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龙竹2015-12-25 22:172,339

  此功在睡觉修炼,使修习者长期处于假死之状,化精为气,由气生神,继而转为潜在真元,乃道家修身养性,延年益寿的最高境界,与佛家的枯禅涅磐倒有异曲同工之妙,功力高者可发可收,随时醒来,但龙骏初练先天功不久,起始不明心旨,费尽脑汁思考却着下乘,正如法门:有所思为后天功,无所思则先天功,这次他筋疲力尽,侠义为先,又以平时练习之法叹息睡眠,思绪空挡恰进入无所思假死状态,却又因适才将运功逼毒耗尽内力,三日内无法运功醒来。

  程英穴道自行解开后,察觉龙骏已无呼吸,只道毒性发作致死,伤心痛绝,抱着他的身体哭了半日,最后抚摸亲吻他那英俊的脸颊后,恋恋不舍将龙骏葬在山谷之中,又在坟前哭了良久,才失魂落魄的离去。

  且说龙骏正处在先天功最上乘的闭息假死阶段,又因内功消耗过盛,无法突破练门,被程英不知情下,活葬于山林中,要知修习正宗武学则有三个阶段:不动心、数息、破生死关。具备此三个条件方能由人道上窥天道,臻达出神入化、登峰造极的地步,否则武功再好,亦只能算野孤禅。

  不动心乃是人之一身,由心主之,心如君王,手足为臣足,君有朝纲独断之明,臣民则效指挥如意之势,儒家所谓天君泰然,百体从令便是这个意思,倘若出生入死、心不为动,玄功自达神化之境。

  数息本是道家修养法,佛门亦然,使气脉沉静,直达气海,抛却万念,静听气息出入,默记其数,由一至五、至十,达到成百上千,功力则越高。

  龙骏的经络与血脉都被上乘的先天功封闭,奇经八脉,十二经脉均已沉静,气息亦无出入,可说不动心与数息均已具备,当下正处在生死玄关,即便王重阳当年在世闭关之时,以无上内功自闭经脉破生死关,尚能收发自如,心神不宁、窒息休眠不适时,便开穴自醒调节妥当。

  但龙骏因耗神过度,三日内难以恢复内力动用真气,当真处在生死玄关,倘若有所不适或窒息难调,不能化精为气,由气生神,一旦无神长眠,恐怕永远醒来不过;若思绪心神难宁,过不多久必会走火入魔,可知生死之关,为众生之大关键,武功经绝是与克敌制胜相关,换而言之,即曰“杀与被杀之术”故此生死之念,不可不先破。

  王重阳练成先天功后,料知众徒之中无一人能由此天资,故此无人得获真传,第一次华山论剑之后,他自知自己阳寿将尽,又担心欧阳锋肆意扰乱中原武林,便将部分先天功授与南帝段智兴以克制西毒,不单看重南帝“一阳指”了得,更在于他较东邪、北丐更有禅道之心,颇符先天功的路子,否则传授另外两人未必习得来。

  龙骏此次较王重阳闭关更有难度,全凭着运气和意志,否则便要长埋地下,当即气不运、心不动,脑海闪过先天心旨以及《九阴真经》上的精妙玄理:“思定则情忘,体虚则气运,心死则神活,阳盛则阴消”

  也不知过了多少,似有气息自丹田而来,直贯掌缘五指之尖,微有知觉,精心听之,奇经八脉若有膨胀之意,精、气、神、脉合而为一,汇于气海,倏地迸出强大的真气打开闭门。龙骏瞬间恢复知觉,四肢贯劲用力一撑,整个身子蓦然破土而出,凌空调息运气,轻稳落在坟前,借着月光,凝神细看木碑,上刻“夫龙郎之墓,程氏。”

  龙骏当真苦笑不得,咬牙道:“程英,我这辈子决计不会忘记这个名字。”当下顽皮心起,双掌运力挥舞,掌风劲气推动散落的沙土堆在坟穴上,心道:“害得我恁地苦,也要她多些忏悔之念。”刻下施展轻功,窜出三四里处溪水旁,冲掉浑身泥土,又将衣衫洗净换上,斗见怀中九阴真经尚在,显然那程英并未搜身。

  心中暗想:“倘若再次昏迷,身上经书被心存歹念的人摸去,岂不遗祸武林,反正自己早将两部典籍默记下来,将经书仍留在身上大为不妥。要成为天下第一,便不可让旁人染指。”心念一动,掏出九阴真经与先天功手抄本放在双掌中一搓,劲力到处,一卷写满字迹的秘籍登时化作碎片,双手一扬许多碎片随风吹落在水面,渐渐飘落远去。

  龙骏歇一会儿后,向东南方疾行,欲找间客店饱餐一顿,肚中虽乏脚下却丝毫不缓,奔出三十多里外,中午时分赶到了武关,在镇上找了一家较大的酒楼,拣了个角落的座头,店小二瞧他瀚逸神飞,英伟不凡,迎上前恭敬道:“客店是打尖,还是住店?”

  龙骏大叫道:“快切一斤牛肉,六碗白饭,先掂掂底儿,然后有什么好菜,一股脑儿的都端上来!”店小二愕然道:“客官一个人,怎地要恁多?”龙骏催道:“废话,三天没进饭,当然要补回来,难道怕大爷没银子使唤不成?”当下从钱袋摸出一锭黄金,扔在桌上道:“够么?多的不用找兑,你们几个伙计拿去分了便是!”

  店小二闻言大喜,心道:“嘿!今儿碰上个阔气的主儿!”哪感怠慢,忙着大献殷勤。龙骏见状笑道:“甭外道,咱爷们瞧得金银也不忒地大!反正都是不义之财,劫富济贫,谁花还不是一样!”

  “噗嗤”一声,似是一个女子的笑声从左首座头上传来,龙骏寻声望去,瞧见丈许远处的酒桌旁坐在三位客人,两个中年男子,一人满头青丝,鬓入耳后,两眉齐白,虎虎生威;另一人背对而坐,身材魁梧,发丝尽是金黄色,面貌却不知晓,面向朝南正坐着的少年,全身素白仕服,头戴斗笠,幔布遮住容颜,身条娇细,纤腰楚楚,有如香培玉琢,玲珑天成,此刻正伸出葱指般的柔夷,伸入头罩似是掩住香口,仪态体闲,柔情绰约。

  龙骏已知适才笑声定由那素衣少女发出,当下从怀中又掏出一锭黄金扔在桌上,慷慨道:“旁桌的三位朋友酒钱也算在我帐上。”店小二吃了一惊,连忙应是。

  素衣少女侧头瞧了他一眼,便低下了头,继续用饭,另外两人却是面色不善,瞪了他半晌,金发男子待要发作,白眉男子却按住他手臂,摇了摇头示意不可节外生枝。

  龙骏潇洒一笑,透过斗笠丝幔依稀看到一张刀削分明的古典轮廓,淡雅秀灵,宛如看见仙境中人物一般,虽瞧不清容貌,但料知必是位国色天香的佳人,哪里管得另外二人是否友善,不住上下打量少女的香肩和纤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