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龙竹2015-12-25 22:183,345

  龙骏握棒的手臂被刀气震得酸麻,初逢此项上乘武功,不免应战生疏,刀气临身急忙倒翻两个筋斗,突然一只铜轮贴身擦过,削下一块衣杉,引起观战的众人一阵惊呼。

  金轮法王得势不饶人,真力贯于掌缘,嗤嗤接连劈出两掌,龙骏衣襟带风,一飘丈许,只瞧前面五轮纵横,刀劲飞舞,心下惊骇,胸口热血沸腾,激发了英雄肝胆,右臂一甩将竹棒送出,深深镶入石柱。

  当即长啸一声,左臂前伸施出乾坤大挪移的手法,运巧劲吸住削斩击来的轮子,托在掌前旋转一周,右臂内弯一掌平推而出,用一招‘亢龙有悔’的掌风将五个轮子加力送回。

  金轮法王见来势汹涌,只可避不可挡,但他极为好强,觉得当着蒙古、中原群雄的面被一个少年扳了上风,岂不纡尊自降,运转全身气力,强自硬接了这一招。

  “碰”的一声,两股强大的真气力道相碰,登时震碎铜银铁铅四只轮子,裂片横分,金轮被激得嵌入石墙,二人身子都晃了两晃,原本金轮法王本力较龙骏大,功力也深,而武技却不及少年的降龙掌法精奥,而且龙骏内功虽有不足,但使出大挪移心法猛增了两倍,却不输于对手,反而将法王硬迫挪移了半步。

  金轮法王力贯双臂,凝运内力,抵挡着少年亢龙有悔的掌力,他几十年的修为远高于龙骏,只是自从练武起首先接触的入门功夫,都是粗俗的外家功夫,等到修炼上乘武学之时,已浪费了近十年的工夫。

  龙骏接触练武不过六七个月的时间,但接连的奇遇,机缘巧合下精通《九阴真经》、先天功、降龙十八掌、独孤九剑等上乘绝学,加上天资绝顶,每度过一日功力都突飞猛进,尽管尚未能完全领悟又无几十年的扎实苦功,但活学活用举一反十,临场实战的时候,无论对手功力胜于他,但更加激发他潜在修为,反占先机。

  金轮法王暴喝一声,急推掌力,霎时间狂风呼啸,飞沙走石,真力源源推至,像一座大山压向龙骏身前。

  龙骏不敢拖大,运转乾坤大挪移心法中第七层功夫,将对方掌力渐渐积蓄丹田,突然一声长啸,震慑全场,将内力反摧出去,便如同一座大湖在山洪爆发时储满了洪水,猛地里湖堤决,洪水急冲而出,不但把对方送出的掌力尽数倒回,更击出自己的内力,两股合在一起,掌风逼得旁观者都呼吸难畅。

  金轮法王暗叫乖乖不得了,倘若受实了,势必全身震得粉碎,这少年内功怎地有如此雄厚,心惊之下,急忙猛摧两道真力,同时向后飘开三丈。

  龙骏这一掌威力无铸,遇到亢力更增威势。蒙古众人见了无不惊骇,右首站立的数十名高手和护卫连忙闪开,碰的一声巨响,一面石墙塌倒,尽数打在数丈外的厚墙上。

  群雄看到这等声势,齐声惊呼起来,谁能料到一位少年内功恁地深厚,片刻之间,便将蒙古国师震退,即便连黄药师、郭靖等高手也心有余悸。

  百损道长与鬼面人相对一眼,均想:“这场我方难免有负,此少年功力之高留他不得,不若一起出手除掉这厮免去后患!”二人心念甫动,同时抢出,身影乍闪,疾风己然扑至。

  龙骏微一凝神,呼的一掌,向身如魅影的鬼面人迎面拍出一招“见龙在田”,鬼面人知他掌力刚猛,当下挥袖双掌齐出,全力抵御。龙骏见状顺势一带,将己彼二人的掌力都引了过来,侧臂劈向右侧的百损道人。

  百损道人双臂轻柔运转,但掌力森寒生风,旋身避过凌厉无伦的降龙掌,近前倏地打出一掌,波的一声响,龙骏使出一招“潜龙勿用”只觉对方掌力犹如排山倒海相似,一股极阴寒的内力冲将过来,霎时间全身寒冷彻骨,身子晃了几下,倒退两步,心知若以功底而论,远不及这几位宗师高深,唯有以巧劲借力打力方能脱险。

  龙骏身子斜侧,躲过鬼面人闪电毒辣的六掌,再退一步,怕他再行出招,实在快得难以相抗,当即抢先发出一掌,拍向鬼面人的心口,同时左手施展先天掌法以柔制柔,迎挡另一侧的攻击。

  百损道人借势打出玄冥神掌,击向少年的肩头,龙骏暗叫来得妙,一人对付起来不容易,两个一起来老子便有办法脱身了,当下手肘微沉,虚引挡在他的手腕处,一吸一带,施展乾坤大挪移的心法,将这玄冥阴寒的掌力粘了过来,击在鬼面人的右掌上,二人功力均是登峰造极,相差无几,鬼面人脸色发青,身子颤抖了一下,部分寒毒被他真气反激,百损道人也跟着晃了一晃,打了个冷颤。

  龙骏趁机脱身,脚尖踏地向后飘开丈许,他二人还要再攻却被郭靖、黄药师挡住,百损两人自知与郭靖二人不相伯仲,何况数招递出内息难平,实不宜动手,各自瞪了一眼,不敢再上。

  原来郭靖等人正在惊呆龙骏震退金轮法王,哪知变起仓促,百损二人抢攻而上,与龙骏连交数掌只是电石火花的瞬间,出手相救时龙骏已然从中脱身闪出。

  蒙古高手与中原群雄各抽兵刃,势成群欧,只等一声令下,汹涌扑上,赵思月折扇轻挥,阻止了属下异动,转向郭靖朗声道:“愿赌服输,既然龙少侠连胜出两场,这盟主之位应由他来做,今日我等不请自来,在此叨扰诸位英雄,告辞了!”

  转身前眼波流慧,大有情意地望了龙骏一眼,并没有因他出现扰乱她的谋划而恼怒,相反内心三分欢喜七分腼腆,与他目光相触,圣洁的俏脸顿时浮上一层红晕,在烛火映照下,更增丽色。

  她樱口颤动,欲言又止,转身婀娜而去,蒙古高手紧随其后,退出陆家庄外,一名亲卫将领牵来公主的坐骑,担忧道:“公主,咱们没有完成王子的使命,如何回去交差?”

  赵思月原本羞红的脸颊瞬间罩上一层寒霜,凝思道:“武林盟主如同虚设,不夺也罢,但中原群雄却非除不可,你即刻去调动重兵,团团困住陆家庄,不论用‘悲酥清风’也好,还是‘奇香软筋散’,务必生擒送往襄阳,识相的为我大蒙古过所用,加官进爵,否则,哼,便是自掘坟墓,怨不得本公主!”

  蒙古兵撤走之后,陆家庄前前后后欢声雷动,都为龙骏力胜两场喝彩,他身旁围集了数百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有的说他年纪轻轻内功深厚,当世少有敌手;有的则说他身兼王重阳和洪七公两大宗师的武功,难怪可以战无不胜。

  其实龙骏心下明白,倘若以内力和功底来见输赢,自己远不如几位宗师级高手厉害,武学讲究循环渐进,又浅入深,即便练习盖世武功也不可一日飞进,成为顶级高手行列。

  而龙骏论功力委实逊上鬼面人、金轮法王甚或郭靖、老顽童等人一筹不止,但由于身兼几门上乘内功和外功的绝学,与高手过招更激发了他内在潜质,有些难解的法门虽然并不明白关键之处,但每当与敌人过招之时,总能靠先天反应随手捏来,尽管对手功底强过他,但临场实战的时候却又被他反占先机,可知学是一回事,用则是另一回事。

  当下陆家庄上重开筵席,再整杯盘,龙骏自幼在孤儿院长大,没有父母礼教,受西方文化熏陶,不断利用高智商及电脑网络来破坏、捣毁国际知名公司,黑客入侵长期受到国际刑警的追查,虽然大部分得来的资金投给孤儿院,但也知自己的行为太过偏激。

  经过武学秘籍上道家的思想和全真教的心法,龙骏心境又孤傲逐渐平淡了许多,今日出手震惊四座,自觉扬眉吐气,心想:“原来做正义之事可以令人如此受人尊重爱戴,从前专搞破坏看来是自己的错了。”

  郭靖见少年乃可教之才,又为中原武林立了大功,对他人品和武学都甚为欣赏,将龙骏、黄药师、周伯通请为上宾安排主宴席,相陪的自是郭靖夫妇,鲁有脚、朱子柳等武林中有身份的人物。

  杨过与小龙女安排与郭芙、武氏兄弟同席,前二人执手而坐,真情流露对眼前众人若同无物,郭芙瞧了小龙女一眼被清丽容颜所慑,原本她自己也算得上等美女坯子,但与对方一比登时黯然失色,看着如此仙女般人物与面前叫花子一样的杨过亲热,不禁生出嫉妒鄙夷之心。

  这时各路武林大豪纷纷向郭靖、夫妇、龙骏、黄药师、周伯通等人敬酒,庆祝打败蒙古高手的锐气。

  郭靖高兴道:“龙小兄弟,敢问你身上所用的降龙十八掌与丐帮打狗棒法可是七公他老人家亲授?后来又如何学得全真剑法和内功,还请见示!”他深知洪七公与全真教刚柔有别,同时内外兼修世间罕有。

  龙骏微怔一下道:“也可这么说,晚辈有缘曾与洪七公老前辈相逢,授此掌法,而全真教的武功更是奇遇!”

  黄药师疑问道:“此套先天掌自王真人仙逝后武林无一人承此衣钵,龙骏小友又是如何得之,恕老夫不解?”别说是他,在场诸位无人想通此节,尤其是郝大通、孙不二等全真教人。

  周伯通塞了满嘴的美味,又倒入口中一股烈酒后,嬉笑道:“都跟你们说了他是我师兄投胎转世,不然怎地突然冒出了一位这般神奇的少年,为何信不过老顽童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