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龙竹2015-12-25 22:172,279

  片刻饭菜便已尽数端上,龙骏不理三七二十一,狼吞虎咽大嚼起来,店下又问他还是否吃酒?龙骏随口叫了瓶82年红酒,弄得店小二满头雾水,只好改口要壶上等碧螺春。

  就在这时,有三位客人走上楼来,一男一女带着人皮面具,后面一位是个妙龄少女,容色清秀,秋波流转,娇媚动人;三人在楼上中间拣了座头,坐下用饭,店下见其中那位男子是蒙古官差打扮,不敢怠慢,极力奉承。

  大骏转头望去,瞥见其中青衣少女,急忙转头俯身,心道:“先不让她瞧见,晚上寻上门非吓她一吓不可!”原来那三人正是扬过、程英和完颜萍。

  三人才吃得一半,只见门帏掀开,进来三个女子,正是李莫愁师徒押着陆无双,拣了楼上窗旁桌位,要了饭菜后不再说话,龙骏心想杨过三人定是要去搭救陆无双,孰知碰巧都在此相遇,待会有场好戏上演。

  楼梯脚步声响起,又走上两人,龙骏有余光瞥去,竟是一对蒙古装束的少年男女;男子膀阔腰圆,气度闲雅,女的清秀艳丽,风姿楚楚,样帽颇为相近,二人忽见完颜萍在此均觉惊奇,齐向她点头,找了个座位坐下。此对男女正是耶律齐、耶律燕兄妹,龙骏斜瞧了一眼,却不认得。

  李莫愁因“五毒奇经”落入丐帮之手,好生愁闷,几日来食不下咽,略吃几口就放下碗筷,抬头往外里眺,忽见街角边站着两个丐帮五袋弟子,便声称有话转达给丐帮帮主,片刻之间两个叫花子便走上楼来。

  李莫愁个更不打话,左掌在桌下暗运柔劲,待二丐尚未反应过来时,已在各自每只手背上都印着条朱砂般的五毒神掌的掌印,两丐固然一无所知,连杨过与耶律齐两人也未瞧得明白,龙骏却已感到她桌下掌风轻柔,闻风识劲,料知必是隔空神不知、鬼不觉地印上手背。

  二丐一惊之下,同声叫道:“你你是赤练仙子?”话音传出,金发与白眉二人同时动容,顺声遁去瞧见一位美貌道姑,一个瞅了两眼不在理会,一个瞪了半晌,轻哼一声,举杯饮尽残酒;只有那头戴斗笠的少女如无其事,借机侧头向龙骏瞧去,后者也正望来,二人目光一触,少女急忙转过头去,抚弄衣角。

  这时李莫愁出手制住两个叫花子,本欲放人回去传话,但又想丐帮若按秘传来解毒岂不放虎归山。当下折断二人臂骨,待要再施毒手之时,耶律兄妹终忍不住,霍然站起,便欲出手救人。

  杨过趁机而起,想与耶律齐联手救人,但耶律齐不知他身怀绝技,生怕他枉送性命,一时踌躇未答,杨过傲性登起,心想:“若不露上一手,岂不被人瞧得也忒地小!”当即身形一晃,在洪凌波身边一掠而过,轻薄摘剑避过一掌,闪回耶律齐身旁,身法之快,异乎寻常。

  耶律齐见其身手不凡甚是欢喜,不料杨过自知纵然加上耶律齐仍远不及李莫愁,便摘下面具,欲抬出小龙女恫言相吓,而李莫愁正担心小龙女会出手反恶言相辱,迫她无地自容不敢现身,这下杨过怒气勃发,胸口热血上涌,提起剑鞘连环急攻,出手不留余力。

  李莫愁不敢怠慢,拂尘摆动,见招拆招,凝神接战,二人轻功绝顶纵身飞跃,踏在桌沿斗得极是紧凑,杨过性子急燥,数攻不下被对方侮辱师傅,怒气攻心,手脚颤抖,竟不战自败,从桌上掉了下来。

  李莫愁见计得手,趁机举起拂尘,往他天灵盖直击下去。耶律齐眼见他势急,忙在桌上抢起两只酒杯,往魔头背上打去;李莫愁闻劲识器,当即吸口气封住了背心穴道,料想小小酒杯何足道哉,一心欲取了杨过的性命,哪知酒先泼至,但觉“至阳”“中枢”两穴被酒流冲得微微一麻,只道是小龙女已到,急忙倒转拂尘,拂开两只酒杯。

  一只酒杯磕飞而碎,另一只酒杯顺势飞向素衣少女的桌去,金发男子瞧也不瞧,随手一拨,暗运劲力,但见酒杯蓦地加劲,疾速射向龙骏而去,恼他盯着素衣少女不放。

  龙骏兀自运劲,好似真气自肩液源源而来,直贯掌缘五指之尖,待酒杯射来之时,先用柔劲一托,卸去冲势贯力,然后借劲送力,又将酒杯削回,这下速度和力道倏地增大好几倍,从素衣少女面前飞过,噗的一声,酒杯完好无损地镶窗框之上,却未碎裂,这一手使金发、白眉二人各是一惊。

  龙骏则借劲风掀起少女遮脸的丝幔中瞧去,斗然见到她下颚肌白如脂、樱唇清淡娇美,尚未看到秀鼻处,蓦然白眉男子大骇之下,手掌轻拍桌案,一股气墙立时化解龙骏的劲风,少女头罩自然垂落,纹丝不动,白、金二人此刻怒眼瞪向龙骏。

  金发、白眉两个中年男子见龙骏内力精湛,行事可疑,只道是仇家来路,全神戒备,准备随时出手;素衣少女蓦地伸出葱指,倒转筷子,在茶里一沾,从桌子写了四个字,二人瞧见后各自点头俯首,神态甚是恭敬。

  此时耶律齐已仗剑在手与李莫愁斗在一起,前者手捏剑诀,施出正宗全真剑法,神闲气定,劲、功、式、力无不恰到好处,看来平平无奇,实在大巧若拙,剑招毫无破绽可言;后者挥影闪动,拂尘或左或右,四面八方攻至,将对方裹在拂影之中,拆了四十余招,耶律齐败势已成,手腕脉门中招,长剑脱手而飞,当下败中求胜,丝毫不乱,空手与李莫愁进招。

  杨过曾习过全真剑法,深知耶律齐造诣非凡,当是全真弟子无疑,眼见他数招已过,他已处在险境,当即跨步冲前,挺招再攻。龙骏虽背对三人,却闻得剑劲掌风,已知耶律齐和杨过所使用的招数,刻下招式尚精,内功却嫌不足,与高手对决,难以发挥出威力。

  三人斗到酣处,李莫愁招数又变,拂尘上发出一股劲风,迫得二人站立不定,霎时之间,耶律齐与杨过迭遇险招,耶律燕与完颜萍见势不妙,拔剑同时上前进招,只拆得数合,便败下阵来。

  程英想到龙大哥因救她针毒而送命,痛心疾首,右手一扬,从袖中挥出一根兵刃,晶莹生光,长约三寸,竟是根牙箫玉笛,催劲在胸前挽个平花,疾往李莫愁左肋“凤尾穴”虚刺,跟着身子微斜,晶光闪动,实取股腹之间“五枢穴”身法轻盈,柔如蕴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