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龙竹2015-12-25 22:172,248

  原来这少女正是桃花岛主的关门小弟子,姓程名英,当日为李莫愁所擒,险遭毒手,适逢东邪黄药师路过,救了她性命,黄药师自女儿出嫁后,浪迹江湖,四海为家,年老孤单,自不免寂寞,这时见程英稚弱无依,不由得起了怜惜之心,收她为徒,程英心细似发,从小钻研去也学到不少本领,这一年禀明师傅,北上寻找表妹,不料竟在关狭道上客店相遇,从而暗中出手相助,岂知此次舍己从人,竟险些送了性命。

  程英自幼父母双望,由师傅抚养,世上除了恩师外再无人关心自己,此时不由得心情激动,当下摇了摇头,不愿他枉费力气,只希望多抱自己一会便已满足,程英想到活命不久,定要让他看到自己的样貌,正是女为悦己者容,当即伸手将脸上的人皮面具拉脱,边道:“少侠不必为程英挂怀,生死由命原也不过如此。”

  龙骏眼前斗然一亮,见那少女脸色晶莹,肤色如雪,鹅蛋脸儿上有一个小小酒窝,微现腼腆,甚是清秀绝丽,乃自己来到这个时代目前为止见过的最美的姑娘,当然他那晚与小龙女共赴巫山之时,无奈小龙女俏脸被汗巾遮住头脸,是以没有看清容貌,才有此定论。

  龙骏微微一笑道:“少侠什么的称呼可不敢当,顶多算得一个浪子,不过程姑娘的性命我龙骏救定了,红颜薄命在下可舍不得。”

  程英脸上一红,心下窃喜,暗道:“有这句话就足够了,要是他此时想亲我,我有会欢喜,决计不会动怒的。”想到此处不由红晕满颊,少年人情窦初开,天真烂漫也属正常。

  但龙骏一心想医少女身上的针毒,哪知她的心意,见她额头都是汗珠,呼吸微见急促,暗忖解毒愈晚愈有性命之忧,不如快刀斩乱麻,早一刻施救便多一分把握,柔声道:“程姑娘,你暂且忍一会儿!”话音甫落。

  当即伸指点在她“华盖”“天柱”这两大穴一主手,一主足,两穴被闭,四肢登时动弹不得,然后封住程英右臂肘心的“曲池穴”,使右臂失去知觉一阵酸麻,接着便去解开她胸前衣襟领口,把红亵衣一角掀开,又撩下肩领,露出中针的肌肤之处,程英身子难动,又羞又急,忙着闭上了眼睛,面颊潮红,呼吸急促,虽知对方无全邪念,但仍是泪光盈盈。

  孟子书中有云:“男女授受不亲,礼也。”程英虽对他甚有情义,但仍是位黄花闺女,只觉身子若被他瞧过摸过,有了肌肤之亲,日后便是他的人了,一时不知是高兴还是害羞。

  孔孟之道,庄墨学说对龙骏来说简直狗屁不通,除了自幼在孤儿院信奉天主外生平只对牛顿和爱因斯坦的思想甚感兴趣,而马克思主义哲学与伟人语录对他而言看似真理实则废话,统统嗤之以鼻。

  龙骏当下伸手在深黑如墨的肌肤上方,隔空运功吸捏银针,片刻从黑色的红点处露出一根长长的细针,噗的一下,银针终低档不住龙骏掌劲的磁力,吸了出来被他捏在手中。

  然后按《九阴真经》的“点穴篇”和“化毒篇”连点她任督二脉上三十六个重要穴位,接着内力于任督二脉迫她全身经脉倒转,气息随着他的注入的内息倒运,气血逆行,将扩散经脉中的毒气慢慢逼回中针之处,过不良久,一滩黑色血柱由针眼洞处流出。

  龙骏反复运功逼了两个时辰,劲力已衰,额头尽是汗珠,背心真气不住蒸发,耗内过多甚感疲倦,程英口不能开、身不能动,看着他不辞疲劳、认真地为自己疗伤逼毒,心中感激,同时吃惊他年纪轻轻,怎地内功如此深湛。

  龙骏已将她肩处的毒逼出过半,仍有大量瘀在针洞处,但他的内力消耗过度,已经有气无力一时难以运功,如不是九阴真经和先天功的底子,旁人即便坚持片刻都未必逼得出,此时放手怕毒气又会扩散,功亏一篑,当下心念一动,取出匕首在淤血处划了一道短口,用手挤出一部分,仍剩小部分残余毒血倒流,龙骏心道救佛救到西,竟俯身伸嘴允吸,将毒血吸在口中随即吐在地上。

  程英本要大叫不可,但因穴道被封,喊不出声来,心下又急又怕,眼泪唰唰落下,因当年武三娘曾为武三通用嘴吸毒,以致用己一命换了她丈夫一命,此时见到这男子如此甘愿为自己吸毒送命,当真又是欢喜,又是伤心,喜的是他对自己情深意重,悲的是他死了自己焉能独活于世,岂不是白白拖累了他的性命。

  龙骏并不知晓她的心事,救人心切原也顾不得恁地多,他深知自己当年大学时期非洲探险曾失足落进蟒蛇洞,被一条毒蛇盘住,孰知尚未咬他却被他要吃,有部分蛇血吸住口中使血液细胞发生变化,形成免疫抗体,再不怕毒物,此刻用嘴为程英吸毒也是搏上一搏,总不能半途撒手见死不救,虽是浪子却也颇有侠义心肠。

  待将黑色血液吸干后,龙骏为她包扎好伤口,已然筋疲力尽,要知点穴逼毒,运功疗伤,最是耗费内功和精力,当年南帝段智兴用“一阳指”为黄蓉疗伤后,说要五年内不可再运功,可知极损内力真气,幸而龙骏以《九阴真经》的记载化毒点穴的法门,恢复极快,只要休息两三天便可复元。

  此时浑身软乏,毫无半分气力,连称英身上封住的穴道也无力解开,便兀自躺在她的身上睡熟了,也不知过了多久,只觉自己倚在一人的怀内,温香软玉舒服之极,蓦地感到脸颊清凉润湿,更有水滴不停落在他的脸上,流到嘴边竟是咸涩,料想定是泪水无疑。

  耳边忽闻有女子泣道:“龙大哥都是我不好,累你送了性命,程英万死难推其咎,如今你为我而死,程英也不会独活,待我手刃女魔头为龙大哥报仇后,必当自刎于你的坟前,咱们永不分开。”

  龙骏闻言惊骇,心道:“我死了?怎么会呢?,我尚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存在!噢”蓦地想到关键所在,他近日习练王重阳的先天功最上乘阶段,睡觉纳气时讲究“闭气而息,脉死精活,魂不内荡,神不外游。”仿佛青蛙冬眠一般,当年王重阳便以此装死引得欧阳锋前来偷《九阴真经》及时破棺飞出,以一阳指破了他的蛤蟆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