为俗事劳心?”言下之意,既然出家人遁入空门将红尘瞧得一无是处,又何必出来多管闲事呢?

  苦鉴脸上闪过圣洁的光辉,弥勒一笑道:“原来少侠亦是大智大彗之人,老衲倒是枉费心思了,然则今日之事当须有个了断,善结善缘,恶有恶果,女施主你当真不随老衲前去,只有为难这位少侠了。”

  龙骏见相斗难免,当下抱拳施礼道:“在下斗胆向大师讨教少林绝技,还请神僧不吝赐教!”

  苦鉴道:“阿弥陀佛,老衲静坐枯禅久不出寺,今日倒要领教北丐中神通的传人,少侠请先发招!”

  龙骏知他自持身份,不肯先行出手,叫道:“得罪了!”当下左腿微屈,右臂内弯,右掌划了个圆圈,顺势推出一招“亢龙有悔”;只因初学降龙十八掌不过几日,无师指拨,尚未能融会贯通、收发自如,这招平时练的最熟,掌风能扫到两丈开外,正适合远攻探路。

  苦鉴神气内敛,并不出招,待对方掌风一道道猛加后劲扑面击至时,双手合十,原地缓缓旋转,体内散出的罡气形成一股无形的气墙,竟将袭来的掌劲卸去,无论亢龙有悔的后劲重重叠叠,一道强似一道仍伤他不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