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龙竹2015-12-25 22:173,249

  龙骏夹在中央听了二人肺腑之言,当真各有道理,立场不同成为敌人原也无话可说,但他生长国外孤儿院,对祖国历史了解本就不多,更谈不上什么蒙、汉气节,为国为民侠之大者对他来讲如同虚无缥缈的空话,在他看来蒙古人也好,大宋汉人也罢均是中国人,实不应厚此薄彼,但蒙古兵曾为难过清儿,这个仇不报可是万万不行。

  当下向赵思月抱拳施礼道:“公主远来是客,郭大侠仁义为先,礼数招待,你们何以兵戎倒戈,倘若以武会友,那在下不才,也想向诸位讨教几招如何?”

  赵思月羞红神态瞬息即没,微一凝神,脸上犹如罩了一层寒霜道:“我等今日前来是要与中原武林豪杰比武争夺盟主之位,不是与诸位强词狡辩的,哼,南朝多有俊彦之士,崇尚文墨口舌,未必真有本领,咱们明言比武三场,哪一方胜得两场就取盟主之位,初始的一轮本方虽胜了两场,尔等不服也不必计算,有言重新比试,适才这老顽童失手输了第一场有目共睹,眼下要进行第二场,贵方哪一位英雄出来指教?”

  郭靖、黄药师、周伯通等中原顶级高手都失手落败,余下的群雄唯有望然兴叹,自愧技不如人,一时面红耳赤,怔怔无言以对,黄蓉瞧了瞧龙骏,心道:“这少年随意地向前一站,登时如渊岳峙,俨然大宗匠的气度,内功修为委实不低啊!在场余下群雄均是武林二三流的高手,与靖哥哥和爹爹相比逊得太多,根本不是对方数合之将,看来眼下只有先让这少年挡一会再作道理!”

  黄蓉近身走到龙骏身旁,轻声道:“少侠身怀全真教正宗的武功家数,自当知恩图报,顾及本门声誉,第二场便由小兄弟落场比武如何?”

  龙骏心想:“自己的武功实拜王重阳遗刻所赐,才有幸数劫大难不死,又习得几门绝世的武功,理应为全真教及中原武林出番力才是,顺便报当日被蒙古高手追杀之恨!”恭敬回礼道:“就如黄帮主所言,这场由在下代劳好了!”

  黄蓉见他人品秀雅,识得大体,不自禁地欢喜,赞许道:“英雄出少年,莫要让蒙古蛮夷小觑了中原的本领!”

  龙骏来到南宋以来,除程英、清儿、洪七公、老顽童外,所遇之人黄蓉是第五个称赞他的人,满心欢悦,浅笑道:“郭夫人放心,他们功力虽高,未必就敌得过在下,诸位英雄等着看好便是了!”

  黄蓉将手中竹棒递出了过去,嫣然一笑,美艳无伦,细声道:“少侠手无兵刃,不若用这根竹棒吧,以作打狗之用!”

  龙骏见黄蓉虽为人妇,但清丽脱俗,风姿绰约,不自禁想起自己的清儿来,只见她手中一根竹棒晶莹剔透,在烛火映照之下泛着柔和的绿光,心道:“原来这就是丐帮的镇帮之宝打狗棒,郭夫人肯将这贵重的宝贝借我一用,自是把我视为中原一方的了!”

  当下并不接棒,推辞道:“多谢郭夫人好意,在下与人比武划道,从不需要武器傍身,赤手空拳才可胜得对手心服口服!”

  黄蓉微感惊愕,心道:“好霸气的少年!”当即微微一笑,转身回到郭靖身旁观战,郭芙拉起黄蓉的左手,晃摇玉臂,细声嗔道:“不识好歹,娘,你瞧他连你的好意都不接纳,还要犯傻赤手空拳与人相斗,真是愚蠢啊!”

  武氏兄弟见众人都对眼前的少年所折服赞赏,生怕郭芙也因此喜欢上他,都暗怀敌意,蓦然听到她与师娘这几句话,稍放下心来,帮腔道:“芙妹说的极是,他忒也不识好歹了!”另一个接着道:“简直狂妄自大,这里那么多武林英雄,哪轮着他出头!”

  黄蓉静观场中龙骏的气势变化,并没着意郭芙三人的言语,她见朱子柳先前与青衫客对掌之后,手掌随即发青,头脑一阵眩晕,显然有中毒的现象,料他来自邪魔歪道,周身是毒,极有可能衣衫上都会喂有剧毒,内功略浅之人根本抵挡不住,因此才想借打狗棒给少年,怕他不小心着了对方的道儿。

  郭靖却没有那么心细,满怀忠肝义胆,想的只是民族大义,决不能让蒙古鞑子阴谋得逞,忽然听到郭芙与武家兄弟的搭腔,不禁恼怒道:“你们小孩儿家懂什么,这位龙兄弟内功深厚,定是以掌法见长,不用武器也是理所当然,再说武功达到登峰造极之后,何需兵刃傍身,任何物事哪怕是树叶、空气皆可制敌取胜!”

  郭芙与武家兄弟被郭靖一阵数落,讨个老大没趣,哪还敢再插嘴,三人低头受教,均忖:“那姓龙的小子不也是个小孩儿家么?他的武功又怎么能登峰造极呢?”却谁也不敢出言反驳。

  黄蓉牵着郭芙的小手,微笑道:“你龙大哥英俊不凡,武功高深,难道芙儿一点也看不上眼么?做娘的倒是很喜爱这位少年,倘若你将来能找到这样夫婿,也就让爹娘欣慰安心了!”

  郭芙没想到母亲当着群雄的面提起女儿家的事,羞涩难当,秀目瞥了场中长身玉立的英俊少年,不禁脸上一红,又羞又怕,依靠在黄蓉的身上,撒娇道:“娘!你怎么说这个啊?多羞人!”

  武修文兄弟听到师母之言,登时又担心起来,充满敌意的目光盯着龙骏不放,均想:“老天爷一定要保佑,让这轻狂的少年输得越惨越好!”只道他在众人面前丢人现眼,师傅师母自不会把芙妹许给他,倒没有想过这场比斗关乎着中原武林的荣誉之战。

  赵思月心下起疑,暗想自己手下算得一流高手的不乏一二十人,但堪与郭靖级别的高手却只有四五人而已,虽然不知这少年有多少斤两,但瞧老顽童如此摧崇敬佩于他,定然差不到哪里去,眼下鬼面与道长都受了内伤不宜动手,只要任先生与法王任何一人再胜出一场,便可夺得盟主之位了,尽管当了中原武林盟主的虚衔,群雄也不会听服蒙古人,但对中原武林的信心打击却是难以估计的,使他们难以结合一股力量,便达到了此次目的。

  任苍傲见公主没有发话,想到自己一代宗师竟被一个少年暗中偷袭得逞,有失颜面,遂自动请缨道:“主人,待属下将这不知天高地厚的浑小子料理了!”

  赵思月原本担心任苍傲比斗是否受损,此刻见他主动落场请缨下场比武,正中下怀,心想:“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即便他内息尚未恢复过来,但仍远在其他一流高手之上,有他出场胜算便更大了,用法王压阵自当万无一失!”当即会心一笑道:“如此就有劳先生了!”

  任苍傲再不打话,迈前三步立在场中与少年对峙,心想适才被他抢了先机,这次便没那么好运,定要用“化功大法”散尽他的内力,将他变成废人不可。

  这“化功大法”乃是北宋年间星宿创派祖师丁春秋结合师门逍遥派的北冥神功所自创,后来灭师欺祖,残害同门,依部分逍遥派武功路数,在西域创下了星宿派,被中原武林人士深恶痛绝。

  门规有言:要成为大弟子必须有能者居之,不论任何手段,只要胜过同门师兄弟便可成为大师兄,将来将任掌门之位,而任苍傲更是心狠手辣,高人一筹,直接将师傅震毙,自行出任掌门,习练星宿邪功。

  而化功大法便是星宿派最阴毒的武功之一,经常要将毒蛇毒虫的毒质涂在手掌上,吸入体内,若是七日不涂,不但功力减退,而且体内蕴积了数十年的毒质不得新毒克制,不免渐渐发作,为祸之烈,实是难以形容,不过此门派已经在江湖上销声匿迹百余年。

  任苍傲双目盯着少年的脸上,内息暗暗转动,当下也不多言,只说道:“小娃子,发招吧!”

  龙骏环顾众人,潇洒一笑道:“念你适才已斗过两场,在下礼让三招,否则等你输了免不了旁人说三道四,讲我胜之不武,我可不会占你的便宜!”

  任苍傲不怒反笑,喝道:“好狂妄的小子!”当即踏步冲前,呼的一声挥掌便劈,龙骏适才见过他化功大法的威力,急忙斜身闪过,任苍傲连劈三掌,迅捷无比,龙骏皆以巧妙的身法避开,不与对方手掌相碰,旁人只道他依守诺言礼让三分,甚至轻狂自大不将对方放在眼内,其实他是有苦自己知。

  龙骏功力虽强,身怀数门上乘绝学,但缺陷是未能将任何一门练到炉火纯青、融会贯通,他内力虽然雄强无比,却远不及周伯通五六十年修练正宗玄功的精纯醇正,倘若对掌难免被对方内劲吸住化散开去,故此开场出言相激,借此寻找对手的弱点和破绽,再出手反击。

  二人以快打快掌影翩飞,任苍傲施展抽髓掌夹着化功大法的内劲,大开大阖,掌风呼啸,硬逼少年与他对掌;龙骏近身相博,当即使出王重阳平生绝技“先天功”以柔克刚,伸手拦住对方的手腕,借力一旋,粘连粘随,左掌顺势搭住他的右腕,便将任苍傲向前一带,将他凌厉的掌力化解开去,最妙的是不用与他对掌,那化功大法也就起不了丝毫作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