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龙竹2015-12-25 22:183,395

  龙骏心有所思尚未开口,杨过携小龙女也过来向他敬酒,感激他当初指点,到大胜关果真遇到了他姑姑,龙骏淡淡一笑,客气还礼,与小龙女目光相触,玉人身子一颤,涌起异样的感觉,一种害怕一种兴奋交缠情绪,却又不知为何?

  郭靖见杨过与少年交情不浅,既有良师又有益友,还差一位妻子就可以成家立室,为杨家立嗣,想到长期压在心中的心愿,胸口一热,向黄蓉低声道:“你觉得如何?”两夫妻情深似海,心灵相通,大多事不必说出口便已意会出来。

  黄蓉见丈夫满脸和善慈善,哪还不知他想法,但见杨过与小龙女神情,心中微微起疑,又担心他人品不正,怎舍得将女儿许他,反而对龙骏特别喜爱,微笑道:“龙骏小兄弟,你武功卓绝,少年得志,不知家中尚有何人?可立有妻室?”

  郭靖却尚未明白妻子的用意,心想:“我问你是否同意郭杨两家这门婚事,你问少年的家室做甚?难道想叫他来桃花岛居住不成?但也不急在一时啊!”

  龙骏当然不能吐露出他是二十一世纪五十年代的人,忙着摇头。黄蓉心中一喜,笑道:“我郭家虽称不上武林大派,却也最敬重英雄好汉,难得少侠人品出众,想纳你为婿将这单女芙儿许你为妻如何?”

  郭靖闻言一呆,似乎觉得自己一时听错了,龙骏更是惊讶得将口中酒水喷出,失声道:“甚么?”心想:“你丫头刁蛮任性,倘若娶了她,日后断臂的很可能是我龙骏而非杨过了。”

  郭芙早已羞得满脸通红,将脸蛋儿藏在母亲怀里,心觉不妥,却又不敢说甚么;武家兄弟听着心头一凉,恨极了少年,在场群雄一时目光都聚在龙骏身上。

  郭靖脸色微变,还未出口阻止,忽然从东南墙处传来一声娇喝道:“你敢答应?”众人循声望去,均忖:“难道又有不速之客来捣乱不成?”

  龙骏听到娇细柔美的声音,登时猜出何许人也,脸上大喜,丹田提气喊了一声:“清儿,是你么?”说着向郭靖等人告辞一声,身子飘开丈许,空中施展金雁功点在厅口桌子一角,借力窜纵出厅外,转眼消失了踪影。

  周伯通好不容易遇到师兄,朝夕之间又要分别,当即唤了一声,提气随后追出。黄药师最不喜热闹,见龙骏和老顽童先后离开,顿觉留下无味,说道:“我也走啦!”长袖摆动,瞬间没入黑暗之中,众人愕然无措。

  郭靖脸色郑重,望着妻子道:“蓉儿,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你当真不知我想将女儿许给过儿么?怎么还要招龙少侠为婿呢?”

  黄蓉尴尬一笑,顾及丈夫颜面,说道:“是我一时会错了意!”心下寻思:“没想到龙骏已经有了钟情女子,适才唤声显然方当妙龄的小姑娘,但此时转言再将芙儿许与过儿,岂不让群雄耻笑,只道咱们女儿嫁不出去呢!”

  小龙女见龙骏忽然离开,不知为何顿时松了一口气,本来他自幼修行不动七情六欲,自与杨过相处以来,喜怒哀乐的心情也逐渐恢复同常人,此时听到郭靖欲将女儿许给杨过,脸色微变,担心道:“过儿,咱们也去吧!”

  杨过点了点头,向着郭靖一揖到地,说道:“郭伯伯,你若有何差遣,小侄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婚姻之命却实是不敢遵从,今日就此别过。”当下携小龙女向厅外走去。

  郭靖和黄蓉愕然相顾,他夫妇一生之中经历千奇百怪、艰难惊险,眼前一系列突发状况却是万万始料不及,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应付才好。

  忽然间衣袖带风,红烛晃动,座中跃出一人,身披道袍,手挺长剑,拦住了二人的去路……

  却说龙骏施展轻功向石素清消失的方向追去,片刻穿过一片树林,看到坐在溪旁的一块石上,静坐着一位窈窕少女,仰起俏脸凝望夜月,仙韵楚楚,不是久违的清儿还会有谁?

  龙骏不忍打断那股宁静,悄悄地来到她的身旁,在石头另一角坐下,倚靠着佳人香肩,嗅着对方身上淡淡的体香,心中说不出的欢喜。

  石素清樱唇倾吐,嗔道:“你不是做了郭家的乘龙快婿么?怎么还有闲心跟到这来?”她仍保持仰望夜空的姿势,月光皎洁映在她的脸颊,明艳不可方物。

  龙骏看得心驰神荡,恨不得搂着她纤腰放在怀中,但知她性子最是腼腆,好不容易相见当真怕惹恼她,又弃自己而去,忙解释道:“冤枉啊冤枉,我何时应承过,管他郭家陆家还是杨家的女婿,我才不稀罕呢,有了清儿世间便已足够。”

  石素清美目变得深邃无尽,蒙上凄迷之色,娇笑道:“算你的了,哼,若不是人家及时阻止,不知你这无赖会否就此答应黄蓉了呢,不过看在你出手力压蒙古鞑子的份上,饶了你这次啦,但你却当众出手救了那刁蛮的公主脱险,可是出于私心,瞧她长得美是也不是?”

  龙骏这才知道她早就在一旁观看场中恶斗,幸好自己没有过于被美色所动,不然想推都推卸不掉,当下伸手按在她的香肩,让对方螓首靠在自己的肩膀,嘿嘿笑道:“我对上帝发誓,绝对不是私心,只怕伤了敌军主帅,势成群欧对双方都不好,何况罪不致死,终是不忍有人血溅当场,你怪我不怪?”

  石素清听着“上帝”古怪词语,别过俏脸往她瞧来,噗嗤一声,嫣然一笑道:“你说甚么哩?呵呵,你以侠义为先,阳叔叔、韦蝠王他们都十分敬重你,才放心让人家……人家来找你的,可知清儿…没有所托非人。”说到最后两句几不可闻。

  金黄的月色洒遍小谷每一个角落,龙骏低瞧石素清擢在溪水中完美晰白的双足,一群小鱼绕在她双足间畅游,好奇地轻噬她动人的趾尖,龙骏嗅着清儿幽幽清香,心中想着若是六十年都如此,也就不枉了。

  石素清见他若有所思,出言相问,龙骏把心中想法说了出来,石素清芳心悸动,迷醉不已,主动伸出纤手握住他的大手,贴在自己的脸颊上,一阵幸福的滋味,但愿一生一世好景如斯。

  两人情致绵绵,共赏月色,溪水波光闪闪,只剩下满天繁星和广阔深邃的夜空,世上除了彼此两颗跃动的心,再也不去想任何事物,却不知陆家庄此时已闹得翻天覆地。

  杨过与小龙女并肩准备离去庄外,竟被赵志敬横剑拦在厅口,将二人那晚夜深之际、衣衫不整之事抖将出来,杨过大怒与他动起手来,小龙女忍耐不住推出一掌,正拍在牛鼻小道的胸口,后者受了极重的内伤,全真教孙不二、郝大通见徒侄打伤,抽剑拦截就要动手。

  郭靖对杨过爱之切,不免求之苛责之深,见他丝毫没有认错悔改之心,盛怒之下,上前抓住杨过胸口“天突穴”,左掌高举便要将他毙于掌下。群雄凝息无声,数百道目光都望着他的手掌,这一下若是击在杨过天灵盖上,哪里还有性命?

  郭靖左掌在空隙停留片时,又向杨过瞧了一瞧眼,但见他咬紧口唇,双眉紧蹙,宛似他父亲杨康当年模样,心中一阵酸痛,右手放松了他领口,说着:“你自己好好反省去吧。”转过身来回席入座,再也不向他瞧上一眼,脸色悲痛,心灰意赖到极处。

  小龙女招手道:“过儿,这些人横蛮得紧,咱们走罢。”她如丝毫不知适才杨过生死之际间不容发,杨过心想“横蛮”二字的形容,偏甚适当,大踏步走向厅口与小龙女携手而去,到庄外牵了瘦马,迳自去了。

  群雄眼睁睁地望着二人背影,有的鄙夷、有的惋惜、有的愤怒、有的诧异,最痛心的当属郭靖,最不是滋味的却是郭芙,她自己被二人当众拒绝,又羞又恼,恨不得插上龙骏和杨过两剑。

  筵席尚未结束,郭芙越想越恼怒,竟偷偷骑着小红马溜出庄外,打算寻上二人当面问个清楚,为何都不顾女儿家的情面,大庭广众拒绝于她,谁知刚出庄外恰遇到思琴公主属下的护将领着蒙古兵前来包围陆家庄,当即被擒了去,点了昏穴,小红马极有灵性,飞奔回庄悲嘶不已。

  黄蓉见女儿不知去向,登时着了急,母女连心当下领着武氏兄弟骑马出庄寻找,此时赵思月由百损道长和鬼面人护送离开,留下金轮法王与任苍傲及十八番僧金刚压阵。

  金轮法王见黄蓉三人乘马飞驰而过,生怕打草惊蛇没有出手拦截,等到庄外四周布置妥当后,任苍傲取出“背酥清风”药瓶分给十几名蒙古武士,在顺着风向的位置站成一排。

  那是一种无色无味的毒气,系搜集西域雪山深谷中毒物制成水,平时盛在瓶中,使用之时自己人鼻中早就塞了解药,同时拔开瓶塞,毒水化汽置出,便如微风拂体,任你何等机灵也都无法察觉,特别眼目刺痛,毒气已冲入头脑,中毒后泪下如雨,称之为“悲”,全身不能动弹,称之为“酸”,毒气无色无臭称之为“清风”。(详见《天龙八部》)

  但听庄内群雄大声咳嗦,纷纷呼叫“眼睛里什么东西?”“哎呦,睁不开眼了。”“不好,鞑子搅鬼!”各人眼睛刺痛,泪水长流,接着听得“咕咚”“哎呦”之声不绝,中原群雄纷纷倒地。

  郭靖内功深厚,当年在王府服饰过蟒蛇毒血,百毒不侵,这“悲酥清风”吸入鼻中,他却既不“悲”亦不“酥”,料知蒙古兵去而复返,当须抢来解药方能救得群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