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龙竹2015-12-25 22:173,288

  龙骏暗自称奇,挺身跃上便是先天功的掌法,深知少林以外功刚劲为强,定须以柔克刚,苦鉴瞧他近身来攻,轻飘飘拍出一掌,招式寻常,但到中途,忽然微微摇晃,登时一掌变两掌,两掌变四掌,四掌又变八掌……

  龙骏蓦地吃惊,骤见漫空尽是掌影翩飞,变幻莫测,难以寻到破绽,此刻掌印已幻化成三十二掌,他一时不能尽数逐一拆解,当即还了一招“见龙在田”,啪啪挡住几掌,飞身退回原地。

  石素清脱口叫道:“是如来千叶手,骏哥小心!”龙骏吁了一口气,心想这老僧的掌法一变二,二变四成倍增长,自己出手慢了定会为他所制,只有一味抢攻,令他无暇变幻,心念甫动,身影一晃挪移对方跟前,两肘微抬,右拳左掌,直击横推,一快一满地打将出去,一招之中刚柔并济,出劲奇快无比,正是降龙十八掌的“履霜冰至”。

  苦鉴左掌击出,甫到中途,已变为好几个方位,化开龙骏的快拳,接着右掌急翻,带动一股柔和劲气拍出,已然换成少林独门绝技“般若禅掌”此功由佛门经典《般若心经》中演化而来,佛学、武功修为均高深者习之,能达到经文所述:“空中无色,无受想行为,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的境界。

  龙骏只觉对方这掌使来不带丝毫风声,颇似劈空掌,但却有一团令人窒息的巨大无形压力直接而来,震力奇强;二人双掌一碰,身子各是微颤。龙骏当即施展大挪移便欲将他掌劲吸住,加倍送力反挪击回,但觉对方内力既是柔和却又浑厚无比,自己内劲竟然挪不走他丝毫内力,心下更是惊讶。

  第二卷浪子少年第九章不老顽童且说龙骏与苦鉴交手数合,方知道佛门玄功高深,与全真教道家内功路子虽然不同,渊源神妙却犹有过之而无不及,掌力相交,内力竟已克制住龙骏潜在内劲。

  龙骏见内功挪移难以施展,当即使出降龙十八掌法与先天功与对方比起拳脚功夫,要知这两项武学均是武林顶尖的上乘武功,在招数和变化上已经臻至炉火纯青的绝旨,三十回合内似乎显得颇为窒滞生硬,但拆到百十余招时,龙骏已得心应手,犹如行云流水般飘逸自如,一路使将开来,神威凛凛,妙用无穷,渐占上风。

  苦鉴数十招间接连变换少林长拳、少林十二式、十八罗汉手、无相劫指,大力金刚掌等七八种拳法掌路,皆被先天功与降龙掌拆解破去,苦鉴微微一笑,暗暗赞许,百招一过蓦见对方渐占上风,不禁对北丐洪七公、中神通王重阳甚是叹服,这两套掌法的确乃上乘武功,难怪纵横江湖,当即沉吟一声,自腕至指,伸得笔直,施展“龙爪手”与少年对决,劲道凌厉已极。

  此功乃武林中擒拿之术的上乘顶尖功夫,与西域“鹰爪功”并称当世双绝,只有三十六招,要旨端在凌厉狠辣,不求变化繁多,讲究心快、眼快、手快、身快,刁拿锁扣,倏前倏后,攻守吞吐,回转如意,第三路的三十六式尚未使完,已抢占上风。

  龙骏于降龙十八掌毕竟初学乍练,招数变幻终有不足,先天功以真气为主又被对方体内玄功互克,难以全力施展,若要以独孤九剑来破,但此项“龙爪手”乃达摩首创,经过少林数百年精练,竟而无隙可寻,堪堪抵挡不住。

  龙骏连退数步,看清对方步法与招数后,心念甫动,右手上撩,一个“寒鸡步”架开单爪,左手画一大圆弧,弯击对方腰肋,竟是少林长拳的“单凤朝阳”;苦鉴咦了一声,甚感诧异,手上却丝毫无缓。

  龙骏连使“黄莺落架”“怀中抱月”两招少林拳法化开擒拿,跟着施出对方曾用过的十八罗汉手“一叶渡江”,少林十二式的“捏花献佛”,七十二路绝技的“无相劫指”连环进击,一招紧似一招,最后竟也同样使出龙爪手中“捕风”、“捉影”、“报残”、“守缺”式与高僧拆解。

  石素清在旁边看得眼花缭乱,心道:“骏哥何时曾学过少林武功?”却不知修炼乾坤大挪移后,对天下武功一看便会,手到擒来,这“挪移”二字不但在于内力的移转,更有将天下武学挪移至自身,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之意。

  正在这时,啪啪两声,龙骏与苦鉴均是左手虚探,右手挟着一股劲风,同是一招“拿云式”各在对方左肩扣了一爪;龙骏只觉五指触到老和尚的肩头,竟如同铜墙铁壁一般,锁扣不住分毫,心下一凛:“竟是金刚不坏身!”随即对方肩头自然生出弹力反击他手指。

  龙骏更不打话,急忙将自己肩头中招后的入侵体内的劲气挪移到右手五指间,与苦鉴反击而来的内力相抵,二人身子一震,各退了数步,苦鉴低喧一声佛号:“阿弥陀佛,少侠神功盖世,老衲胜不了你!”龙骏还礼道:“大师过谦了,不知圣僧内力可是少林玄功,怎地……好生奇特!”

  苦鉴慈祥道:“老衲内力乃是修炼敝寺至高无上的玄功《易筋经》之故,循一身之脉络,系五脏之精神,周而不散,行而不断,气自内生,血从外润,少侠既是名门正派的传人,不可和妖邪一流为伍,老衲好言相劝,少侠还请三思!”

  龙骏心想:“我也不是劳什子君子大侠,管她是什么名门弟子还是魔教圣姑,只要我喜欢就OK!”尚未回答,忽然从树林中传来一阵啸声:“老和尚自居名门正派,假惺惺冒充好人,我明教才瞧不在眼里呢……”但闻呼呼呼的几声,显然是位轻功极高的人凌空转换方向。

  三人环顾四周树枝,蓦地一道青影窜出,从三人之间掠过,龙骏与苦鉴尚未出手,那道青影倏地一闪即没,消失在东南方向的树林。

  龙骏与苦鉴面面相觑,转身一瞧,登时惊骇,却少了石素清的身影,龙骏大叫道:“他掠走了清儿!”心下焦急再不打话,施展轻功向东南方向树林追去。

  苦鉴紧跟其后,二人一前一后,狂奔出四五十里,竟尔愈最愈远,没了青衫踪影,龙骏伫立在山岗上四处眺望,甚是着急。

  苦鉴叹道:“少侠不必惊慌,此人轻功盖世无双,又自称魔教中人,定是天山青翼门的门主韦笑天,没想到隐迹十八年终又重出江湖!这人原是魔教护教的蝠王,此番出手自是救人并无恶意,少侠且莫忧心,今日之事,老衲……老衲也无法自作主张,咱们就此别过,日后有缘少侠当来嵩山少林寺盘桓作客,老衲势必竭诚相待。”合礼转身缓缓迈步而去。

  龙骏茫然若失,只觉天下之大,一时不知何去何从,转念想到郭靖黄蓉要在大胜关开英雄大宴,天下的英雄豪杰皆会趋之若骛,或许明教中人亦会前去赴宴说也不定,大胜关是豫鄂间要隘,地占形势,自此以北尽是蒙古兵所占之地,当下辩识方向后,向南行去。

  一路美宿佳肴,自有银子拿来使唤,闲着便将身上的玄功演练自如,思索难解之处,这日来到汉水之畔,天色已晚却行至一处荒郊树林,只好在树上借宿一夜。

  睡到半夜,只听得灌木丛处传来呼呼劈空风声,夹着吆喝纵跃之声,忽听一个声音叫道:“黄老邪,今日知道老顽童的厉害了吧,还不认输么?”另一个声音道:“阁下的七十二路空明拳果然厉害,黄某人敌你不过,甘拜下风,还望周大哥,不不…周大爷大人有大量,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我这次吧……”

  龙骏越听越心惊,寻思:“难道东邪黄药师与老顽童周伯通正在较艺比斗?向来听闻东邪欺负老顽童,却从未听过黄老邪低声下气地认输过!”好奇心大盛,几个翻身已跃至灌木丛处,寻声望去,斗见月光下一位白发白须的老人满脸红光,笑容可掬,左手化拳右手作掌,两手拆得极是紧凑,口中唠叨不休,竟以两个口吻自言自语,哪里却见东邪的影子。

  龙骏登时会意,敢情这老顽童自个儿在这消遣来着,以左手为自己七十二路空明拳,又手当作黄老邪的落英神剑掌,边打边斗嘴,难怪人称老顽童,见他古怪模样,倒像是搭台唱戏的花旦,不禁嗤地笑出声来。

  周伯通闻得笑声,轻身一跃,迎空打出一拳,劈向龙骏的肩头,后者但见黑暗中人影飞击而至,势道极慢,仍是带着虎虎拳风,足见柔中蓄刚,劲力非同小可,哪敢怠慢,当即左臂前探,右掌上撩,便是一招降龙十八掌的“战龙在野”,左臂右掌,均是可虚可实,非拘一格,虚实相生,阴阳相参。

  周伯通“哦”了一声,甚是诧异,本来这降龙十八掌的厉害家数,天下无双,只可让不可挡,但老顽童所练的拳法,要旨在“空、柔”二字,所谓“大成若缺,其用不弊,大盈若冲,其用无穷。”拳劈至中路,将与少年掌风相对,劲道陡发陡收,竟将龙骏反震退三步。

  周伯通双足着地并不抢攻,呆望着少年,微笑叫道:“小兄弟,你这降龙十八掌是老叫化传授给你还是傻小子郭兄弟教与你的?打的还不错嘛,来来来,咱们再斗斗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