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龙竹2015-12-25 22:173,334

  任苍傲掌随身走,被他一吸一带,自己一掌中的力气犹似打入了汪洋大海,无影无踪无声无息,身子却被自己的冲力带动得止不住势,怒气填膺之下,化掌为爪已换成了“三阴蜈蚣爪”的手法,臂影晃动,如枪如戟,每一爪都夹着刚猛的劲风,特别是指尖处涂有剧毒,倘若被抓中,不成残伤亦难免中毒而亡。

  郭靖、黄蓉等群雄见此凶险情景,无不为龙骏担心,均忖:“连周伯通失神间都着了邪道儿,何况是个少年,胜负可想而知!”郭靖、黄药师更暗运内功,准备随时出手相救。

  除了赵思月携来的诸人之外,只有老顽童一人不为他担心,心想“师兄虽然年轻,但天生武学奇才,定能化险为夷的。”原本龙骏仗着精妙的身法只守不攻,初始不免落于下风,但近身比拼以柔相克,登时挽回少许劣势。

  任苍傲久攻不下,难免心浮气燥,当即呼一口气,体内真气流转,震开缠在他手臂的粘力,诡异变幻,当胸拍出一掌,甫到中际,左掌在右掌迅捷加力,这一招气凝如山,掌势一出犹如大讲大河,委实名家风范。

  龙骏知他周身剧毒,又擅“化功大法”,当下不敢怠忽,立即施展乾坤大挪移心法,左手虚拟前迎,牵引对方掌劲移挪到左侧,跟着划个周天圆轮,转身推出右掌,将劲道加深反震送回,身形沉稳,当真无懈可击。

  任苍傲本以为对方要与他对掌,心下大乐,加强运转内劲,孰知重心一偏,斜移过去,忽然眼见少年身子一转,拍出雄浑一掌,急忙运起化功大法,不料龙骏掌劲糅合他二人内力,威猛无比,犹如山洪决堤,尚未触吸少年内力,竟被他反震退出数步远,胸口一股滞气凝聚,委实难受。

  任苍傲当众被少年震退,怒不可遏,眼中陡然间发出异样光芒,左手袖袍一拂,一点碧油油的磷火射向同时退后的龙骏,当真快如流星,劲气扫过周围烛火,呼的一声,迸起熊熊火焰,一道绿色光线向少年疾速逼去。

  任苍傲退中求胜,施出一门极厉害阴毒的邪术,星宿门徒称为飞星术,挥动袖口摧动劲力,绿色的火焰去势奇快,疾射龙骏的身体。

  众人相顾失色,尚是首次见到这般阴毒的招数,不禁为场中少年担心,周伯通更是大叫道:“师兄,他施邪术,赶快捉妖啊!”

  龙骏倒退三步后,眼见一道绿色火舌来势极猛,瞬间逼到身前数尺,倘若自己躲闪开去,毒火势必烧到身后的群雄,伤及无辜,此时侠义之心顿起,念道:“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怎可贪生怕死,泱及旁人!”

  当即右腿踏实,左腿微屈,右臂内弯划了一个圆圈,呼的一声,顺势向外推去,正是降龙十八掌中的一招“亢龙有悔”,此招已练得最为精纯熟悉,加上对《九阴真经》的参悟和乾坤大挪移的巧劲,将体内刚柔真气混为一体,异常威猛,在刹那间猛增十五道后劲,一道强似一道。

  群雄本在关注龙骏的安危,蓦见他竟在危急之中施出了丐帮洪七公的生平绝技降龙十八掌,无不惊愕,郭靖心想:“普天之下,唯有恩师与自己会此掌法,难道少年竟是七公新收的徒弟?”忙拉着黄蓉的手,喜道:“蓉儿,你瞧!是七公的徒弟,咱们的小师弟!”黄蓉想起洪七公的音容笑貌以及对她夫妻的恩德,不禁喜不自胜,高兴点头道:“不错,一定是七公他老人家……”

  那道绿色火焰倏地缩回,比来势粗得多了,声势汹涌照映得旁观者头脸皆碧,任苍傲连摧七次掌力,才挡住龙骏的掌风,不由得又是焦躁又是愤然,二人相持不下,绿火登时便在半空僵住,焰火前进得一两寸,又向后退了一两寸,大厅正中,便似一条绿色长蛇横卧空际,轻松摆动,颜色又是新鲜,又是诡异,光芒闪烁不定。

  任苍傲历喝一声,掌力加胜,猛地身子急转,如陀螺般连转了十几个圈子,大袖拂动,整个火焰倏地拔起,嗤嗤两声轻响,爆出几朵火花,然后便如火墙般向龙骏压去。

  龙骏左掌依旧运动收势不得,眼见火墙袭来,百忙之中想起了老顽童的左右互搏术,原本愈聪明愈有心机的人决计练它不得,龙骏天资绝顶,却也习练不通,但生死悬于一线,收敛心神,抱元守一,右手屈起食中二指,半拳半掌,随即打出一招“潜龙勿用”

  龙骏双掌各施出一招降龙十八掌,旁人看来更是匪夷所思,就连黄药师、郭靖、黄蓉三人亦不由一惊,如此打法世间只有郭靖一人而已,不但要练通降龙十八掌,更要会使得左右互博术,一心二用才成,但像龙骏这般一掌与人对抗内力,另一掌能同时运劲推出掌风,即便连郭靖也自叹不同,因为周伯通与郭靖皆在招数上左右各施展不同的武功,旨在惑敌攻其不备,如他这般各施不同内力却又有别,唯独龙骏身怀乾坤大挪移的心法巧劲,可以在体内同时转移不同的内力关系。

  两道掌风叠加在一起,威力何等惊人,这片碧焰在空中略一停滞,登时向对方反扑,去势奇猛,任苍傲只觉胸口被一股真气闭塞,浑浊沉闷,惊骇不已,心忖:“好汉不吃眼前亏,再斗下去非重伤不可!”

  当下急忙撤力拔地跃开,仍被降龙十八掌的掌风震出丈许远处,跌落在地,但绿焰被掌风推动,并未因此停住,相反对方没有阻挡,更势如破竹,呼了一下汹涌向前疾扑,而蒙古高手正前亭亭玉立的正是赵思月,眼见一道火墙袭来,不禁惊呆,竟忘记了自己也是身怀武功的高手。

  鬼面人与百损道长均已受了内伤,虽是站在原地观战,实则各自运转体内真气疗伤,这下变起仓促,一时都没了主意,出手相救已然不及,何况少年后掌推动前掌,双掌力道并在一起,排山倒海压将过来,势不可挡,倘若挥掌相迎,势必臂断腕折,说不定全身筋骨尽碎,哪里有人敢冒险出手。

  正当凶险万分,眼看赵思月便要毙于掌风火焰之下,殊不知龙骏当即左手一划,又是一招亢龙有悔既出,而身子顺着掌风疾冲,已掠到离他三四丈外,轻伸长臂将公主搂在腰间,倏地纵出掌风之外,正是掌法精要不在“亢”而在于“悔”字,打出力道有十分,留在自身的力道却还有二十分,故此在凶险中才救了赵思月一命。

  龙骏搂着她柔软的腰肢,凌空飘然落地,才松开手臂问道:“没伤着罢?”

  赵思月被一位男子当众搂在怀中,闻着他粗犷的男子气息,不禁意乱情迷,头冠在空中旋转甩掉,泻下盘在头上的秀发,众人凝目一瞧,明眸皓齿,娇艳绝伦,不由心中赞叹:世上竟有如此绝丽的少女,与适才进门的白衣少女也不逞多让!

  赵思月被他蓦地一问,满脸通红,如美玉生晕,光彩逼人,秋波流慧,风致楚楚,摇了摇头。龙骏看得也不由一荡,心道:“怎地古代女子都出落得如此惊艳?”

  老顽童最爱凑热闹,笑嘻嘻的道:“我师兄少年英雄,你赵姑娘只怕比他还小着几岁,不如嫁了我师兄,那他就不用再出家为道了,老顽童瞧来倒也般配……”他话未说完,蒙古众人已轰雷般怒喝起来。

  赵思月红晕双颊,容貌娇艳无论,眼波流动,神色之中只有三分薄怒,倒有七分腼腆,一个呼叱群豪的大首领,霎时之间变成怩忸作态的小姑娘,看得众人眼珠一亮,一时忘了敌意。

  黄蓉暗叫可惜,心想倘若他不加施救,这机智过人、心狠手辣的公主势必难逃一死,到时蒙古人便好对付多了,等于斩去了忽必烈的左膀右臂,岂知被他救了对手,当真始料不及。

  郭靖心中装的是民族大义和百姓子民,虽知杀了这机智的公主有利大宋,但他毕竟生性纯朴,不愿妄动杀念,见龙骏反救了对手领袖,如此年纪胸怀气度这般豁达,却令他佩服欣赏。

  龙骏却没有他们那么多想法和立场,无论蒙古豪杰还是大宋群雄,对他来说都没多大区别,汉人中有好人坏人,蒙古人中自然也有好人坏人,他自幼在国外长大,心想:“只要是中国人,就是同胞,无论蒙汉对他全无分别!”

  赵思月眼波盈盈,伸出葱指按在他的胸前,好整以暇,表面虽是红霞未退,但心中却是好生难以委决:“此时哥哥率军直抵襄阳,准备南下侵宋的战略部署,我务必要从中配合,剿灭中原豪杰,那宋军则一无是处,但眼下男子救己性命,自己反而致他死地,却又难以痛下杀手!”

  但转念一想:“自己的性命事小,蒙古大汗的军命事大,不能因个人的恩惠左右民族的大义。”微一凝神,脸上便如罩了一层寒霜,向郭靖道:“郭大侠,咱们明言在先,哪方三局胜得两场,便可夺取武林盟主之位,是也不是?适才一局却是我方输了这……这位少侠,如今咱们比上第三场如何?”

  郭靖见龙骏年纪轻轻,内外兼修,刚柔并济,的确乃天生的武学奇才,或许旁人会疑惑龙骏的本领,但他天生鲁顿,只道别人定是聪明过人,无所不能;瞧出龙骏练了全真教正宗内功,又练就了恩师的降龙十八掌,对少年说不出的喜爱,犹如自家长子一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